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六回 弄假成真将军得娇婿 转祸为福帝子续新弦







  话说曹操听得喊声四起,料知事变,与邹氏豁地分开,连长衣都未曾来得及穿好,就听得营门口喊杀连天。曹操此刻真个是魂落胆飞,和曹昂、曹安仁以及邹氏等,各自上马,慌不择路地出了后营,直向西北逃去。

  刚刚走了一里多路,猛听得后面鼓角震天,灯球火把照耀得和白日一样,曹操回头一望,不禁将一颗脑袋吓得缩到腔子里面,伸也不敢伸一下子,连说:“今天活该要将性命丢掉了!”话还未了,弓弦声响,曹操的坐马屁股上早着了一下子。

  那马怪叫一声,壁立起来,将曹操掀翻在地。曹昂见了,飞身下马,将自己的马让与曹操。张绣望见,忙拍马赶去。曹操用马鞭子在马身上着力打了几下子。那马双耳一竖,腾云价地奔去,一口气跑到清水河边。可巧有一只渔船,曹操牵马上船,忙叫舟子渡到对岸。他登岸之后,眼见张绣领着大兵将他的大儿子曹昂、大侄儿曹安仁以及情人邹氏等一干人,追到对岸一刀一个,全请到鬼门关去交帐了。曹操也不暇多计较,伏在马鞍上,直向舞阴逃去。到了舞阴,才知道典韦被害,他痛哭一场,方才收兵,回许昌而去。暂按不表。

  再说刘备和关、张二人,自从安喜县出走之后,辗转奔波,毫无成绩。谁知英雄有路,马上就得有能人出来帮助他了。南阳诸葛亮神机莫测,居然被他请出隆中,助他克图大业。还有常山赵云,长沙黄忠辈,都是智勇双全的良将,加上诸葛亮指挥有素,运筹帏幄,决胜千里,先后占据荆州各郡。旌旗到处,百姓望风而拜。于是长沙、桂阳各地,俱先后攻下,虎踞一方,大有和群雄对峙之势。

  这时江东的孙坚,早已去世。长子孙策,也未终天年,二十六岁时即弃世了。孙策有弟名权,碧眼紫髯,十分英俊,胸怀大志。自他哥哥死后,他便坐镇江东,雄据八十一州郡,文有鲁肃、张昭、诸葛瑾之流,武有韩当、周泰、程普、蒋钦、甘宁、凌统之辈,兵精粮足。加之还有一个周瑜,智略过人,孙权对于他十分器重。

  到了现在的时候,曹操在赤壁一战,将八十三万人马断送得片甲不回。诸葛亮帮同周瑜,巨谋硕划,趁曹操新败的当儿,就中取利,却也夺了不少地盘。周瑜见刘备声势日扩,心中十分忧虑。暗中和孙权商量道:“现在曹操倒不足为虑,所最可虑者,便是刘备。如今你看他,仗着诸葛孔明的神出鬼没的诡谋,关、张、赵云的武艺,东吞西并,眼见他的势焰一日一日地扩张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如今再不设法去将他铲除,将来说不定东吴还要受他的影响呢。”

  孙权听了,皱眉说道:“你的主见,应当怎样呢?”周瑜说道:“依我的主见,须要先将刘备设法除去。群龙无首,他们当然不击自散了。”孙权道:“除刘备这层事,恐怕不易罢。

  不要说别的,单讲他手下有这许多的文武兼全的能士辅助他,我们虽然有这个念头,但是究竟怎样下手呢?“周瑜笑道:”谈到武力来解决这层事,当然是办不到的。如今我有一条计策在此,主公采用与否,我尚未敢料定,主公如果采用,一定可以致刘备的死命了。“孙权大喜道:”只要能铲除刘备,我又有什么不答应呢!“周瑜便走过来附着孙权的耳朵,叽咕了一阵子,孙权点头道:”这计果然是妙,但是谁去作媒人呢?“

  周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这事,非吕范去不可。”孙权便将吕范召来,密嘱了一回,吕范受计而去。

  到了荆州入见刘备,说道:“我主有妹,年已二九,才貌兼优,闻得明公佳偶新殇,急待续弦,我主慕将军威德,欲与将军连秦晋之好,不知将军还肯俯允吗?”

  刘备还未答话,孔明抢着说道:“你们主公既肯下顾,那是再好没有了。而且我主是中山靖王之后,汉家嫡派,两家联姻真够是门户相当,再恰合没有了。”

  吕范知道刘备一向是凡事俱听孔明调度的,今见孔明首先答应,料想这事一定是没有阻碍了。孔明随又命人赍着金帛,随着吕范去了。刘备便对孔明说道:“先生来免忒也性急了,这事岂可造次的?万一他们在那里盘算我们,那么,我们岂不是上了他们的当了吗?”

  孔明笑道:“谚云:明知山有虎,故作采樵人。主公!凡事请放宽心,都有我来维持就是了。”

  不到几天,吕范赍着回聘到来,择定建安十四年十月初六日到东吴去就亲。刘备听说是到东吴去就亲,不禁心中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地忐忑不宁。孔明坦然答应,又命孙乾作男媒,和吕范到东吴去复命。

  刘备向孔明说道:“先生,你何其这样的糊涂?他们叫我去就亲,分明是将我诱去,任他们杀了就是了。你替我答应,就是送我到鬼门关罢了。”孔明笑道:“不必怕,山人早已算定,主公此去,不独他们不敢来加害你,并且还可以得到一个智勇兼全,才貌双绝的佳人回来呢。”刘备哪里肯信,只管埋怨不休。

  光阴易过,转眼就到小春的朔日了。孔明便替刘备打点去招亲的手续,暗中给赵云三条妙计,吩咐他好生藏着,赵云受了命令,领着五百名兵士,先到江口驾船等候刘备。谁知刘备抵死也不肯前去。诸葛亮劝得舌敝唇焦,他仍是疑惧着不肯毅然前去。孔明没法,便向他说道:“你放心罢,我的锦囊早就预伏下去了,你此番去,谁敢碰你一根毫毛,我陪偿你一块肉,如何?”刘备说道:“罢了罢了,人心难测,你知道他们是什么用意对待我呢?”孔明笑道:“我主平素最相信我的话,今天为何兀地不相信呢?难道我还有心教你去送掉性命吗?你只管去罢,有什么疑难的事情,只消去问子龙便了。”刘备听得才放心下船。孔明又将子龙喊来,叮咛了一番。子龙连声答应,才和刘备一同过江。

  到了江南,赵云便将第一条锦囊拆开,和刘备细细的一看。

  刘备便令人赍着花红酒礼,到南徐去拜见乔国老。乔国老乃二乔之父,他听刘备说吕范为媒,将孙权的妹子嫁给他,自是十分欢喜。刘备便与赵云一同进城,由张昭等招待至馆驿安息。

  周瑜听说刘备已到,便和孙权定计道:“如今他既自己前来送死,明天主公可在会文堂上请客,两廊预伏刀斧手,一声令下,将他剁成肉泥,然后再去假着他的命令,前去袭荆州,这不是一举两得么”我此刻还要到柴桑去办理预防事宜,主公三天之内,都要将情形火速地告诉我,以便相机行事。“孙权答应着。

  周瑜星夜赶奔柴桑去了。

  再说乔国老得着这个喜信,连忙进城到吴国太那里,见了面,忙贺喜道:“恭喜国太,如今得着佳婿了!”吴国太听他这话,不禁大吃一惊,忙道:“国老这话从何说起?我的女儿尚未有门当户对,哪里来的佳婿呢?”国老哈哈大笑道:“你用不着来逗趣了,难道你瞒着我,我就不讨喜酒吃了么?”吴国太忙道:“和谁家结亲的,谁做媒人,谁作主的,怎的我一些儿也未曾知道呢?”乔国老听她这话,才知道她实在不知道,便将吕范做媒的一番话,对国太细细地说个究竟。把个吴国太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忙命人立刻将孙权召来,气呼呼地问道:“谁给你作主,将我女儿许配刘备的?我养的,我倒一些儿不能作主,你们简直眼睛里没有我了,好好好!”她说罢,老泪纵横地号啕大哭起来。吓得孙权扑地跪下,忙道:“母亲息怒,这事不干我事,完全是周瑜的主谋。他想将刘备骗来杀了,藉此去将荆州夺回,并不是真将妹子嫁给他的。”

  吴国太听说这话,越发火高万丈,指着周瑜骂道:“这个坏透心肠的畜生,自己没有本领去将荆州取来,就生出这种不要面皮的主意来,将我女儿做引子,去骗刘备杀了他,我女儿不是做一世的望门寡么?”

  乔国老道:“周瑜这计,未免忒失算了,照这样的做去,便是得了荆州,也不免天下的耻笑,美人计的主人,便是吴侯的妹子,你想这事,丢得起这个面了么?在我看事已如此,不若将雪英小姐就嫁给刘备罢!刘备是堂堂的汉室的嫡裔,而且又是当世的英雄,和吴侯结亲,正是门当户对,也不为辱没你家的。”

  吴国太道:“明天叫他到甘露寺去,让我亲自去看一下子,如果合我意的,我便将我的女儿嫁给他,谁来干涉一句,先将他的狗头砍下来再说。万一我看不中式,便随你们怎生去处治便了。”

  孙权听说这话,心里虽然是一百二十分不情愿,无奈母命难违,而且孙权又是个大孝的人,到了这时,只是唯唯称是。

  到了第二天,暗中与吕范、贾华等商议,预先派了五百名刀斧手在甘露寺的两廊埋伏,等候刘备一到,击桌为号。国太、国老早就到了。孙权亲自到馆驿里去请刘备。二人相见,孙权见刘备堂堂一表,英气逼人,不禁有几分畏怯。他两个出门上马,赵子龙跃马横枪在后面保祝不多时,到了甘露寺门前下马,赵云插枪提剑,紧紧地随着刘备,寸步不离。走到大雄宝殿下,刘备对国太倒身下拜。国太见他生得龙眉凤目,美髯过胸,方面大耳,果然是个俊俏豪杰丈夫,不禁心花大放,忙呼:“免礼!”对乔国老笑道:“这才是我的女婿呢!”这时赵云见两廊内藏着无数的刀斧手,便知事情不妙,忙向刘备一捣,又使了一个眼色。刘备会意,趁势往吴国太面前一跪,哽咽着说道:“国太要杀我,就请直接杀了罢。”吴国太大惊问道:“这是什么话呢?”刘备道:“要是不想加害刘备,两廊下又何必埋伏着无数的刀斧手做什么呢?”吴国太听得这话,不禁勃然大怒,忙将孙权喊来,骂道:“你这畜生,居心不良!如今他既是我的女婿,当然就是我的儿女,谁叫刀斧手在两廊下埋伏的?”吓得孙权连忙回答道:“这事我委实一些不知道,请母亲问吕范他定知道的。”

  国太又将吕范喊来。谁知吕范又推贾华,国太又将贾华喊来。骂得狗血喷头,忙命人推出去砍了。慌得刘备又跪下来求饶。国太又将贾华臭骂了一顿,才算消气。吓得那廊下的刀斧手,抱头鼠窜,走得一干二净。

  当日刘备回到馆驿,孙乾向他说道:“主公在这里简直是和虎口一样,如不早些结婚,必生别变。”刘备道:“我何尝不知道呢,但是想什么法子好早一些儿脱身呢?”孙乾道:“明天主公去哀求乔国老设法完姻,礼成之后,主公就可以和新主母一同回荆州了,到那时还有谁来阻止呢。”刘备称是,到了第二天,见了乔国老,便请他去对国太说,早日完姻,免生意外。

  国老便如言去告诉国太。国太怒不可遏,忙命人将刘备的行李马匹等搬到内宫里,就叫刘备住进来,又命赵云也搬进来,择定吉日,大排会宴,举行结婚的礼仪。乐人奏乐,傧相扶着一对新人出来,交拜天地,然后又拜国太、国老。国太坐在上面,望见这一对佳儿佳妇,不禁将她嘴笑得和鳜鱼一般的大,合不拢来,喜洋洋地向孙权说道:“我的儿,你看你的妹子几多的福分,竟和一个帝胄英雄配偶,不怪她成日价地目空一切,东家不愿意,西家不合适的拣着,原来还等着这样的一个如意称心的夫婿呢!”乔国老道:“雪姑娘平日谁给她做媒,谁便要碰她个一鼻子灰,今天却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伏伏帖帖地听人作主,这不是件奇事么?”他这两句话,说得众人哄堂大笑起来。霎时将各种仪式做过,由管家先扶新娘进房,然后又引新郎进房,同饮交杯。

  刘备进了房,抬头一望,不禁吓得退走几步,倒抽一口冷气。你道是什么缘故呢?原来新房中众婢女个个持枪佩剑,雄赳赳气昂昂地侍立两旁,宛然逢着大敌的一样。刘备站在洞房外面,呆呆地进退两难,暗自打算道:“此番性命一定要送掉了。”他想到这里,那额角上的汗珠黄豆般地滚个不祝管家婆凌妈见了这种情形,她便走到刘备的跟前,低声说道:“吉时到了,请贵人进房去,同饮交杯罢。”刘备好像陡然得了一个寒热病似的,那三十六颗牙齿,在嘴里兀地不住捉对儿厮打。停了半天,才勉强说道:“洞房里既非战场,又何必插剑佩刀,杀气森森的作什么来?”

  管家婆不禁笑道:“怪不得新郎迟疑着不敢进房,原来还是为着这个玩意儿呢。没事没事,我们家公主平素好武,所以新房中不脱兵器的。”刘备忙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洞房里从来没有听说过陈设兵器的,赶紧撤去。”

  管家婆听他这话,狗颠屁股地跑进房,对雪英说道:“新郎看见房中陈设兵器,十分惊疑,要求公主撤去,方敢进房来呢。”她微微地一笑,说道:“好男儿在沙场上厮杀半生,难道还怕兵器么?”管家婆忙道:“并非是怕,实在是不知公主什么用意,故惊疑不定。”她道:“好,命她们换起宫妆。”

  说着,自己也将腰里的宝剑除下。那些侍女连忙换妆,轻描淡抹的,越显出众香国里的风光来了。刘备这才进房和她同饮交杯,鱼更三弄,携手入帏,说不尽千般慰贴,万种温存。

  良宵苦短,永昼偏长,曾几何时,又是东方发白。他两个起身,梳洗已毕,携手去参见国太。国太见了当然欢喜。

  这时孙权万不料竟弄假成直,又羞又气,暗地里派人去飞报周瑜。周瑜得报,也是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赶紧写一封信交给来人带回来。孙权拆开一看,上面大略是:前计不成,弄假成真,只得作罢。

  惟现在不妨就前计施行第二步软禁的方法,盛筑宫殿,藏着美女,使备耽沉声色,不思回荆,以离诸葛、关、张之心。

  彼等心一离,则事可图了。孙权看罢大喜,便在静安宫之东,新建一所迷香别野,内藏乐女百余人,将刘备移居在内,镇日筝琶激楚,笙管嗷嘈,真个是脂天粉地,五光十色,众美争妍。

  刘备虽然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到了此时,也就沉溺在这里,乐不思归了。

  赵云在外面,一无所事,成日价骑马射猎,看看年终,心中好不着急,又听不见刘备提起回去一字,暗道:“先生临走的时候,吩咐我的这三条妙计,第一条是在南徐开拆的,第二条须到年终开拆,现在主公沉迷酒色,看看要到年终了,也未曾听他提起回去的一个字,何不将第二个锦囊拆开来看看呢。”

  他便在背地里将第二个锦囊计放开来一看,忙走进迷香别墅,对守门人说道:“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赵云要见我主,有要事面谈。”

  守门人不敢怠慢,连忙进去报与刘备。刘备忙出来向他道:“什么事,这样的要紧?”赵云故意大惊失色地问道:“主公还不晓得么?于今曹操要复赤壁的深仇,统领雄兵五十万,直杀向荆州来了。主公成日价居在这深宫大苑里,关于自己利害存亡的大事,还不晓得,这却如何是好?”刘备听得,好像半天里突然起了一个焦雷一样,忙道:“你且退去,我自有道理。”这正是:温柔乡里风光好,能使英雄壮志磨。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