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回 施诡计羽士藏春云雨室 慕芳容村儿拜倒石榴裙







  话说众医士听得童老太太这两句话,便一齐向那道土指着道:“他不是太太请来的回天手么?小姐的病,就请他诊视,还怕不好么?”童老太太展目朝那道士一看,不禁暗暗纳罕道:“这真奇极了,这个道士是谁请他来的?”忙对众人说道:“这位道师爷,我们没有请啊,还只当是诸位请来的呢。”众医士忙道:“啊,我们没有请,谁认得他呢?”童老太太听说,更加诧异。那一班家将听说这话,便一齐抢着说道:“太太还犹豫什么,这个道士一定是来骗吃的。如今既被我们察破,也好给他一个警戒。”大家说了,便一齐伸拳捋袖的,预备过来动手。童老太太忙喝道:“你们休要乱动,我自有道理。”众人听这句话,便将那一股火只得耐着,看他的动静。

  童老太太走到那个道士面前,深深的一个万福。可怪那个道士,正眼也不去瞧一下子,坐在那里,纹风不动,这时众人没有一个不暗暗生气的。

  童老太太低头打一个问讯,口中说道:“敢问道师爷的法号,宝观何处呢?”那道士把眼睛一翻,便道:“你问我么?

  我叫松月散人,我们的观名叫炼石观,离开洛阳的西城门外,大约不过三里多路罢。“

  童老太太又问道:“道师今天下降寒舍,想必肯施慈悲,赐我家小女的全身妙药的。”他笑呵呵地说道:“那是自然的;不过我看病与众不同,却无须三个成群,五个结党的,我是欢喜一个人独断独行的好。”

  童老太太忙道:“那个自然,只请道师爷肯施慈悲,也不须多人了。”

  他笑道:“要贫道看病,须要将请来的先生完全请回去,贫道自有妙法,能将小姐在三天之内起床。”

  童老太太听说这话,真是喜从天降,忙命人送出许多银两与那些医士,请他们回去。众医士谁也不相信他这些鬼话,一个个领着银子嘻笑而去。

  看官,这道士来得没头没尾的,而且又形迹可疑。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呢?小子趁诸医士走的当儿,也好来交代明白,免得诸位在那里里胡猜瞎测,打闷葫芦。

  这洛阳城西,自从和帝以下,就有这炼石观了。那起初建造这炼石观的时候,究竟又为着什么事呢?原来自从明帝信崇佛教后,道教极大的势力不知不觉地被佛教压下去了,在十年之内,百个之中没有十个相信道教呢。谁知到了章帝的手里,百中只有一两个人了。人人都以佛教为第一个无上的大教,反说道教是旁门左道了,谁信道教,马上大家就乘机笑他迷信,唾骂他腐旧,谁教不肯去亲近,真个是一入道教,万人无缘了。

  在和帝时代的永元四年的时候,天时干旱,八月不雨,民收无望,赤地千里,万民饥馑,看看有不了之局。而洛阳的周近,又闹着蝗虫,一般饥民将树皮草根吃完了,便来吃衣服书籍,苦不胜言。和帝见这样的天灾,不禁忧虑得日夜不安,如坐针毡。尤其那长安城内的饥民,饿得嚎啕震地。和帝亲出东郊,昭告天,只求甘露,连求三天,一滴雨也没有求下来,便出榜召集天下的高僧,作法求雨。众和尚诵经念佛,乌乱得一天星斗,一连求了好几天,结果一点效力也没有,依然赤日当空,毫无雨意。和帝大为震怒,便将这班吃俸禄的和尚,一齐召来,大加责罚;一面又出皇榜召求天下有道之士来求雨。

  未上半天,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羽士,自称是喜马拉雅山紫荆观里的道祖,今见天下大灾,所以来大发慈悲,普救万民的。和帝本来重佛轻道,到了这时,却也无计可施,只得恭恭敬地请他作法。那道士却要求和帝,他求下雨来之后,要将道教原有势力和信仰,完全要恢复起来。和帝只望他求下雨来,什么事情,都一口承认。

  那道士择了吉地,搭台作法。未上两时,果然是乌云满布,大雨滂沱,一共下了有一尺二寸有奇,满河满港,万民欢悦。

  和帝更是十分欢喜,便恭请他做国师,那道士再也不肯。和帝便在洛阳城西造了一座炼石观,把那道士做下院。那道士便收了许多徒弟,在观里修炼。到了永元八年的三月里,那道士将观内所有的道士,完全带着走了,一去不知去向,只留下两个服侍香火的道人,这两个道人,见他们走后,便将一座炼石观和一百顷御赐的田,完全视为己有,也收罗弟子,自己大模大样地居然做起道祖来了。成日价和一起挂名的弟子,大吃大喝,私卖妇女,任意寻乐。有什么官员经过炼石观,拜访那个求雨的老道祖,他便说回到喜马拉雅山去证道了。众官员二次三次都碰不着,后来也不来了。日子既久,便没有人提起了。倒是那一班山野孤禅的,倒得着实惠不少。

  不料被一班无赖之流,窥破内中私情,便来要挟那两个假道祖分点润。他们见这班凶神似的流氓,早已矮了半截,满口答应。那班流氓听见答应,便邀了许多的羽士,在观内吃喝嫖赌,为所欲为,一种放浪的范围,简直没有限制,势将喧宾夺主了。众道士见形势渐渐的不对,却也无法可想,只怪当初一着之错,悔不该开门揖盗的。鬼混了四十多年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内幕。

  不料有一天,忽然来了两个道士,自称是喜马拉雅山紫荆观的嫡派,特地来传道的。他们便到洛阳城内去报告官府,请官府将观收回与他们修炼。官府当然是准他们的请求,立即收回,将一班流氓、假道士赶得一干二净的。

  这两个道士进了观,又召集十几个徒弟,镇日价地烧丹炼汞,倒也十分起劲。可是这两个道士,又何尝是喜马拉雅山的嫡派,原来是两个妖术迷人的蟊贼。他们早就知道炼石观的内容了,便来使一个空谷传声的法子,果然不费一些口舌,竟将一座炼石观攫为己有,鸠占鹊巢,趁此好慢慢地施法迷人。

  这两个道士,一个名叫水云居士,一个名叫松月散人。水云的妖法多端,能料知百里之内的酒色财气,然后使松月去按地址寻访得实在,便使妖法去攫财摄人。

  有一天,他却算到孙寿娥的身上了,便差松月去打探寿娥的年庚八字。这松月刁钻异常,眼珠一转,主意上来,便请一个老婆子,到孙府上去假装一个算命的道婆,在无意之中将寿娥的生辰八字,完全哄骗了去,告诉松月。松月忙又告诉与水云。水云便用纸剪成一个女人的模样,将她的年庚八字,写在上面,施动妖法,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寿娥,立刻弄病了。停了一月之后,他打听孙府里差不多周近的医士全请到了,心灰了,他才打发松月前去的。

  再说童老太太打发众先生去后,便向松月散人问道:“道师!小女的病,还有什么法子想呢?”他道:“须我先去望望,才能作法医治呢。”童老太太听说这话,忙将他领到寿娥绣楼内。揭开帐子,松月一看,不禁魂飘魄荡,暗道:“怪不道水云费了这一番苦心,这货色果然是生得十分漂亮!”他便伸手在她的头额上抹了两把,对童老太太道:“正是正是,四十多天了。”他故将眉头一皱,说道:“我只能医三十天以内的病,过了三十天,我却没有法子可以挽救了。”

  童老太太听了这话,不禁将一块石头依旧压在心头,不由得哭道:“道师,无论如何,都要望你大发慈悲,救一救小女的命,老身就感谢不尽了。”他道:“那么,这样罢,我们师父他的法力高强,太太可舍得将她送到我们观里去,请他医治,不消半月,包管你家小姐一复如初。”童老太太听说这话,忙道:“有何不可,有何不可?只要我家小姐病好,莫说半个月,便是一个月,老身也就感谢不尽了。”他道:“事不宜迟,我先回去求我师父,你家赶紧用暖轿送去,万勿延误,要紧要紧!”童老太太满口答应。

  他便告辞,回到观里见了水云,便将以上的一番情形说了一遍。水云便将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头点了点说道:“只要货色进门,不愁她不卖的。”不多时,童老太太和她乘着两顶暖轿,带领了许多的家丁从仆,前呼后拥地到了炼石观里。松月忙将她们接入东厢。

  童老太太便命人将她从轿里扶了下来。但见她双颊绯红,星眼微饧,弱不禁风地扶在两个婢女身上,走下轿来。童老太太便向松月道:“你们老神仙现在哪里?可能引老身前去参拜么?”松月忙道:“我们的师父一向是不肯与凡人接近的。只因为你家小姐不是凡人,乃是天上雌鸾星下凡的,现在不能不替她救灾救难的,你却千万不要去。”

  童老太太诺诺连声地答应,忙着又道:“老神仙说的,我家小姐的病,能在几天才好呢?”他道:“十天之内吧。”他说罢,便教两个婢女扶着寿娥跟他进去。走过第二道殿,他便将那两个婢女打发她们回到前面去。这时来了两个小道士,将她弯弯曲曲地扶到一个极其秘密的室里。松月赶紧回到前面,对童老太太道:“你老人家是住在我们观内,还是回府呢?”

  童老太太道:“如果在十天之内,老神仙将小女救活,老身在这里有许多不便,不如先且回去,好在离这没有多远的路,有什么事情,一呼就到。”

  松月便道:“太太回去倒也不错,不过七八天的当儿,小姐的病就好了,到那时再请过来,也不为迟哩。”

  童老太太又道:“我的小女,现在什么地方呢?”

  松月道:“现在练功室里,师父替她医治和忏悔呢,太太请放心罢。在我们这里,什么事都要比府上来的周到呢。”

  童老太太深信不疑,告辞登轿,留下两个仆妇预备叫唤,其余都带了回去。

  再说水云见了寿娥,早已魂不附体,忙去将纸人子烧了。

  不多时,寿娥如梦方醒,微开星眼,只见自己坐在一张虎皮的软垫子上面,再朝四下里一打量,不禁大为诧异,只见房内的摆设倒也十分精致,可是不是她平日所居的绣楼了。

  她暗暗地纳罕道:“我现在到一个什么地方了,我倒不解。”这时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她好生疑惑,便站起来走到门边,意欲去将门放开,看个究竟;不料用尽平生之力,莫想得动分毫,好像外面锁了一般。她万般无奈,只得又重行回到那沉香榻上坐了下来。

  偶一抬头,猛见帐子里悬着一个锦缎的荷包,她取下来,放开一看,一阵香味直喷出来。她嗅着这股香味,不由得信手取了一粒红色的丸子出来,大约有豆子大校她暗道:“这丸药是做什么用的?”放在嘴内一尝,不尝犹可,这一尝却大不对了。那丸子却也古怪,到了她的嘴里,一经津唾便化了。她觉得又香又甜,便咽了下去。停了一会,口干舌燥,春心摇荡,周身火热得十二分厉害。

  这时突然听得外面有人启锁。不多时,门呀的一声开了,走进一个二十多岁的公子来。她正在这渴不能待的时候,瞥见有个男子进来,她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便站起来将那男子往怀中一抱,说道:“你可肯与我…………”那男子微笑点头,霎时宽衣解带,同入罗帏,容容易易地将一个完璧女郎,成为破瓜了。一度春风之后,把个寿娥乐得心花大放,料不到世上还有这种真趣,便要求那少年重演第二次。那少年欣然不辞,腾身上去,重行鏖战了多时。真个是云迷巫峡,雨润高唐,枕席流膏,被翻红浪,阳台缥缈,恍登仙境。

  一会儿云收雨散,她抱着那少年问道:“你叫个什么名字?”他笑道:“我名字叫水云。”她又笑问道:“我们不是天缘巧遇么,我记得在家里的,怎的就会到这里来呢?”他忙低声说道:“此地并非凡地,乃是仙府,你休高声浪语的,要一班仙人知道了,你我就乐不成了。”她连忙噤住半天,才悄悄地对他说道:“照这样说来,你也是个仙人了。”他微笑点首道:“我不是仙人,怎能将你摄得来呢?”她听说这话,心中十分荣幸,暗自说道:“我的运气真正不坏,竟邀仙人宠眷,将来还怕不成仙么?”她想到这里,不禁眉飞色舞起来,搂着水云,又吻了几吻。

  水云笑问道:“你饿了不曾?”她忙道:“不饿不饿,先前倒觉得有一点儿,现在一些儿也不觉得饿了。难道这个玩意儿,还能当饱么?”他笑了一笑,也不答话,便起身坐起。

  她忙问他:“到哪里?”他道:“此刻仙府里要点卯了,要是不到,便要受罪的。”她忙又问道:“你去几时来呢?”

  他笑道:“马上就来了。”他说着,将衣服穿好,开门出去。

  他又将门锁起。

  她在榻上,此刻十分疲倦,不知不觉地沉沉睡去。到了天晚,水云命人送些酒菜和饭进来,自己将门关起,走到榻前,将她轻轻地推醒。她睁眼看时,只见房里摆着一桌酒席,他坐在她的身边。她笑问道:“你几时来的?我怎么不晓得?”他笑道:“你这样的熟睡,哪里能知道呢。”她也不客气,竟和他手携手并肩坐下,低斟浅酌的起来,吃的那些小菜,也不过是些鸡鱼肉鸭之类,她不禁疑惑地问道:“久闻仙人茹素,怎么你们也动起荤来呢?”他笑道:“你哪里知道天上何异人间呢!不过对于荤的一道,不常有罢了。不瞒你说,我怕你仙府里的东西吃不来,特地差人到下界去办的。”她听他这话,足见他爱己的心切了,那一股热烈的爱情,陡增了百倍,便觉除了水云,再也没有第二个亲人了。一会子,两个人都有了些酒意,忙携手入帏,重整旗鼓,大战一番,不能细述。就这样朝朝寻乐,夜夜贪欢,一转眼三四天飞似地过去了。

  这时却气坏了一个人。你道是谁?却原来就是松月。他们的常规,在外面骗到钱财同用,弄到妇女同乐。松月见寿娥生得十分娇娆出色,早已垂涎万丈了,满心期望轮流消受,不料被水云视为己有,一些儿也不分润与他,于是将那一股醋火,直冲至泥丸宫之上,忍耐到第四天,还指望水云给他解解渴呢,谁知水云连房门都不出了。他可气坏了,等到未牌的时候,还未见他出来,正想打门进去和他厮拼,瞥见他满脸春风,从后面走了出来,匆匆地走进房去。

  松月忍无可忍,便跳起来向他说道:“水云,你可记得当初的盟约么?”水云听他这句话,明知他要分自己的肥,他怎肯甘心将一位天仙玉美人送给他受用呢,自然是不肯退让,忙道:“什么盟约不盟约,只凭自己的本领;老实对你说一句,这个货色,你休要想了,让给我罢。”

  他大怒道:“好,管教你快活就是了。”他说罢,便到壁上去取刀。水云忙抢着也取了一把刀,向他说道:“松月!你想拿刀来吓我么?须知你愈是这样,愈不答应,咱也不是个省油灯,今天死活随你。”

  他也不答话,迎面就是一刀。水云举刀相迎。两个人大战了十余合。猛地跳出圈子,水云照定松月的头上砍去。松月也打定了主意,抡刀往他的左胁刺来。这时水云的刀先到,早将松月的头颅劈了两爿。松月的刀也跟着刺进他的右胁。水云呜的一声,霎时也随他一同到阎王那里去交账了。

  不说这两个万恶的道士一齐结果,再说寿娥在房中闷得慌,便想出去逛逛,幸喜门没有锁,开了门走出来,刚刚转过偏殿,瞥见两个尸首,倒在西边的耳房里。她大吃一惊,忙近前来一看,却正是水云和一个不认得的人。她魂不附体,便知道身陷匪徒的窟里了。她摸出后门,只见外边夕阳西下,和风阵阵的,一片田禾,万顷青青,她慌不择路地迈着金莲,没命地乱走。大约走了二里多路的光景,耳朵里突然冲着一片笑声,她展开秋波一望,只见一群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正在草地上玩耍。这正是:红颜脱险方离窟,白发思儿尚依门。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