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欺死友大发横财 媚娼妇捐充冤桶







  话说曹亮吉说到伤心之处,不觉流下泪来。王甫察正待用语言安慰他,医生已进房看视,见了曹亮吉脸上的泪痕,连忙向王甫察道:“不可与他多说话,引他悲苦。”王甫察便教曹亮吉安睡,自己退了出来,到田中旅馆取了行李,仍回杏云堂,已是上灯时分了。心中记挂着梅太郎,不能失约,恰好手中的钱已完了,便开了曹亮吉的箱子,将一百几十块钱日钞,并五百块钱的汇票拿出来,都揣在身上。和曹亮吉说了去看个朋友,又招呼了看护妇用心伏侍,出了杏云堂,乘电车,刹时间便到了涩谷,就在昨日的待合室内,将梅太郎叫来。二人见面,说不尽无限欢娱。王甫察拿了五百元的汇票,给梅太郎看道:“我手中所存的,不过五六百元。方才我已写信家去,教家中再汇一千元来,大约来月初间即能寄到。预计你我两人,尽在年内,都能称心如愿的过快活日月。”梅太郎接着汇票,看了又看,喜笑道:“但愿钱早到一日,我即早离一日苦海!”当下二人又计议了一会赎身的手续,及赎身后行结婚式的礼节,结婚后到什么所在去蜜月旅行,将来如何过度,都在计议之中。

  得意事言之忘倦,直谈到两点多钟才睡。

  次日醒来,不觉已过十点钟。王甫察吃了一惊,连忙起来,揩了把脸,早点也来不及用就走。梅太郎尚睡在被中,伸出头来问道:“你怎的这般急?”王甫察道:“我约朋友十点钟有紧要事去,此刻已过了时间,不能再耽搁了。”梅太郎道:“今晚来么?”王甫察道:“能来就来。若今晚不能来,明晚一定来便了。”说着匆匆出了待合室,径到杏云堂。入得病室,只见曹耀乾兄弟都立在曹亮吉床边,和曹亮吉说话。王甫察心中不禁也有些惭愧。曹亮吉见了王甫察,问道:“你昨晚哪去了?我一个人睡在这里,真是凄楚。他们的话我又不懂得。直到今早四点钟,才矇眬睡了一觉,梦境又非常不好。”王甫察道:“你安心静养便了。有病的人,又在外国,心境自然是觉着凄楚的。你是聪明人,什么梦境不好,理他怎的?我在这里过夜,本没什么不可。不过横竖不能引着你说话,替你解闷。

  医院里的手续都弄妥了,每日按定时间诊察,有看护妇调药灌药,都用不着我当翻译。我住在这里,徒然多花钱,没有益处。“曹亮吉道:”虽然不能和我多说话,有一个亲人在跟前,我心中到底安顿些。昨夜医生诊脉,用笔和我说了多少话。他说的病症名目,我从没听人说过,也回答不出。我想医生诊病,望、闻、问、切,四者缺一不可。他问我的话,我既回答不出,他没法,必用药来试病。我这种病证还能错用一服药吗?因此昨夜配来的药,我抵死也不肯吃,想等你回来,问清楚了再服,等了你一晚不回来,直到刚才耀乾兄弟来了,医生对他们说,教我只管服,我才服了。我到日本来诊病,原不怕多花钱,还是请你住在这里罢。你就不和我说话,在我跟前坐坐也是好的。“曹耀乾兄弟又帮着要求王甫察在医院里住。王甫察无奈,只得答应同住。即在病室隔壁,定了个房间。这晚便按捺住心思,在杏云堂住了一夜。

  次早,到洗面的所在去洗面,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看护妇,手中拿着药瓶,迎面走了过来。王甫察见她杏脸桃腮,穿着雪白的看护妇服,越显得粉妆玉琢,不禁心中一动,忽然起子个染指的念头。望着他去远了,才去洗面,心中便计算如何的去勾引她。计算了一会,自己点头道:“有了。”洗了面,仍立在刚才遇看护妇的地方。等不到十分钟,果见那看护妇提着一瓶药来了。王甫察越看越爱,便迎上去笑道:“我有句话,想问姐姐(日本女子普通称呼),姐姐不怕耽搁时间么?”那看护妇也点头笑道:“先生有话,只管问我就是。”王甫察偏着头,想了一想道:“可笑我这个没记忆力的人,一见了姐姐的面,把想问的话又忘记了。且问姐姐叫什么名字?”看护妇忍俊不禁的道:“像先生这样没记忆力的人,真也可笑。快想想要问的话,看可想得起来?我叫久保田荣子。”王甫察连连点头道:“是了,是了,我想起来了。荣子君,我想问你,是不是派定了房间的?”荣子摇头道:“没派一定的房间。”王甫察道,“好极了,我房中两个看护妇,有一个做事太粗率,正要和医生说换一个。因怕拣不出好的来,想到看护妇会去请。难得你没派定房间,等一歇我就对医生说,将你拨过来好么?”荣子望着王甫察道:“先生害了什么病,要请两个看护妇?言语举动不是好生生的一个人吗?”王甫察笑道:“我害的是相思病,你不要笑话。”荣子道:“先生害花柳病吗?”王甫察诧异道:“你怎说我害花柳病?”荣子笑道:“我以为先生不便说害花柳病,故意绕着弯说是相思病。”王甫察摇头笑道:“不是,我实在不害病。因我有个朋友害病,我住在这里照应他。”荣子道:“不是特从中国来诊肺病的那人吗?”王甫察道:“你怎么知道?”荣子道:“听我的朋友说,那人的肺病甚是厉害,只怕不能久活了。”王甫察道,“你朋友是谁?他怎么知道的?”荣子道:“就是伏侍那人的看护妇,叫河田仲子,她说给我听的。先生就是要更换她么?”王甫察道:“两个人哪个是河田仲子,我还不知道。你将她容貌说出来,我就知道了。”荣子道:“高高的鼻子,大大的眼睛,胖胖的身材,镶了两粒金牙齿的,便是她。”王甫察道:“我要换的不是她,是那个又高又瘦的,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荣子道:“她做事怎么粗率?”王甫察正待捏故来说,只见一个人从对面房门里探出头来唤荣子。荣子不及听王甫察回话,匆匆提着药走了。

  王甫察回房,见那镶金牙齿的看护妇正拿着体温器,纳在曹亮吉胁下。从床头拿起体温表,看了一看,回头向王甫察道:“昨夜十二点钟,体温四十度,此刻退到三十九度了。”说时皱着眉,只管摇头。王甫察走近床看曹亮吉张着口闭着眼睡了,笑向看护妇道:“你不是姓河田叫仲子吗?”河田仲子点头道:“先生怎知道我的姓名?”王甫察道:“久保田荣子向我说,你是她的朋友,我因此知道。”仲子道:“你和她也是朋友吗?”王甫察点头道:“病人说不欢喜那又高又瘦的看护妇,教我换一个,你去对医生说,就换荣子进来。”仲子不知就理,便向医生说了,登时换了荣子进来。王甫察的温存性格,最能得女子的欢心,终日寸步不离的,更容易到手,第二日便和荣子有了关系。留学生进医院,嫖看护妇是极普通事。医生不特不禁止,并希望留学生与看护妇有割不断的爱情,好在医院里久住。在前清时,官费生进医院,只要有诊断书,由医生开了帐,去公使馆领医药费,分文也不短少。后来因有许多官费生懒得上课,随意说出几样病和医院里打商量,教他写诊断书,报告公使馆,在医院中一住几月。饮食男女是跟着走的,既非真病,在医院里不能不吃饭,便不能不睡女人。睡女人,则看护妇不待说是取之左右逢其源了。若是青山医院,还专一挑选些年轻貌美的看护妇放在里面,以便留学生奸宿。这种事情一传播出去,孔夫子说得好:“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官费生不病的都病了,纷纷的投青山医院来。这年的医药费,陡增数倍。政府担负不起,便将医药费一项裁了,假病风潮才息。

  不肖生写到这里,想起桩事来,写给看官们见了,也可见我国民道德之高。当青山医院留学生生病极盛时代,有一个姓冯的官费生,在第一高等学校肄业。一时因手中没钱使,异想天开的跑到青山医院,和那院长打秘密商量,假造了一纸诊断书,并二百多块钱的医药帐,在公使馆骗了钱,和院长平分。

  当时姓冯的同乡知道这事,都不答应,要揭发出来。姓冯的百方要求,始得没事。留学生而不知廉耻道德,固是可怪。堂堂一个大医院的院长,竟为百多块钱干出这等营生,真要算是骇人听闻之事了。

  闲话少说。再说王甫察和荣子既有了关系,便安身得住。

  欺曹亮吉不懂日本话,在病室中无所不谈。夜间则在隔壁房间里,交颈叠股的睡,心中倒也快乐。曹亮吉在医院中住了五日,病势不独丝毫未退,更一日加重一日。佐佐木院长也甚为着急,对王甫察说:“曹君的病,早已没有希望,只怕就在二三日内,有些难保。赶快退院去预备后事罢!”王甫察心中贪恋着荣子,惟恐退了院,不得与荣子亲近。虽听院长这般说,心中却以为未必就死。便是就要死,退院出来,抬到什么地方去?装殓死尸本是个讨厌的事,在医院中有看护妇帮忙,地方也宽敞点儿,还不甚要紧。若在旅馆里,如何使得?心中这般一想,便不听院长之言,仍旧与荣子朝夕取乐。曹耀乾兄弟隔日来院看一次。

  王甫察怕曹亮吉对耀乾兄弟说有几百块钱在他手中的话,便对耀乾兄弟说曹亮吉近来厌烦,最怕听人脚步声,说话的声音更是不能听。你们来,只在我房中坐着,我告诉你们他的病状便了。耀乾兄弟哪有这些鬼蜮见识,信以为真,每次只在王甫察房中坐坐便走了。王甫察也不对他们说要死的话。院长对王甫察说过退院的话的第三日早晨七点钟,耀乾兄弟来了,径走到王甫察房里。此时王甫察正和荣子在被中调笑,差不多要打算起来。见耀乾兄弟在外叩门,王甫察觉得讨厌,在被中喊道:“你们回去罢,你叔叔的病,昨夜好了许多,刚才和我说话很清楚。我昨夜因陪伴他,睡迟了,此刻懒得起床。再不养息养息,我也要病了。”耀乾兄弟听得,以为他叔叔的病真好了些,便不叩门,高高兴兴的回去了。王甫察和荣子又调笑了一会,慢条斯理的爬起来。走到曹亮吉房中轻轻喊了两声,不见答应,近床前一看,才吓了一跳,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去了世。用手去摸,已是冰冷铁硬,不可救药了。王甫察急得躲脚道:“早知他要死不把信,我也不将那仲子遣发走了。”原来几日前,仲子有些不服荣子独霸住王甫察的意思,借事和荣子闹了几回,王甫察便将仲子开发了。这也是曹亮吉命里没人送终,才得王甫察有此失着。王甫察既发见了曹亮吉已死的现象,只得放出悲声,叫医生来看视。王甫察说是刚才断气的。医生验曹亮吉的体温,断定在昨夜十二时前去世。诘问王甫察并荣子如何不报?院长也来向王甫察责备了几句。王甫察只得俯首认罪,当即打个电话到成城学校,教曹耀乾兄弟快来。耀乾兄弟回学校还没一分钟,接了电话,连忙赶来,抱着曹亮吉的尸痛哭不已。

  王甫察摇手止住他们的哭声道:“你们久哭也无益,大家计议后事罢。你们可将你叔叔的行李打开,看有多少钱,拿出来尽着使用,不够再向同乡的去筹借。我因要避嫌疑,你叔叔虽病在垂危,我并没经理他的财政,也不知他带了多少钱来。只听得他说这次带来的钱不多,我也没问他实带了多少。你们且去打开行李看看,我替你们出力可以。银钱的事,我是决不经手的。”

  耀乾兄弟揩着泪眼,将衣箱打开一看,见有几张钞票摆在上面。拿起一数,整整的六十元,以外一文也没有了。耀乾兄弟虽不知曹亮吉果带多少钱来,然特意来日本诊病,家中又是富有,决没有仅带几十元来之理。箱底箱角,及被包里面,都搜索了一会,实在没有分文。以为有汇票在曹亮吉身上,探手将曹亮吉的衣服揭开,通身摸索了一会,只摸出个日记本子来;沿途用度细帐,分文不移的都写在上面。十月初五日的下面写着:“午前十点钟,往黄浦滩正金银行,汇日钞五百元。”耀乾兄弟即拿给王甫察看。王甫察看了,皱着眉道:“这事情就离奇了,既是汇了五百元,那汇票应是随身带着。他行李又不多,到底收藏在哪里,怎的会搜不着?你们倒要用心查查。只有我在这里伏侍你叔叔的病,瓜田李下,不能不避嫌疑。”说时躲脚叹气道:“我早不肯住在这里的,你们叔叔偏要死拉着我同他做伴。那日他说的话,你们也在一旁听得的。我那时若定不肯来伴他,人家必议论我无情。于今我的情义也尽了,可笑你叔叔,活的时候一句也不提到钱的话,好像就怕我沾染他似的。其实他看错了人,难道我手中的钱还不够使,要来沾染他这种鄙吝人的?我看他乡里人样,有两个钱东塞西藏,生怕有人看见了,打他的主意。那五百元的汇票,也不知他塞在什么地方去了,只是我也懒得管他。我念同乡同学之情,陪伴他受了这一晌的苦,尽算对得住他了。后事你们去找同乡好事的来办罢,我一个人犯不着都揽在身上。我现放着许多事干不了,又不是闲着没事的人。”说着气忿忿的,走到隔壁房间去了。

  曹耀乾跟过去哭道:“我叔叔的后事,不劳先生出来料理,教我们兄弟到什么地方去请谁来料理?我叔叔不和先生谈钱的话,是我叔叔糊涂。先生只可怜我叔叔死在外国,没个人照料,我们兄弟又不懂得世故,眼见得我叔叔的尸骨不得还家乡。”

  王甫察只当没听见,穿好了衣服,提起脚往外走了。曹耀乾伤心到极处,昏厥过去,好一会才醒来。教曹耀坤伴着尸首,自己出外哭求同乡。幸得几个稍有天良的人出来,凑钱买了棺木,将曹亮吉草草装殓,运往横滨中国会馆寄顿,后来由耀乾兄弟搬回中国安葬。明知道五百块钱的汇票是王甫察吞没了,只因没有确实证据,耀乾兄弟也懒得追究。王甫察便实实在在的享受了。

  只是这种冤枉钱,到得王甫察手里,经得什么用?曹亮吉未死之时,这款子他早已领得,买东买西报效荣子去了二百有零,手中所剩不过四百块钱。这早发见曹亮吉已死,便暗地塞了六十块钱在曹亮吉衣箱内。拿了三百多块钱走出杏云堂,心中计算这钱当如何使法。走神田一家钟表店门首经过,停住脚在玻璃外面向里一望,只见一个猫儿眼的戒指在盒子里光彩夺目。寻思道:这戒指倒好,何不买去送给梅太郎,说是和她订婚之物,使她格外高兴?想罢,即跨进店门,招呼店伙将那戒指拿出来,不禁暗暗喝彩,果是个宝光最足的猫儿眼。看那纸牌上的价格,是一百八十元,心中觉得太贵。转念一想:我这钱横竖来得容易,便贵一点儿也没要紧。见上面有不减价的字样,更懒得争多论少,即从怀中拿出一捆十元一张的钞票来,数了一十八张给店伙。取了收条,兴致勃勃的想径往涩谷。因时候太早,还不到十一点钟,只得仍取道回大谷馆。忽然想起馆主女儿对我情分也不薄,安可不买点儿东西给她?前几日她要我替她买衣料,我那时虽是假意与她敷衍,只是已答应下来了,犯不着惜这几个钱,失妇人女子的信。且回去教她同出来买罢。一面想着,归到家中。坐定了好一回,馆主女儿才来,现出一种憔悴可怜的样子,望着王甫察道:“你怎的也记得回来?我只道你已借着运灵柩归国去了。这多日子,连信也不给我一个。像这样子,倒不如死了的干净。”王甫察连忙接着温存道:“不写信给你是我的罪过,只是不是有意的,你得替我原谅。这几日,实在丝毫都没有空。今日不是我扯谎,他们还不放我回呢。我在哪里那一刻不念及你?因为你前回说要做冬服,此刻天气渐渐的冷了,你的衣服再不能缓。我不得不暂向朋友处借点钱替你做,等家中汇款到了,再还人家。”馆主女儿听说替她做衣服,登时现出笑容道:“衣服倒没要紧,我几日不见你的面,心中就像失了一件东西搜寻不着似的,一刻也难过。只要你回了就好,做衣服是小事。你一个人坐坐,我去弄样菜给你吃。”王甫察道:“好,你快去弄菜,我们吃了,好同去买物。”馆主女儿起身去了,不一刻和下女搬进饭菜来。

  盘中一尾很大的鲷鱼,在日本就算是顶贵重的菜了。馆主女儿笑问道:“你喝酒么?”王甫察点头道:“喝些儿也使得。”

  馆主女儿即教下女烫酒来。二人传杯递盏,真是酒落欢肠,只喝得馆主女儿桃腮呈艳彩,杏眼转情波;王甫察也有了几分醉意。下女收拾杯盘,王甫察教馆主女儿去梳头洗脸换衣服。须臾装饰已毕。馆主女儿人材本不恶劣,又加上几分醉态,装扮起来,若没得那一些儿小家淫冶气象,倒是一个好女子。王甫察左挹浮邱袖,右拍洪崖肩,心中得意非常。二人携手并肩,笑语而出,到三越吴服店,拣馆主女儿心爱的裁料及首饰腰带,买了八九十块钱。王甫察写了大谷馆的番地给店伙,教派人将买的物件送回去,自己带着馆主女儿,到日比谷公园散步。也是王甫察合当退财,偏在公园中遇了同他哥子亡命的三个朋友也在那里散步。

  这三个人,前在大谷馆住了几日,因王无晦往神户去了,他们便在大冢租了一所房子,自由居住。三人的嗜好,最重要的都是赌博。此时亡命来的人不少,他乡遇合,容易投机。每日嫖赌逍遥,将一座三神山,化作桃源乐境,倒也无忧无虑。

  这日三人在日比谷公园谈牌经,正谈得瘾发,想胡乱去拉一个同志到大冢叉他几圈,恰好无意中遇了王甫察。馆主女儿,他们都是认识的。中有一个安徽人,姓朱,名字叫作锦涛的,在江西当过军官,为人最是率性。见了王甫察,便一把拉住道:“小王,你来得好!我们正想找一个脚,难得这般凑巧,我们就此去罢。”王甫察不知就里,忙问怎么?中有一个姓韩的说道:“我们想叉麻雀,正愁差一个脚,你不来不怪,来了是要受戒,就去罢。”王甫察看了看馆主女儿道:“我将她送回去了,再来好么?”朱锦涛摇头道:“不行,不行,她又不是不认识我们的,同去为何使不得?她若定不肯同去,由她一个人回去好了,怕她不认识路吗?”王甫察无奈,只得向馆主女儿说,问她同去不同去?馆主女儿因店伙送衣料等物回去了,急想归家细看,哪有闲心去看人打牌?并且中国的麻雀牌,日本人又不懂得,更看着不生趣味,便摇头说不去。朱锦涛望着她道:“你不去,你就回去罢,我们是要走了。”王甫察握着馆主女儿的手,一同出了公园门,回头向朱锦涛道:“我忘记了,往大冢不是同这一道电车吗?教她先下车便了。”朱锦涛点头道:“不错。”如是五人同上了大冢的车。到大谷馆附近的停车场,王甫察招呼馆主女儿下车去了。不一刻,到了朱锦涛家,不敢耽搁,扯出桌子,拿出麻雀,四人对叉起来。王甫察手兴奇否,叉到九点钟,幺二的麻雀,足足输了两底。从杏云堂出来,怀中的三百多块钱,到此时不过十二个钟头,已花得一文不剩。还在朱锦涛手中拿了几角钱,坐人力车送戒指到涩谷来。

  不知后事如何,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