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鳖与主人

  有一个人捉到了一只鳖,他十分高兴地把鳖带回家。打算把鳖杀了,然后煮熟美美地吃一顿,可是他又不愿意承担杀害生灵的恶名。怎么办呢?他想了一个办法。
  这个人将锅里盛满了水,用大火将水烧得滚开,再在锅上横搁一根细竹棍子,然后,他装着和鳖商量的样子对鳖说:“听说你很会爬,我想看看你的本领。如果你能为我表演一次,从这根竹棍上爬过去,我就一定放了你!”
  可怜的鳖看了看锅里烧得滚烫的水还在上下翻腾,热气直往上窜,如果在细竹棍上爬的时候,稍不小心,就会掉进锅里没命了。它想,这明明是主人故意设圈套要谋杀自己,但可怜的鳖依然存一线求生的希望,它想,只要自己万分小心,说不定还真能爬过去死里逃生哩。于是,鳖答应从开水锅上爬过去。
  鳖鼓起了平生所有的勇气,集中了它有生以来的全部精力,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从细竹棍的这一端爬过去,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鳖咬紧牙关,一步步地爬,没想到,竟然真的爬过去了。当它爬到锅的那一边时,它几乎都要晕过去了,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主人万没想到这鳖竟有这等幸运,它竟能从九死一生中解脱出来。然而,主人不甘心,他还是要吃鳖肉。于是他改口对鳖说:“不错,真有本事,非常精彩!请你再表演一次,我还想再欣赏一遍。这次爬过来,说什么我也放了你!请来吧!”
  鳖算是看清了主人的丑恶嘴脸,十分愤怒地说:“你要想吃我,就明说好了,何必还这么煞费苦心地拐弯抹角呢!”
  鳖怒斥那个伪善的主人的恶行,正好揭露了某些伪君子虚伪狡诈的真面目,他们明明要干坏事,却还冠冕堂皇地假装仁义道德。
   
骗人的招牌

  从前,有个人开了一家药店,专卖治脚茧的药。他为了招徕顾客,便想了个欺骗的方法,做了一块横匾招牌,上面写着“供御”二字,意在向人炫耀自己的药是供皇帝用的,因为这“御”字即是与帝王有关的称谓。
  他这一招还真灵,果然许多长脚茧的人都来买他的药。有一天,来了几个读书人,走到这药店门口,看到这“供御”二字的横匾,甚觉好奇,其中一人径直走到柜台前问:“请问卖的什么药?”那卖药人回答道:“治脚茧的药。”那读书人回头朝同来的几人笑着说:“这就奇怪了,皇帝从不自己走路,怎么会长脚茧,又怎么会用他这治茧的药呢?”几个读书人边议论边讥笑这个卖药人的愚蠢把戏,走开了。结果,这家药店的骗人“广告”被戳穿了,那些有脚茧的人也都不来买他的药了。
  过了些时候,皇上知道了卖药人打着皇帝招牌行骗的事,便派人来传唤他,并要对他加罪。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说:“小的怎敢斗胆欺骗皇上呀!只不过是想借皇上的威光招引顾客罢了!”皇上这次总算慈悲为怀,考虑到卖药人只不过是为了谋生罢,于是并未治罪就把他放回去了。
  卖药人回家后,立刻把店门上挂的那个横匾摘下来,在原有的“供御”之上,又增加了4个字:“曾经宣唤”,依然想借此招徕顾客。
  这卖药人虽然一再企图用欺骗的方式招引顾客,可他那愚蠢的招牌内容,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暴露了他的愚昧。更可笑的是他还死守愚蠢执迷不悟。
   
人也有“黄”

  有一条毒蛇因咬死了人,被阴曹地府的官吏抓到,送到判官那里。判官指着毒蛇喝道:“你伤害了一条人命,依照法律该判你重刑!”那条蛇向前爬了几步,申诉道:“判官,我知道我的确有罪,但是我也有过功劳,我的功劳足以赎我的罪过呀!”
  判官问道:“你一条毒蛇,有什么功劳?”
  蛇指指自己的身体说:“我身上有蛇黄,蛇黄可以治病,我的蛇黄已治活了好几个人,你看我不是功大于过么?你不应判我重刑。”
  判官四处查访核实,证明蛇所说的是真话,便对蛇从轻发落了。
  一年后,地府官吏又抓捕一头牛来审判。判官问过抓牛的原因后,斥责牛说:“你依仗个子大,用犄角触死了人,应该将你处死!”
  牛连忙请求说:“判官,我身上有牛黄,牛黄可是宝啊,它能治病,曾经治活了好几个人,我的功劳难道不能抵偿一些罪过吗?你不能判我死刑啊!”
  判官经过调查了解,证明牛所说情况属实,于是牛也得到了轻罚。
  又过了一年多。一天,地狱官带上一个人来,对判官说:“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杀过人,可是在人世间他侥幸免死,现在也应该偿命了。”
  那人一听,吓得直发抖,他连声说道:“判官,我的身上也有‘黄’啊!”“什么?他的身上也有黄?”几个地狱官七嘴八舌议论开了。这一下,激怒了阴曹地府大小官员,判官大怒,指着这个人责问道:“蛇黄、牛黄都可以入药,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你是个人,哪有什么黄呢?”
  于是判官命左右官员交替着仔细查问,那个人狼狈极了,他无可奈何地说:“实不相瞒,我身上没别的黄,只是羞愧惶恐而已。”
  那个人企图混水摸鱼、蒙混过关,假称自己像蛇、牛一样也有“黄”,可是假的毕竟是假的,他的欺骗、狡辩还是掩饰不了事实,在认真仔细的盘查之下,他也终究难混过关。
   
仙鹤生蛋

  有个叫刘渊材的人,性情十分迂腐、古怪,又很爱虚荣。他家里养着两只鹤,只要有客人来家中,他总是既神秘又故意张扬地对客人夸口说:“我家养了两只鹤,这可不是一般的鹤,它们是真正的仙鹤呀!人家所有的禽鸟都是卵生的,我养的仙鹤可是胎生的。”
  这一天,刘渊材家又来了几位客人,他把客人请进屋,一坐下便夸起他那两只“胎生”的仙鹤来。刘渊材话还未说完,一仆人从后园跑来报告说:“先生,咱家的鹤昨夜生了一个蛋,好大的蛋呀,跟大鸭梨一般大小呢。”
  刘渊材的脸色立刻羞得通红,他觉得十分难堪。他斜着眼偷偷瞟了客人一下,对着仆人大声喝斥道:“奴才胡说,你竟敢诽谤我的仙鹤呀!仙鹤怎么会生蛋呢?休要在此胡说八道!”
  仆人只好没趣地走开了。几个客人站起身说:“刘兄,难得您家养着仙鹤,让我们去看看,开开眼界吧。”
  刘渊材只好带着客人一同到后园去观看仙鹤。他们来到后园,只见其中一只“仙鹤”正将后腿张开,身体趴在地上。客人们想叫仙鹤站起来,便用拐杖去吓它。不料,那鹤站起身来时,地上又留下了一枚鸭梨大的鹤蛋。
  刘渊材的脸色涨得通红,他支支吾吾地自我解嘲,叹着气说:“唉!没想到这仙鹤也会败坏仙道,和凡鸟一样了。”
  其实,仙鹤只是传说中的鸟,平常我们养的鹤本来就是普通禽类,是卵生的。而这鹤的主人却偏要故弄玄虚,结果当众出丑,搞得十分难堪。
   
打即是不打

  杭州有个书生名叫丘浚(jun),一天,他因事到灵隐寺去见一个名叫珊的和尚。那和尚正在吃茶休息,眼见来者只是个一般书生,不是当官之人,便对他非常怠慢,爱理不理的,既不让坐也没倒茶,把丘浚凉在一边。
  正好这时,杭州刺史的儿子骑着马,带着几个随从,进得寺来。那珊和尚一见来人穿戴华贵,前呼后拥,甚是排场阔气,高头大马甚是威风,便换了一副笑脸,忙不迭地起身,恭敬地走下台阶,一直迎到寺外去了。
  被冷落在一边的丘浚看到这些,很是不平,心里感到这和尚十分讨厌。待那刺史的儿子走后,丘浚气愤地质问和尚道:“你这人怎么如此势利眼?见到我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见到那有钱有势的人来,你便满脸堆笑,十二分地恭敬,我看你简直不像一个出家人!”
  和尚却狡辩说:“朋友,你不要误会!你不知道,在我这里,怠慢就是不怠慢,不怠慢就是怠慢。所以说,我对你才是真正的热情呢!”
  丘浚听了,哈哈笑了起来,说:“原来你跟我的习惯一样。”边说边拿起手杖在和尚脑袋上敲了几下说:“在我这里,打你就是不打,不打你就是打你,所以我只好打你了!”
  和尚挨了几手杖,只好心里后悔。
  这个聪明的书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惩罚了那个势利和尚,总算也出了点气。
   
好谀亡国

  虢(guo)国的国君平日里只爱听好话,听不得反面的意见,在他的身边围满了只会阿谀奉承而不会治国的小人,直至有一天虢国终于亡国。那一群误国之臣也一个个作鸟兽散,没有一个人愿意顾及国君的,虢国的国君总算侥幸地跟着一个车夫逃了出来。
  车夫驾着马车,载着虢国国君逃到荒郊野外,国君又渴又饿垂头丧气,车夫赶紧取过车上的食品袋,送上清酒、肉脯和干粮,让国君吃喝。国君感到奇怪,车夫哪来的这些食物呢?于是他在吃饱喝足后,便擦擦嘴问车夫:
  “你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呢?”
  车夫回答说:“我事先准备好的。”
  国君又问:“你为什么会事先做好这些准备呢?”
  车夫回答说:“我是专替大王您做的准备,以便在逃亡的路上好充饥、解渴呀。”
  国君不高兴地又问:“你知道我会有逃亡的这一天吗?”
  车夫回答说:“是的,我估计迟早会有这一天。”
  国君生气了,不满地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过去不早点告诉我?”
  车夫说:“您只喜欢听奉承的话。如果是提意见的话,哪怕再有道理您也不爱听。我要给您提意见,您一定听不进去,说不定还会把我处死。要是那样,您今天便会连一个跟随的人也没有,更不用说谁来给您吃的喝的了。”
  国君听到这里,气愤至极,紫涨着脸指着车夫大声吼叫。
  车夫见状,知道这个昏君真是无可救药,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于是连忙谢罪说:“大王息怒,是我说错了。”
  两人都不说话,马车走了一程,国君又开口问道:“你说,我到底为什么会亡国而逃呢?”
  车夫这次只好改口说:“是因为大王您太仁慈贤明了。”
  国君很感兴趣地接着问:“为什么仁慈贤明的国君不能在家享受快乐,过安定的日子,却要逃亡在外呢?”
  车夫说:“除了大王您是个贤明的人外,其他所有的国君都不是好人,他们嫉妒您,才造成您逃亡在外的。”
  国君听了,心里舒服极了,一边坐靠在车前的横木上,一边美滋滋地自言自语说:“唉,难道贤明的君主就该如此受苦吗?”他头脑里一片昏昏沉沉,十分困乏地枕着车夫的腿睡着了。
  这时,车夫总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个昏庸无能的虢国的国君,他觉得跟随这个人太不值得。于是车夫慢慢从国君头下抽出自己的腿,换一个石头给他枕上,然后离开国君,头也不回地走了。
  最后,这位亡国之君死在了荒郊野外,被野兽吃掉了。
  如果一个人只爱听奉承话,听不进批评意见,又一味执迷不悟,一意孤行,那后果将是十分可悲的。
   
广纳贤才

  管仲是我国古代有名的治国贤才,齐桓公不避前嫌重用管仲,把齐国治理得强盛起来,管仲还辅佐齐桓公成就了一代霸业。这一切,使得齐桓公十分关注有才干的人,他深知人才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国君来说是多么重要。他想,光有一个管仲还不行,还需要有更多的像管仲这样的人才行。于是齐桓公决心广纳贤才,他命人在宫廷外面燃起火炬,照得宫廷内外一片红红火火,一方面造成声势,一方面也便于日夜接待前来晋见的八方英才。然而,火炬燃了整整一年,人们经过这里时,除了发些议论或看看热闹外,并无人进宫求见。大臣们只是面面相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有一天,竟然来了一个乡下人在宫门口请求进去见齐桓公。
  门官问乡下人:“你有何才干求见大王?”
  乡下人回答说:“我能熟练地背诵算术口诀,我希望大王接见我。”
  门官报告了齐桓公。齐桓公觉得十分好笑,背诵算术口诀算什么才能?于是让门官回复乡下人说:“念算术口诀的才能太浅陋了,怎么可以接受国君的召见呢?回去吧。”
  乡下人不卑不亢地说:“听人们说,这里的火炬燃烧了整整一年了,却一直没有人前来求见,我想,这是因为大王雄才大略名扬天下,各地贤才敬重大王希望为大王出力,又深恐自己的才干远不及大王而不被接纳,因此不敢前来求见。今天我以念算术口诀的才能来求见大王,我这点本事的确算不了什么,可是如果大王能对我以礼相待,天下人知道了大王真心求才、礼贤下士的一片诚意,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