五代新说

作者:(唐)徐炫 著







  ○原序

  余咸亨之始著作东观,以三馀之瑕,阅五代之书。后与好事者谈,或以叙存录目,余搦管随记疏之,因而诠次,遂加题目,名曰五代新说,三十篇,分为两卷。

  梁高祖武皇帝(姓萧,讳衍,字叔逵),初为雍州刺史,举义兵。齐东昏侯立和帝,封梁王。受齐禅。魏叛臣侯景来降,以为河南王,领寿阳。景与弟犹子临贺王正德。及围台城,城陷,孙永安侯入见帝。帝曰:“可一战否?”曰:“不可。”叹曰:“得既自我,失亦在命,不豫子孙,夫复何恨!”景幽帝于宴居殿,绝膳而崩。立太子为简文帝(讳纳,字世缚)。景幽帝于永福省。少帝引笔自叙曰:“有梁王兰陵萧纲,立身行己,终始若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数至于此,命也何如。”作五言诗曰:“天道何茫昧,方途那可相。凤飞逢鸟弋,龙行会鱼纲。”又曰:“宝剑还藏狱,神龙逐陆居。有意聊思勿,无情堪著书。”景燕帝,帝知不免,因大酣醉。后以土囊加之而崩。景立豫章王栋为太子,俄而篡位。湘东王命太守王僧辨、司空陈霸先击景,破之。诛景,即位为元皇帝,都弟阝州。魏军围城,帝登城楼观战,为诗曰:“落星依远戍,斜月半平林。徵兵资琰玉,垒鼓□□金,单醪投百米,芳饵下千寻。从军所以□,□王有赤心。”俄而城陷,被杀。将奔,为诗曰:“长夜无岁月,安知秋与春。原陵五杏树,空得动耕人。”又曰:“南风且绝唱,西陵最可悲。今日还嵩里,终非封禅时。”太尉与司空定议,以帝第九子承制,迎还京师,为皇太子。太尉与北齐通好,司空惧其有变,袭杀之。太子是为敬帝(讳方智,小字法真)。帝即位,封司空为陈王。陈王受禅,以弟为江阴王。

  陈高祖武皇帝(姓陈,讳霸先)。即位三年,崩。兄子临川王嗣位,是为文帝(讳旧,字子华)。七年,崩。是为废帝(讳绍宗)。二年,废。文帝弟安成王立,是为先帝(讳赞)。十四年,崩。太子立,是为后主(讳叔宝)。六年,隋灭陈,以后主皈,封长城王。后主惑于张贵妃,常居内游宴,不关政事。故隋师至而莫察。济江陵诗曰:故乡一水隔,风烟两岸通。望极青波里,思尽白云中。

  北齐高祖神武皇帝(姓高,讳欢,字贺六浑,渤海人)归魏,拜晋州刺史,进渤海王,位相国。崩。赠齐王,谥献武。嫡子嗣位,是为文襄帝。文襄帝立,追尊高祖为神武皇帝。文襄帝(讳澄,字子惠)嗣位,进位相国。齐王将受禅,为食奴兰荆因进毒食,次崩。谥文囊。太原公嗣位,是为文宣。文宣进位,追尊曰文襄皇帝。显祖皇帝(讳洋,字子进)嗣位相国、齐王,受魏禅。十年,崩。太子立,是为废帝(讳殷,字正道)。即位,从父常山王废帝自立,是为昭帝(讳演,字延安)。一年,崩。徵弟长广王立,是为武成帝(讳湛)。四年,传位太子,自称太上皇帝。崩。太子立,是为后主(讳纬,字仁纲)。十二年,周灭齐,以后主归长安,封温公。为诗曰:“龙楼绝行迹,凤阙永无因。独知明夜月,遥想邺城人。”

  周太祖文皇帝(姓宇文,讳泰,字黑獭),魏进位太师。崩。谥曰文公。嫡子嗣位,是为闵帝,后追尊为文帝。闵帝(讳觉,字陀罗尼)。嗣位大冢宰,封周。寻受魏禅。依周制摄天王。先帝犹子为冢宰(名护,即晋阳公),执政。以帝受禅。至是,废帝,立帝兄宁都公为天王,是为明帝(讳毓万宇法突)。三年,冢宰鸩帝,崩。立帝弟鲁公,是为武帝(讳邕,字妙罗突)。诛冢宰。十八年,崩。太子立,是为宣帝(讳赟,字乾伯),称天元皇帝。二年,崩。太子立,是为静帝(讳衍)。以清公辅政,进为清王。二年,禅位隋王。

  隋高祖文皇帝(姓杨,名坚,本姓普六茹氏),受周禅。二十四年,崩。太子立,是为炀帝(讳广,小字阿{麻女})。十二年,幸江都。宇文化及弑帝于温室。大唐平江南,谥曰炀。

  梁武帝两骻骈骨,项上隆起,右手有文曰武。帝所居之室,常有云气。人或遇者,体辄肃然。梁元帝背有黑子,相者曰:“此大贵之兆也。”

  梁武帝张太后忽见庭前菖蒲花,左右无见者。取吞之而孕焉。

  齐神武少时,梦履众星而行。曾与同志数人猎于迥泽,泽中茅屋有犬出,噬杀鹰。帝射犬。有三人出,将辱帝。有老母,两目盲,匍匐而出,曰:“何敢与太家争!”三子乃止。母言善相暗相。诸人皆云:“卿相而已。”至帝,曰:“贵不可道。”去数百步,还顾,无所见。齐文宣帝鳞身鱼踝,曾见天开。晋阳有沙门,乍愚乍智,呼为阿秃师。帝与诸童儿见之,历问禄位。至帝,无言,而指天。

  周文帝母王氏孕,梦抱子升天,才上至天而坠。故帝未受禅而崩。背有黑子,宛转若龙覆之形。手垂过膝,而有紫光。

  陈武帝初梦天开数丈,有四朱衣人捧日令上吞之。及觉,腹中犹热。隋文帝生于冯翊般若寺。有尼曰:“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以俗间处之。”乃自抚养。皇妣曾见帝头生角,身有鳞。起,骇而堕地。尼自外至,曰:“已惊我儿。”帝额有五柱入项,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梁太子在,率更徐公摛侍太子。侯景入永福省,众皆奔散。摛嶷然曰:“侯公当以礼见,何得如此!”景乃下拜。梁吴兴太守张公,乘侯景使人说之,乃斩之。连击景,景益兵攻城。城陷,戎服坐厅事,临之以刃,终不为屈而死。

  梁沈中丞俊见侯景,景怒,横刃于膝,瞋目叱之。俊正色谓景曰:“举兵向阙,赦过结盟,血未乾而又翻背。死生有命,岂畏逆臣之刀乎!”不顾而去。景后竟杀之。

  北齐东雍州刺史傅公复,周武帝破齐,遣其子招慰之。答曰:“此儿为臣不忠,为子不孝,愿斩之号令天下。”及至,高河郡公问至尊所在。曰:“已被执入周公。”乃大哭,入厅事,前,北面哀号。然后出降。周帝执其手曰:“朕平齐,惟见公一人。”

  梁袁光禄昂,母忧,将柩过江,而遇风骇。乃缚衣着柩,誓同沉溺。馀舟皆沉,唯独获全。梁孔金紫体源至孝,每见父手所写,必哀恸流涕。梁刘洗马邑,七岁时,见诸州即泣。母以其畏惧,怒之。答曰:“儿早孤,不及识父。闻诸州相似,以故中悲。”因而歔欷,母亦悲恸。

  梁陶黄门季直,五岁丧母。母在时,染衣于外。后赎归,抱之号泣。闻者酸感。

  北齐赵郡公高献,生三旬而失父。及数岁,读《孝经》至资于事父,则流泣。及丧母,举声则绝,遂长斋骨立。

  周幽公文广,患疾经年。母李氏亦以成疾而殁。公居丧,委惙而终。时为诔:母为子殂,子为母死,孝慈之道,极于一门。

  北齐李中散岳弟庶为临漳令,以讼魏吏不平,文宣帝怒,杖之三百,死临漳狱中。中散痛之,终身不经临漳。居弟丧,不许婢入室,而令妻伴弟妻袁氏。

  北齐王侍中琳,败于寿春,为陈所杀。故吏仓曹朱昜与陈徐仆射书,曰:“庶孤坟既筑,或非负王之燕。丰碑式树,时留堕泪之人。不使寿春城下,唯传报葛之夫,沧洲岛上,独有悲田之客。”徐义之,领琳首葬之于八公山侧。

  北齐王侍中紞侍宴,文宣帝饮酒,曰:“快哉,大乐!”侍中曰:“亦有大苦。”帝云:“何?”曰:“长夜荒饮,亡国灭身,所谓大苦。”帝默然。

  隋大将军贺公若弼,会突厥来,赐射,一发中的。文帝曰:“非弼,无能当之。”命公,公拜而祝曰:“若赤心奉国,当一发破之。如其不然,发不中也。”一发破的,帝不悦,曰:“此天赐我也。”

  陈博士长议,论议温雅。后主于东宫造玉柄麈尾。初成,曰:“虽多士如林,堪捉者,独长议耳!”便以授之。令讲老庄文于钟山开善寺。命讲,索麈尾。麈尾未至。敕取松枝以属议,曰:“可代麈尾。”即后之一故事耳。

  隋二刘生(大刘名焯,河间人;小刘名炫,信都人),结盟为友,好学不倦。虽衣食不继,澹如也。著《五经义疏》,诸论古今滞义,前贤不通者,大刘生皆明之。明人伏其精博。小刘亦亚之,故称二刘。

  陈徐仆射陵,文变旧体,多有新意,九锡尤美,为一代文宗。初使于齐,齐人留之。致书杨仆射愔曰:“晨看旅历,心起江淮,昏望牵中,情驰杨越。朝千悲而掩□,□□□而回肠。向必走赵魏之黄尘,加幽并之白骨,遂使东平拱树,长怀向汉之悲,西路孤坟,恒表乡思之梦。”仆射言而得还。

  隋国子房博士时远,炀帝曾问:“天子有女,乐否?”朝臣不对。远乃进曰:“窈窕淑女,钟鼓乐之。此即王者房中乐,著于雅颂。”帝悦。

  梁王丹阳昕,侍宴,高祖问曰:“朕有无?”答曰:“陛下应万物为有,体至理为无。”上称善。

  梁柳吴兴惲,少时,高祖问:“读何书?”答曰:“《尚书》。”又问:“有何美句?”应曰:“德惟善政,政在养民。”高祖称善,诏尚公主。

  周韩大将军梁,有勇略。破稽胡,胡惮其劲捷,号为著翅人。太祖曰:“著翅之名,宁减飞将。”

  周蔡少保祐,与齐转战。齐人有厚衣长刀者,直进。其十步一发,殪之,后有战,被明光甲,所向无敌。齐人谓之铠虎。

  隋右屯卫麦将军铁杖,初在陈,以骁勇闻。日行百□里,走及奔马。以为盗,被俘,为官户,配执金。每罢朝,往南随州行劫,明旦及牙阵。帝知而不罪。入隋,屡有军功。及征辽,谓医人曰:“丈夫性命,自有所在。岂能艾叶灸頞,瓜带喷鼻,疗黄不差死儿女子手乎?”遂死于辽东。

  北齐将军彭乐,从神武帝与周文帝战于沙苑。入深被刺,肠出不尽,截去复战。

  隋折冲郎将沈光,被仕陈,入隋。骁捷绝伦。禅定寺幡竿高十丈,适悬绝断非力所及。光日衔绳拍竿而上,直至龙头。系绳毕,手足皆乂,透空而下,以掌抠地,倒行十数步。观者惊骇。征辽东,上冲梯十五丈。城上竞系之而坠。未及地,得过垂絙,接而复上者数四。帝召下,大悦,即为折冲都尉。

  梁左率侃,有客失火,烧十馀物,并金宝。闻之,初不佳意。客惧走,追而慰之。

  北齐兰陵王长恭,朝退而出。仆从尽散,惟有一人与之独还,无所质问。

  梁昭明太子统,性爱山水。游圃汛舟,数请奏女乐,久而不答,徐而咏大中诗曰: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惭而止。

  梁徐仆射勉,曾有乘夜求官,正色曰:“今夕正好谈风月,不宜及公事也。”  梁江会稽革,代还,唯乘一舸,偏欹不得安卧。或曰:“舸偏济险,宜以重物均之。”既无物,及于西陵岸,取石十馀叚以实之。

  隋房司隶彦谦,清介。曾谓其子曰:“人人皆以禄富,我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于清白。”

  梁吏部郎奉,幼时祖母集诸孙,散枣栗于床上,皆争之,而独不取。问之,答曰:“不敢自取,当待赐。”中表异之。

  周绥德陆公通,禄散之亲故,家无馀财。常曰:“凡人患贫而不贵,不患贵而贫也。”

  梁陶黄门季直,叹曰:“仕至三千石,始愿毕矣,无为久预人间事。”病归。

  陈孔晋陵英,单舸临郡,俸禄恤孤。郡中大悦,号曰神君。

  隋齐周赵别驾轨,代还。父老泣曰:“公清若水,请酌一杯奉饯。”受而饮之。

  北齐陆法和,初隐于江陵。及侯景反,将任约攻江陵。梁元帝时镇江陵,令兵随法和拒之。至赤沙湖,法和不介胄,沿流而下。乃曰:“彼龙正睡,吾军之龙甚跃。”即命攻之,约大败,逃窜,不知其处。法和曰:“吾先于此洲建一刹,虽名为刹,其实贼标。当往取之。”约果抱刹仰头出鼻。就而擒之。

  侯景既破蜀贼,当至,俄而武陵王起兵于襄阳。城北大树下掘得一龟,长尺半。以杖叩之,曰:“汝出入不能已数百年。不逢我者,岂见天日!”后文帝疑其为人,遂还京,白垩涂门,著粗布衣,大绳束腰,危坐终日。天保中归国。死后屋壁破落,其下有书,曰:“十年天子为尚可,百日天子急如火,周年天子递代坐。”又曰:“一母生三天,两天共五年。”说者谓娄太后生文宣帝、昭帝、武陵帝。文宣十年,其子废帝百日,昭帝一年。武陵传位后主,共五年焉。

  隋安平公宇文恺,迁东西两都,皆云经始。以炀帝北巡,欲夸戎狄,作观风殿。殿上容侍卫数百人,离合为之,施轮轴推移,忽若神功。戎狄见之莫不惊骇。炀帝大悦。

  梁曹江州景宗,乘车按部。谓左右曰:“我昔在乡里,骑马快如龙,拓弓劈历声,箭如饿鸠叫。平泽逐鹿,耳后生风,鼻头出火,不知老之将至。今来作贵人,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悒悒使人无气。”

  梁陶隐居弘景,少时得葛洪神仙传,尽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谓人曰:“仰青天见白日,不觉为远。”遂居句容之句曲山,云是第八洞天,名金陵华阳之天。自号华阳隐居。性爱松风,每闻其响,欣然为乐。先,隐居母梦青龙自怀而出,并见两天人执香炉诣之。已而娠,生隐居,遂贞隐。与齐宜都王善,王被诛,梦来告别。因访幽中事,遂著梦记。

  陈徐仆射陵母臧氏,梦五色云化作凤,集在肩。已而诞之。实志师摩其顶曰天上石麒麟也。及长,才学过人,目有青睛,时人以为聪明之相。

  沈麟士幼俊敏,七岁听叔父岳言玄,宾散,言无所遗。岳拊其背曰:“斯文不坠,其在尔乎!”张永为吴兴守,请麟士入郡。沈闻郡后有佳山水,乃往。停数月。

  【全书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