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傻党人固穷受恶气 俏女士演说发娇音







  话说黄文汉在五十岚门首独自立了四五十分钟,正在忿火中烧的时候,猛听得门铃声响,转脸一看,不觉吃了一惊。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江户川馆吊圆子膀子的李铁民。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李铁民并不曾留心看到黄文汉。黄文汉疑心有圆子在后,连忙退了几步,背靠着人家的大门框站住,目不转睛的望了五十岚的门。只见李铁民跨出门栏,随手将门关了,昂头掉臂向西而去。黄文汉走出来,在五十岚门口探望了一会,不见有圆子的踪影。心中揣道:怪呀,为何李锦鸡一个人出来?哦,是了,必是李锦鸡又想买什么东西,孝敬圆子。

  圆子不肯与他同走,怕人撞见,只在他家中坐着,等候李锦鸡一个人去买了来。我且在这里再等一会,看他拿什么东西回来,就知道了。黄文汉自以为料事不差,便仍立在门口等候。看看等到街上的电灯都亮了,卖豆腐的画角,又呜呜的吹起来。黄文汉站得两腿发酸,腰和背都有些支持不来了。往来过路的行人见黄文汉如泥塑木雕的立在这家大门口,都有些诧异。也有在黄文汉浑身上下打量的,也有遥遥的立着观望的。黄文汉自觉有些难堪,心想:圆子莫非不在里面?李锦鸡如何肯教她这般久等?我真没处讨气呕了,只立在这里等她怎的?决心和她拆开罢了,有什么使不得!想罢,提起脚就走。走了几步,忍不住再回头去望。眼便望见楼上临街的一个窗户,窗门敞开着,一个女人探出头来,望了一望,便缩进去了。当时天已黄昏,此处又是僻静所在,街上电光不甚透亮。黄文汉只仿佛见那女人的大小模样,竟是圆子一般。不觉跺脚叹道:“怪不得她不肯出来,原来她在楼上早看见了我。不待说,李锦鸡必是早从后门进去了。也好,你定要给我下不去,我只得与你离开了。”黄文汉心灰气丧的走出仲猿乐町,打算穿三崎町,走水道桥归家。刚走到三崎町一个小巷子里面,只听得前面一家房子里有中国人吵嘴大骂的声音,听去还有中国女人的声音在内。黄文汉好事出自天性,又正在无心无主之时,便寻着声音走去。

  只见一家门首挤着许多人在门灯底下看热闹。吵嘴的声音,就由那里面出来的。黄文汉三步两步的也攒入人丛之中。听那中国男女的声音都没有了,只听得一个很苍老的日本女人声音说道:“你们都不要吵了,赶早搬出去罢,我也不希罕你们这几个房钱。我才见过什么大家人家的太太和人争起汉子吃起醋来,竟比那些当婊子的还不要脸。”黄文汉听了,吃了一惊。

  再听里面还夹着有女人哭泣的声音。那日本女人说完了,外面看热闹的人都哄声笑起来。只听得中国女人问道:“那老龟婆说些什么?”即听得有看的中国男子照着日本女人的话说了一遍。这男子话才说完,便听得里面乒乒乓乓打得碗盏、筷子、桌子一片响。看热闹的人都用力往门里挤,黄文汉也挤进了一步。听得里面扭打起来的声音,日本女人用日本话骂,中国女人用中国话骂,两边都有些气喘气急的,擦的席子一片响。夹着一个中国男子,左右劝和的声音。女人哭泣的声音一阵高似一阵,还像只管在那里跺脚。

  黄文汉和那些看热闹的人正都听得出神,猛听得天崩地裂一声响亮,看热闹的人都随着这响声,倾金山倒玉柱一般,十多个人跌倒在地。黄文汉疑是房檐坍塌下来,连忙耸身往街心一跃,立住脚回头一看,原来是这一家的大门被看热闹的人只管用力往里面挤,竟挤破了。靠大门的几个人失了凭倚,便立脚不牢扑地倒了下去。后面的只管往前面挤,也跟着倒了几个。

  黄文汉到底练过会把势的人,轻易挤他不倒。那时外面这一阵喧嚷,却把里面扭打的人吓得不知所以,都松了手,跑到门口来看。跌下的人一个个爬起来,面上都有些讪讪的。黄文汉借电光看那出来的日本女人,年纪大约四十多岁,衣襟不整,头发蓬松,后面立着一个穿洋服三十多岁的中国男子,光着头如和尚一般。黄文汉一看,心想:这人我在会场上见过多次,只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看热闹的人见里面有人出来,都爬起身想走。那中国男子正一肚皮没好气,望着看热闹的人用中国话骂道:“狗婆养的,老子家夫妻合口,有什么好看?把老子的大门都挤烂了。你们想走,慢着,没有这般容易!”一边骂着,一边抢出来,伸手想拿人。恰好遇了那在春日馆吃酒,和柳天尊对扯下女的杨小暴徒,见那中国男子开口便骂人家狗婆养的,又伸手要来拿人,如何忍耐得住?握着拳头,等那男子凑近身来,劈胸一拳打去。

  那男子不提防,着了一下,倒退了几步。幸得日本女人从后面扶着,没四脚朝天的跌倒。杨小暴徒见打倒了那人,得意扬扬的,拥着大众向左右分跑。

  黄文汉素和小暴徒认识,便跟在他后面,轻轻的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小暴徒回过头来,见是黄文汉,连忙笑着点头,问黄文汉去哪里;黄文汉道:“我正要归家,无意中走这里经过,听得有人吵嘴,便立住脚听听。我听那男子说话,好像是贵同乡,我仿佛在会场上很见过他几次。他到底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他夫妻吵嘴,为什么夹着那日本女人在里面?”小暴徒笑道:“你在东京见多识广,为何连他你都不认识?他不是有名的癞头鼋曾部长吗?”黄文汉连连点头笑道:“是了,是了。

  他哥子曾大癞,我便认识,是参议院的议员。他们夫妻为什么事吵嘴,你知道么?“小暴徒道:”我为什么不知道?我就住在这里,天天听得他们吵。“黄文汉笑道:”究竟为什么事?“小暴徒道:”你到我家中去坐么?我的家就住在这里。“说着,用手指着左边一家小房子道:”你看,就是癞头鼋的斜对面。在我楼上看他楼上,看得十分明白。“黄文汉点头道:”到你家去坐坐也使得。只是我还要归家去有事,不能在你家久坐。“小暴徒道:”坐坐吃了晚饭去不迟。“黄文汉摇头道:”下次来吃罢。“二人说着,已到了小暴徒门首。小暴徒推开门,让黄文汉先进去。二人同脱了木屐上楼。黄文汉看小暴徒房中一无陈设,只一张破烂的方桌,上面搁了几本旧书,一张靠椅。上面蒙的花布也破了,露出竹绒来。席上几块蒲团,都不知从哪一家旧货摊上买来的。心想:他们小亡命客的生活,也就穷苦得可怜了!小暴徒顺手拖出那张破椅子来,给黄文汉坐。黄文汉坐了。小暴徒跑到楼口拍了几下手掌,不见下面有人答应。小暴徒便用日本话喊道:”下面没有人吗?“连喊了几声,只听得下面一个女人的声音,有声没气的答道:”有人便怎么样?“小暴徒低声下气的说道:”有人便请你送点开水上来。“黄文汉连忙阻拦道:”不必客气,不喝茶,我只坐坐就要走。“小暴徒进房笑道:”喝杯茶也是客气吗?我因为欠了这里三个月的房饭钱,待遇便怠慢得不成话了。我一时又不得钱还他,只得将就点儿。我这里还是好的。我有两个朋友就住在这里没多远,也是欠了三个月的房饭钱,他那房主人简直不肯开饭了。只许拿东西进去,不许拿东西出来。哪怕一个小手巾包儿,他都要抢着看过,知道是不能当、不能卖的,才许拿出去。吓得连我那朋友的朋友都不敢拿东西到他家去,怕被他扣留。他又不讲理,硬说出来,怕别的朋友帮他运东西出去。

  你看受小鬼这般待遇,伤心不伤心?“黄文汉叹息问道:”他不肯开饭,你那两个朋友吃什么呢?“小暴徒道:”哪有一定的东西吃,遇着什么便吃什么,也时常跑到我这里来吃饭。我这房主人还好,虽不愿意,却也不说什么,不过没有菜便了。

  他们哪里还讲究有菜没菜,只要有一两碗饭塞住了肚子,这一天便算是造化了。但是我也不敢多留他们吃,恐怕我这房主人一时看穿了,连我的饭都不肯开,那不更糟了吗?所以有时他们来了,我拿两三个铜板给他们去买山芋吃。他们此刻是只要一天有一次山芋吃,便不说委屈了。“黄文汉道:”他们都是谁的部下,怎这般清苦?“小暴徒笑道:”谁的部下?都和我一样,是许先生的学生。“黄文汉点头笑道:”怪道这般穷,原来是许由的弟子!此刻许先生怎样了?“小暴徒道:”什么怎样了?从去年九月,因蒋四立的案子牵连,在警察署坐了两个多礼拜。后来释放出来,仍住在大冢,穷得一个大子也没有,直到于今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衣服也被我们当尽了。师母的一对金圈,一对金指环,因为去年筹办双十节纪念会,都换了充了用度。还差百多块钱,仍是许先生出据和曾参谋借了,才填补了这个亏空。你看他哪里还有钱?“黄文汉道:”然则他一家人如何生活?“小暴徒道:”起初有当的时候便当着吃。后来几件衣服,大家都分着当尽了,只得拣相好些儿的朋友处借。

  此刻是借也没处借了。恰好上海又有电报来,催他回上海去,并汇了些路费来,就安排在这几日动身。我今日上午还在他家里吃午饭。他说一到上海,便汇钱给我们,接我们回去。我们就苦,也苦不了许久了。“

  黄文汉笑道:“我到你家中来坐,原想听癞头鼋夫妻吵嘴的事,倒被放你一大篇的穷史,打断了话头。你且将他们夫妻吵嘴的原因说给我听听看。”小暴徒点头道:“你看可恶不可恶?叫了这们久,还不见送开水上来。”说着又要向楼口跑去,黄文汉连忙起身拖住道:“我又不口渴,只管呼茶唤水怎的?”小暴徒叹了口气道:“人一没有了钱,比忘八龟子都不如。

  你要听癞头鼋夫妻吵嘴的事,我说给你听罢。我先问你,癞头鼋的女人你见过没有?“黄文汉摇头笑道:”癞头鼋我原不认识,他女人我何曾见过!“小暴徒摇头道:”不然,他女人很出风头的。去年双十节在大手町开纪念会,派了她当女宾招待,她还上台演了说。那日只有她一个女人演说,你难道不曾看见吗?“黄文汉道:”那日我并不曾到会,如何看见?“小暴徒跌脚道:”可惜可惜。你那日如何不到会,不听她那种爱情演说?“黄文汉笑道:”如何叫作爱情演说?“小暴徒大笑道:”我至今想起来,还是骨软筋酥的。我且将她那日的演说述给你听听,你便知道她之为人了。不特知道她之为人,并可以因她这一段演说,想象她的风情绰约、体态轻盈,癞头鼋的艳福不浅。“黄文汉笑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去,你少说些闲话,快说她演了些什么说?“

  小暴徒笑嘻嘻的,将一张破烂方桌子拖到房中间,教黄文汉就椅子坐下,装作听演说的。小暴徒低头扯了扯衣服,扭扭捏捏的,斜着身子走到方桌面前,笑吟吟的,向房中四围飞了一眼,才偏着头鞠了一躬。黄文汉见了,忍不住笑起来,说道:“罢了,罢了,不要捣鬼,爽直说了罢!”小暴徒也不理,仍装出娇怯怯的样子,放开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今日我们在外国庆祝我们祖国的国庆纪念,在国宾一个人的意思,很以为是一件可伤的事。何以呢?因为中国人不能在中国庆祝国庆纪念,必借外国的地方才能庆祝,所以很以为是一件可伤的事。

  方才登台演说的诸位先生,所演的说,国宾都非常佩服。国宾虽是女流,素来没有学识,只是也想尽国宾一得之愚,贡献贡献。国宾生平所解得的就是一个字,一个什么字呢?叫、暴徒说到这里,又笑吟吟的向房中四围飞了一眼,接着放出极秀极嫩的声音说道:“就是一个‘爱’字。爱什么呢?爱中华民国。

  国宾学识浅陋,只能贡献这一个‘爱’字,望诸位先生原谅原谅。“说完,又偏着头鞠了一躬,跳到黄文汉面前,哈哈笑道:”是之谓爱情演说,你说何如?我从去年到于今,是这般演过了几十次,此刻是丝丝入扣子。“黄文汉笑道:”她名字叫‘国宾’么?姓什么?“小暴徒道:”她姓‘康’。你只想想她这演说的神情,她的性情举动,还有个猜度不出来的吗?“黄文汉点头道:”如何会和癞头鼋吵口呢?“小暴徒道:”这也只怪得癞头鼋的不是。癞头鼋的那副尊容,那种学问,得配这般一个女人,也应该心满意足才是。谁知他偏不然,筷子在口里,眼睛望着锅里。凑巧他此刻住的这家人家,有个女儿,年纪十七八,生得有几分俊秀之气。癞头鼋因想打她的主意,才带着康国宾女士搬到这里来。不料癞头鼋的尊容太怪,头上有时和涂了鸡屎一般,不中那小姐的意。癞头鼋没法,借着国民党支部长的头衔,在总部里开了些报销,得了几百块冤枉钱,一五一十的,暗地里往那小姐手里送。那小姐钱得饱了,不能不与癞头鼋一些儿甜头,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弄了好几日。那小姐的母亲自然是买通了的,只瞒了康女士一个人。听说有一次夜间两三点钟的时候,癞头鼋乘康女士睡着了,悄悄的爬到那小姐房里来。刚同睡了不久,康女士醒来,不见了丈夫,只道是小解去了,也不在意。因他自己也想小解,便起来披了衣服,到厕屋里去。一看并不见丈夫在里面,不由得起了疑心。康女士小解之后,轻轻的打那小姐房门口经过,竟被她听出声息来。

  当下康女士也不说什么,只咳了声嗽,故意使癞头鼋听见。癞头鼋听了,吓慌了手脚,不敢留恋。只等康女士回房去了,即奔回房来。康女士正坐在被卧里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癞头鼋只是连连作揖,求她饶恕。康女士也没别法处置,只唠唠叨叨的骂了一夜。癞头鼋因已被康女士撞破了,倒放大了胆,一个月硬要求康女士放他去和那小姐睡几夜,康女士居然应允。只是康女士也有个条件,癞头鼋和那小姐睡的这几夜,康女士不肯在家中睡,说看了呕气。这几夜无论康女士到谁家朋友处借宿,癞头鼋不能过问。癞头鼋只要康女士许放他和那小姐取乐,什么条件都能依允。康女士见癞头鼋依允了她的要求,便不和癞头鼋吃醋了。每逢癞头鼋去和那小姐睡的时候,康女士便提着一个皮包,找她心爱的朋友,去贡献‘爱’字去了。

  如此过不了多久,便有一个促狭鬼,见康女士的行为,便捏了四句话,用纸写了,贴在癞头鼋门首道:曾家少妇心头痒,手提皮包满街撞。

  四个蒲团就地躺,可怜夫婿当部长。

  这四句话没贴好久,便被癞头鼋看见了,只气得他握着拳头,恨不得一拳将康女士打死。和康女士大闹了一会,从此硬禁住康女士,不许她出来。康女土如何肯服?每日只管找着癞头鼋吵骂。癞头鼋任她如何骂法,只是不许她出去。康女士没法,便也不许癞头鼋和那小姐取乐。癞头鼋正和那小姐山盟海誓的,要讨那小姐做妾,将来好带回中国去享福。两情方热的时候,如何拆得开?因此也找着康女士吵闹。今日不知又是为什么事,吵得比往日更厉害,连那小姐都气得哭起来了。“

  黄文汉听了,独自坐着出神,也不回答。小暴徒不知他心中有所感触,只顾接着说道:“你只别听,他们将来一定还要闹出笑话来。”黄文汉道:“还有什么笑话闹出来?”小暴徒道:“你看罢,那日本女人也很是厉害。癞头鼋于今被那小姐迷住了,倒和日本女人做一伙,有些欺康女士。”黄文汉道:“怪道他将日本女人骂他老婆的话一句一句的译给他老婆听,原来是有意借着日本女人的话来呕他老婆的。事情已打听清楚,我要回去了。”小暴徒笑道:“我本想留你用了晚膳去,无奈我这里太不成个款待了,没得倒吃坏你一顿饭。我今晚也不在家里吃晚饭,一同出去,我去找柳天尊去。柳天尊的排场还好。”黄文汉道:“柳天尊是谁?”小暴徒摇头道:“你怕不认识,也是我的同乡,名字叫柳梦菰,绰号天尊,也是在这里亡命的。”黄文汉一边起身,一边点头道:“我不认识就是罢。”小暴徒推开窗户,向外面望了一望,回头叫黄文汉道:“快来看,癞头鼋此刻又和康女士在那里起腻了!”黄文汉走近窗户,探头随着小暴徒手指的所在望去。只见对面楼上的窗户开着的,癞头鼋靠桌子坐着,搂住康女士坐在怀中,偎着脸在那里亲热。黄文汉唾了一口,拉了小暴徒一下道:“走!这种狗男女,看他怎的。”小暴徒便仍将窗户关好,拿起帽子,随着黄文汉下楼,出门自去找柳梦菰去了。黄文汉径回家来。

  不知后事如何,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