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纤手解红罗柔情似水 秃头膏白刃军法如山







  却说刘文叔大醉入房,与郭氏携手入帏,共效于飞之乐。

  良宵苦短,曾几何时,又是纱窗曙色。郭氏正要起身梳洗,猛可里听得刘文叔哽哽咽咽地哭道:“兄长你放心,我今身不替你报仇,誓不为人!不过我面上却万万不能露出颜色。须知刘玄的耳目众多,万一走漏风声,不独我没有性命,就是仇也报不成了。”他说罢,哽哽咽咽哭个不住,把个郭圣通大吃一惊,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伸出一双纤纤玉手,将刘文叔推醒,只见他泪痕满面。圣通低声问道:“你方才梦着什么噩梦,便这样大惊小怪的?”刘文叔忙坐了起来,双手揉揉睡眼,只是发呆。

  圣通又低声问道:“君家为着什么缘故,这样的糊涂?”刘文叔到这时,才听见她问话,忙答道:“没事,没事。不过心中事,每每形于梦寐罢了。”郭圣通也坐了起来,一面先替文叔将衣披好,一面笑道:“你用不着瞒我了,我方才听得清清楚楚了。”刘文叔料想也瞒她不住,便将刘玄怎样将他的哥哥杀了,自己预备怎样报仇的心事,完全告诉圣通。她听了这番,也是献欷欲泣似的。两个人默默的半晌。

  圣通才开口向文叔劝道:“君的玉体,务望保重要紧!不要常常伤感。天长地久,终有报仇的一天。”刘文叔拭泪答道:“卿的劝我,原是正理,怎奈手足之情,片刻不能忘却。”

  圣通又劝道:“君家现在势力直欲盖刘玄而上,强将如云,谋士如雨,要想报复前仇,还有什么阻碍么?依我想,目下王郎未灭,天下未安,宜先从事征讨清静,那时推翻刘玄一反掌间耳。”刘文叔听她这番话,真是喜不自胜,情不自禁地用手将她怀中一搂,揾着香腮,低声说道:“卿乃真知我心。”两个人喁喁地又谈了一会子。她说出来的话,无句不中听,把个刘文叔喜得心花大放,比阴氏还要宠爱三分。

  不多时已到辰牌时候,刘文叔才起身升帐,与众将商议进攻的方法。邓禹对文叔道:“如今我们的军威正盛,万不可稽延时日,须即日继续出伐,直捣邯郸。王郎小丑不难一鼓荡平了。”刘文叔投袂而起,对众将说道:“邓先生的高见,正与我同,望众将军指示可否!”帐前的众将,一个个伸拳掳袖,齐声说道:“郑先生的高见,我们谁不赞成呢?”刘文叔见众将如此同心协力,心中暗喜,忙下令进兵。留下刘植守昌城,阴识守贳县,余下的众将,完全随征。

  挥动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直向元氏县进发,还未到城下,元氏县的官长,只吓得屁滚尿流,忙请都尉重黑商议迎敌之计。

  重黑听得刘文叔领兵百万,强将千员,前来讨伐,早就吓得浑身发软,四肢好像得了寒热病一样,抖抖地动个不祝又想逃走,又想求救,真是和热锅上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一无着处。

  猛听得县令请他商议,忙对来人说道:“请你回去对县太爷说罢,我这两天身上有些不好,兀的恶寒怕热的。”那人只得回去,照他这番话告诉县令,把个县令急得走投无路。暗道:“当着这生死的关头,偏偏他又生病,这不是活该要送命么?”

  他万分无奈,亲自到都尉重黑的家里来。

  重黑听说他来,只得装着病,哼声不绝地出来,故意问道:“县令今天到这里,有什么贵干吗?”县爷跌足大声道:“你还不晓得么?现在刘秀带兵百万,强将千员,前来讨伐我们了。大约就在两天之内,就要到了。”重黑哼道:“那么,怎样办呢?偏生我又病着,如果好好的,不是我重某夸一句海口,凭那几个毛鬼,不消我一阵斧头,包管杀得他片甲不存。但是我这两天病势渐渐凶恶得十分厉害,还要回去请医服药。”县爷听他这话,慌了手脚道:“将军一走,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生应付呢?”重黑翻起眼睛说道:“咦,这真奇怪极了,人家病这样的重,难道不要回去诊视吗?”县爷哭丧着脸说道:“将军一个人回去也不要紧,不回去也没有要紧,可是下官还有三个小儿,四个小女,假若刘秀到此,岂不是全要做无头之鬼吗?”重黑呻吟了半晌,向县令道:“我倒有个主意,明天刘秀到了,你竖起降旗,跪倒他的马前,多说几句好话就完了事。此刻恕我不陪了。”县令见他向后面前进去,只得回来预备投降。

  差不多申牌的时候,刘秀的大军已到。金鼓震天,喊声动地,把个元氏县令吓得手颤足摇,拼命价地喊人竖起降旗,自己硬着头皮,开了城门,走到刘文叔的马前,扑通往下一跪,口中说道:“元氏县县太爷,迎接刘秀大老爷进城。”这两句话,说得刘文叔不禁嗤地一声笑将出来。见他那种神气活现的样子,又可怜又可笑,忙教人将他扶起,一同进城,留下李忠守城,便星夜向房子县进发。

  直走一夜,到东方发白,才到房子县的城外,扎下大营。

  正要预备攻城,早见城里竖起降旗,城门大开,刘秀忙领兵入城。那守城的县令,早逃得不知去向。刘文叔安民已毕,便与诸将商议进攻办法。铫期道:“军如荼火,万不可稍稍延顿,致挫锐气。依我的愚见,趁此再向鄙城进攻。等鄙城一下,再教士卒们稍留憩几日,再行进发。”刘秀大喜,忙下动身令,只留下万修守房子县。不到半日,果然又将鄙城攻克。

  正待出示安民,猛听城外喊声震地,金鼓大鸣,邓禹忙命人撤起吊桥,闭起城门。大家上城头观看,只见一队贼兵,从西北上蜂拥而来。为首一员贼将,生得虎头燕额,十分威武,手持四窍八环刀,到了城下,厉声喊道:“不怕死的草寇,快来纳命!”岑彭按不住心头火起,便来请令。文叔见他要出马,自然欢喜,忙道:“将军肯去,好极了。”

  岑彭飞马出城,到了垓心,大声喝道:“来将通名。”那个贼将大声说道:“你站稳了,我乃大汉皇帝部下大将军李恽是也。”岑彭也不答话,舞动龙蛇枪,扭住便斗。枪来刀去,大杀了一百多回合,未见胜负。刘文叔见李恽委实厉害,恐岑彭有失,忙鸣金收兵。岑彭虚晃一枪,兜马入城。

  李恽立马垓心,等候多时,不见有人出来,勃然大怒,下令功城。城上的灰瓶石子飞蝗一般地抛掷下来。贼兵倒被打得头破血飞。李恽无奈,只得领兵转道向东门而来。到了东门附近,厉声大骂。不多时,冯异手持独脚铜人,打出城来。二人见面,也不答话,大杀起来。大战了八十多合,城上一片鸣金声音,冯异便抛下李恽,飞马进城去了。

  李恽再来骂阵,谁知一直骂到未牌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出来答应他,李恽可气坏了。可是他虽然厉害,不敢攻城,便拨马向城南便走。未到南门,铫期跃马横刀,早已在那里等候,见了他,狂笑一声道:“反贼休慌,你老爷在此,等候已久了。”李恽大怒,也不答话,拍马舞刀,来战铫期。铫期慌忙接着,二人奋力大杀了四十多合,不分胜负。

  这时城内忽然飞马跑出一员女将来,搅动梨花枪,冲到垓心,张开樱桃小口,娇声喝道:“毛贼休慌!快此纳下头颅,免得姑娘动手。”李恽大怒,正要来战。铫期虚闪一个架子,纵马回城。刘伯姬便和李恽大战起来。杀到分际,刘伯姬拍马落荒而走。李恽哪知是计,一味的不顾死活,催马追来。刘伯姬霍地扭转柳腰,正待取弓。说时迟,那时快,这时耿纯不知从何处来的,腾云价地飞到李恽的马前,大喝一声。李恽措手不及,被耿纯一刀,斩于马下。一队贼兵,吓得狼奔鼠窜地逃了。

  刘伯姬枭了首级,正待回马,瞥见有两员贼将,从贼兵中放马冲到伯姬的面前,刀矛并举。刘伯姬也不怯惧,耍动梨花枪,敌住二人。未到十合,不料从北边又冲来两个,一个手执双锤,一个手执开山斧,来战伯姬。伯姬不慌不忙,展开梨花枪,敌住四人。刘文叔深恐他妹妹有失,忙叫人鸣金。

  这时城头上鸣金的声音,呛呛呛敲得震天价响,谁知伯姬安心要在众将面前大展才能,乱翻玉臂,大战四人,兀地不肯回来。李通在城上看心慌,飞奔下来,一马冲到垓心,舞动大刀,战住两个贼将。伯姬虽然称雄,究竟是个女流之辈,厮杀了一阵,便吃劲得了不得。见李通分去二将,自己登时轻爽得多了,奋起精神,和二人恶斗不止。王霸、耿弇更是看得眼热,二人也不待命令,并马出来,各挥兵刃,来帮助李通、刘伯姬。

  那几个贼将见有人来帮助,忙分头迎敌。伯姬深恐马乏,虚晃一枪,跳出圈子,让王霸去独战两将。伯姬见王霸的双锤,耍得风雨不透,将那两员贼将,杀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能。伯姬更不怠慢,霍地扭转柳腰,弯弓搭箭。飕的一箭,那个使刀的早已翻身落马。说时迟,那时快,伯姬的第二箭又到,不偏不斜,正中那个使戟的手腕,一放手,被王霸手起一锤,将那贼的马头打得粉碎。那贼将被马掀落在地。王霸飞身下马,将那两员贼将生擒活捉了,忙与伯姬正要来帮助李通、耿弇,只见他们各捉一个,正在那里捆缚呢。四人各擒一员贼将,高高兴兴地回城。

  刘文叔一一慰劳已毕,便命将那捉来的四个贼将,带了上来。那四个贼将,立而不跪,十分强悍。刘文叔倒有一种怜才之意,便来用柔软的手段,收服他们,正要下令松绑。鄗城的县令,上前拦道:“明公休要乱动,这四个死囚,非杀不可,万无赦放之礼。”刘文叔忙问:“什么缘故?”鄗城县令咬牙说道:“这四个死囚,原姓苏,是鄗城第一个财主。此番明公起义到此,下官本已预备归附明公。不想这四个死囚,坚要和我作对,一面淆惑百姓还不算数,还要去勾结王郎的部下李恽来和明公作对。这人如果将他留下,必为后患,求明公还是杀去的好。”刘文叔听了这番话,不禁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忙教人推出去斩了。一面又命祭遵带了一队人马,前去抄拿家属。军司令祭遵带了人马,直扑苏宅而来,这且慢表。

  如今单说有一个人姓王名明,他本是刘秀家中的一老家人的义子,此番起义,他也跟刘文叔到东到西。这王明生性狡猾异常,事事趋承。刘文叔倒也十分欢喜他。王明便仗着文叔的势力,居然出车入马,威风凛凛的,众人都以为他是刘文叔的私人,不去惹他。谁想他见众人不去理他,竟疑众人怕他,越加肆无忌惮。诸将谁不是宽宏大量的,谁也不去和他较量长短。

  刘文叔见他办事精勤,也肯信用他。因此把这个舍中小儿,一天一天地捧出头了。

  今天他在帐后,听说要去抄查苏家,他不禁动了念头,暗想道:“我跟了小主人至今,还没有一点余积,听说这苏家是个大财主,何不去捞几文来用用呢。”他主意打定,却不走前面,蹑足潜踪地出了后门,上马加鞭,直向苏家而去。谁知他初到此地的,路径不熟,竟摸错了。一路上问人,好容易摸到姓苏的府前,只见里面已经闹得沸反盈天,捉的捉,绑的绑,哭的哭,喊的喊,乌乱得一天星斗。

  他下了马,挺腰凸肚地走了进去。守门的兵士,都认识他是刘秀的家人,所以让他进去。王明得意洋洋地直往后闯,到了百客厅,迎头撞见祭遵。祭遵只当是刘秀差他来勘察的呢,连忙向他恭而有敬地行了一个礼。王明正眼也不去看他一下子,稍稍地一颔首,便与祭遵擦肩而过。他一径直向后面住宅里走来,登楼上阁,真个勘察史一般。

  到一处有一处珍宝,珊瑚镜,翡翠瓶,五光十色,目不暇接,他恨不得连屋子都带走。撞来撞去,一头撞到库房里面,只见那些金锭银锭,堆积如山。他可没了主意,又不知怎样才好,拼命价地往怀里乱揣。霎时怀里揣得满了,又将裤腰松开,放了两裤脚管的金银锭子,袖子里又笼了好些。

  正要出去,猛可里后面呀的一声,他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只见那北边靠墙的那一面书橱动了起来。他不禁暗暗地纳罕道,这真奇怪极了,怎么这个书橱竟会动呢?莫非年深日久,成了精怪不成么?他正自一个人在那里迟疑不决,瞥见书橱开处,后面现出一个门来。他不禁暗喜道:“这里一定是苏家藏宝贝的机关,倒要来看看。”他说着,轻手轻脚走到门旁边。

  正要进去,瞥见里面走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妙人来。但见她云髻蓬松,星眼流电,那一副整齐面庞儿,真是个令人神飞魂落。

  王明见了大喜欲狂,急忙扑上前去。那美人被他一吓,连忙缩身躲了进去。他随后跟了进去,不知不觉地砰的一声,外面的书橱仍旧关上。

  他进秘室,仔细一看,只见里面锦屏绣幕,装设得富丽堂皇。但是那个美人,却不知去向。他一颠一簸地四处寻找,不料将双手无意往下一放,袖子里的金银锭子,一起造了反,骨碌碌地滚了下地。他连忙要去拾锭子,猛听得帐子里有人吃吃地发笑。他这时锭子也无心去拾了,忙走到帐子前揭开一看,只见那个美人,坐在床前,只是向他发笑,他可是如同得着一方金子似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过那个美人往怀中一搂,说道:“我的心肝。”那美人连忙伸出纤纤玉手,含羞带愧地将他往旁边一推,低垂粉颈,梨面通红。王明哪里肯就此罢手,又过来将她搂住说道:“美人,你不要倔强,现在你们一家子全被我下令拿去斩了。”那个美人听了他这话,只吓得玉容失色,梨面无光,便哽哽咽咽地哭将起来。他连忙问道:“你是他家的什么人?赶紧告诉我,或者可以放你!”那美人娇羞欲绝,哪里还肯答他的话呢。

  列位,要知道美人的来历,在下就此交代明白,省得诸位在那里打闷胡芦。原来这个美人名叫金楚楚,是苏大户用二千银子买来的。这楚楚是苏大户第一个宠妾,整日价的将她藏在库房后面的一间秘密室里。自从这苏大户带了三个兄弟到王郎那里去求救,金楚楚在这秘密室里,无一日不担惊受怕的。今天一早上,就有丫头进来送信说:“大户弟兄四个,全被刘秀捉住杀了,快些预备出去逃命罢!”这金楚楚还有几分不大相信,这时见王明进来,才知大户真个被杀了。她可怜哪里还敢回话,低着头,只是啜泣不止。王明又向她说道:“美人,我看你依了我一件事,我马上命人将你接到我的家中去做太太。”

  那楚楚见他这样,心中十分不愿,无奈性命要紧,也不敢说不答应,只得低首无言。

  王明一面搂住她,那一种兰麝的香气,直冲到他的鼻子里。

  心里本就把那一股无明欲火,高举三千丈,捺按不下。不由分说,将楚楚往床上一按,正要开始工作,那裤了里的锭子,累坠得动弹不得。他可是顾不得许多了,胡乱的将脚管一放,那些锭子一个个地滚落到地上。他爬上床来,楚楚又不敢动弹。

  将玉体横陈在床上,闪着一双星眼,只是望着王明做作。这时王明伏到她身上,说道:“美人,你可将罗裙解去,好与你……”她不敢不依,含羞带愧地用手将罗裙解去。霎时动作起来,正在这入彀的时候,猛地有人将门一推,闯进十几个人来,楚楚忙道:“有人进来,你快些起来!”那王明哪里肯放手,只顾紧抱住楚楚,务求完事。

  说时迟,那时快,有人将帐子一揭。王明回头一看,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你道是谁?却原来就是祭遵,他连忙爬下床来。

  祭遵见此情形,不觉勃然大怒,手起一剑,竟将王明的一颗癞痢头,早和肩上宣告脱离,一缕魂灵直向巫山十二峰去了。这时楚楚吓得浑身乱战。祭遵命人一并捆起。这时忽然有一个人对祭遵说道:“军司令,这岔子你可惹得不校你方才杀的这人,你知道是谁?”祭遵摇头道:“管他是谁,犯了法,终要斩的。”这正是:有味残膏犹在指,无情利刃已临头。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