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蒲幸青衫尤云滞雨 美人黄土碎玉飞花







  话说张思方见了柜台里面坐的一个少女,吓得倒退了几步。杨寅伯连忙扶住道:“怎么?怎么?”张思方摇头道:“不要进去了。”杨寅伯惊道:“你看见了什么?”张思方道:“节子坐在里面。”杨寅伯笑道:“你看错了,她如何得坐在这里面?”张思方道:“一点不错。难道还不认得吗?”杨寅伯道:“就是她,也没有什么要紧,正好就此打听她嫁后的经过。你同我上去,我自有办法。”张思方终是趑趄不肯向前。

  杨寅伯拉了他上楼。张思方低着头,不敢左右顾。杨寅伯曾在山口家见过节子,向柜台里面一望,并没有人。上了楼,就有下女送蒲团过来。杨寅伯见楼上没有别人,乃问下女道:“刚才坐在柜台里面的女子是淮呢?”下女笑吟吟的答道:“先生问她吗?她的模样儿真好。我们这里七八个下女,也没有一个比得她上。只是脾气不好,不肯和客人斟酒。”杨寅伯笑道:“我问你,她叫什么名字,几时来这里的?”下女道:“我们都叫她菊子,才来了一个礼拜。听说是绍介所绍介到这里来的。”杨寅伯点头道:“你去叫下面拣好吃的菜弄,几样,开两瓶啤酒来。”下女答应着下去,先捧上着杯啤酒来。杨寅伯替张思力斟了一杯酒,自己拿着杯子叫下女斟了,慢慢的饮了一口,问下女道:“菊子既不肯和客人斟酒,在这里干什么?”下女道:“她会烹调,本是在厨房里弄菜的。”杨寅伯道:“现在正在厨房里弄菜吗?”下女道:“我刚才没到厨房里去,大约是在那里弄菜。”杨寅伯道:“你下去看看。见了她,你就说楼上有个人要会她有话说。”下女踌躇道:“她决不肯上楼来的。这几日来喝酒的客人,也不知叫过了她多少次,昨日也是两个中国人在这里喝酒,说从前见过她,叫她上楼说句话,她不肯上来。两个中国人动了气,后来逼得她哭了出来,终是不肯上楼。”杨寅伯沉吟道:“昨日两个什么样的中国人?”下女道:“两个都是二十多岁。一个生得很清秀,一个穿了身新洋服,有神经病似的,见了女人就呆了。”杨寅伯以为是外面跟来的两人,听下女这般说,心想不对。一个生得清秀不错,这一个精明强干的样子现在外面,怎的会见着女人就呆了?且不必管她是谁,我且干我事。乃对下女道:“你不必管她肯上楼不肯上楼,试去说说看。”下女不敢违拗,下楼去了。一会跑上来道:“我下去还没开口,已在里面房里哭起来了。”杨寅伯站起来道:“我自己下去叫她。”张思方一把拉住道:“你叫她上来,教我置身何地?”杨寅伯用手抚着张思方的肩膀道:“你如何这样呆!你只坐着不要开口,我叫她上来自有说法。”说着,分开张思方的手,教下女引着,走到柜台里面一间房内。节子见有人进房,拭了泪,低着头想跑。杨寅伯低声呼着节子的名字行了个礼。节子望了一眼,止不住眼泪如连珠一般落在席子上,滴滴有声。答了一礼,倚着壁揩泪。杨寅伯见她往日的那种矜贵态度,依然尚在,只是衣服寻常,朱颜憔悴,不觉心中代她委屈。从容说道:“不图今日得于此处遇着小姐。张君现在楼上,特托我来请小姐上去坐坐。”节子半晌答道:“我已知道他来了。只是见了面,彼此没有好处,不见也罢了。请先生将他的住址留下,我有要说的话,写信给他便了。他对于我,料是没有什么话说的。”杨寅伯道:“既近在咫尺,有话何妨当面说?写信必有许多说不尽的。他朝夕想念你,想对你说的话,必是不少,你决不可以为我们有揶揄你的心。我们都不是这种轻薄人。”节子泣道:“先生的话,我很感激,只是我的事,不是一时间能说完的。我的事不说明,也无颜见张君的面。”杨寅伯见节子这般说,不便强她所难,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你明日到我玉津馆来好么?”节子点头道好。

  杨寅伯恐张思方等得心焦,即辞了节子上楼。见张思方伏在桌上,下女坐在一旁发怔。杨寅伯笑呼张思方道:“你又在这里发什么痴?教下女见了笑话。”原来张思方想起节子往日的风流,无端落魄到这步田地,心中伤感不可言。杨寅伯下楼去后,他便伏着桌子上流泪,心中打算节子上楼,他也不抬头去望。见杨寅伯一个人上来,便立起身道:“我们去罢,菜也不必吃了。”杨寅伯笑道:“急怎的,我还有话说。”一边说一边捺张思方坐,自己也就座,擎着杯教下女斟酒。须臾,搬了菜上来,杨寅伯劝张思方吃。张思方如芒刺在背,哪里吃得下?杨寅伯也不多劝,自己吃了个饱,给了帐,拉张思方下楼,张思方想开口,忽又咽住。杨寅伯知道想问节子的事,便说道:“出来说给你听。”

  二人走到外面,见堤上的游人,仍是如出洞的蚂蚁一般。

  杨寅伯留心看那两个中国人,已不知去向了。杨寅伯笑道:“他们多半是等得不耐烦跑了。”张思方只低着头走,不作理会。

  杨寅伯仍牵着他的手走,安慰他道:“你不用焦急,节子约了明日到我家来。”杨寅伯说到这里,忽跺脚道:“坏了。”张思方翻着眼睛望了杨寅伯,杨寅伯道:“你在这里等,我忘了一件要紧的事。”说着,匆匆的跑去了。张思方心中纳闷。抄着手在堤上踱来踱去。不一刻,杨寅伯笑嘻嘻的走来道:“好笑。那两个跟着我们走的人,也进大正亭去了。见我跑了转去,都有些难为情似的,掉过脸上楼去了。”张思方道:“你忘了什么事?”杨寅伯道:“方才匆卒之间,只约她明日到玉津馆来,并没说给她地址。若大一个东京,教她到哪里去找玉津馆?

  所以折回去告诉她。“张思方道:”为什么不写给她?口说一会儿又忘记了。“杨寅伯笑道:”放心,哪有这么善忘的人?

  你明日早起就到我家来,恐她来得早。“张思方道:”我来了,她不更难为情吗?“杨寅伯道:”不要紧。我看她言词爽利得很,便是见了你,也不过多消一副眼泪罢了。“张思方虽然点头答应杨寅伯,心中总觉见面不好说话。二人各自无言,一步步将长堤走尽。游人都渐就归路,游兴都好像因张思方心中不乐减了一般。其实是各人都闹倦了。穿红戴绿的艺妓,更以闹得粉融香汗,湿透春衫。就是一把花伞,也无力擎举,收了起来,倒拖着一步一顿的走。张思方都无心观看,跟着杨寅伯走到千住町,坐电车回本乡馆,杨寅伯自回玉津馆去了。

  张思方这一晚思量往事,如梦如幻。更想到去热海时火车中的梦影,不觉惧然惊道:“凡事果真有前定吗?虽说梦由心造,本无凭准,但是那时我何曾有别的念头?不过觉得热烘烘的,一旦拆开,难以为怀,坐在车中不快活;一半也因我自己的病太重,何以就会造出那种梦来哩?并且我在气象万千楼,念的那首《卖花声》,后半阕不完全道着我后来的事?那首词又不是我作的,不过因它应景得好,无意中念了出来,我至今尚不知道那词是谁的。如此看来,凡事都有预兆,不过粗心人,都忽略过去。”张思方思量到这里,便预想明日见面时的情景,径想到天明,想不出见面后的好景象来。胡乱合了合眼,即起身梳洗,用了早点,匆匆到玉津馆。杨寅伯住的是楼上近街一间六叠席子的房,此时他已俯着栏杆,看来往的行人。见张思方来了,便打了个招呼。张思方上楼,也不进房,同倚着栏杆说话。才谈下几句,只见节子云鬓不整的,坐着乘东洋车径投玉津馆来了。杨寅伯悄悄向张思方道:“你见她眼睛肿得和桃子一般没有?”张思方不做声,推杨寅伯迎上去。杨寅伯跑到楼口,见节子正和下女问杨先生。杨寅伯便高声说请楼上来。

  节子就在底下,向杨寅伯鞠躬行了个礼,从容上楼。杨寅伯侧着身子引道。节子进房,一眼见了张思方,登时面色惨变,一步一步往后退。杨寅伯连忙笑说道:“终究是要见面的,躲避怎么?”节子才住了脚。杨寅伯让她进房。节子低头咬着嘴唇思量了一会,忽然换了副面孔,似笑非笑的向杨寅伯道:“杨先生,我今日到这里来,本极无礼。不过我所历的坎坷,不向先生说出来,没人知道,切不可疑我有想收覆水的心思。”杨寅伯道:“小姐且进房里坐着再说。”节子便进房,向张思方行了个礼,从容坐下,说道:“我实不料今日尚得见张先生。

  也罢,能直接向张先生说说,也好明我心迹。“杨寅伯送了杯茶到节子面前,节子端起来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刚待说,眼泪如雨一般下来,用手巾揩了,说道:”两位先生,知道我何以有今日?我去年虽对张先生不住,只是这半年来的艰苦,也足报答张先生待我之恩了。张先生,你去年去热海之后,我写信给你,不是说我表兄藤本由山口县来了吗?那时我催你早回,就是防他向我父母求婚。我父母久有意将我许给他,知道他一说必肯。后来他果背着我向我父母说了。他便待我分外亲切,时时寻着中国人的短处对我说:“世界上惟有中国人最无天良,最靠不住。‘我父亲也帮着说。我一时认不定,竟信了他的话,疑你不能做终身之靠。后来接我到他家去住了几日,你写信打电报来,我都没有接到。那日清早,我妈教车夫来接我,才知道你回了。我妈教我瞒着你,我所以对你撒谎。我平生撒谎就是那一次。我归家之后,表兄急于要我过门,我父亲也是如此。我妈惟恐你知道,生出别的变故,教我始终瞒着。

  我那时的心思,已待你不如从前,以为你是个靠不住的,一心只想到表兄家去,不过敷衍着你,使你不看出破绽。及到了表兄家,听说你为我急昏了,人事不知的抬进了病院,我才天良发现,翻悔上了表兄的当,恨表兄入骨。表兄见我如此,接我父母来劝我。我恨极,推我父母出去。我父母怒我无礼,誓不理我。表兄见我父母不理,便压制我,不许我悲哭,我不依,即拳脚交下。我终不甘心,到他家没有一个月,我便留了一封信在桌上,逃了出来。托人绍介到一个子爵家,做了几个月下女。又被表兄访着了,教我回去。我说情愿立刻就死,必不再回藤本家。表兄又要我父母来说,我也是一般的回绝。我父亲愤不过,见子爵说不要用我,我便辞了出来。我妈苦劝我回家,我想我生成命苦,回家也无颜面,仍托人绍介做下女。一礼拜前才到大正亭,不料尚能见你。我是这般活着,也没有旁的希望,不过表示我良心上终不肯负你。今日既见了你说明了,我便了了这桩心事,以后的日月,就容易过了。张先生,你还记得去年这时候,在上野看樱花的事么?我那时也不知怎的,无原无故说出那些不吉祥的话来,哪晓得都应了今日的事。于今回想起来,便是做梦也没有这般快法。我今日想后日的事,必也是如此。人生有什么滋味?我此刻除了刚才所说的这桩心事,脑筋中已是一点渣滓没有,便是你的影子,也渐渐忘了。

  你说我还有什么贪恋?“

  节子说到这里,复喝了口茶。张思方从节子进房至今,眼泪没有干,后来更如痴如呆的,耳目都失了作用。坐在那里,和泥塑木雕的一般。杨寅伯虽素旷达,听到伤心之处,也不禁鼻子一酸,泪珠如离弦之箭,夺眶而出。听节子说完了,乃叹道:“小姐这般用心,连我都替张君感激。我想问小姐一句不愿意的话,不知小姐许我么?”节子道:“先生有话只管说。”杨寅伯道:“不知小姐与藤本家已履行过离婚的手续没有?”节子微笑道:“先生的好意,我已知道了。这手续,不是我应履行的,所以不会履行。坐久了,扰了先生。话已说完了,就此告辞。”说着就席上叩了个头,起身就走。杨寅伯正待挽留,张思方忽然跳了起来道:“你就是这样走吗?”节子回头道:“不这样走,怎走?”说完,掉转身径下楼去了。张思方掩面痛哭回房。杨寅伯追下楼来送,见她已上了车,拿着条白手巾揩眼泪。杨寅伯望着她走了,上楼劝张思方不必悲痛,劝了点多钟才止了哭。午饭也不吃,恹恹的,也懒得回本乡馆,就在杨寅伯家歇了。夜间将节子待他的好处,一件一件的算给杨寅伯听。杨寅伯细想节子今日说的话,竟是要寻死的意思,越想越像,恐怕说出来,张思方更加着急,便不提起。次日早起,杨寅伯下楼洗脸,恰好送新闻的来了。杨寅伯卷开看了看题目,见三面记事内载着“江户川内之艳体尸”几个头号字,登时吓了一跳。往下看去,上面虽没有调查出姓名来,只是载出来的衣服、年龄、身段容貌,都和节子一丝不错,并且是昨日午后三点多发现出来的,时间尤其吻合,知道是节子无疑了。

  心想:这消息决不可使张思方知道,好在他是不喜看新闻的,在不高兴的时候,尤不得去拿新闻看,他又没多少朋友,并且知道他的事的人很少,瞒了他,免得又生出意外的事来。杨寅伯定了主意,便将新闻纳在洗脸架底下,洗了脸上楼,心中也很为节子伤感。后来张思方无意遇了真野,才知道节子死了。

  张思方从此求学之心灰个干净,不久即辞官费回国去了。

  再说张思方同杨寅伯去荒川的时候,跟着走的那两个人到底是谁呢?肯留心的看官们,大约已经知道,那生得清俊的便是张全;杨寅伯说他精明强干的,便是胡庄。张全自那日罗呆子在他家闹了一回醋海风潮之后,不几日便因下女的事,和朱继霖闹意见,张全一个人搬了出来。因嫌神田太远,便在目白一家中国人开的馆子住下。这馆子叫新权馆,住的都是同文学校的学生,只是这一些学生有点特别的地方。看官你道这一些学生是些什么人?便是前集第十六章书中张裕川对胡庄说的那四十多个丰沛子弟。一个个都是三十来岁的彪形大汉。同文学校见他们都是官费,便体恤他们在中国没有读过书,到日本来无学校可进,遂百计图谋的想出一个法良意美的主意来,专为他们设一班,名字就叫作什么特别陆军班。一般的也有教习,也要上课,不过是初等小学的功课罢了。他们在中国整行列队惯了的,到日本也拆不开,一窝蜂的聚在一个新权馆内,朝朝剥蒜、夜夜吃葱。张全因一叫寸没有地方住才搬到这馆子里来,心中未尝不知道不可与同居。住了几日,恰逢着放樱花假,那些丘八先生都饮酒高会,闹得满馆子天翻地覆。

  张全在家坐不住,跑到神田来,想顺便寻了房子。寻了一会,没有合意的,便到胡庄家来。此时罗福也来了,正在那里邀胡庄去看樱花。胡庄懒得去。罗福见张全来了,便吵着要张全同去。张全笑道:“我知道你是因为穿了一套新洋服,想卖弄卖弄。”罗福见道着他的心病,那灰黑面皮之内,忽然泛出红潮来。张全知道他有些难为情,便对胡庄道:“小姜他们都出去了吗?”胡庄道:“老刘被黄文汉邀往飞鸟山去了。老张吃了早饭便出去,不知往什么地方。小姜昨晚没回家,此刻睡了。”张全笑了一笑。罗福拖住张全的手道:“不要闲谈了,去看樱花是正经。”张全道:“我来神田本没有什么事,便去看樱花也使得,只是你说到哪去看好呢?”罗福道:“听说荒川堤很热闹,我们就到荒川去罢!”张全点头道:“你带了钱没有?”罗福道:“去荒川要多少钱?你不要瞎敲我的竹杠。”张全笑道:“巴巴的跑到荒川去,难道连料理都不吃一顿?

  荒川每逢樱花开的时候,有的是酒菜饭馆。走饿了,不进去吃,带便当(即饭盒)去不成?“罗福道:”吃饭的钱自然有,不过想闹阔就使不得。“张全笑道:”你拿出钱来给我看看,我才肯去。我是一块钱也没有。“罗福道:”你也是七十块钱,怎么使得这么快?我是做了洋服,交了一个月的房饭钱,尚余了十来块。“张全道:”我的钱自有我的用法,难道装穷吗?你舍不得钱,不去看也罢了。“罗福忙道:”去,去。“于是二人遂由两国桥乘小火车轮到荒川,随人脚跟,四处游观了一会。

  忽见高高的悬着一面布幌,大书“大正亭御料理”几个字。张全即拉着罗福进去,进门便见了节子。张全不觉怔厂一怔,停了步,目不转睛的望着她进去了,才同罗福上楼。下女上来,张全便问节子的来历,下女说不知道。张全以为不过是普通下女罢了,教下女叫上来陪酒,下女不肯去叫。罗福见这下女容貌比芳子强了几倍,心中也不希望节子那样的,便涎着脸向下女笑,用那可解不可解的日本话,和下女调情。张全一把将罗福拖开,对下女道:“你为什么不去叫她上来?”下女见张全生气似的,不敢回话,下楼和节子如此这般说了。节子忍气道:“你只说我病了。”下女仍上楼照节子的话说给张全。张全冷笑了一声道:“要拿身分。摆架子,不必到这荒川来做热闹生意。不上来罢了,呆子,我们到别家去吃罢!”罗福见这下女对他眉来眼去,不肯就走。张全哪里动了什么真气,见罗福不旨走,也就坐下点了几样菜。两不相下的,狼吞虎咽起来,硬吃了罗福二元八角。

  张全回到胡庄家,将事情说给胡庄听。胡庄骂张全道:“你这东西真没有天良!你记得在初音馆的时候怎样对我说?她一沦落了,你便如此蹂躏她吗?她不上楼陪酒,正是她根基稳固的地方,你应格外怜悯她才是。你今晚不用回目白去,明日同我去看看她,可以帮助她的地方,尽力帮助她一点,也是一桩快事。”张全道:“爱情是随时变迁的东西。我初次遇她的时候,心中真把她当天人看待。第二次同呆子在四谷遇着,见她容颜憔悴,那爱她的心,便淡了许多。到今日,我心中不过以为她是下女中生得好的罢了。你明日要去看,便同去一趟也使得。”次日,胡庄吃了早饭,果同张全去荒川。拖船上忽然遇了张思方——袁子才说得不错,潘安、卫玠,虽暗中摸索也能认得——张全一见,即指给胡庄看,悄悄的说初次遇着的便是此人。胡庄点头道:“想必是去会那女子的,我们且跟着他走。”二人径跟到大正亭,见他们进去了,才躲在一边。等他们出来之后,便进去想打听消息。不料杨寅伯复转身进来,心虚的人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忙掉转脸上楼。此时节子正在伤心的时候,一个人伏在房里哭得无可奈何。胡庄想在下女跟前引出节子的历史来,奈下女也不清楚,只索罢了,各自归家。

  不知后事如何,且俟下章再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