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真刺客潜身浅草町 好警察乱拿嫌疑犯







  话说大銮因通身衣服都湿透了,想撬开乃木邸的门进去,偷一身衣服换了,明早才好逃走。好在日本的门不比中国的坚牢,在身上摸出把裁纸刀来,轻轻的撬了一会,居然撬开了一扇。脱了长靴,卸下斗篷,蹑脚蹑手的摸到里面。几间房子都空洞洞的,休说没有衣服,连陈设都不多。摸到第四间,才听得打鼾的声音。慢慢的推开门,移脚进去,猛觉得一件软东西挡住去路。一摸知道是挂的衣服,取了下来,摸了摸领袖,是一套男子的和服,连外套都有。在席子上摸了腰带、袜子,退出来,转到大门口。在靴柜里拿了一双高木屐,一把纸伞,脱了身上的洋服,将和服换上,揣了手枪,身上才觉得和暖一点儿,手掌也不十分痛了。坐等到天明,幸得房里的人都睡得和死人一样。大銮的洋服、斗篷、长靴都不要了,聚作一团,塞入阶基底下。偷开了大门,撑着雨伞,装出小鬼的脚步,拖着双高木屐往停车场走。街上已有行人,送新闻、送牛乳的,都忙着飞跑。雨仍是落个不住,只比昨夜小了些儿。街上虽也有警察,但是都不注意大銮。大銮走到停车场,买了一张新闻纸,揭开一看,就看见了“蒋四立被刺”几个头号字。急看下面的小字,说蒋四立两伤都中要害,现已移入顺天堂分院调治,只怕有生命关系。刺客系一青年,年龄约二十五六,身长五尺一寸,穿洋服,披着青绒斗篷。大銮吃惊道:“他们如何看得这般清楚?我身长确是五尺一寸。这也奇了,幸我换了和服,不然也休想逃脱。”又买了几种新闻纸看,都是大同小异,也有说蒋四立已毙命的。大銮见了这种记载,心中非常快乐,匆匆忙忙的揣了新闻,坐电车到大冢来。

  许先生和黎谋五、陈夫人此时还没有睡觉,一个个心中都好似火烧油烫。一见大銮进来,都喜得说话不出。许先生跳起来,伸手给大銮握,一张口笑得合不拢来。大銮笑道:“我的手受了点儿伤,先生轻点捏。”许先生看大銮的手掌,纵横几道血痕,如刀划开子一般。黎谋五、陈夫人都起身来看,问是怎的?大銮教大家坐下好说,四人都坐下来。大銮抽出新闻纸,一人递了一张,笑道:“这新闻纸上的记载,几乎比我自己还要明白。昨晚十一点钟出的事,今早新闻上就都有了。日人消息灵活,真不能不教人佩服。”三人看了新闻,都欢喜得望着大銮笑。大銮将逃避时的情形说了一遍,三人听说墙上有玻璃刺手,警察到乃木园来搜索,都苦着脸,皱着眉,捏着一把汗。

  及听到撬门偷衣服,又都笑起来。大銮道:“我这衣服不能再穿了,恐怕有人认识。并且这裁料花样,是四十多岁的商人穿的,穿在我身上也不合。我今日就得去买衣服。我昨日原想做完了事,今日即回上海去。看新闻上载得这般详细,仿佛警察已认识了我似的。且仍在东京住几日,等风潮略为平息了,再动身不迟。在东京出了这大的事件,日本人拿不到刺客,他警察的威信扫地了。三位看:一个礼拜之内,东京必搜索得鸡犬不宁。湖南、四川两省的留学生、亡命客,必有许多要受连累的。”

  许先生问道:“你何以见得就只湖南、四川两省的留学生、亡命客受连累哩?”大銮道:“新闻上不是载了,和蒋四立同住姓陈的说,刺客是湖南、四川的口音吗?”黎谋五道:“口音中国人才听得出来。日本人听中国人说话,哪里分得出口音?”许先生道:“几日之内,警察搜检中国人是意中事。你小心一点儿,那东西不要带在身上。就拿去了,没有确实的证据,也问不出罪来。你今日在这里坐着,我去筹钱来,给你做衣服。一面看有妥当的地方安顿你么。”大銮点头道:“只要有钱,我不愁没好地方安顿。东京人山人海,我的面孔又像日本人,侦探也不容易注意到我身上。手枪是不能离身的,警察不看稳了,不敢下手拿我。既看稳了,便没手枪,也免不了。

  只看我一对手掌,就是铁证。我有手枪在身边,他三四个警察来,我可以随意打发他。要死里逃生,顾不得闯祸的大小。先生替我筹钱,倒是一件要紧的事。我此刻还得去看个朋友,下午再来这里拿钱。“许先生问道:”你此刻还要去看什么朋友,我看没要紧,不出去跑也罢了。定要出了乱子,悔就迟了。“

  大銮道:“我刚才想起来,很要紧的,不去不行。我买手枪的时候,原有一百子弹。周用不着许多,只带了两排在身上,还有八十六颗在朋友家。不去藏起来,倘被搜检着了,事情一定破裂。”许先生道:“你为什么将这样东西寄在朋友家里?”

  大銮道:“我放在箱子里锁了,并没对他说。若对他说了,他见了报,也会秘密收藏起来。”许先生道:“既是这么,你去去就来,不要在外面久耽搁。”大銮答应“知道”,洗了脸,用针将掌中的玻璃屑忍痛挑了出来,许先生有刀创药,敷了些儿。黎谋五放心归家,许先生去筹钱。大銮乘车到朋友家来。

  他这朋友姓陈,也是个亡命客,在东京穷得如大水洗了一般,却不肯投降。借了他同乡会的房子住着,教几个小学生糊口。为人知道大处,年龄和大銮差不多,二人交情很是亲密。

  昨日大銮将行李寄顿在他那里,他知道大銮行止是没一定的,也不在意。今日早起,学生还没有来,正拿着报看。见了蒋四立被刺的消息,心中非常痛快。猜想刺客是谁,一猜就猜到大銮身上。见报上所载的年龄服饰,与大銮一点不差。又见大銮昨日寄行李的举动,更断定了是大銮。这位陈学究正在高兴,外面有人叩门。陈学究跑出来看,是一个日本人,穿着一套先生衣服,手上拿着雨衣,看他的形式,很像个日本的绅士。陈学究不懂日本话,只晓得问“你是谁”,便尽肚子里的学问,说了一句“你是谁”的日本话。那人拿出一张名片来,双手递给陈学究。陈学究一看,是每日新闻社的记者,便点了点头。

  又搜索枯肠,看再有说得上口的日本话没有。搜索了一会,居然又搜出一句“你做什么”的日本话来,伶牙俐齿的说了。记者好像懂了,笑嘻嘻对陈学究说了十七八句。陈学究苦着脸摇头,不晓得记者说些什么。记者知道陈学究不懂日本话,试说了一句英语。陈学究倒懂得,便也用英语笑说道:“先生懂英语又不早说。我才到贵国来,不懂日本话。先生见访,有何贵干?”记者见陈学究的英语说得很熟,吃了一惊,暗道:看他不出,这种穷样子,居然会说我同盟国的话,这倒反为难我了。

  我的英国话,只能在西洋料理店对下女发挥几句。认真办起交涉来,实在自觉有些词不达意。又是我找起他说的,这怎么办?

  正在急得一副脸通红,进退为难的时候,却来了一个救星。这救星是谁呢?原来是一个佩刀着长靴的警察。那警察走近跟前,将记者上下望了一望,问了两句日本话。记者说了几句,警察挥手教记者去。记者如奉了将军令,对陈学究用半瓶醋的英国话说道:“我现想到先生这里打听一桩事。这警察说今日警长有命令,关于刺客的事,取缔记载,改日再来奉看罢!”

  警察见记者说英国话,更不许多讲,推了那记者一把,正颜厉色的又说了几句日本话。记者也作色辩了几句,气冲冲的走了。

  陈学究见了,心中好不自在,想关门进房,警察止住,对陈学究随意行了个举手礼。陈学究点点头,也不问他懂英国话不懂英国话,用英国话问道:“你来有什么事?”日本警察照例懂得几句,不过发音不对,不能多说。听陈学究问他,他却懂得这话的意思,只是要用英国话回答出自己的来意来,肚里存的英国字有限,斗起来,要表示这番来意,差的字数太多。低着头想了一会,斗来斗去,硬说不上口。他这一急,比那记者还要厉害,又羞又忿,赌气一句话也不说,拖着刀走了。陈学究看了,笑得肚子痛,暗道:怪道人说小鬼怕英国话,我还不肯信,以为英国话有什么可怕,不懂得也不算什么。今日看来,原来是真的,这也不知道是种什么心理。那记者说刺客事取缔记载,这是一句什么话?他说到我这里来打听一桩事,不待说是想打听刺客的下落了。但是他径跑到我这里来,难道他已知道是大銮刺的吗?他来不一刻,警察也来了,一定是已知道是大銮无疑。只是大銮此刻跑到哪里去了?若被他们拿着那就坏了。日本警察、侦探有名的厉害,昨晚出的事,今早就能打听到我这里来,手腕之灵活就可想了。

  陈学究心中正在替大銮设想,大銮已走了进来。陈学究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你如何不走,还在神田跑什么?”大銮见陈学究惊慌,这般说法,也吃了一惊,暗想他怎么就知道了?

  故意问道:“你说什么?我寄顿了行李,自然要走。只是盘缠还没到手,一两日内怕还走不动。神田为什么跑不得?你这种惊慌样子令人诧异。你害神经病吗?”陈学究见大銮神色自若,心中又疑惑不是大銮刺的,略安心了些,笑着低声说道:“我今早看报,疑心蒋四立是你刺的。因为平日也听你骂过他,昨日又寄行李。这报上所载刺客年龄、身段、服饰,都与你一般无二,我所以疑心。刚才又有个新闻记者来这里打听,话还没说完,一个警察又来了。看他们的情形,已明知道是你刺的,并知道你与我有交情似的。我正在这里替你担心,你就来了。

  原来不是你刺的,这又是谁呢?“大銮道:”新闻记者和警察来调查不相干,他们因这里是同乡会,到这里来问问,并不是指名要调查哪个。事情是我做的,特来说给你一声,不用替我害怕。这里人多眼杂,我不宜久在这里。我皮箱里有两盒子弹,你赶急拿出来藏了,日内恐有人来搜检,我不能自己去拿,在这里耽搁久了不好。“说着,拿钥匙递给陈学究,转身作辞出来。陈学究跟在后面问道:”你去哪里?把地方说给我听,等我好来看你。“大銮摇头道:”我的地方,此刻连我自己都不晓得,你何必来看我?你放心就是了。“陈学究道:”然则你住定了,写个信给我好么?我不来看看你,怎么放心得下?“

  大銮笑道:“如果出了花样,报上还有不登载的吗?不出花样,自然可以放心。不要唠叨了,赶急去藏起那东西来。”说完,大踏步走了。陈学究把大銮的话一想,也有道理,回身将皮箱打开,取出两盒子弹来。箱中还有一瓶擦枪的油,假子弹三个,都拿出来,做一包裹了,自己爬到阶基底下,用手掘了一个坑,埋了起来。这三样东西就永远的埋在这里,不知发见在什么时候了。陈学究埋了出来,仍将皮箱锁好。学生来了,照常上课。

  大銮自陈学究家出来,见外面风声很紧,身上又穿了乃木家的衣服,恐怕有人识破,不敢往别处走,径坐电车回大冢来。

  在电车上装出日本人的样式,不敢多望人。到许先生处坐不一刻,许先生回来了,见大銮在家中坐着,才放心笑说道:外面稽查严密得很。孙先生家里今日天亮,就有许多警察到那里查抄,孙先生大发其气,警察查不到什么,赔罪走了。我去的时候,孙先生还怒不可遏,说要和警察署起诉。我也没和他说,捏故借了两百块钱。出门遇了老朱。他真聪明,一把拿住我,说你的人干得好事,牵连到根本上来了。我忙止住他,要他莫乱说,他才悄悄的问我,到底是谁干的?我起先以为他已经知道了,谁知他一些儿也不知道,有意冒诈我的。因他不是外人,我就说给他听了。他高兴得什么似的,立刻从身边取出一叠钞票来,说我刚才从邮便局里领了两百块钱来,既有这种青年,你带去替我送给他去用罢!若没有妥当地方藏身,我有法设,你和他夜间到我那里来就是。我见他这般热心,不好不收他的,就将二百块钱带回了。衣服还是我替你去买罢,你坐在家中不要动,安稳些。“大銮道:”不要紧,我自己去买,合身一点。“许先生道:”你自己定要去,我就同你去。“大銮道:”不必,不必,我头上又没挂着刺客的招牌,怕什么!地方也不必要老朱设法,我自会去寻妥当所在。我寻的地方,就连先生也不用知道。我有了四百块钱,任是什么警察、侦探,我也逃得过去。“许先生见大銮这般说,知道他素来精干,用不着替他多操心,即拿出四百块钱的钞票来,交给大銮。大銮揣入怀中,将乃木家的一把雨伞塞入阶基底下,对许先生道:”我此去不待风潮平息,不再到这里来了。先生也不必担心,去打听我的地方。万一不慎出了事,先生却万不可来监狱里看我。我去了。“许先生听到”我去了“三字,禁不住心酸流下泪来,也没有话说,望着大銮一步一步走了。

  大銮到白木吴服店做了百几十块钱的和服,重新办了几件完全日本式的行李,在浅草租了个贷间,冒充起日本人来。白天在家里读书,夜间出来看看影戏,游游公园,不和人多说话,谁也不知道他是个中国人。警察、侦探做梦也没注意到这里来。

  只苦了年龄身段与大銮仿佛的,几日之内,警察署拿了几十个拘留着,轻轻的加一个嫌疑犯的名字。许先生、陈学究都在其内。日本侦探果然有些道理,不知怎么,居然被他探实了,是大銮做的。各报上都将大銮的像片登出来,陈学究、许先生在监狱里急得什么似的,生怕大銮被警察拿着。

  黄文汉见了报上的相片,想起十五日在日本料理店遇的那青年来,暗道:那人确是不错,亏他能逃得脱。只可惜枪去差了点儿,两枪都偏了一寸,蒋四立还不至送命。打死了,才更快人意。许先生我也认识,他进了警察署,他的夫人必然着急得很。何不去安慰安慰她,或者可借着打听吴君的消息。想罢,也披了一件青呢斗篷,到大冢许家来。才走到许家门首,一眼望见树林中有个人,在那探头探脑。黄文汉看那人的形容,早知道是日本的暗探,只作没有看见,推门进去。下女揉着眼睛出来,黄文汉一见下女的眼睛都哭肿了,不觉吃了一惊,只道又出了什么事,连忙问道:“你哭什么?”下女掩着面行了个礼不做声。黄文汉道:“你家太太在家里没有?”下女道:“刚从警察署回来。”黄文汉脱了靴子进房,陈夫人出来。黄文汉不曾见过,拿了张名片出来,递给陈夫人说道:“我和许先生多年要好,在早稻田同过一年学,后来也时常见面,不过没见过夫人。今日看报,才知道许先生也被牵连,到警察署去了。”陈夫人看了名片,听了黄文汉的话,勉强笑道:“先生的大名,时常听我家先生说过,仰望得很。日本警察真是无礼极了,捕风捉影的逢人便拿,不知成个什么体统。为刺一个蒋四立,会闹得这样天翻地覆。此刻警察署拘留着几十个,都说是嫌疑犯,连亲人进去看看都不许。我家里的下女昨晚都拿了去,盘问了一夜,今早才放出来。下女吓得什么似的,说怕新闻纸上将她的名字登出来,她的名誉坏了,将来对不了好人家。昨夜哭了一夜,今早回来,哭到此刻,还是伤心不肯住声。先生看这不是笑话!你警察署拿刺客就是了,无原无故拿这些不相干的人做什么?我家先生,先生是知道的,难道他还去刺蒋四立?他自搬到大冢来,原是图清净,什么事他也不管。每天就在家里教小女读书,哪有心思想到蒋四立身上去?我因为他昨日去的时候穿少了衣服,今日我去送衣服被卧给他,警察都不许我见面。什么文明国,这样蹂躏人权!他若拿不出证据来,我非和他起诉不可。”

  黄文汉见陈夫人说话很有斤两,暗想:许先生为人不错,应该有这样的一位夫人。便答道:“日本警察的章程,对于非常的时候,本可以随意查抄人家,随意拿人。他们将这事做非常的事办,自然是这样,不足为怪。听说公使馆里也派出了二十个侦探,并且每日还帮助警察署多少钱,添派暗探。虽不知道这消息的确不的确,总之日本警察署对于这次事件,侦查是不遗余力。听说那刺客的像片,洗了八千多张,日本全国都有侦探踩缉。轮船火车上,更是布置得周密。那刺客已出了日本国境便好,若是还没有出去,一时间就万不宜动。”黄文汉这话,是知道陈夫人决不肯承认认识刺客,故意是这样说,好等刺客知道警察署缉拿得紧,不急图逃脱,致罗法网的意思。陈夫人听了,心中也自着急,只因不深知黄文汉,不肯露出踌躇的样子来。黄文汉见陈夫人不做声,也晓得是信自己不过,不便再说下去,即辞了出来。走到停车场上电车,一回头见刚才树林里探头探脑的那暗探也上了车,正咬着卖票的耳根说话。

  卖票的即打量黄文汉几眼,黄文汉已明白了,暗道:好,你侦探起我来了。我不作弄你一会,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

  不知黄文汉怎生作弄那暗探,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