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录汇

作者:(金)李天民 著







  二十六日,国相令宋使李若水入城,谕勿播迁。

  宋遣使至寨哀恳,国相令回奏少帝,速请道宗出城。曰:“此非臣子所宜言。”国相怒云:“尔家太上事事失信,弗亲出城,便须出质妻女,此外更无计议。”

  二十七日,宋使济王栩及李过庭来求哀。

  二十八日,宋遣秦桧、李若水求和。二帅谕须上皇、皇子出质,别差近上官,与已画定州府、军、县长官血属各一人,往同交割,并将干戾人童贯、蔡京、蔡攸、王黼、李纲、李弥大、刘□、王安中、马扩、詹度、陈遘、吴敏、徐处仁、折彦实、折可求、吕绅、张孝纯、王禀,及归朝人滕茂实、范直方、李嗣本、蔡靖、高世由、赵良嗣、折可存、张观、杨忠敏、张谦、张翼等家属交出。二十九日,又遣燕、越、郓、景、济、祁、莘、徐、沂、和、信十一王来请命,弗纳。

  宋遣使来求哀,国相云:“道宗来质,妻女来质,以何为可?”语塞。继云:“当请少帝自来议。”三十日,宋主出城,使乌凌葛思美馆伴于斋宫。

  十二月初二日,宋主上降表,礼成,请退兵,愿献世藏珍异,一应女乐。国相云:“一人一物何非我有?皇帝且归候旨。”令乌凌葛思美等五人送入城,即驻宋宫。

  初三日,帅府致书宋主,令唤回康王;又表达皇帝,废易宋主。初四日,二帅遣萧庆入城,封府库,驻都堂,承宣号令。宋使邓珪尝称妃嫔、帝姬之美,二皇子获蔡京家婢李氏,本宋宫女,媵福金帝姬嫁蔡,刺问益详,因议和亲。

  五年正月元旦,宋遣济王、景王来贺,犒以金银,二帅遣真珠大王等九人入贺。[ 缺四十字]初八日,宋遣何来求减金银。国相云:“前约择定其一,再容酌议。”二皇子云:“从我和亲,再容议减。”云:“臣不能奏请。”皇子云:“须尔皇帝献来,不烦再议。”。

  初九日,二帅致书宋主,并遣高庆裔邀令出城面议。

  初十日,帝驾再出南薰门,至青城寨。金使萧庆令郓王及何、冯澥、曹辅、吴开、莫俦、孙觌、谭世绩、汪藻、郭仲荀、李若水十一人侍帝,余居寨外。馆帝于斋宫端成殿东庑,不俱供帐,铁索阑门,击柝然薪,终宵少息。宋主谒二帅,拒不见。令萧庆授意,索贡人、物。宋臣驳辩良久,吴开、莫俦传宋主意,允以亲王、宰执、宗女各二人,衮冕、车辂及宝器二千具,民女、女乐各五百人入贡,岁币加银绢二百万匹两,以抵河以南地,宗女各一人馈二帅。

  十一日,杨天吉、王汭令吴开、莫俦语少主云:“福金帝姬是干戾人蔡京媳,理宜发遣,迟则和议不成。”少主令王宗沔入城面奏,并手诏留守开封府曰:“比者金人已登京城,按甲议和,不使我民肝脑涂地。时事至此不获已,已许帝姬和亲,立大河为界。”为少主设供具,并令手诏城中催送金银。

  十三日,二帅令萧庆语少帝云:“道宗须出质,和亲须自择,岁币须一千万[ 缺二十字]不允即须力取。”少帝云:“礼教所拘,未便奉命。姑令王宗沔入城面奏,并催犒军金银。”入暮,宗沔归,道宗不允,城中噪然。

  十四日,少帝遣莫俦入城安民,令吴开邀萧庆同见国相,备述太上出质,人子难忍;妃姬改嫁,臣民所耻。国相云:“令太上挈带北行,臣民庶不耻笑?”余无他议。

  十五日,令少帝及从臣至刘家寺观灯,真珠大王设也马、宝山大王爵保率铁骑夹护至寺。寺内设灯二万丸,露台陈教坊乐。堂上三席,堂下六席[ 缺十六字]日入放灯,一时许,撤席散归。少帝屡顾二帅,欲有所陈,二帅不顾。司马朴云:“皇子谓国相决意废立,祸恐不测。”

  十七日,萧庆云:“二帅俟金银交足,请帝击球,宴后,送驾入城,可请催括金银。”

  二十二日,萧庆奉二帅命,与宋臣吴开、莫俦等议定事目,令少帝手押为据:

  一,准免道宗北行,以太子、康王、宰相等六人为质。应以宋宫廷器物充贡。

  一,准免割河以南地及汴京,以帝姬两人,宗姬、族姬各四人,宫女一千五百人,女乐等一千五百人,各色工艺三千人,每岁增银绢五百万两匹贡大金。

  一,原定亲王、宰相各一人、河外守臣血属,全速遣送,准俟交割后放还。

  一,原定犒军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须于十日内输解无缺。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

  宋主出降时,帅府即议废立。国相意决,皇子持两端。比以康王起天下兵,皇子议挟宋主以令天下,不使康王逞志;国相见人心未去,遂表达北朝封宋主为藩辅。

  二十三日,少帝诏徐秉哲云:“身睡土床已及两旬,所需望竭力应付。”

  二十五日,二帅遣萧庆及归降内侍承宣使邓珪持宋主手诏入城,催发人、物。二十六日,宋主遣何入城,平粜安民,并诏徐秉哲津运各项事物、丁口至南薰门、朝天门交纳,更令面奏太上,委曲和亲。

  割地使刘韬自缢刘家寺寨。

  二十八日,开封府馈二帅蔡京、童贯、王黼家歌妓各二十四人,杂入福金帝姬,送皇子寨。姬初受绐于开封府,及见皇子,战栗无人色,皇子令其婢李氏慰而醉之。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余汰入城。国相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因病汰还千余,仍令少主传谕城内补送[缺十九字]定。初五日,送还少主。初七日,国相回军,且催骡马、戒行装,四壁官亦申报金银净尽,任听皇子驻军守索外郡续纳。忽初四日,宋邓珪以皇子私纳帝姬事漏言,国相知皇子有私意,不欲议和。宋内官蓝䜣、医官周道隆、乐官孟子书输诚国相,请发窖藏,国相遂大怒,不令少帝归。

  初五日,二帅请少主赴打球会,随行者何、冯澥、曹辅、郭仲荀四人。入幕,少主西向坐,二帅东向执礼甚恭。酒数行,皇子躬下球场,忽蒲芦虎大王持诏至,即撤席。少主乞回宫,国相呵之云:“尚欲何往?”皇子送少主入斋宫,密语废立事。吴开、莫俦跪求云:“倘蒙再造,俟国相回军后,无论何人何物,惟皇子命。”遂指索帝姬三人、王妃、嫔御七人。吴开等力请少主手押为信。皇子至国相寨云:“明诏虽允废立,密诏自许便宜行事,况已表请立藩,岂容中变?”国相不允。皇子谓:“太祖止我伐宋,言犹在耳,皇帝仰体此意,故令我懑自便。”国相云:“皇子何私于宋,不顾大害?宋兵尚多,民心未去,如今放手,后患无穷。更立异姓,国势易动,徐图混一,岂非善计?”蒲芦虎云:“都元帅斜也意同。”皇子怒云:“南伐我实首谋,我当为政,废主亲属不能如契丹虐待。”蒲芦虎两解之,皇子悻悻而去。萧庆语国相云:“废少主,康王必自立,不似少主庸懦,请再思。”国相云:“宋若归诚于我,当保全。”萧庆遂赴斋宫,少主诸臣不复与议。

  初六日黎明,二帅令宋主入青城寨,宋官皆从。金兵挥去黄屋夹队,行抵寨下马,令跪听诏,废为庶人。国相令萧庆、刘思去少主冠服,宋忠臣李若水抱持御衣,戟手怒骂,兵士拽出。国相押少主入斋宫,令书谕留守,并启道宗,限七日率宫眷出城,推立异姓。又令莫俦、吴开入城宣谕,令邓珪率内侍百余人入城,临守后妃、帝姬、诸王妃,令冯澥、曹辅入侍废帝,余臣禁押别室。郑宽之、梁平、王孝杰、王宗沔自城中出,亦禁押。

  初七日,令骑兵万人自南薰门排屯至青城刘家寺,两帅驻南薰门瓮城下。及午,太上率妻妾、子妇婿、女奴婢络绎而出,我兵监押轿车之中,抵瓮城,令内侍指认点验后,太上、后妃、诸王、帝姬皆乘车轿前进;后宫以下,骑卒背负疾驰。申刻,令邓珪入城搜捉。二帅返青城,送太上入斋宫,责其败盟,太上抗辩不屈。二帅斥之云:“不允和亲,全为囚俘,何颜向人?”太上云:“我与若伯叔,各主一国。国家各有兴亡,人各有妻孥,请二帅熟思。”国相云:“自来囚俘皆为仆妾,因先皇帝与汝有恩,妻子仍与团聚,余非汝有。”挥令出,见少帝,相顾号泣。二帅仍至青城,遣后妃五人,诸王二十八人,皇孙十六人,驸马

  七人赴斋宫[ 缺三十六字] 戌刻,邓珪又押送宫眷七百余人至青城刘家寺。

  是夜,国相宴诸将,令宫嫔等易露台歌女表里衣装,杂坐侑酒。郑、徐、吕三妇抗命,斩以徇。入幕后,一女以箭镞贯喉死。烈女张氏、陆氏、曹氏抗二太子意,刺以铁竿,肆帐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为鉴,人人乞命。命福金帝姬抚慰之,令施膏沐,易后宫舞衣入帐侍宴。[缺二十七字]初八日,又解到王妃、帝姬六人。两帅遣吴开、莫俦入城,催立异姓。孙傅等投状,请立赵氏,不许。

  初九日、初十日,又解到王妃、帝姬九人。帅府令吴开、莫俦入城,宣付札牒,布告四方。入暮回寨,携来孙傅、张叔夜请立赵氏状。

  十一日,宋官上举张邦昌状,孙傅、张叔夜不签书。午后,朱皇后、太子、公主等出城,安置斋宫。搜出王妃、帝姬四人,津送刘家寺。

  十二日,拘孙傅、张叔夜入青城塞,遣吴开、莫俦传谕宋官,立张邦昌为楚帝。秦桧上书帅府有异议,拘其家属至。

  十四日,青城木寨成,国相令旧选童女、随来宫女、新取宗戚妇女居之。十五日,建安郡王赵楧死。有李浩者,貌似相国公,误拘入斋宫。宋废主谋遣相国脱走,以浩为代。无隙可走,遂秘建安丧,以相国代楧。

  十六日,帅府令妇女已从大金将士,即改大金梳装,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帅府牒城内官依旧视事,遣李若水入城安抚,李抗不行。奉朝命,俘获人畜,如契丹例分别贡赏。赵构作速催回,毋滋遗孽。

  十七日,国相宴皇子及诸将于青城寨,选定贡女三千人,犒赏妇女一千四百人,二帅侍女各一百人。

  十八日,皇子宴国相、诸将及宋废帝、后,为太平合欢宴。巳刻入座,国相、皇子、阇母、额鲁观、谷神、阿懒、挞懒、蒲芦虎、设也马、斜保十人,及宋太上、郑后、废帝、朱后,皆堂上,席二人。三十二将皆堂下。斜保请皇子出妃姬二十人、歌妓三十二人侑酒。宋帝、后避席,国相不许。席散,皇子语太上曰:“设也马悦富金帝姬,请与之。”太上曰:“富金已有家,中国重廉耻,不二夫,不似贵国之无忌。”国相怒曰:“昨奉朝旨分俘,汝何能抗?”令堂上客各挈二人。太上亦怒曰:“上有天,下有地,人各有女媳。”国相呵出之。郑后见侄妇在堂下,跪求国相云:“妾家不与朝政,求放还。”国相颔之,令挈侄妇去。

  十九日,二帅以寨中鬼魅不靖,取禅僧五十四人讽经。

  二十日,信王妃自尽于青城寨;各寨妇女死亡相继,并搜得所携金银饰物,帅府令城官续括金银并宗属。

  二十一日,二帅授李若水、王履官,不屈,被戕。

  二十二日,宋康王母韦氏至自斋宫,与妻邢氏同禁寿圣院。国相令宋太上手谕康王回京,分使投送。

  二十三日,诸将答宴,二帅奉皇帝指挥:赵桓出降以前,自请更立贤君。念知悔祸,俯予优容,准以子姓为藩辅。应赵佶、赵桓家属,仰元帅府详奏,自余俘获人畜,仍依曩例贡赏。明日,额鲁观、多昂木、阿懒、蒲芦虎、固新、挞懒,归所取十二人至寿圣院,二帅及真珠、宝山大王留弗归。

  二十四日,仪福帝姬病,令归寿圣院。帅府急班师,银帛未齐。又探得康王令宗泽屯澶州,闾邱升屯濮州,黄潜善屯曹州,赵野、范讷屯南京,向子野屯钜野,何志同屯许州;提举官梅执礼、程振、陈知质、安扶集城中溃卒内应。遂杀执礼等,并执根括官胡唐老、胡舜陟、姚舜明、王俣,鞭背各二百,限五日缴齐。复榜城中,逾期不齐,纵兵大索。

  二十五日,仁福帝姬薨刘家寺。

  二十六日,万户赛里令千户国禄都投书帅府,其弟野利代聘多富帝姬,见归帅府,求赐释付。二帅大诧,询帝姬,云:“出城轿破,时番将胁入民居,令小番传语云:‘兄为北国大王,不异南朝富贵。’使受香囊,未解其意。”二帅怒,斩野利于南薰门。

  二十七日,帅府饯张邦昌,语以推戴事,邦昌痛哭倒地。

  二十八日,贤福帝姬薨刘家寺。

  三月一日,帅府闻城中有变,令王汭劝邦昌入城抚循,并指挥城民:三日不立邦昌,纵兵洗城。

  初三日,官民上推戴张邦昌状。

  初四日,阿懒监押书籍、礼器千五十车北渡阳武,诡立宋帝、后帜,觇康王动静。

  初六日,城中吴革兵起,谋诛范琼、徐秉哲、左言、王时雍辈。事泄,为琼所杀。

  初七日,帅府令萧庆、耶律广、王汭等奉册宝入城,立邦昌为楚国皇帝。保福帝姬薨刘家寺。

  初九日,邦昌遣邵溥、范瓘来寨报谢。

  初十日,我军败康王于开德、兴仁、濮州。

  十一日,娄室孛堇又败之千秋镇。帅府以宋华国靖献夫人李氏及宫人十辈赐邦昌为后,令郎君等护送入宫。邦昌宴犒之,令旧宫人清歌劝酒。

  十二日,又败康王之兵于南华,摧其将宗泽、权邦彦车阵。帅府榜示各路云:宋主父子眷属并已北迁。

  十三日,开封府申解金银表缎并郓王姬王氏至刘家寺。王氏自尽,年十六。[ 正文缺三十三字。]

  十五日,张邦昌至青城寨求减岁币,止搜括,缓迁都,存陵庙,许之。

  十八日,得阿懒报,河北无警,二帅令诸军戒装。张邦昌请宴二帅于宋宫,设也马、斜保往代。南征录汇·9 ·

  十九日,康王军破我洛阳,高世则被害。

  二十一日,宋少帝谕王时雍、徐秉哲云:“社稷、山河素为大臣所误,今日使我父子离散,追念痛心,悔恨何及?以治行缺少厨中所用什物,烦于左藏库支钱三千贯收买,津运至此。早晚成行。请勉事新君,无念旧主。”

  二十二日,帅府赠太上银三千两、表缎四端、火燎头笼四具。

  二十三日,邦昌乞还冯澥、曹辅、汪藻、谭世绩、孙觌、徐天民、苏余庆、郭仲荀、沈晦、路允迪、黄夏卿,二帅察其庸懦,遣还。又乞还诸王夫人、诸帝姬,不许。

  二十四日,帅府归香云帝姬、金儿帝姬、仙郎帝姬三丧,宋臣十一人、妇稚三千人入城。

  二十五日,传檄四方:令诸军于二十八日下城。

  二十六日,遣多昂帜烈率兵二万,押送宗室、附马家属三千余人及金银表缎车北归。遣还郑后家属。

  二十七日,守城千户陆笃诜杀其兄尚富皂。尚守南薰门,踞大宅,淫及陆所掠女,陆杀兄遁。宗姬、宗妇十七人在所掠中,遂归寨。夜,宋废帝望城奠别,伏地大哭,天地为愁,城震有声。[正文缺四十九字。]

  二十八日,帅府贻书邦昌,减岁币钱一百万贯、银绢二十万匹两。

  黎明,宋太上等抵刘家寨,国相驰马至云:“有诏见立张邦昌为楚帝。古无不亡之国,想宜领会。赵佶与太祖皇帝先立盟好,今知悔祸,可封为天水郡王;赵桓可封为天水郡公。妻子相随,服饰不改,用示厚恩。”又指挥元帅府:叛逆赵构母韦氏,妻邢氏、田氏、姜氏,先遣入京禁押;所贡宋俘赵楧、赵梴及赵楷妻朱氏,赵材妻徐氏,驰速来朝,用别诚伪;余安养燕山,另候指挥。二帅即遣真珠大王及千户国禄多、阿替计率骑兵五千监押去。二皇子供太上饭,太上云:“罪皆在我,请留靖康,封畀小郡。诸王、王妃、帝姬、驸马不与朝政,请免发遣。”皇子曰:“朝命不可违,此去放心,必得安乐。[缺四十字]。”午后,令王妃、帝姬出见父母、夫婿,抵暮即令归幕。幕后为财货幕,留道宗夫妇宿;前为饮宴幕,留诸王、驸马宿,声息相闻。[ 缺四十三字]三鼓起程,分作七军:从官赀重在二军,太上、诸王、驸马在三军,郑后宫属在四军,王妃、帝姬在五军。额鲁观、萧庆为都押使,车八百六十余辆。四月一日,国相退师,分作五起:宝山大王押朱后一起,固新押贡女三千人二起,达懒押工役三千家三起,高庆裔押少主四起,从河东路进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