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惹草黏花胡蕴玉接客 张冠李戴黄文汉补锅







  话说黄文汉回到自己房中,思量梅子既是这般冷淡,事情万难过急,且等机会和她开二次谈判,看是怎样。只怕要费我一晌的水磨工夫,方能有望。独自思量了一会,因白日坐了几点钟的火车,觉得有些劳顿,便当窗趁着凉风,一觉睡了。黄文汉曾在日光游览过几次的。次日起来,天气又热,便懒得出去。用了早点,着意的穿好衣服,装出个日本绅士的模样,将借来的徽章带上,下楼找着旅馆的主人闲谈。旅馆主人以为黄文汉真是人寿保险公司的调查员,便谈论保寿险的好处。黄文汉的一张嘴,无所不能,信口开河的说了许多道理,并要求旅馆主人绍介几个阔客来保寿险。旅馆主人道:“我这里的客,都是来游览的,住一两日就走了,无从知道他阔与不阔。只有二十五号房里的两位女客,在这里住了个多月,钱是像很有钱,只不知她保险不保。”黄文汉喜道:“好极了,就请你替我绍介会面罢。”旅馆主人点头,问下女道:“二十五号的客出去了么?”下女答应:“在家。”旅馆主人便和黄文汉上楼,同走到二十五号房门口。旅馆主人用指轻轻在门上弹了两下,里面应了一声:“请进。”门即开了。黄文汉见开门的,就是梅子,恐怕她露出惊异的情形来,给她母亲知道,当时深悔自己孟浪,不该不先与她言明,此时追悔无及,只得跟着旅馆主人走进去。幸梅子只望了两眼,不作理会似的,才略略放心。加藤春子正伏在小几上写信,见二人进来,连忙起身。旅馆主人笑道:“这位中村先生是人寿保险公司的调查员,昨日才从东京来的,特要我绍介来这里奉看。”黄文汉便对加藤春子行了个礼。加藤春子慌忙答礼,亲送了个蒲团请黄文汉坐,旅馆主人即退了出去。黄文汉坐了,胡诌了会自己的来历,无非是些欣动妇人女子的话。接着发挥保寿险的益处,说东京某子爵的夫人,某贵族的小姐,都是由他绍介,保了多少银子的寿险;在东京的华族贵族,他没有不熟识的。加藤春子本是个乡村的妇人,有什么见识?家中虽说有钱,不过是一个乡村里的富家罢了。大凡乡村里的人,平日不多在都会里居住,他们都别有种不可解的心理,仿佛觉得都会里的狗都比乡村里的人贵气些,其他更不必说了。日本的阶级制度最严,便是生长东京的人,若听说某人和华族、贵族有来往,便敬礼得如天神一般。

  加藤春子见黄文汉说得直和华贵、贵族是亲兄弟一般,岂有不愈加敬佩之理。当下虽没谈出什么结果来,只是在春子的眼中,已认定黄文汉是东京有势力的绅士。从此见了面,黄文汉必寻出些显亲热的话来说。有时加藤春子也到黄文汉房中来坐,但黄文汉绝不提起梅子的话。梅子也知道是为苏仲武来和自己撮合的,背地里和黄文汉说过几次,教黄文汉不要冒昧露出话来,使她母亲疑心。黄文汉问她:“敢同逃往东京去么?”梅子吓了一跳,连连摇手说:“万不可如此!”黄文汉便不再说。

  一日,黄文汉和春子谈到大正博览会开会的话,春子说开会的时候,一定要到东京去看。黄文汉笑道:“这样的博览会,岂有不去看之理?我动身的前几日,和朋友去上野公园散步,看那些房子,还有些没建造得成功,只不忍池旁边的第一会场,连电灯都装好了。不必说里面还要陈设物品,就是那所房子,以及房子表面的装饰,就够人游观的了。现在差开会的期还有个多月,九洲、北海道以及路远的人,便来了不少。我的职务本是调查员,什么地方我不能去?留神看那些中等的旅馆里面,都挤得满满的,谈笑起来,一个个都是等看博览会。更可笑几家大旅馆里的房间,都早早的有他的亲戚朋友定了一半。

  留下的这一半,哪里还有空着?一般做投机事业的人,赶这时机,新开了许多的旅馆,就在上野公园附近。那就太草率得不堪了,只怕不能等到开会,便都要倒塌下来。然而以我的猜度,就是那种旅馆,到开会的时候,也必住满无疑。“春子道:”什么原故?“黄文汉笑道:”这有两个原故:第一,这次大正博览会,比明治四十年的博览会规模要弘大许多,看的人自然比较的多;第二,国家的文明越进步,人民想增长知识的心思也跟着进步,是个确切不移的道理。“春子道:”既是这般说,我将来去看的时候,没有地方住怎好?“黄文汉故意惊道:”没有亲戚住在东京吗?“春子踌躇道:”亲戚虽有,是不能去住的。“黄文汉问道:”一行有几人同去?“春子道:”没有趴人,就是我和小女两个。“黄文汉道:”两个很容易,要不嫌伺候不周到,寒舍就可住得。即不然,与我熟识的旅馆最多,我横竖几日内就要回东京的,看你要住何等旅馆,我先替你说声就是。不是我说句夸口的话,是我绍介去的客;他们无论如何不敢怠慢。旅馆中五方杂处,又在这时候,更是混乱不堪。

  你们两个女子,东京情形想必也不十分熟悉。若没有靠得住的人照应,东京是有名的万恶之渊薮,只怕一旦吃了亏,还对人说不出口。你常去东京的么?是不是我说得过甚?“春子道:”我往年虽去过两次,都是我家老爷同走。只是也时常听人说,东京人最是狡猾会欺人的。就是先生不说,我也很忧虑,到了东京没个人招待,一切都不便当。难得先生又热心,又亲切,东京的情形又熟,一定求先生照应照应罢。“黄文汉点头道:”你放心,我将我家里的番地写给你,你动身的时候,先打个电报给我,我到火车站来接,万无一失的。到东京之后,说我家中可以住,就住我家中也方便,不能住,我有熟旅馆,不怕他们不腾出房间来。“春子听了,异常欢喜。

  黄文汉写了苏仲武的番地给春子,心想:此事的第一步,已办得如愿相偿,只看第二步,与事情结果何如了。久住在这里有何好处,不如且回东京去,使老苏放心。当下清了馆帐,收拾行李,辞别春子,坐火车回东京来。苏仲武自黄文汉动身后,每日里盼望消息。过了三日,便跑到玉名馆来,打听黄文汉回了没有,每日一次的,足足的跑了一个礼拜。这日才遇着黄文汉回了,忙问:“有了什么样的成绩?”黄文汉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道:“难得很。不是我不肯为你出力,实在她的来头太硬了。”苏仲武听了这话,登时如掉在冷水里面,头一低,叹了口冷气,说不出话来。黄文汉拿蒲团让他坐了,从怀中抽出个钱夹包来,清理了一会,拿出张旅馆里的帐单,并剩下的十几块钱,放在苏仲武面前道:“此次算我无用,白使了你几十块钱,一点儿效验没有。”苏仲武抬头,用那失意的眼光望着黄文汉,半晌道:“谁说你白使了钱?谁和你算帐?你拿出这些东西来做什么?你也得将那不行的原由说出来,或是全无希望,或是还有几希之望。你先不是说了,成功都包在你身上的吗?怎的说一点儿效验也没有呢?害得我眼都望穿了。自你去了三日,我哪日不到这里来一趟,难道结果就是‘难得很’一句话吗?”黄文汉只望着苏仲武由他数说,见他说完了,险些儿要掉下泪来,不由得心中好笑:在日本吊膀子,竟用得着这种痴法!黄文汉原有意使苏仲武着急,仍故意坐在一旁唉声叹气。苏仲武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忽然望着黄文汉冷笑了一声道:“老虎口里去讨肉吃,我本也太糊涂了。”说着提起帽子要走。黄文汉一把拉住,啐了一口道:“你疑心我抽了头吗?

  这才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呢。不用忙,我说给你听便了。

  我刚才说的话,是故意哄你玩的。事情是已成了功,不过须稍俟时日。我岂是个徒说大话的人?没有几分把握,我就肯去?

  去了没几分把握,就好意思回来见你吗?“苏仲武将帽子一撂,握了黄文汉的手道:”你何苦是这样作弄我!你快说,事情到底有了什么样的程度?“黄文汉拉着他坐,将到日光前后的情形说了个详尽。苏仲武苦着脸道:”她们若是不来,将怎么样哩?“黄文汉摇头笑道:”哪有不来之理!“苏仲武道:”她们就来,也作兴不打电报给你。“黄文汉大笑道:”何必这样畏首畏尾的。我说有把握,就有把握,你放心就是。化子手里不会走了蛇。“苏仲武道:”她就来了,见了面,又没加一层什么资格,不仍是和在日光的时候,见见面罢了,有怎么个成功的方法?“黄文汉道:”事在人为。见了面,你只任凭我摆布,自有你安全到手之日。不过你须预备几百块钱,存在这里,以待临时使用。“苏仲武道:”钱是现成的,存了五百块钱在田中银行,要用的时候,去取便了。“说罢散了。此时苏仲武将信将疑的,只得按捺性子等候电报。黄文汉自去将徽章送还原主。

  时光易过,暑假之期已尽,博览会已开场了。苏仲武果然接了个电报,欢天喜地的捧着来找黄文汉。黄文汉笑道:“何如呢?你赶快拿二百块钱给我。她电报上说九月初一日午后三点钟准到东京,今日是八月二十七,只有四天工夫了,须得从速安排,方能妥帖。”苏仲武道:“你将如何安排?”黄文汉不乐道:“和你这种初出世的人干事,总是啰啰唆唆的不得爽利。我教你拿二百块钱出来,难道没有用途,白骗了你的吗?

  我早说了,须任凭我摆布。“苏仲武不待黄文汉说完,忙赔笑说道:”不是这般讲。你知道我是个急色儿,原谅我点罢!我此刻就去拿钱来,由你去使就是。你我同乡,又是数年的老友,说话彼此不要多心。“黄文汉笑着挥手道:”多你什么心,你就去拿钱罢!“苏仲武归家拿了田中银行的存款折子,跑到银行里,将五百块钱都取了出来,交了二百元给黄文汉。黄文汉道:”初一以前,我没工夫来会你。初一日下午,你在家中等我同去便了。“说着,匆匆的怀着二百块钱,同苏仲武出来,叮咛苏仲武初一日不可出外,即点点头,自去安排去了。苏仲武站在玉名馆门首,纳闷了一会,正待归家,只见胡女士同着个三十来岁穿洋服的男子,从甲子馆走了出来。男子自转角走向电车道上去了,胡女士回头望了那人几眼,一步一步的直向玉名馆来。苏仲武看那男子,好像很面熟似的,只因一时心中有事,记不起来。胡女士已慢慢的走近身,径进了玉名馆。苏仲武不觉诧异,心想:这馆子,中国人住得很少,我正怪老黄为什么无端的搬到这馆子里来。她也跑到这里,会哪个呢?想仔细听她问下女要会谁,哪晓得她并不开口,竟脱了皮鞋往楼上走。只见一个下女跑来拦住道:”黄先生刚出去了。“下女说话时,眼睛望着外面,见了苏仲武,即用手指道:”刚同那位先生出去的,只怕还没去多远。你去问那位先生,便知道到哪儿去了。“胡女士只翻着眼睛望了下女,苏仲武知道她不懂日本话,即回身走进去,笑脸相承的问胡女士道:”女士可是要会黄文汉?“胡女士用那柔情似水的眼光,连瞟了苏仲武几下,也笑嘻嘻的答道:”先生可知道黄君到哪去了?“苏仲武初次在教育会遇见胡女士,本就起了不良之心,只因黄文汉几句冷话,将一团高兴打退了。后来几个月不曾见面,又有了加藤梅子几个字横亘在脑筋中,所以没再起念头。今日见她来会黄文汉,已料想是被黄文汉吊上了,暗道:怪不得黄文汉那时阻拦我,原来是为他自己。我何不趁这时机也吊她一吊,出出胸中的恶气。吊到了手,乐得快活快活,便吊不到手,我也不费了什么,好在是顺便的事。主意已定,便从衣袋中摸出张名片来,双手递给胡女士道:”久慕女士的荣誉,常恨不得会谈。

  黄君和我是同乡,时常对我说女士之为人,更使我想慕不置。“胡女士喜孜孜的接了名片,连道不敢当,便不问黄文汉的去处了。穿了皮鞋,笑问苏仲武道:”先生也是住馆子吗?“苏仲武道:”我嫌馆子嘈杂,一个人又犯不着住贷家,就在南神保町住了个贷间,房子倒还清洁。女土刚从甲子馆出来,甲子馆有女士的朋友住着吗?“胡女士笑道:”我就住在甲子馆,闲时尽可请过来谈话。“苏仲武笑道:”我闲的时候多,若蒙女士不讨厌,什么时候教我来陪着消遣,我就什么时候过来便了。“前集书中说过,胡女士是最喜人恭维的,听了苏仲武的话,甚是高兴,登时斜睨了苏仲武一眼,微笑答道:”你夜间十点钟以后来罢。十点钟以前,来访的客太多了。“苏仲武忙点头道是。

  二人同走出玉名馆,胡女士要往饭田町去,只得分手。苏仲武向神保町走了几步,复回头追上胡女士,殷勤说道:“十点钟以后,不教我白跑么?”胡女士嗔道:“便白跑十趟,算得什么?你们男子,横竖吃了腿的饭。”说着,点头笑了一笑,掉臂摇身的走了。苏仲武受了胡女士一顿奚落,痴立了一会,回想起刚才对谈的滋味,真算是三生有幸,不由得欢欣鼓舞的跑回家中,更衣洗澡,静待良时。十点钟已过,便跑到甲子馆来。这晚,胡女士知道苏仲武要来,十点钟以前,早将来访的客撵了出去。见苏仲武进来,连忙起身握手。苏仲武见胡女士只穿一件水红色纱的西洋浴服,下面赤着双足,被那白日一般的电光照着,连两条大腿都看得分明。头上青丝撩乱,散披在两枝白藕般的臂膊上面。那种惺忪意态,苏仲武不觉魂销,握了胡女士的手,不忍释放。只因是初次拜访,不敢鲁莽,勉强丢了手,就一张靠椅上坐着,心中兀自怦怦的跳个不了。初尝这种滋味的人,自然是有受宠若惊的模样。胡女士拿了枝雪茄烟,送到苏仲武面前,擦上洋火。苏仲武正在发痴的时候,被洋火的响声一吓,醒了过来,连忙起身,就胡女士手中吸燃了烟。胡女士弃了手中烧不尽的火柴,推了苏仲武一把,笑道:“你发什么呆,这样失魂丧魄似的,想心事吗?”苏仲武忙敛神答道:“没有,没有。刚才来的时候,因欲急于见面,走急于,有些倦意,想坐息一刻儿,并没有什么心事。”说到这里,接着向胡女士笑了一笑道:“我的心事,就是想到这里来,既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心事?”胡女士用指在苏仲武面上羞了一下道:“也亏你说得出!”说着,挨坐在一旁,跷起一只腿,搁在苏仲武腿上,扯着苏仲武的手,正要说话,忽然想起桩事来,立起身,拍手叫下女。下女来了,胡女士对苏仲武道:“你为什么不替我说?”苏仲武跳起来急道:“你又不说,我知道你教我说什么?”胡女士嗔道:“蠢东西!你这也不知道。

  你对她说:“会我的人来了,只回我不在家,不要让他们进房来。‘”苏仲武听了,心想:这话我怎好对下女说?望着胡女士不肯开口,胡女士啐道:“你真无用!好好,不说也罢了。”说着,赌气掉转身坐在椅上,自言自语。苏仲武见她生气了,只得厚着脸皮向下女说了,下女掩口胡卢而去。胡女士才回嗔作喜,拉苏仲武同坐。苏仲武就座笑道:“你为什么不见客?

  可能令我真个销魂?“胡女士笑道:”我令你真个销魂吗?我却不是给男子做玩物的。你要说自问能给我真个销魂,我倒可承认。只许你们男子糟蹋女子,我们女子便不能及时行乐?男女平权的话,恐怕不是这般讲法。“苏仲武虽没学问,只是男女平权的话,他却不甚赞成。见胡女士这般说,不由得现出些反对的脸色。胡女士见他脸色不对,赶着问道:”你们男子,不应该给我们女子做玩物吗?你们男子从来是生成的一身贱骨,待他稍为宽一点儿,他便放纵起来,不听人调度了。“苏仲武不服道:”你说我们男子应给女子做玩物,不错,我也不和你争。只是吉原新宿那猪圈似的房子里面,一群一群关着的,何以都是男子的玩物,却没有关着一个女子的玩物呢?“胡女士听了大怒道:”你放什么屁!你敢当着我欺我们女子吗?你们坐在那猪圈里面去,看我们女子来不来嫖你!你从哪一点看出我们女子比你们男子贱些来?“苏仲武见胡女士动了真气,吓得慌了手脚,赶忙赔礼道:”我本是一句笑话,虽说得过于荒谬,只是确系无心之失。你若因我一句话便动起真气来,我就更该死了。“说着,连连作揖不止。胡女士忍不住笑道:”我说你们男子是生成的一身贱骨,何如呢?可不是一身贱骨!

  定要我发作发作,才得服帖。“苏仲武也笑道:”怪道许多男子平时都说是反对男女平权,及至与那些讲男女平权的女子往来亲密了,便改变了宗旨。原来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胡女士摇着头笑道:”那是自然呢。我们女子的同化力,若不比你们男子强些,还了得?那真不知要将我们女子欺压到什么地步。“苏仲武道:”我却不承认是女子的同化力。“胡女士正色道:”不是同化力,是什么力?“苏仲武胁肩笑道:”只怕是种特别的魔力罢了。“胡女士伸手指着苏仲武笑道:”你这不通的人,说话真可笑。魔力还有什么特别的?魔者,不可思议之谓。这不可思议之力,就说是同化力,又有什么不可。“

  苏仲武本来不甚通,平日又震惊胡女士的名声,到这时候,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更死心塌地的佩服胡女士不已。这晚不待说是小心伏侍胡女士过了一夜。

  黄文汉的靴腰,算是被苏仲武割了。俗话割靴腰,又叫作补锅。后来和黄文汉往来的人,知道了这桩事,同时又有郑绍畋请客的一桩事。那些人都觉得奇怪,以为黄文汉是嫖场老手,居然补锅,郑绍畋是有名的鄙吝鬼,也居然请客。好事的人因捏了四句笑话道:“去年怪事少,今年怪事多。郑绍畋请客,黄文汉补锅。”郑绍畋请客的事,后文自有交待。

  苏仲武做了胡女士一夜的玩物,次日绝早,胡女士逼着苏仲武起来,教他暂且回去,以后要来了,还是白天里来好,夜间十点钟以后,却不敢劳驾了。苏仲武问是何故?胡女士冷笑了声道:“你也不自己想想,你可能算是个男子?倒害得我……”说到这里,掉过脸朝里面叹了口气道:“我要睡,懒得和你多说了。你去罢,不要在这里气死了人。”苏仲武扫了一鼻子的灰,垂头丧气的穿好了衣服,伏在胡女士的枕头旁,低声下气的唤了几声。胡女士只作没听见,睬也不睬。苏仲武没法,只得提着帽子要走。胡女士忽然掉过脸来,笑问苏仲武道:“你真个就走吗?”苏仲武连忙转身笑道:“我哪里敢就走,你要撵我出去,教我怎么好迟延。”胡女士就枕上点点头道:“也好,你去去再来。我十一点钟起来,你十二点钟来,陪我去看一样东西。你可不要忘了。”苏仲武问道:“陪你看什么东西?”胡女士圆睁杏眼骂道:“你管我去看什么东西?

  叫你陪我去,陪我去就是了,问长问短怎的?“苏仲武不敢开口。胡女士道:”你去罢!“苏仲武转身向外走,才推开门,胡女士复从被中喊道:”来来!“苏仲武仍转身走近床前,胡女士闭目半晌不做声,好一会才问道:”你此刻往哪去?“苏仲武道:”我去洗脸用早点。“胡女士道:”你十二点钟来么?“苏仲武道:”怎么不来?“胡女士道:”你没有事吗?“苏仲武道:”有事也没法。“胡女士道:”这话怎么讲?“苏仲武笑道:”你叫我奉陪,我敢推有事吗?“胡女士劈面呸了一口道:”不要是这样假惺惺,没事就没事。“苏仲武连点头道是。胡女士笑道:”你来的时候,若有客在这里,你万不可和此刻一样,你呀我的乱叫。大家客气点,称个先生,好听多了。“苏仲武笑道:”理会得。先生的名誉,自是要紧。“胡女士伸出手来,揪了苏仲武一把,笑道:”小鬼头,我看你这东西一定是个候补小老爷出身,不然,从哪里学来的这种卑鄙样子。“苏仲武也回手揪丁胡女士一把,笑道:”没有小生这种卑鄙,怎显得出先生的清高来。不要吵醒了先生的瞌睡,我去了,十二点钟再来替先生请安。“说着,伸手给胡女士。胡女士也伸出手来,苏仲武就她手背上接了两吻,笑嘻嘻的走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