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兵部尚书张公经不妨参替机务,仍总督南直隶、浙江等处军务事,权亦类之,寻以明年下狱。

  ○勋戚大臣为指挥使

  洪武中,驸马都尉王克恭领福州卫指挥使,黄琛领淮安卫指挥使,靖海侯吴祯出领定辽卫指挥使。建文初,起在闲越隽侯俞通渊领豹韬卫指挥使。

  ○驸马伯二品

  国初,驸马都尉黄琛、王克恭《诰》称“镇国上将军”,忠勤伯汪广洋、诚意伯刘基《诰》称“资善大夫、护军。”以阶勋考之,盖正二品也。琛、克恭所尚主于上从姊,例当裁为仪宾,上不忍,故仍其号而下其阶。诚意岁禄二百四十石,仅视四品,所不可晓。

  ○指挥挂将军印

  洪武二十八年,命蕲州卫指挥佥事胡冕为征虏前将军,六安卫指挥同知宋晨,武昌、荆州二卫指挥佥事徐越、荣铸副之,讨郴、桂山贼。又于二年命潭州卫指挥同知丘广为总兵官,宝庆卫指挥佥事胡海、广西卫指挥佥事左君弼为左、右副总兵,讨左江上思州蛮。三十年,命湖广都指挥使齐让为平羌将军,蕲州卫指挥佥事胡冕、六安卫指挥佥事宋晨为左、右副总兵,讨古州蛮。按:齐让系都指挥,而丘广不挂印,差少异耳。然司卫官任大将,亦后代所无之典。

  ○驸马封侯

  洪武中,李贞封恩亲侯,以恩泽。建文中,驸马都尉李坚封滦城侯,以破燕功。永乐初,王宁封永春侯,以纳款功;袁容封广平侯、李让封富阳侯,以靖难功。嘉靖初。崔元封京山侯,以迎驾功。赠侯者,景泰初,井源以土木死事,赠钜鹿侯。

  ○驸马加公孤

  嘉靖中,崔元加太子太傅,再加少师、太保太傅;蔡震、谢诏俱加太子太保。

  ○驸马坐府典兵

  永乐间,驸马李让、袁容俱镇守北京,仍理行府都督事。王宁镇云南。沐昕初同襄城伯李隆守备南京,至正统间革,犹与赵辉俱掌南京都督府。自后所掌,惟宗人府及领侍卫将军,力士而已。又,宋琥、宋瑛相次挂平羌将军印,镇甘肃。

  ○驸马提学

  洪武十九年,敕驸马都尉梅殷提督山东学校,兼理地方事务。“朕观古之帝王,必赖贤才辅佐,以成治功。贤才之在天下,必待明师教育以成器。用尔驸马都尉梅殷,幼承家教,长能笃学,精通经史,颇有才华。虽乃武臣之裔,堪为文儒之宗。今特命汝提督山东学校,作养人才,兼理地方等处事务。汝惟钦承朕命,勿负所托。”

  ○外戚握兵政

  国朝自成祖而后,后妃不选公侯家。正统初,太皇太后下诏,裁彭城伯张昶、左都督张不得与议朝政。自后虽爵至公、侯,位为师、傅,亦优游食禄奉朝请而已。惟会昌侯孙继宗,以元舅总团营兵马,监修国史,知经筵,迨八十告老,犹掌后军都督府事。此亦政体一大变也。夫以张寿宁兄弟之宠,方安平后父之重,李武清外祖之尊,而皆不得预。此千古所当法也。

  ○勋戚武臣直庐应制

  国家应制对易攵之作,惟属之词林,近臣虽九列不与。而嘉靖中顾独赐直庐,以居诸贵,往往勋戚武弁亦得参之。如醮词、门联以至表、启、歌颂之类,手无停笔,赏无虚日。今可纪者,勋臣:太师、太子太师、翊国公郭勋,太师兼太子太师、成国公朱希忠,太傅、太子太师、咸宁侯仇鸾;亲臣:太傅兼太子太傅、驸马都尉、京山侯崔元,驸马都尉邬景和,少保、太子太保、安平伯方承裕;武臣:太保兼少傅、左都督、掌锦衣卫陆炳,太保兼太子太傅、左都督掌锦衣卫朱希孝。后勋、鸾以它事败,景和不能其事,罢直。

  ○锦衣指挥侍经筵

  故事,以勋臣极尊一人知经筵,以次尊一人侍经筵。正统末,特诏锦衣指挥同知王山侍经筵。以太监振弟故也。

  ○武臣兼总团营厂卫

  正德十四年,左都督、平虏伯朱彬以提督团营总兵官兼督东厂及锦衣卫官校办事。团营,太监张永、谷大用主之。东厂,张锐主之。锦衣,朱宁主之。彬兼绾三务,中外大柄悉归之矣。彬扈行称提督赞画机密军务总兵官,仍督办事官校。不久亦败。

  ○内臣任文衔

  洪武置定远牧监,属太仆,以中官李善为监副,胡清、董良为御良。又,光禄寺卿而下用士人、内官、庖役相兼,散官照本行给授。永乐,命上林苑监署正至丞簿,悉内官文臣兼任。若外臣任内职,则前江彬督东厂也。

  ○外臣任内政官

  洪武初,杜安道以带刀宿卫授尚冠郎,迁御用监,令供奉司。今皆内臣职也。最后迁光禄寺卿。

  ○番将握兵

  祖宗时,番将有功,虽累封至侯、伯,不得掌五府、都司、卫所印及总兵镇守。或入奉朝请,或于各镇住牧。惟有征行,则遴所部精骑以从,或别将,则副大帅耳。天顺初,以恭顺侯吴瑾掌右军都督府,瑾故恭顺伯允诚即把都帖木儿孙也。广义伯吴琮镇宁夏,琮亦把都帖木儿孙也。东宁伯焦寿镇蓟州及甘肃,故指挥八思台孙也。右都督芮成镇四川,指挥孛罗子也。史以为番将握兵之始。自是而后,不可胜纪矣。

  ○土官升府部大臣

  洪武,土官宣慰使郑彦文升工部左侍郎。永乐,交州府知府阮均为刑部左侍郎,建昌府知府同彦翊、演州府同知黎思凯为刑部右侍郎。景泰,守御浔阳都指挥同知黄宏为左军都督府同知,管府事。

  ○内阁制敕两房极品

  制敕二房官,其职虽司典籍,具内外制草及誊写,然不过为大学士供笔砚役人而已,间取科甲一二充之。然外制之重者,别举翰林讲读以下司其事,固不得与也。故兼官至九列,其在科目者,则出而为卿佐。以艺选者,不过加服俸而已。惟武、世二庙,稍有逾等。至穆庙而始,复为限量。其至尚书者三人:礼部张骏,工部周惠畴,张文宪;至左侍郎者一人:礼部张电;右侍郎者二人:工部谈相、王槐。文宪官侍郎时,大学士李公本为少詹事;官尚书时,李公为侍郎。然供事如初。

  ○五孝子举

  洪武中,布衣李德成以孝子举为光禄寺署丞,迁陕西右参政,至右布政使。永乐中,权谨举官亦如之,迁文华殿大学士、通政司右参议。洪武末,张信举为尚宝司丞,迁少卿,至卿以终。永乐八年,总旗张法保圭刂肝疗祖母,旌擢如信。武宁人张仲贤圭刂肝疗祖母,旌如法保,擢鸿胪寺司仪署丞。

  ○尚书待诏

  嘉靖中,盛端明以太子少保、顾可学以太子太保,俱历礼、工二部尚书,食禄优饶,锡赉蕃庶。顾上疏乞奉朝请陪祭,遂获遣拜内殿三皇、五帝、先师孔子,复获撰《题名记》。

  ○题名记非翰林臣撰

  《进士题名记》,例以内阁大臣历年请撰者。惟嘉靖末,六记俱撰自内阁严公、李公,礼部徐公,詹府孙公外,上以命吏部左侍郎李公默。李非翰林臣,上意盖有深属也。而带俸尚书顾可学遂为《丁未题名记》,尤可骇。

  ○非二品银印

  武职:都督府、都指挥使司。文职:六部、都察院。凡二品以上,用三叠篆;挂印将军,柳叶篆,皆银印。独漕运总兵印同将军。顺、应天二府尹三品,得用银印。文渊阁五品,用银印,而差小,玉箸篆。

  ○二品麟玉

  衍圣公正二品,诰命例用犀轴,常服鹤袍犀带。宣德请给玉轴诰命,景泰赐麟袍玉带。自是以为常。其大朝会宴享,在左班一品之上。

  ○非翰林官谥文

  谥典,自建文尹谥王文节公衤韦,前后垂五十年,文臣无赐谥者。有之,自永乐中姚恭靖广孝、胡文穆广始。胡以内阁得谥,“文”遂为翰林所擅,他曹莫敢与矣。其亦有非翰林而谥“文”者:御史中丞、诚意伯刘文成公基,行部左侍郎冯文简公京,吏部尚书姚文敏公夔、唐文襄公龙、左侍郎叶文庄公盛,南京吏部尚书魏文靖公骥、左侍郎储文懿公,南京户部尚书王文庄公鸿儒,礼部尚书郑文安公赐、左侍郎仪文简公智,南京礼部尚书杨文恪公廉、邵文庄公宝,大理少卿李文通公奎,刑部尚书何文肃公乔新,工部尚书周文襄公忱,南京工部左侍郎何文简公孟春、右侍郎黄文毅公孔昭,都察院左都御史萧文昭公维祯、左副都御史吴文恪公讷,新建伯王文成公守仁。王公以武勋得之,尤为奇伟。谥又与刘诚意同,然刘尝为弘文馆学士。内王文庄曾为国子祭酒,周文襄曾预庶吉士,所谓挨宿者也。

  ○翰林不谥文

  翰林臣不谥“文”者:谨身殿大学士王毅愍公文,文渊阁大学士陈庄靖公文,文渊阁大学士袁荣襄公宗皋,侍讲刘忠愍公球,户部尚书、前中允、侍讲杨庄敏公鼎,礼部尚书、前庶子、侍讲盛荣简公端明,南京吏部尚书、前学士朱恭靖公希周。内刘重死事,袁由长史迁,盛以药饵召,陈、王以避名,朱以避父讳,杨公不知所以。

  ○谥不避名

  谥不避名者:金尚书忠谥忠襄,徐蔡公忠谥忠烈,于先王尊名之典不尽合也。林侍郎文俊谥文修,程侍郎文德谥文简,张太师居正父文明,今谥文忠,皆以不偏讳故。

  ○四品以下官得谥

  谥法,非三品以上两京大臣不得与。然而亦有得之者,如杨恭惠信民以佥都御史,刘文恭铉以少詹事,宋文恪讷、李忠文时勉、陈文定敬宗、邹文庄守益以国子祭酒,李文通奎、刘文介俨以太常少卿,俱四品。朱文肃善、胡文穆广、吕文懿原以翰林学士,张文僖益以侍读学士,杨忠愍继盛以兵部员外郎,朱忠定复、张恭僖景明以长史,俱五品。徐文肃善述以春坊中允,王文靖以赞善,王忠文以翰林待制,刘忠愍球以侍讲,罗文毅伦、舒文节芬俱以修撰,罗文恭洪先以赞善,蒋恭靖用文以太医院判,俱六品。钟恭愍同以御史,七品。陈恭愍选以布政,毛忠襄吉、周节愍宪、冯恪愍杰、许忠节逵以宪副,岳文肃正以知府,邓恭毅以知县,皆藩臬郡守外臣。诸公或禁近硕德,或封疆殉义,无愧赐名者。独蒋以技艺小臣获之,殊为幸耳。杨豫孙所著《谥篡》有日南知州何忠谥忠节,上蔡知县霍恩谥愍节,当是祠额,非谥也。又有太医院使袁宏谥襄敏,考正史,有祭葬而无谥。

  ○改谥

  建文初,谥湘戾王柏,后改谥献。临潼惠简王公铭追封秦王,改谥安。和僖王诚源追封秦王,改谥庄。新化端和王知节追封晋王,改谥康。肃安和世子真淤追封肃王,改谥靖。灵川荣懿王铨铄追封沈王,改谥安。福山恭和王勋氵壮追封沈王,改谥靖。

  建文赠翰林待制王学士,谥文节,后改忠文,国子祭酒李时勉初谥文毅,亦改忠文。荣国公张玉初谥忠显,改忠武。会昌侯孙忠初谥康靖,改恭宪。保国公朱永初谥武襄。以同父号旋改武毅。内阁学士曹鼐初谥文襄,改文忠。石负初谥文隐,改文介。张治初谥文隐,改文毅。

  ○四字谥

  真人、礼部尚书邵元节卒,特赐谥曰“文康荣靖。”真人陶仲文卒,又特谥“荣康惠肃”。古称“贞惠文子”,有三字者,今乃有四字,亦无前旷典。按:“邵初死,内阁拟二谥,御批俱用耳。见顾文康、夏桂洲诸公碑志可据。后至仲文,亦用邵例。至隆庆初,俱追夺。

  ○追谥三代

  开平王常遇春卒,上追赠其曾祖四三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中书平章政事,谥庄简;祖重五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少保、中书平章政事,谥安穆;父六六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保、中书右丞相,谥靖懿。自唐、宋以来,未有谥及三代者,盖上是时念王功高,因循元制,故有此举耳。然谥以尊名,名尚未有,何所取尊?

  ○夫妻赠谥异典

  永乐十四年,保圣贤顺夫人冯氏夫王忠赠左都督,谥恭靖;洪熙元年,卫圣夫人杨氏夫蒋廷追封保昌伯,谥庄靖。此皆因妻而得封爵赠谥也。洪武中,黔国吴威毅公复妾杨氏封淑人,谥贞烈;正统中,晋宪王妾孙氏、石氏封夫人,谥贞节,以死义故。此皆因夫而得赠谥者也。其王妃之以节特谥者,凡十三人,不悉载。

  ○公主赐谥

  公主故无赐谥,惟仁庙以第四女早夭,而最钟爱,特谥德安公主。世宗朝,太师、翊国公郭勋承恩请追谥高祖母永嘉大长公主,特赐谥曰贞懿。

  ○夷狄赐谥

  夷王得谥者:日本王源道义谥恭献,高丽王王颛谥恭愍、李旦谥康献、李芳远谥恭定、李向谥恭顺、李{折女}谥康靖,氵孛泥国王麻邪惹加那乃谥恭顺,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叭答剌谥恭定,古麻剌朗国王剌义亦敦奔谥康靖。

  ○与推升加秩

  弘治十三年,少保、太子太傅、兵部尚书马文升首推吏部,不点,特加少傅。正德六年,太子少保、吏部尚书杨一清首推内阁,不点,加少保、太子太保,仍荫子锦衣卫世袭千户。

  ○转官加宫秩

  秦司空金转南兵部,加太子太保;倪宗伯岳、梁太宰储、吴宗伯一鹏转南吏部,胡司寇世宁转左都,李太宰承勋改司寇,陶司空琰、江司徒东转南兵部,俱加太子太保。或以北之南似左,或以部分稍亚,故为加秩,慰籍之耳。李司寇承勋改兵书左,都理团营,特加太子太保,胡司寇世宁转兵书,亦加太子太保;赵文华自工部侍郎进尚书,特加太子太保;郭吏侍朴、袁吏侍炜由吏部侍郎进礼部尚书,加太子少保。盖殊宠也。袁以礼书入阁,又特加太子太保。易户部,遽得秘殿,不一而足,尤为卓异。近马公自强由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入阁,亦加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太学士。

  ○驸马录文荫

  驸马都尉裔孙人监读书者;李琦孙祯,成化二十三年送监;尹清孙衡,弘治十年送监;沐昕曾孙琚,弘治十一年送监。右皆乞恩得者。嗣后,两宫徽号诏赦内有录用一条,不可胜纪矣。

  ○乳母录文荫

  翊圣夫人刘氏男季通,天顺八年送翰林院习字,授中书舍人,累升太仆寺少卿。恭圣夫人男胡恭,成化二年送中书习字,授中书舍人,累升尚宝司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字字珠玑,句句铿锵——飞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