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谈丛容与绮语任溯洄 武库优游剑术争同异







  话说张全被王贵和鬼混了一顿,随脚走到民兴馆来会周正勋。周正勋迎了出来,彼此同乡,时常见面,各不客套。张全笑问道:“老周,你还记得去年这时候,在神保町等车,看见的那一对小男女么?”周正勋寻思道:“不错,我近来才渐渐的将那一对影子忘了。此刻被你提起,我又如在目前。你忽然说起他们,必是知道他们的历史了。”张全笑着摇头道:“他们历史不知道,他们的所在倒知道了。”张全接着将两次到荒川的事说给周正勋听。周正勋听了,沉吟半晌道:“怪道那时仿佛听得他说日本话,这女儿也怪可怜的。”两个人研究叹息一会。周正勋忽然想出一件事来,笑道:“我今日在三崎馆见了一桩奇事。一个湖南人姓郑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他搬到三崎馆才住了几日,不知是哪里跑来一个淫卖妇,到三崎馆找人,上楼的时候被姓郑的看见了。姓郑的与这淫卖妇曾有一度之缘,因为争论住夜的钱,两下伤了和气,淫卖妇恨姓郑的入骨。这次见了面,便不理姓郑的。姓郑的打招呼,她只作没听见。姓郑的气不过,见她在一个中国学生房里不出来,知道她会在这里住夜。到十点钟的时候,见那房里的灯已经熄了,姓郑的便悄悄的去报警察。事有凑巧,姓郑的偏将那房子的番号记错了一个字。老张你说那隔壁房里住的是个什么人?事真好笑,隔壁住是一个日本人,新从京都帝国大学毕了业,和他新结婚的夫人,到东京来旅行。这晚恰好那学士有事出外,十点多钟还没有回来,只剩了新娘子一个人坐在房里,偏偏又遇了一个鲁莽警察,听了姓郑的一篇之话,便风发火急的来拿淫卖妇。日本人素怕警察,馆主人见得来势凶猛,哪敢动问?不知自己馆里出了什么事,缩着头不敢出来。这警察对于三崎馆的住客,久存了个厌恶的心思。什么原故呢?因为每夜在三崎馆一带巡走,有一夜三四点钟的时候,三崎馆的三层楼上一位中国先生睡梦中起来撒尿,一时小便急得很,来不及下楼,便跑到一间空房里,将对街上的窗门开了,扯开裤子便撤。刚巧这警察从底下走过,听得楼上窗门响,停了步抬起头来看。那一泡尿,不偏不倚的淋了一脸。警察‘哎哟’一声,离开了尿的注射线,用袖子揩了揩脸,怒气填膺的捶开门,直跑到三层楼上。那位中国先生撒完尿,听得底下有‘哎哟’的声音,接着又听得警察的佩刀响,知道不妙,已匆匆忙忙的关了窗门,逃回自己房里,拥着被,装鼾睡了。警察见是一间空房子,捞不着人,怒气无处发泄,一片声叫馆主去查。你说哪个肯出来承认?白闹了一会,恨恨的去了。他从此见了三崎馆的人,仿佛个个都是他的仇敌,巴不得三崎馆出事,好消他的积忿。听得姓郑的说有淫卖妇在馆里歇宿,心中如获至宝。问明了姓郑的那淫卖妇歇的番号,也不要人引路,连窜带跳的到那姓郑的告诉他的房里一看,只有一个女子。那警察以为男子下楼去了,不分皂白的跑过去,拖了那女子的手就走,口中骂道:”你这混帐东西,专门在神田卖淫,今日被我拿住了,有什么话说?

  请你到警署去坐几天再说。‘那女子吓的战战兢兢,一句话也分辩不出,被警察横拖直拽的到警察署去了。“张全大笑道:”拖了去怎么样哩?“周正勋笑道:”警察刚将她拖了去,那学士回来了。听了这个消息,气得暴跳,拿了一张什么侯爵的证婚书并婚约,跑到警察署。警察署长正疑心这女子不像淫卖妇,在那里盘问根底。学士走过去,将证婚书、婚约放在警察署长面前道:“请你不必问她,我说给你听罢。我和她结婚,是这人证婚的。’说着将证婚书向署长脸上一照,接着说道:”我和她结婚才一个月,不知道她是个淫卖妇。你既知道她的底蕴,将她拿了来,我很感激你。我清白身世,不能讨淫卖妇做女人。就请你做证明人,我即刻提出离婚书来。‘署长见了证婚书,听了学士的话,吓得汗流浃背,连忙鞠躬让座,一迭连声的嚷道:“了不得,了不得。有这样糊涂东西,也不问个清白,在外面乱拿人。’随掉转脸向外面说道:”你们还不快备马车,送夫人回去。‘下面的巡警也吓慌了,听得署长叫备马车,一片声答已备好了。其实马车还在马车行里,不过要备也容易,只须打个电话就来了。署长对下面发作了几句,复掉过脸来向学士及学士夫人赔罪道:“万分对两位不住,求两位原宥这个。那糊涂巡士,我立刻撤他的差。’学士冷笑道:”署长是这样办法,倒很容易。照这样办法,怕不可以拿住内阁总理当贼吗?被警察拿过的女人我决不要,婚是退定了的,也不怕你不做证明人。‘说完,气冲冲的要走。你说那署长怎敢放他走?登时纠合了许多巡士,围着这学士夫妇赔罪。有一个聪明的巡士,四处去打听这学士平日往来的朋友。一刻工夫,居然被他请了一个来,说了几句调解的话,学士才依了。署长备马车亲自送到三崎馆,这事情才算完了。那要撤差的巡士,怀着一肚皮的怒气,跑到三崎馆来找姓郑的,却又不知道姓名,楼上楼下各房里都找遍了,哪有姓郑的影子呢?这件事出来,三崎馆整整闹了一晚。我昨晚因在那里住夜,所以知道得这般详细。“

  张全笑道:“事真有趣。那真淫卖妇到哪里去了?”周正勋道:“她听了这风声,早跑得无影无踪了。”张全道:“那警察也真倒霉,姓郑的便不逃走,那警察也没有方法摆布他,不过骂姓郑的几句罢了。”周正勋点头道:“是吗。日本警察教他吃点苦也好。”二人接着又谈了会别的事,张全自回新权馆。

  周正勋的事,后文尚有交待。于今且说那三崎馆姓郑的,便是南周北黄的嫖学弟子郑绍畋。这人言不惊人,貌不动众,所行所为,一无可取。然而,在《留东外史》中,要算他是个紧要人物,半年来投闲置散的不曾理他,在下心中很有些过不去。且说他去年和周撰在牛噫租了一所房子窝娼聚赌,拖人下水的事,也不知干过了多少。松子绍介了一个淫卖妇给他,这淫卖妇姓大宫,名字叫作幸枝。在郑绍畋眼中看来,说她有几分姿色,心中十分满足,便今日替她买这样,明日替她买那样。

  辛勤算计人家的几个冤枉钱,不上一月工夫,都使罄了。幸借着神田大火,和周撰商量,假冒作大方馆的住客,每人领了七十块钱。一时手中又宽裕起来,引了许多人来聚赌。赌后与周撰分钱不匀吵了一会,两下便有些不睦。周撰生成了个厌故喜新的性格,见幸枝并不十分刺眼,便有心抽点头儿。郑绍畋起初以为周撰有松子监督着,不至有意外之虞。哪晓得周撰和松子立了特约,双方皆得自由行动,非当面遇着不能起而干涉。

  一日,幸枝和郑绍畋拌嘴,骂郑绍畋和疲癃残疾一般,并说出周撰如何的好处,其意不过想使郑绍畋呕气。郑绍畋听得,便生了疑心。郑绍畋于此中颇有阅历,不费几日侦察的工夫,便得了十分证据。

  看官,你道郑绍畋用什么方法侦察出来的?原来郑绍畋知道周撰的性格,越想偷这女人,越装出那目不邪视的样子。已经偷到了手,更是当着人笑话都不说一句。近来见他的态度,全是如此,所以知道两人已经有了关系。说不尽心中的气恼,捕风捉影的捏造些话出来,告诉松子,想播弄松子吃醋。松子听了,心中未尝不有点酸意,奈已有约在先,闹不出口。沉思了一会,倒得了主意,笑吟吟的对郑绍畋道:“男子汉变了心,教我有什么法子?譬如幸枝,你待她也不算不好,她居然会干出这样事来,你不是也没有法子吗?我劝你也不必吃醋,谁也不是谁的正式夫妇,便乱混一顿,也没有什么要紧。”郑绍畋见松子开口,已知道她的用意。既听她说得这般放任,心想却之不恭,并且负了盛意,斯时恰好周撰不在家,便传了他的衣钵。

  这事情没有便罢,有了决不止一次。周撰为人何等机警,哪有看不出来的。周撰和幸枝鬼混,郑绍畋尚不觉十分难受。

  郑绍畋与松子勾搭了,周撰真气得半晌开口不得。他们两人的特别条约,虽订了各持开放主义,然对于郑绍畋是应该不发生效力的。况郑绍畋明持报复主义,怎能忍受?周撰思量了一会,除解散贷家外,没有别的方法。立刻借着事和郑绍畋说要搬家。

  郑绍畋也知道他是为这事,自己却甚愿意。他为什么愿意呢?

  他因为幸枝有了外遇,对自己完全是一派巧语花言,恐怕后来还要上她的当,想借此退了她。他们原没有长远的条约,想离开就离开。不过没有事作,回头不好启口。听说要搬家,他正得了主意,连忙答应甚好。各人清理帐目,周撰多用了郑绍畋七十多块钱,约了个半年归还的期,两人都搬了出来。

  郑绍畋退了幸枝,打算在三崎馆住几日再找贷间。不料才住了两天,无意中秀子来了。前集书中不是说郑绍畋花了五块钱,与秀子有一度之缘吗?后来和周撰同住,他的便毒平复了,幸枝还没绍介到手,腰间有了几个钱,一时嫖兴又发。虽因秀子害了一身的病,然在日本嫖淫卖妇,哪里去找没有病的?心中又仗着有前次五块钱大出手的资格,哪舍得不去回头摆摆架子?一个人跑到竹早町去重寻旧梦,秀子不待说是备极欢迎。

  郑绍畋去的时候,正是午后七点多钟,秀子姊妹还没吃晚饭,拿住郑绍畋当瘟生,扭着他到日本料理店去叫料理来。郑绍畋待说不肯,面子上实在有些下不去,忍住痛由她敲了五角钱的竹杠,她们姊妹还嫌少了。这一晚秀子看出郑绍畋的鄙吝相来,虽一同睡了,懒得取乐。拿了一本小说,将电灯放下,垂在枕头旁边。任郑绍畋如何动作,她捧着一本小说和没事人一样。

  郑绍畋忿极了,将她骂了顿说一顿,无可奈何的才睡了。次日早起,郑绍畋拿出五角钱来,往席子上一撂,脸也不洗,拿着帽子就走。秀子听得钱响,睁开眼睛一看,冷笑了一声,爬起来拖住郑绍畋的裤脚道:“五角钱拿出来干什么?”郑绍畋将脚一抽道:“昨晚五角,今早五角,一块钱还嫌少吗?你快把眼睛睁开些,看看我是不是个瘟生,岂能由你随心所欲的敲竹杠!你去打听打听,我姓郑的可是个初出茅庐的人?仔细你们的巢穴,不要恼发了我的性子,将来翻悔不及。”秀子见郑绍畋说出恐吓的话来,又气又怕。她姐姐在隔壁房里睡着,听得郑绍畋高声大叫,吓得披着衣跑出来,向郑绍畋赔不是,郑绍畋才耸了耸肩膊走了。秀子既受了郑绍畋这回气,无处发泄,逢着中国留学生,便绘出郑绍畋的图形来痛骂,郑绍畋并不知道她这般的怨恨,见她仍旧收拾得和美人一般的到三崎馆来,不觉向她打招呼。秀子正恨不得生吃郑绍畋的肉,哪里肯瞧睬?所以会弄出这样的笑话来。

  郑绍畋报了警察之后,恐警察拿着秀子走出来,当面碰了不好,故意绕着路缓缓的回来。听说警察拿错了人,秀子从厨房里逃了,料到事情免不了连累,连夜一溜烟坐着电车到代代木黄文汉家里来。黄文汉已睡了,听了郑绍畋的声音,问道:“老郑,你这时候跑来干什么?”郑绍畋进房,笑着将事情说了。黄文汉笑道:“走开一步也好,免得和那倒霉警察闹唇舌。

  只是这早晚没地方租铺盖,好在已是五月的天气了,就在我这里分床被睡在席子上罢。“郑绍畋答应着,解了衣服,就在一旁躺下。黄文汉笑道:”今日《朝日新闻》上还载了桩笑话,你留神没有?“郑绍畋道:”什么笑话?我看新闻的时候很少。“黄文汉一边伸手到书架下抽本日的新闻,一边说道:”这条记事很怪,须调查调查才好。“说着已将新闻抽出来,打开来指给郑绍畋看。郑绍畋接过来,借着电光见上面用头号字标题道:前大臣の息が强奸し诉ら事。旁边注一行小字:但し支那前农相。郑绍畋沉思道:”谁呢?“黄文汉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你往下看。“郑绍畋看下面写道:

  十二日午前一时顷神田区仲乐猿町五番地元支那农商部

  总长の息王家祥(二二)は十一日同区表神保町一番地雇人口

  入业都屋の周旋ぴ,雇入れたる荏原郡马噫八百九十八番地耰木ハナ(十八)の寝室に;侵入し强奸したんはぴハナよん

  西神署へ诉へ出てしかだ王た召唤され目下双方取调中学ん

  と(前大臣之子强奸案支那前农相

  据云,十二日午前一时顷,神田区仲乐猿町五番地原支那农商部总长之子王家祥(二十二岁),侵入十一日由同区表神保

  町一番地人口雇入所绍介雇入荏原郡马噫八百九十八番地耰

  木花子(十八岁)之寝室,并强奸之。花子业向西神署自诉,王已受传讯,目下双方正受调查中。)

  郑绍畋看了笑道:“这事情真奇怪。人口雇入所绍介来的下女,为什么会弄出强奸案子来?”黄文汉道:“强奸不待说是假的,别地方绍介来的下女,或还有一二个不容易到手的,表神保町一番地都屋,谁不知道他是专拉下女皮条的?其中必有别的原故。”郑绍畋道:“农商总长哪里有姓王的?”黄文汉道:“中国的姓,日本素来弄不清楚,只要仿佛像什么就说姓什么。调查出这人的籍贯来,就知道了。你将报叠起来,我问你,你和老周解散了贷家,老周到哪去了?”郑绍畋道:“他的神通大得很,居然要入连队呢。搬出来的时候,他装一个钱没有的样子,要和松子借衣服去当。松子背地里对我说不愿意,怕当了,没得钱去赎,死了可惜。”黄文汉问道:“松子有值钱的衣服吗?”郑绍畋道:“衣服是有一两件值钱的,只是当起来,不过值五六十块罢了。”黄文汉微笑点头道:“这衣服只怕有些难保。老周那东西,不打这人的主意罢了,他一存了这个心,哪怕松子不服服贴贴的双手捧出来,送到当店里去。”郑绍畋点头道:“那东西驾御淫卖妇的本事真大,我看他对松子的情形,纯是得着牢笼手腕,绝没有一点真心。这样下去,将来松子必不得好结果的。”黄文汉大笑道:“你还在这里做梦呢。淫卖妇能得老周的好结果,还算是老周吗?莫说是老周,就是你这样瘟生,也没有多大的便宜给淫卖妇讨。”

  郑绍畋扑嗤笑了出来道:“我此刻在东京真不算瘟生了。他们新来的人,都赶着我叫东京通呢。”黄文汉也笑了,当晚各自安歇。

  次早起来,郑绍畋听得院子里冬冬的脚响。推开门看,见黄文汉同住的郭子兰在草地上练把式。郑绍畋高兴,趿着拖鞋跑过去。郭子兰见了,住了手点点头。郑绍畋笑问道:“你每早起来练吗?”郭子兰笑道:“每早能起来练就好了。偶一为之罢了。”二人说话时,黄文汉已洗了脸出来,拖着草鞋,反抄着手,走到院子里,向郭子兰笑道:“住在早稻田的一个姓吉川的剑师,前日邀我去射箭。我约了他今天十点钟,你同去么?”郭子兰道:“到哪去射?”黄文汉道:“大久保新开了一家,射十五间远。馆主见尾入农,射得很好。”郭子兰道:“他是哪一流?”黄文汉道:“日置流。”郭子兰道:“日本射法流仪太多,闹不清楚,其实没有什么道理。拈弓搭箭,手法微有不同,又是一个流派。”黄文汉道:“大凡一样技艺,习的一多,就不因不由的分出派别来。其实不过形式上罢了,精神上哪有什么区别?都是些见识小的人,故意标新取异的立门户。我到射箭场较射,最不欢喜和他们讲流派。一时高兴起来,中国的射法,我也参着使用。他们便惊奇道怪的,议论个不了,这都是他们不知道这射箭的道理。日本射手所以为秘密不肯教人的,就是调息吐字的诀。以外的法子,都能一望而知。”郭子兰道:“法子有什么不容易,依着法子做成功就难了。”黄文汉点头道:“那是自然。一分钟的知识百年做不到,做到是功夫,知道不是功夫。‘忠孝节义’四个字,解说起来,不过三言两语。几千年来,做成功的几个?”郑绍畋笑道:“面包冷了,去吃了再说罢!”三人遂同进房,吃了面包。黄文汉问郑绍畋去看射箭不去看,郑绍畋道:“我想找一个贷间,三崎馆不好住了。”黄文汉点头道:“你不知道射箭,不去也罢了。老郭,我和你早点去罢!”郭子兰道:“你带弓箭去么?”黄文汉道:“走路才能带去。从代代木跑到早稻田,又从早稻田跑到大久保,一天的工夫就跑完了。见尾弓场的弓箭还不坏,可以使得。”郭子兰点头换了件绒单和服,披一件罗夹外衣。黄文汉道:“到见尾弓场去,穿和服须系裙子。我前回不知道,穿件寡和服跑去。见他们都系着裙子,整整齐齐的,一丝不苟,真弄得我进不能进,退不能退。”郭子兰皱眉道:“什么弓场,这般的规矩?”黄文汉笑道:“不要怪人家规矩,只怪我们自己不规矩罢了。射以观礼,本要整齐严肃才是。”

  郭子兰系好了裙子,黄文汉也换了衣服,各人提了射箭用的皮手套,带着郑绍畋一同出来。分道扬镳的,郑绍畋自去找贷间。

  黄、郭二人坐电车到目白,走到早稻田。黄文汉引着郭子兰到一家门首道:“到了。”郭子兰见门外挂着一块剑术教授的牌子,下面写着几个小字,被风雨剥蚀得模糊认不清楚,仔细看去是“吉川龟次”四个字。郭子兰问道:“这人多大年纪了?”黄文汉道:“三十多岁。”郭子兰诧异道,“他一二十岁便出来当剑术教师吗?”黄文汉笑道:“你见他招牌这样古老,便以为他当了几十年教师吗?这你就错了,他前年才出来当教师。这招牌是故意做作出来的。”黄文汉说着话推开门,郭子兰跟着进去。见门内一个草坪,纵横足有十来丈。草坪尽处,便有许多的小树,围着一所房子。郭子兰不禁失声道好。

  二人走到房子跟前,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留着满嘴黑须,迎着黄文汉笑容满面的让进。黄文汉用手指着郭子兰绍介道:“这位郭君,是我最好的朋友。湖南人,自费在大森体育学校,现在已经毕了业。柔术曾得过三段的文凭。”回头向郭子兰道:“这便是吉川教师。”两下互行了礼,进房坐着。郭子兰见房中陈设古朴得很,一张小黑漆几上,搁着一个剑架,剑架上横着三把老剑。壁上挂着一件击剑穿的衣服,前面的竹衬都着红了。郭子兰暗笑这剑师不知从何处找了这一套古行头,挂在壁上恐吓人。忽听得吉川说道:“郭君在体育学校,想必学过剑术?”郭子兰见他问这话,知道他的意思,便答道:“惭愧得很,只有剑术不曾学。”吉川偏着头沉吟道:“体育学校不习剑术也行吗?”黄文汉代答道:“郭君的剑术,在中国习了多年,所以不曾再学。”吉川连连点头道:“中国日本都是一样,本可不再学了。”郭子兰道:“样却不一样。不过知道中国的。日本的就不用学了。”吉川道:“不一样吗?我往年教过一个中国人,在中国也习过几年的剑术,我看他和我日本的差不多。”郭子兰笑道:“那人恐怕学错了。中国没有和日本一样的剑术。”吉川不乐道:“恐怕是郭君弄错了。中国的地方这么大,习剑的人又多,郭君哪里得一一知道,安知便没有和日本一样的?‘’郭子兰见吉川发起急来,便忍不住笑道:”中国的剑术家数诚多,我能知道几种?不过我有最充分的理由,可断定不和日本一样。“吉川翻着一双白眼睛,望着郭子兰。黄文汉只知道郭子兰的剑术不错,因自己不知道剑术,不解郭子兰有什么最充分的理由,也翻着一双白眼望着他。

  不知郭子兰说出什么理由来,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