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仗机变连胜大力士 讲交情巧骗老夫人







  话说吉川龟次见了黄文汉,心中十分高兴,一把拉住道:“黄先生你为什么不多看一会去?今天几个相扑的人,都很有名头。你是欢喜练把式的,也可借此增长点见识。”黄文汉听了增长点见识的话,心中大怒。忽一想,明白吉川的意思,知道他是不忘那日被自己空手打败之仇,想借此奚落一番,出出他心中的恶气。因想他们的行径,大都如此,犯不着和他动真气,便摇摇头,装出一种鄙夷不屑的样子说道:“他们这种蠢斗,望了都刺眼。我不是为寻郭君,便请我也不屑光顾他们一眼。”吉川听了,直气得两眼发红,道:“你能说他们是蠢斗吗?他们都是上十年的资格,还不如你?你既瞧他们不起,敢去飞入么?”(外人参加竞争团体谓之飞入。)黄文汉冷笑道:“有何不敢!不过我没工夫和他们闹罢了。”吉川不依道:“你既说敢去飞入,有本领的不要走,我就去说。等你飞入便了,徒然当着大众任意的侮慢,是不行的。”吉川说话的时候,声音越说越高,看相扑的人,都不看相扑了,一个个钻头伸颈的听吉川说话。吉川更故意说道:“你中国人也想来欺凌我日本人,可不是笑话了!不要走,我去说好了,看你有什么本事敢飞入。”

  黄文汉知道他是想故意的挑拨众怒,自己仗着少年气盛,也不惧怯,登时挥手道:“你去说,我飞入就是。不过也得有个限制,我没闲工夫,只能三人拔。”(连对敌三人之谓。)

  吉川也不答白,两手分开众人,连攒带挤的去了。黄文汉暗自好笑,心中只可惜郭子兰不在跟前,不能使他见着快心。只见吉川攒到一个赤条条的大汉面前,指手画脚的说了一会。那大汉登时怒形于色,竖眉瞋眼的望了黄文汉几望,握着拳头,恨不得一下即将黄文汉打死的神气。黄文汉只作没看见,越装出和颜悦色的样子,等待对敌。吉川对那大汉说完了,仍攒到黄文汉跟前,将黄文汉的手拉了一把,得意洋洋的说道:“你来,你来,他们已许你去飞入。”黄文汉笑着,将手一摔道:“他们要求我飞入,我便飞入。我并不要求他们要飞入,他们为什么许我飞入?你这话才太说得无礼了。你既这般说,我偏不飞入。”吉川见黄文汉如此说法,一时回不出话来,半晌道:“你若害怕,就不飞入,也只能由你。”黄文汉点头冷笑道:“我便害怕,也不算什么,少陪了。”说着掉转身便走。吉川的意思,是想用害怕的话,激起黄文汉飞入,不料黄文汉已知道他的用意,不肯坠他的圈套,竟掉转身走了。吉川果然急得没法,只得翻着眼睛,望着黄文汉大摇大摆的往前走。也是黄文汉合当有难,偏那赤条条的大汉不依,登时叫出几个人来留黄文汉飞入。黄文汉见几个相扑的跑拢来围着自己,都说定要请飞入,便说道:“你们既要求我飞入,我飞入便了。”说了,复回身走入人丛,看的人都慌忙让路。黄文汉走到那一群大汉面前,一一点头见了礼。那些大汉教黄文汉脱衣服,黄文汉将衣服脱了,上身穿了件薄纱卫生小褂,下身系了条短纱裤。那些大汉道:“你不系条带就行吗?”黄文汉只得将系和服的带系在腰里。那些大汉中,推出一个来,和黄文汉斗。黄文汉同大汉走到土堆上,也照相扑的样式,和大汉对蹲起来。蹲了一会,大汉往黄文汉便扑。黄文汉见来势凶猛,知道不能抵抗,就地一滚,让过一边。大汉扑个空,脚还没立牢,黄文汉早跳起身,在大汉膀膊上只一推,大汉踉踉跄跄的跌下土堆去了。

  大汉群中复出来一个,与黄文汉对敌。如刚才一般,又对蹲了一会,黄文汉见大汉将要动手了,即将步法一变,一脚踏入大汉空裆,连肩带头撞将进去。大汉立着骑马式,禁不起这般猛撞,倒退了几步。黄文汉安敢放松,趁势进步当胸一掌,大汉又骨碌碌的滚下土堆去了。

  吉川在旁见了,万分着急,张皇失措的,扯了一个最大的大汉,唧唧哝哝说了一会。那大汉望着黄文汉的腰带,黄文汉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只见那大汉对着自己招手,黄文汉即走下土堆。大汉说道:“你腰上系的这条带不好,须得换一条,我才和你斗。”黄文汉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腰带太长了,在腰上缠了几围,握手不很得力,便抬头对大汉道:“我只这一条腰带,把什么来换?”大汉道:“我这里有,你换上罢。”

  说着,回头叫拿条带来。早有个大汉从自己腰间解下,递给黄文汉。黄文汉接了,心中想道:这条带子系上身,若被他拿住了,休想得脱身。我何不使个诡计,戏弄他们一番。主意已定,暗暗将丹田的气,往上一提,紧紧的系了那条带。那最大的大汉喝了两口冷水,一手撮了把盐,往土堆中一洒。黄文汉知道相扑的有这规矩,也不管他是什么用意。那大汉走到土堆中间,两手抱着他自己的右腿,往土堆上用力一踩,踩稳了,复抱住左腿,也是一样。黄文汉走近前一看,足踏进土两寸来深。黄文汉也故意照样的踩了两下,却仍是虚浮在上面的,看的人都“嗤嗤”的笑起来。黄文汉也不理会,撑着一对拳头,与大汉对蹲了一会。那大汉忽然不蹲了,立起身又去喝了两口冷水,又洒了一把盐,来到原处,如前一般的踩起来。黄文汉只目不转睛的望着大汉的肩膊。大汉蹲了片刻,突然向黄文汉扑来,两手来抢黄文汉的腰带。黄文汉使气将肚子一鼓,那腰带直陷入腰眼里去了。大汉的手指又粗,一下哪里抢得着。黄文汉见他抢不着,一侧身滚入大汉左胁之下,只一扫腿,大汉连仰了几下。黄文汉再进,大汉已跳出了圈子,只得仍退到土堆中间。

  大汉复跳上来说道:“你的带太系紧了,须系松一点儿,方能和你再斗。”黄文汉笑着点头道:“我就系松一点儿,看你能奈得我何。”说着,将带解了下来,重新松松的系了。大汉看了欢喜,只与黄文汉略蹲下了一蹲,即直抢黄文汉的腰带。黄文汉躲闪不及,一把被他抢着了。大汉如获至宝,仗着两膝有几百斤实力,想将黄文汉一把提起,当着大众侮辱一顿。黄文汉身材虽也算壮实,只是和相扑的比较起来,便天地悬殊了。

  看的人都知道只要拿住了腰带,是没有逃法的,当下掌声如雷。

  大汉更加鼓勇,两手用尽平生之力,往上一提。不料黄文汉狡猾到了极处,只将带子虚系在腰里,并未打结,趁大汉往上提的时候,用力往前一窜,大汉胸脯上早着了一头锋。大汉不提防腰带是虚系的,用力过猛,那带离了腰,又被头锋一撞,两手握着带仰天一交。不是抽脚得快,早跌下土堆去了。大汉大怒,将带往土堆上一掷,那些大汉及看的人都鼓噪起来,说中国人无礼,太狡猾。吉川跳上土堆拾了腰带道:“黄君,你自己说,你用这样的狡猾手段和人决斗,算得什么!”黄文汉道:“怎的是狡猾手段?你们自己本事不济,如何怪得人?前两个斗输了,说是腰带不好。教我换一条,我便依你们的换一条。

  打输了,说我的腰带系得太紧,我又依你们,松松的系了。自己不中用,又打输了,难道又要怪我太系松了吗?我不信你们日本人打架,就只在这腰带上分胜负。倘若这敌人没系腰带,你们要和他决斗时,便怎么样哩?也罢,我就让你们一步,腰带在你手中,你替我系上,松紧由你便了。再打输了,可不能怪我!“吉川听了黄文汉的话,心中也觉有些惭愧,手中拿着那条带子,不知怎么才好。那大汉早从土堆下走上来,接了带子对黄文汉道:”我替你系好么?“黄文汉摊开两手道:”随便谁来系,都没要紧。“大汉真个走近黄文汉身边,不松不紧的系了。吉川退下土堆,二人又对蹲起来。黄文汉这次却不像前几番了,见大汉将要动手,即将步法一换,身子往下一缩,使了个黑狗钻裆的架式,早钻到大汉裆下。大汉忙弯腰用手来拖黄文汉的腿,黄文汉肩腰一伸,将大汉掀一个倒栽葱。黄文汉气愤不过,跳起来,对准大汉的尾脊骨就是一脚。大汉已胸脯贴地,扒不起来,又受了这一脚,鼻孔在土堆上擦了一下,擦出血来。看的人都大怒,说黄文汉不应该用脚,算是非法伤人。其中更有人说,要将黄文汉拖到警察署去。黄文汉站在土堆中,大声说道:”不是我不敢同你们到警察署去,不过我并没用脚踢伤他。我因立脚不稳,在他尾节骨上略略的挨了一下。

  若是我真个用脚,他受我一下,早昏过去了。你们不信,我且试验一下给你们大家看看,便知道我脚的厉害了。“看的人听了,又见大汉已爬了起来,都不做声了,只叫黄文汉试验。黄文汉拿了衣服,看荒地上竖着一杆灯柱,足有斗桶粗细,便走到灯柱跟前,用尽平生之力,只一脚,只见树皮塌了一块下来,灯柱还晃了几晃。黄文汉拾着树皮在手,扬给众人看道:”你们大家说,人身的肉有这灯柱坚固没有?灯柱还给我踢了这么一块下来,若是踢在人身上,不昏了过去吗?“看的人都伸着舌头,没得话说。黄文汉匆匆将衣服披上,系了腰带,离了人丛,头也不回的找到郭子兰家。郭子兰接了,惊道:”老黄,你为什么满头是汗?“黄文汉往席上便倒,摇着头道:”今天真苦了我,我这只脚,多半是废了。你快给我脱了袜子,疼痛得很。“郭子兰不知就里,见黄文汉的右脚肿了,连忙将袜子后面的扣子解了,哪里脱得出呢。黄文汉道:”你用剪子将袜底剪开,就下来了。“郭子兰拿了把剪子剪了一会,才剪了下来。那脚越肿越大,顷刻之间,连大腿都肿了,痛得黄文汉只是叫苦。郭子兰问是什么原故,黄文汉痛得不能多说,只说是和人打架踢伤了。郭子兰心中好生诧异,看那脚背,都紫得和猪肝一样,忙调了些自己常备的跌打药,替他敷上。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略略减了些痛苦,将打架的始末,说给郭子兰听了。郭子兰平日虽不以黄文汉好勇斗狠为然,这些地方,却很欢喜黄文汉能处处替中国人争面子,不顾自己的死活,极力的称赞了几句,并不住的替他换药。黄文汉脚上虽受了大创,精神上觉得异常愉快。郭子兰午餐的时候,因脚正痛得厉害,不能同吃。此刻痛苦稍减,腹中大饥起来,教郭子兰买了一升酒,办了些下酒菜,坐起身来和郭子兰痛饮。谈论了些拳脚,直饮到七点多钟,胡乱吃了些饭。郭子兰用绷带替黄文汉将脚裹好,扶着试了几步,还勉强能走,黄文汉笑道:”只要能走,便不妨事。“当下唤了乘人力车,辞了郭子兰,回青山一丁目来。

  进门劈头遇着昨日的医生,正提着皮包从里面走出来。黄文汉迎着问病势如何,医生脱帽行了个礼,说道:“小姐的病,是肺膜炎,须得用心调治。先生尊足怎样?”黄文汉摇头道:“我这不相干。”说着,点了点头,医生去了,自己一颠一跛的跳到里面。廊檐下即听得梅子咳嗽的声音,心中正自有些着急,只见苏仲武推开房门,伸出头来望。黄文汉问道:“小姐的病没好些么?”苏仲武苦着脸答道:“怎说好些,更加厉害了。今日医生来过了两次。”黄文汉一边跛进房,一边叹道:“这便怎好?我今日飞来之祸,将一只脚也弄伤了。”春子、圆子、苏仲武见了,都大吃一惊,就电灯下,围拢来看,寻问原故。黄文汉坐下来,将脚伸给他们看道:“因为跳电车,失了手,跌下来,拗了气。”梅子从被里伸出头来,向黄文汉问道:“你痛么?”黄文汉道:“虽则有些儿痛,倒不觉着怎么。

  小姐的贵恙,昨日服了药,怎的倒厉害些?今日吃了些什么药没有?“梅子道:”又吃了几回药了。“黄文汉问圆子道:”没吃饭吗?“圆子道:”只略吃了些儿。因咳嗽得很,不曾多吃。“黄文汉点点头,看梅子的脸色,赤霞也似的通红,说话时鼻塞声重,心想:分明是害伤风,没大要紧,怎说是什么肺膜炎?若是用中国的医法,只须一剂表药,出出汗就好了。不过梅子的身体不是那么壮实,不妥当的医生,不敢给她乱治便了。一时心中也想不出个妥当医生来,便没作计较处。当时教梅子仍旧蒙被安息,自己和苏仲武谈了几句闲话,复故意感谢了苏仲武照顾之力,脚痛撑持不住,想教圆子扶着自己回房歇息。见圆子不在房中,只得请苏仲武来扶。苏仲武掖着黄文汉的肩膊,黄文汉笑向春子道:”我常恨我没有兄弟,有起事来,没得个贴心的人帮助。我一向热肠待人,在东京交际社会中,认识的人,至少也是一千以上。细细算去,却没有一个可和我共艰苦的。苏先生是外国人,我待他自问实无一些儿好处,他偏和我亲手足一样。夫人你看,即此可见东京人的天性薄弱。“这时,圆子正从对面房中走了过来,听了黄文汉的话,接着笑道:”你这话,若三日以前说出来,我心中一定不自在。你没有兄弟,我也没有姊妹,你一向热肠待人,难道我偏是冷肠待人吗?你能得外来的兄弟,我也应得个外来的姊妹才是。你这话,不是有意形容我是个不得人缘的孤鬼吗?在今日说出来,我却很得意,梅子君的性情容貌,天生是我的妹妹,这也是天可怜我孤零了二十年,特遣他来安慰我的。我想世界上再也没有个忍心人,将我的妹妹夺了去。“说时眼眶儿都红了。

  黄文汉见了,哈哈大笑道:“谁忍心将你妹妹夺了去,无端的伤心什么?”梅子忽从被里伸出手来,拖圆子的衣道:“姐姐不要过去,只坐在这里陪我好么?”春子也拉圆子坐下道:“夫人这般实心待小女,连我都感激不尽。”黄文汉立久了,脚痛和针戳一般,便向春子赔笑道:“我脚痛,不能陪夫人久坐了。”春子忙起身道:“请便,请便。”苏仲武扶着黄文汉,走到门口,忽听得梅子连唤了几声“中村先生”,黄文汉停步回头,只见梅子握了圆子的手,连连的推道:“你说,你说。”圆子摇头笑道:“不说。没要紧,你放心便了。”梅子只是不依似的。黄文汉笑问怎么?圆子笑道:“没怎的,你去睡好了,被卧已铺好在那里。”黄文汉兀自不肯走,笑向梅子道:“小姐你说罢,到底什么事?”圆子道:“可恶,寻根觅蒂的,你说有什么事?妹妹教我今晚伴她一夜,这也值得请教你么?

  我昨夜就有这心,不过怕我妹妹厌烦。既妹妹不嫌我,我以后每夜只伴着她睡。“说着掉过脸,将身伏在梅子枕边说道:”妹妹你说好么?“春子说道:”这如何使得?小孩子太不懂得事体,先生伤了脚,你也没看见?将夫人留在这里伴你,先生半夜要东要西,或是要起来,没个人在身边,怎得方便?“梅子听了,便推开圆子道:”姐姐你去,我不留你了。“圆子不肯道:”没要紧,若是他要人照顾时,现放着个外国的兄弟在这里,怕他不贴心吗?“黄文汉笑道:”我道什么大事,原来是睡觉的问题,哪值得这般计议。有苏先生在此,哪怕没人照顾?“笑着同苏仲武到自己房间里。只见被褥已经铺好,苏仲武便替黄文汉脱了衣,扶着睡下,坐在枕头旁边,低低的问道:”现放着一个病人,你又伤了脚,初五日怎生好去参观学校?“黄文汉沉吟道:”事真出入意外,初五日参观学校的事,是不待说,眼见得去不成了。但事已如此,只得且将病将息好了再说。你可借着照顾我的病,在这里和她们多亲近亲近。日本女子的性格和中国的女子不同,你和她亲近,她便一刻也舍不得离你,你一和她不甚亲热,她的心,便换了方向了。“苏仲武着急道:”她母亲日夜守着不离身,教我怎生亲热得来?我此刻是巴不得立刻和她做一块。“黄文汉道:”这事情只在圆子身上。圆子和她睡几夜,不怕不将她教坏,你等着便了。“

  黄文汉的话不错,梅子同圆子睡了几夜,禁不得圆子多方的引诱,果然春心发动起来。起初还按捺得住,到第四夜九月初六,病体也完全好了,实不能再忍,半夜里便偷着和苏仲武在八叠席房里演了一回双星会的故事。春子只在睡里梦里,哪知道她的女儿今日被人欺负了。男女偷情的事,有了便不只一次,一夕一渡鹊桥来,不觉已是七次。

  黄文汉的脚也好了,便和春子商量道:“前回约子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去参观,因为我与小姐都无端的害起病来,不曾践约。此刻病都好了,本也应出外散散闷,何不借此到各女学校去参观一会,也可增长一些儿见识。”春子道:“先生说好便好。不过我母女在府上吵扰久了,并且家中也有些不放心的事。

  前几日我就想说,要动身回去的。因为先生的脚痛还没全好,承贤夫妇这般待我母女,难道我母女不是人心?先生的病也不顾,要走就走了?所以迟到今日,见先生的脚已经好了,本打算明日即带着小女回爱知县的。小女进学堂的事,蒙先生累次指教,我也知道是很要紧,踌躇不能决的,就是没得个安顿的所在可以寄居。不然,我早就决心了。“黄文汉道:”夫人、小姐都不容易来东京,既来了,宽住几日,有什么要紧?回爱知县的话,请暂时搁起,且再住一个月,再说不迟。我便不懂交际,肯放夫人走,圆子才和小姐亲热了几日,只怕她未必肯放夫人走。夫人不记得那晚的情形吗?她自那日为始,也没一时一刻离开过小姐,连待我都冷淡得不成话了。夫人也忍心这般热烘烘的,夺了她的妹妹去吗?至于小姐进学堂,夫人愁没个安顿的所在可以寄居,也虑得是。不过我敢说句不自外的话,我家中虽穷,也不少了住小姐的这间房子。我虽有职务,不能多在小姐身上用心,圆子是个没任职务的人,感情又好,还怕有不尽心的地方吗?“

  春子叹道:“能寄居在府上,还说什么不放心?不过我母女和先生夫妇非亲非故,平白的扰了这种厚情,心中已是不安。

  若再将小女寄顿在府上,又不是一月两月的事,怎生使得?“

  黄文汉大笑道:“夫人的话,虽是客气,不过太把我夫妇作市侩看待了。人与人相接,都是个感情。感情不相融洽的,便是十年二十年也似乎不关什么痛痒。感情融洽的,只一两面,便成知己,便成生死至交。我和夫人、小姐还在日光会过几面,圆子和小姐,不是初见面就和亲手足一样吗?这其间,有种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在里面。这种吸引力与吸引力相遇的事,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夫人平生接见的人,想也不少,像这般的,经历过几次?”夫人摇头道:“像贤夫妇这般待人的,实在不曾见过,所以才于心不安。若是平平常常,也就没什么不安了。”黄文汉道:“不是这般说。不安的话,是存着客气的念头在心里,才觉得如此。若是自待如一家人一样,这不安的念头从哪里发生起来哩?自夫人、小姐到我家来,我从没作客看待。

  便是圆子,我时常嘱咐她,教她随便些儿,不要太拘谨了,使夫人、小姐觉着是在这里做客,反为不好。所以夫人初来的时候,我即说了:“这里不是我的家,我的家还在群马县。我在东京也是做客。‘既同是在这里做客,还用得着什么客气哩。夫人不是有意自外吗?”

  春子听了黄文汉这番话,不知如何回答,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