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回 宝马香车丽华出阁 长矛大纛文叔兴师







  话说刘文叔将书看过,心中大喜,忙向阴识说道:“来意已悉,目下正在需人之际,如果足下肯以身许国,那就好极了。”阴识道:“山野村夫,全望明公指教。”

  二人谦虚了一会子。李通入帐报道:“定陵的主将来降!”

  刘文叔忙教人将他带进来。那个降将走进大帐,双膝跪下,口中说道:“降将胡文愿随明公麾下,执鞭随镫,共剿莽贼,区区微忱,万望明公容纳!”刘文叔急忙亲自下来,将他从地上扶起说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将军能明大义,汉家之幸也。”胡文见刘文叔一表非凡,自是暗喜。

  刘文叔带了众将领兵进城,安民已毕,即大排筵席犒赏三军,席上李通对邓辰说道:“邓辰,你可认识那个姓阴的?”

  邓辰道:“不认得。”李能道:“我看文叔和他非常亲密,不知是何道理。”邓辰道:“大约是他的旧友罢了。”到了天晚,邓辰私自对文叔道:“今天来的这个姓阴的,是你的朋友么?”

  刘文叔忙道:“你来了正好,我有一件心事刚要去和你商议。”

  邓辰道:“什么事?”刘文叔含羞咽祝邓辰不禁诧异起来,忙道:“这不是奇怪么?话还未讲倒先怕羞起来。”这两句话说得文叔更是满面通红,开口不得,邓辰道:“自家亲戚,有什么话,尽管说,不要学那些儿女之态,才是英雄的本色哩!”

  刘文叔道:“原是自家的亲戚,才喊你来商议的。”邓辰道:“不要指东画西的了,请你直接说罢!”刘文叔便将阴丽华的情形,大略拣有面子的话说了一遍。意思想请邓辰作伐和阴识求亲。邓辰听他说过这番话之后,哈哈大笑道:“我道是什么事呢!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和他十分亲近。既然这样,那就妙极了,我岂有不尽力的道理?你放心,多在三天,包管你洞房花烛。但是我是个男媒,再请个女媒,才像个事体。”

  文叔道:“你不要忙,先向阴识去探探口气再说。”邓辰把胸脯拍得震天价地说道:“这事无须你过虑,我敢包办。如其不成功,算不了我的本事了。”刘文叔道:“姐丈玩话少说,你去和阴识谈谈看!”邓辰道:“那个自然。但是我一个人去,未免太轻忽人家,最好请李将军和我一同去,方像个正经。”

  刘文叔未曾置个可否。邓辰笑道:“踌躇什么,难道李通不是你的妹丈么?”刘文叔道:“并不是这样讲的,我想李通的人粗率,出言不雅,故尔沉思。”

  邓辰道:“你又呆了,他和我去,预先关照他,不准他开口,直做个样子,什么话全让我来讲,岂不是好么?”刘文叔大喜道:“如果成功,定然办酒谢媒。”邓辰笑道:“媒酒那还怕你不预备么?不过我这个人,从来没有给人家做过一回媒人,你可要听明。”刘文叔笑道:“天下的事只要有了个谢字还不好么?休再噜嗦了,快些去罢!”

  邓辰笑着出来,一径到李通的家里,但见李通正在里面与刘伯姬畅谈一把宝剑的来历,见他到了,二人忙起身相迎。邓辰进了客室,便向李通笑道:“我们刚刚吃过了庆功筵,马上又有喜酒吃了。”李通诧异问道:“你这是什么话?”邓辰坐了下来,将以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个究竟。李通拍手道:“怪不得他与那个姓阴的非常亲近啊,原来还有这样事呢,真是可喜可贺!”

  刘伯姬忙问道:“敢是我们前村的杨花坞的阴丽华么?”

  邓辰道:“你怎么知道的,不是她还有谁呢?”她笑道:“怪道我在家的时候,常听他说‘在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必取阴丽华’这两句。差不多是他的口头禅,一天不知说了几遍。料想这阴丽华一定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如不然,他不能这样的记念着她的。”

  邓辰笑道:“管她好的丑的,目下都不能知道,我们且去替他将媒做好再说,到订婚之后,自然就晓得了。”李通笑道:“可不是哩,我们就去给他说罢。”邓辰笑道:“这事用不着你着急,可是有两句话,我要先向你声明。”李通道:“你说,你说。”邓辰道:“你和我去,你不准开口,才和你去呢。”李通笑道:“这不是奇谈么?难道我讲话,就犯了法了么?”

  邓辰笑道:“你不要误会,因为你没有媒才,所以用不着你开口。李通笑道:”什么叫做媒才,我倒来请教。“邓辰笑道:”啊,做媒这件事,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什么稀奇,一有稀奇,任你舌长八丈,口似悬河,那是没有用的。“李通道:”我只当是什么难事呢,原来这点玩意儿,我晓得了,今天去,我就拣好话就是了。“邓辰摇手道:”话有几等说法,万一说得不对,凭你说的什么好话,也要坏事的。“李通道:”照你这样说,我竟不配说话了。“邓辰笑道:”你又来了,谁说你不配说话的,不过今天的话,不比寻常的话,一句也不能乱说的。“

  刘伯姬笑道:“他既不要你开口,你就不开口,少烦了神,吃现成的喜酒,做现成的媒人,可不是再好没有呢?”李通大笑道:“就这样的办,我今天跟他去,只装个哑子,一声也不响好么?”邓辰道:“好极了,我们就去罢。”

  说着和李通出得门来,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教他到那里不要开口乱说。李通道:“你放心罢,我决不开口的。”

  一会子到了阴识住的所在,敲门进去,只见阴识秉烛观书,见二人进来,忙起身让坐。二人坐下,阴识问道:“二位尊姓?”邓辰便说了名姓。李通坐在那里和大木头神一样,一声不响。阴识忙走过来,向李通深深一揖,口中说道:“少请教尊姓台甫?”李通忙站起来,回了一揖,便又坐下,仍然一声不响。邓辰心中暗暗着急,暗道:“这个傻瓜,真是气煞人呢!

  教他不开口,认真就闭口不响了。“忙用手向他一捣,意思教他将他名姓说出来。谁知李通见他一捣,越觉不敢开口,真个和六月里的蛤蜊一样,紧紧地努着嘴,双眼管着鼻子,不敢乱视,邓辰却被他急得无法,只得站起来替他通了一回名字。

  阴识问道:“二位深夜下顾,必有见教。”邓辰忙答道:“岂敢,特有一要事相求。”阴识忙问道:“有何贵干?请即言明罢!”邓辰便道:“刘将军文叔与敝人忝属葭莩,他的才干,谅足下已经深知,无须小子赘言了。阴识忙道:”刘将军英武出众,拔类的奇才。“邓辰继续道:”他的年龄已过弱冠,不过中馈无人,但是他的眼界高阔,轻易不肯就范。闻足下令妹才德兼优,颇有相攀之念,故敝人等不揣冒昧,来做一回月老,不知足下还肯俯允否?“阴识听了,满口答应道:”邓兄哪里话来,惜恐舍妹蒲柳之姿,不能攀龙附凤,既蒙刘将军不弃寒微,阁下又殷殷下顾,何敢抗命呢?“邓辰见他已答应,不禁满心欢喜道:”承蒙不弃,不独舍亲之幸,便是小弟也好讨杯媒酒吃了。“阴识大笑道:”邓兄,哪里话来,等到吉日,小弟当恭备喜酒相请就是了。“

  邓辰也不便多讲,与李通告辞出来,先到李通家中。李通才开口说道:“好了好了,今天的媒人也做稳了,喜酒也吃定了。”刘伯姬忙问究竟。邓辰笑得打跌道:“罢了罢了,像这样的媒人,我真是头一朝儿看见的。”刘伯姬笑问道:“难道又弄出笑话来了么?”邓辰便将阴识请教名字的一事,说了一遍,把个刘伯姬只笑得花枝招展。李通瞪起眼睛说道:“咦,不是你们教我不要开口的吗?我当然不开口了!任他问我什么,我没有破戒,还不好么?”刘伯姬笑道:“果然不错,应当这样的。”

  她说着,又向邓辰问道:“媒事如何?”邓辰道:“成功了。”刘伯姬只是十分喜悦。邓辰便告辞,径到刘秀的住处。

  刘文叔正在那里盼望他回话,瞥见他进来,忙问道:“姐丈!

  所托之事,如何?“邓辰笑道:”成功是成功了,但是你拿什么谢谢大媒人呢?“刘文叔听得成功,不禁满心欢喜,没口地答应道:”有,有,有!“邓辰笑道:”只管有有有!究竟拿什么来谢我呢?“刘文叔道:”要什么,有什么,还不好吗?“

  邓辰笑道:“别的我不要,只将好酒多办些,供我吃一顿就是了。”刘文叔道:“容易,容易!遵办就是了。”邓辰收了笑容,正色对他说道:“三弟,难得人家答应。在我的拙见,趁现在没有事的当儿,不如早成好事,倒了却一层手续,你看如何?”文叔沉吟了一会子,然后向他说道:“事非不好,不知对方能否答应,倒是一个问题。”邓辰道:“这倒用不着你踌躇,还是我和阴识商议,不难答应的。”

  邓辰忙又到阴识这里,只见阴识尚未睡觉。邓辰忙对他道:“阴兄,小弟又来吵搅你。”阴识忙起身让坐,笑问道:“现在下顾,还有什么见教么?”邓辰说道:“忝在知己,无庸客气了。我刚才回去,对舍弟亲说过,舍亲自然是喜不自胜,他对小弟曾有两句话,所以小弟再来麻烦的。”阴识道:“愿闻,愿闻!”

  邓辰道:“男婚女嫁,原是一件大事。但是舍亲现在以身报国,当然没有什么闲暇的时候。可巧这两天将定陵得了,暂息兵戎,在他的意思,欲在这几天择个吉日,将这层手续了去,省得后来麻烦。”阴识满口答应道:“好极了!明天兄弟回去,就和家母预备吉日,大约就在这月里罢!”邓辰道:“依我看,就是九月十六罢。”阴识道:“好极,好极!”邓辰道:“还有几句话,要和阁下商议,就是妆奁等类,千万不要过事铺张,徒将有用的钱财,使于无用之地,最好就简单一些为好。舍亲文叔他也是个不尚浮华的人。阴识道:”阁下的见解真是体贴人情已极,兄弟无不遵办就是了。“邓辰便站立起来笑道:”吵闹吵闹!“阴识便送他出来。

  邓辰到了刘文叔这里,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刘文叔真个是喜从天降。邓辰笑道:“自古道,媒人十八吃,新人才吉席。

  我做这个媒,连一嘴还未吃到,就将这头亲事做好了,岂不是便宜你们两家了吗?“刘文叔道:”那个我总有数,请你放心就是了。到了吉日,我预备十八个席面,尽你吃如何?“邓辰笑道:”那是玩话,我当真就是这样的一个老饕吗?“刘文叔道:”我要不是这样办,惹得你又要说我小气了。“邓辰笑道:”就这样办。“二人又说笑了一会子,不觉已交四鼓,邓辰便告辞回去安息了,一宵无话。

  到了第二天早上,阴识便到刘文叔这里来告辞。临行的时候,向文叔问道:“你几时到舍下去?”文叔道:“我到十五过去。”阴识喜洋洋地走了,在路数日,不觉到九月初九早上,已经到了杨花坞,早有家丁进去报与阴兴。

  阴兴心中好生疑惑,暗道:“难道刘文叔不肯录用他么?

  如其录用,现在回来做什么呢?“他正自疑惑,阴识已经走了进来。阴兴问道:”大哥,什么缘故去了几天,就回来呢?“

  阴识便将刘文叔和妹子订婚一节,告诉阴兴。阴兴自然欢喜。

  阴识忙问道:“太太呢?”阴兴道:“现在后园牡丹亭里饮酒赏菊呢!”阴识笑道:“她老人家的兴致很为不浅咧!”他两个正自谈话,雪儿早已听得清清楚楚,飞也似地跑到后园里。

  只见丽华坐在一旁,朝着菊花只是发呆出神。邢老安人倒了一杯酒在她面前说道:“我的儿,来吃一杯暖酒吧。”她正自想得出神,竟一些没有听见。邢老安人又用箸夹了一只大蟹,送到她的面前说道:“乖乖,这蟹是南湖买来的,最有味的,你吃一只看。”她才回过头来,对邢老安人说道:“谢谢母亲,孩儿因为病后,一切荤冷都不大敢乱吃,蟹性大凉,不吃也好。”老安人笑道:“还是我儿仔细,我竟忘了。”

  这时雪儿跑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喘吁吁地进来,向邢老安人笑道:“恭喜小姐!”她说了两句,便张口喘个不祝邢老安人瞥见她凶神似地跑进来,倒吓着一跳,后来听了她说恭喜两字,不禁诧异问道:“痴丫头,什么事这样冒失鬼似的?”丽华也接口问道:“什么事?”雪儿又停了半天,才将阴识回来的话,一五一十说个究竟。邢老安人放下酒杯问道:“真的么?”雪儿笑道:“谁敢在太太面前撒谎呢?”邢老安人真个喜得心花大放,忙用眼去瞧丽华,正想说出什么话来,只见她低垂粉颈,梨面堆霞,娇羞不胜。老安人笑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这小姐,一定要配个贵人,今日果然应了我的话了。我的儿,你的福气真不浅咧!”丽华虽然不胜羞愧,但是那一颗芳心,早已如愿,十分满意了。

  这时邢老安人正要去请阴识,阴识已经进园来了,到了亭子里,先向邢老安人请了安,然后将文叔求亲的事情,说个究竟。邢老安人笑道:“我养的女儿,难道随你们作主吗?”阴识只当她的母亲认真的,忙道:“母亲,这事不要怪我,在我的意见将妹子配了刘家,岂不是再好没有么?凭他家的世胄,难道配不上我家么?不是孩儿说一句,错过刘文叔,再去订一个,老实说,不独妹妹不答应,再像刘文叔这样子,恐怕没有了。”邢老安人忙笑道:“我儿,为娘方才那是句玩话,难道你就认真了么?”阴识也笑道:“我明知母亲和我打趣,我也和母亲打趣的。”丽华早就羞得回楼去了。

  当下阴识对邢老安人商议道:“看看吉期已近,我今天就要着手预备了。”邢老安人道:“可不是妆奁家伙一样没有,赶快要着人去办才好呢!”阴识笑道:“不需,不需。”邢老安人道:“这倒奇怪!怎的连嫁妆都不要呢?”阴识便将缘由说了一遍。邢老安人道:“原来这样,那倒省得多麻烦了。”

  阴识道:“别的倒不要预备,但是此番来道贺的人,一定不在少数呢!将前面的三座大厅一齐收拾起来,预备酒席,两边的厢房,也要收拾清净,预备把他们歇宿。”邢老安人也是无可无不可的。阴识便和阴兴兄弟两个,手忙脚乱,一直忙了三四天。

  到了十五早上,各式停妥,专等刘文叔到来,一直等到未牌的时候,阴识心中好不焦急,暗道:“文叔难道今天没空来么,我想决不会的。”他正在猜测的当儿,猛地见一个家丁进来报道:“大姑父到了!”阴识急忙起身出门去迎接。阴兴也吩咐家丁预备招待,自己也随后出来。

  只见刘文叔高车骏马,远远而来,一刻儿到了村口。阴兴便吩咐家丁,放起爆竹。一霎时劈劈拍拍,放得震天价响,一班音乐也同时奏起。刘文叔在前面走,后面跟着李通、王常,还有一队兵。阴识忙迎上去,与三人握手寒喧,向文叔问道:“邓兄今天没有下临吗?”文叔答道:“因为定陵城初下,我到此地,不能不留一个人在那里弹压。”阴识点头道:“那是自然。”说着,又与李通、王常见了礼。大家握手进村,到了门口,各自下马入内。阴识一面招待李通、王常,一面引着刘文叔拜见他的母亲。到了第二天,远近听说文叔结婚,谁也要敬一份贺礼,真是个车水马龙,贺客盈门,十分热闹。到了晚上,合卺交杯,同入罗帐,自有一番叙别之情,不必细说。读者们谁不是过来人呢?

  良宵易过,永昼偏长,曾几何时,又是鸡声喔喔,日出东方了。丽华忙起身梳洗,刘文叔也就起身梳洗。二人梳洗停当,携手去参拜邢老安人,把个邢老安人乐得心花怒放。试想这一对璧人,怎能不欢喜呢?

  阴识忙又到大厅上摆酒,招待众人。大家还未入席,瞥见有个家丁进来报道:“外边有个背着青包袱的人。口中说道,是奉着圣旨前来有事的。”阴识忙起身迎接。那人进了大厅,往中间直挺挺站着,口中喊道:“刘文叔前来接旨!”文叔在后面早已有人报知与他,听说这话,忙命人摆下了香案,自己往下一跪,三拜九叩首已毕。那个官长口中喊道:“破虏大将军刘文叔,圣旨下!”刘文叔伏地奏道:“微臣听旨。”那个背旨官又喊道:“破虏大将军武信侯刘文叔因其破虏有功,劳绩卓著,特升授司隶校尉,行大司马事,克日即行,往定河北,钦此。”文叔听罢,三呼万岁,舞蹈谢恩。阴识忙设席招待,那个背旨的官员也不赴筵,就匆匆地走了。

  刘文叔忙向邢老安人辞行,又与丽华握别。新婚乍离,总不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这正是:昨夜帐中春意满,今朝塞外晓风寒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