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福太太记联玉带桥 二格格读篆铜牛铭







  话说太后赏了二格格一万两银子妆奁费,便向前行。走进龙王堂,拜过龙王神像,皇后也领着众宫眷行礼,礼毕,太后见龙王堂内,无甚意味,便命大家一齐回到船上。太后及众都出了龙王堂,上了船。太后又命开船向东绕行一周,要看湖中全景。传谕下去,各船一齐摇开,仍是太后的船在前,其余各船在后,慢慢地游荡。太后的船,走到石舫前,见石舫全是大理石造成,上有一层石楼。太后道:“此船造得虽甚细致,但是形式太旧,不如改成轮船式样的好。”

  福昆夫人和孙毓汶的夫人,齐声说道:“太后的话,真是一点也不错从前咱们由上海到天津,也曾坐过轮船,见那轮船真是精巧灵快。如果这湖里也一样,就好了。”

  太后笑道:“那海轮是何等长大,这湖太小,只怕容它不下呢!”

  孙毓汶夫人奏道“毓汶媳妇在上海,曾见过一种浅水汽轮,形式小巧玲珑,这湖内正用得着。”

  太后点点头李莲英在旁听着,就想托人到上海去买。这时太后的船,正从西南行走,顺着苏堤缓缓而行,那苏堤是仿杭州西湖苏堤的形式造的。沿堤种着柳树,绿荫遮天。同在西湖中一样,湖内荷花开得很密,那些彩船,在柳荫中穿来穿去,荷风吹荡,香气袭人,太后精神为之清爽。二格格又拿着一根玉箫在船上吹着,声韵抑扬,清音宛转,太后听了,如身入仙境,好不快乐。那些船沿着苏堤,路过界湖,玉带,桑宁,练镜南辛等桥,一路上观看湖景,岸上点缀着奇形异样的草亭子五六座。船到绣漪桥边,太后见桥上有一副对联,联云:“路上阆苑云霞际空涌”“地临莲岛宫阙水边明”。太后说道:“这些对联,听说大半是乾隆佛爷的御笔。”

  福昆夫人奏道:“适才经过玉带桥,奴才见一副对联,大约也是纯皇帝的御笔。”

  太后道:“我还没留神,不知你可记得。”

  福太太道:“奴才还记得,那联文云:“螺黛一痕,半铺明月镜。”“虹光百尺,横映水晶帘”。太后道:“真好!形容得妙。”正说着话,李莲英上前奏道:“回老祖宗,前边就是十七孔桥了。那里回去的路径,东岸上还有一个铜牛,请老祖宗就在此下船,用过膳,老祖宗愿意回去,就由十七孔桥穿过去也好。”

  太后道:“前面是什么楼?”

  李莲英奏道:“前面是月波楼。”

  太后道:“这座楼很精雅,咱们到楼上去玩玩,用点茶点,便回去吧,你就传旨,叫各船一齐停住,除皇后与我同上楼去之外,别的人随他们逛逛。”

  李莲英领旨传了下去,然后回来将太后扶下船。皇帝及众人也都上了岸,像众星拱月似的,将太后拥上月波楼。那些宫眷们,便到各处游逛去,珍瑜二妃与孙毓汶的小姐三人,到龙堂北,翡翠间石洞前闲谈;礼王福晋,福昆太太,荣太太、陆太太,孙太太等都到监远堂去玩纸牌,掷骰子;端王福晋,庄王福晋庆王福晋,到畅观堂品茗:澜公夫人,赵舒翘夫人,刚毅夫人等到灵雨祠拜广泽王神像:庆王府三格格,四格格,五格格,恭王府三格格,四格格等一班格格同往冶镜阁,廊如亭等处闲逛。惟有恭王府二格格,性情孤傲,与众不同,她便拉了宫女秋云,到各殿阁抄写匾额对联。对联之中,如灵雨祠的“灵归大海龙千丈,雪满长空鹤一群”;月波楼的“花琪银树三千界,霞彩瑶台十二层”;云香阁的“竹坞听琴穿径远,松亭觅句过桥迟”,“晚晴惊立波心玉,春暖鱼抛水面纹”,“玉案香分花有形,瑶阶月静露无声”;监远堂的“一径行阴云满地,半帘花影月笼纱”;涵虚堂的“天外绮霞横海鹤,月边古树艳红桃”,皆是乾隆的御笔,字句颇为工稳。秋云又拉二格格去看古铜牛,说那牛背上选乾隆御笔所画的铜牛铭。二格格也很高兴便同过十七孔桥,到了八方亭。见亭子西面上,悬着乾隆御笔的题诗。秋云忙拿过笔砚来二格格抄道:“长河漾舫不多时,湖入昆明信所之,适有黄花吹帽落,遂教青雀绕梁迟,肩舆联览诗中景,举笔难成景里诗,底事对山绕逸兴,田功夹岸看来宜”。二格格抄完,那亭内清风吹来,四面通达,秋云怕二格格素来体弱,不能经风。就对二格格说道:“二格格若再在这儿息了,咱们都成了风里灯,有些受不住啦,咱们看铜牛去罢!”

  二格格笑了,便迈步走到东堤,向北一转,来到铜牛旁边,只见那镇海牛四围有白石栏杆圈住,牛头向南面湖,周身作黄黑色,背上刻有篆字铭,是乾隆的手笔,二格格认得篆文,便念道:“夏禹治河,铁牛传颂,义重安澜,后人景从。制寓刚戊,象取厚坤,蛟龙远避讵数龟吞,凑此昆明。流万顷,金写神牛,用镇悠永。巴邱淮水,共绩同条,人称汉武。我慕唐尧,瑞应之符,逮于四海。敬兹降祥,乾隆乙亥。”

  二格格念完,秋云也写好了,笑道:“二格格,真亏你有这能耐,像这样的篆字,同洋文差不多,弯弯曲曲的谁认得哪?”

  二格格笑了一笑便向回走去,按下这边不表。且说光绪帝,自乐寿堂退出,回到玉澜堂。那玉澜堂在昆明湖东北角上,乐寿堂即在其东,宫门内东配殿,名曰霞芬室,西配殿名曰藕香榭,西边是夕佳楼,楼后背后是昆明湖。午前非常凉爽,由正殿旁间穿到后院的正殿,就是宜芸馆。皇帝即住在殿内,东西名为思风长扇,藻绘呈瑞。宫门前有子母石两方,形状奇异,临湖又有一亭,名曰知春。这座宫院虽偏在湖角,却能眺望全湖风景,又在万寿山东麓之下。每逢夏令,西北凉风吹来更为凉爽,别有一种天然的雅趣,皇帝回到玉澜堂,便命太监传谕,召翁同,孙家鼐,孙贻经,夏同善,四位上书房师傅,和满文教习松桂,翰林院学士徐致靖,内阁学士张百熙徽君李善兰等八人到玉澜堂午膳,翁同等谢恩已毕。然后太监将酒饭摆在藕香榭,请翁师傅等到了藕香榭,吃完午饭,又回到玉澜堂叩见皇上谢恩。皇帝这时,已用过午膳,就命翁同等同游。皇帝出了玉澜堂,翁同等在后面跟着先到藕香榭看过赵子昂画的八骏图。然后又由藕香榭到排云门。穿过排云殿,慢慢走上朝真台,上了石阶,来到佛香阁。那佛香阁共分三层,高约九丈,六面亭子,中供释迦牟尼佛立像,法身约高二丈以外,赤金雕塑,华丽庄严。皇帝见那佛香阁高出云霄,是万寿山山顶最高之处,不觉叹道:“咱们登峰造极,高则高矣,但是这一个佛香阁,也不知费了多少人工,与多少金钱,实在可叹。”

  翁同等揣知圣意,不敢插言。皇帝在阁上站了一刻又下阁来,向东走去。走不过几十步,便到宝云阁,那宝云阁是一座铜殿,殿作方形,所有窗垣梁瓦,以及殿内供桌,全是红铜铸造成功的。皇帝进殿细看一遍,便问松桂道:“此殿是那一朝所造,你知道吗?”

  松桂奏道:“此乃高宗纯皇帝所造,从前是在热河,后来移到此处的,从前乾隆年间,纯皇帝每逢初一十五,必派喇嘛在此铜殿内诵经。”皇帝又指着阁后一块石碣问道:“这块石壁,是干什么用的。”

  松桂奏道:“此乃喇嘛诵经时,悬挂佛像用的。上面所刻的诗句,如“山色因心远,泉声入目凉”

  等句,当时都传诵天下的。”

  皇帝听着点点头,又向西走,转过浮岚暖翠石洞,云松巢,邵窠等处。走了好大工夫,才到五方阁。这五方阁无甚新奇景致,不过是一个方亭殿阁,皇帝又由山路向后山游览,绕到花城阁,盘坐莲台等处,只见东山坡地,有一座琉璃宝塔,是系西藏宝塔式造的。翁同奏道:“那塔里现供着观音大士,及十八阿罗汉的铜像非常精致那些铜像,原是在前山坡大报恩延寿寺供奉着的,因为改修排云殿,所以移到此处。”

  皇帝点点头问道:“山下是什么所在?”

  翁同奏道:“山下就是介寿堂,请皇帝到介寿堂休息。”

  皇帝笑道:“师傅累了吧。”

  翁同忙跪奏道:“臣年虽过,体气尚健,悉恐陛下跋涉多劳故有此请。”

  皇帝忙将翁同扶起,笑问孙家鼐等说道:“翁师傅待朕,真可谓处处小心,无微不至了。记得朕年幼之时,最怕雷声。那一年夏天,忽然雷霆大震,甚是可怕,朕吓得掩耳惊跑,奔到翁师傅的怀内,翁师傅替朕掩着耳朵,朕心方定。今日回想此事,犹觉翁师傅保护朕躬,十分可劳呢!”

  翁同又忙跪下,奏道:“陛下言重了,这是臣子应尽的责任,请陛下勿提起。”

  光绪帝笑道扶起翁同。徐致靖奏道:“翁师傅齿德兼隆,实为臣等所共佩。”

  光绪皇帝便将领纽上一串宝石十八子摘下,向翁同道:“朕赐师傅宝石手串一挂,以志今日师生游园之盛。孙师傅等,候朕出宫,再行颁赐。”

  翁同奏道:“此乃陛下御用之物,臣不敢领受。”

  皇帝将手串挂在翁同领纽上。翁同慌得匍匐在地,叩谢圣恩孙家鼐等又一同跪下谢恩已毕。这才起来随着皇帝前行,转过万佛楼,向介寿堂而来。皇帝到了介寿堂,早有内务府的乐工伺候着。皇帝入座之后,即命太监等,取来小凳,命翁同等坐下闲谈,翁同等叩头谢坐。皇帝说道:“皇太后今天游览南湖各处,不要朕随侍,所以今日我们君臣才有此乐,这也是皇太后体贴人情之处,可见皇太后圣意周到,昨日携带各府官眷,一同游园,诸位大臣,随同在后,甚为不便。所以今日特意开游览,双方都便了。”

  翁同道:“这正是皇太后慈恩高厚,我皇帝德泽优隆,所以臣等得有今日之乐,真是感激不尽了。”

  正是:帝德优隆乾坤大皇恩广沛雨露深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