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回 传奶妈西宫讳疾 焚遗诏东后晏驾







  话说西太后自从宠爱邹衡之后,光阴迅速,转瞬又是一年。这年灯节已过,西太后忽又患起病来,连日卧床不起。朝中大事,皆由慈安太后去问。慈安日理万机,也没有闲工夫来瞧慈禧太后的病。慈禧太后这次的病,有些奇怪,忽轻忽重,非常缠绵,一直延迟到三月初旬,忽由李莲英传谕内务府,说慈禧太后因保养身体,就选几个年轻的奶妈进宫。这消息传出之后,许多的人都很为疑惑,暗中议论纷纷。慈安太后也知道了,心中更为不安即忙命驾到西太后宫中,探视病状。到了西太后宫前,进了殿,下了小轿,直走到寝宫廊下。见宫内静悄悄的,并无一人待到走进外套间,只有一个宫女盘腿儿坐在门帘底下,那宫女见东太后来了,忙起来请安进去通报。慈禧太后忙叫李莲英出来,说是西太后刚用了药,不能下床迎接,请太后还宫吧。慈安太后笑道:“病人不能起床,我要进去看看。”

  说着话就掀开帘子进去。李莲英大声嚷道:“皇太后驾到。”

  西太后蒙头大睡似的,东太后忙摇手叫宫女太监们不要惊动了慈禧,慈禧太后听说东太后来了,只得将棉被轻轻向下一推,露出头来。见东太后已走进房内,便向东太后说道:“姐姐,恕妹子不能起床,给姐姐请安了。”

  慈安太后说道:“你千万不要起来,防着受风。”

  忙着走进床边,用手给西太后按了一按,觉得西太后身上,有些诧异,忙问道:“妹妹,你究竟害的是什么病?怎样会病了这许多日子而且又要传奶妈呢。依我看妹妹的病,真是一个怪病。”

  又冷笑道:“别的不说,就说传奶妈也太奇怪了。”

  慈禧太后说道:“妹妹的病,怕要成杂痨,所以忽病忽好,据太医说,要吃人奶调养。”

  慈安太后笑说:“妹妹受累操心,是我知道的,据我看你这病,断非杂痨,好像是……”

  说到这里,颜色忽变,用手打自己的嘴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哪里的事呢,叫人怎么还能活着呢。”

  当时全身直抖。慈禧太后说道:“姐姐的话,妹妹都不懂得。”

  慈安太后道:“妹妹你如不懂得我的话,你何妨起来,咱们传进太医,当着我的面,瞧瞧说到底是什么病,就明白了。”

  慈禧太后见慈安太后说话一步逼紧一步,不得已才说道:“姐姐咱们在热河同受困苦是二十年的患难姐妹,今天姐姐何以这样相逼,莫不成要妹妹的命吗?”

  慈安太后说道“我何必逼你,请你自己想想,这事成什么体统?”

  慈禧太后道:“姐姐平素待妹妹如同手足今天可大变了样子啦。”

  慈安太后道:“话不是这样的说,姐姐没有变心,不过妹妹做的事你自己明白,若说姐姐要逼你,姐姐身边现在还藏着一件东西,是老主子临危时,亲笔写的遗诏,姐姐要逼你,早就拿出宣布了。现在你虽然如此,以后若守祖宗家法,姐姐也还可以宽容你一步。”

  慈禧太后听了这一番话,别的倒不放在心中,只有文宗皇帝那张遗诏可实在有些可怕。忙伏着枕上磕头道:“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您是我的亲姐姐,妹妹有不是的地方,求姐姐重重教训,妹妹无不听从的。但文宗那遗诏,不知妹妹看得吗?”

  慈安太后心地本来忠厚,听了慈禧太后这样的哀求,遂答道:“妹妹要看,自然给你瞧,如果妹妹此后遇事谨慎,不作那违背祖训的事,我就将那遗诏焚了,也不要紧,好在只有我一人知道别人是不晓得的。”

  慈禧太后说道:“就请姐姐赏给我瞧吧。”

  慈安太后答应了,立刻退出回到慈宁宫将文宗皇帝的遗诏请出来,送到慈禧太后宫中。这时慈禧已起床候着,见慈安太后来到,忙上前请安。慈安太后便从袖筒取一个小楠木匣子,将盖儿抽开,请出文宗的遗诏,慈禧太后连忙跪下捧读,读到“此后如能安分守法则已,否则汝可出此诏,命廷臣传遗命除之”。不觉两手乱抖,浑身发颤,脸上的颜色顿时发白,忙将遗诏奉还,向慈安太后说道:“姐姐待我,真是有天高地厚的恩!以后妹妹谨遵姐姐的命,决不敢违祖训,但求姐姐慈悲。”

  慈安太后道:“但愿你能谨遵祖训才好。”

  慈禧太后又说道:“老主子的遗诏,请姐姐收好,如果妹妹有不是之处,就请皇太后遵诏办理。”

  慈安太后道:“你我二人,在热河同过患难,并无丝毫嫌隙,只要妹子守家法,又何必留这遗诏呢。”

  慈禧太后道:“这是姐姐的恩典,妹妹应该感激的,姐姐固然不要这遗诏只怕后来有奸人挑拨,反为不妙啊。”

  慈安太后被她用话一激,不觉心中感动,就叹一口气说道:“妹妹,我的忠言劝告,无非为的祖宗大业和咱两人的名誉,并无别的私心。既是妹妹怕日后有人挑拨,不肯相信我的话,我就焚了它吧。”

  说着话,命太监取了一条大纸拈儿遂将那张遗诏焚化。慈禧太后喜得伏在地上磕头,谢过慈安太后的恩,说道:“姐姐待妹妹这般的大恩大德妹妹来生变犬马再报吧。”

  慈安太后笑道:“妹妹的言太重了。明天我传王福晋进宫,服侍妹妹,等你病好,再叫她回府。”

  慈禧太后道:“姐姐真周到极了,妹妹自能慎重养病,姐姐不必操心。”

  慈安太后辞去,正走到殿外,见李莲英在殿上踢球玩。正踢得高兴,一球飞去,正落在慈安太后面前,差一点打着慈安太后的脸。李莲英装着未看见,撒开腿便向旁边跑。慈安太后见这奴才这样的放肆,心中大怒。就叫太监们将李莲英抓下,那李莲英被抓到慈安太后的跟前,慈安太后喝令他跪下,就训斥道:“你仗着谁的势力,这殿上是你踢球的地方吗?自从先皇宾天之后,主子的年纪小,我看在西太后的面上,不来考察你们,竟这般的大胆,越弄得无法无天,我不打你,怎能忍得住。”

  慈安太后说到这里,真是十分愤怒。便喝令侍卫把李莲英拉下去,打十大棍。侍卫将李莲英拉下去,慈安太后便上了小轿回宫而去。那些侍卫原是与李莲英要好的,并不曾打他,见东太后走了,就将李莲英放下,李莲英忙进西太后宫中,此时慈禧太后正暗中想着东太后的事。李莲英又将东太后要打他的话奏明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忙命李莲英去传邹衡,不多一刻,李莲英引着邹衡进宫,太监宫女们自行退去,三人密议许久,邹衡忙着出宫。第二天,清晨,天明未久邹衡又进宫诊病,并献了两盒奶油克食,(满州话祭祝之供品)慈禧留了一盒,取了一盒命小太监送与东佛爷,就说这食是外边呈进来的,西佛爷留了一盒,送一盒呈进东佛爷,请东佛爷一定要收下。小太监领旨,手捧着盒儿,送到慈宁宫,见慈安太后正在院子里看金鱼。那个小宫女也在缸旁站着,玉缸中养着几条金鳞凤尾龙睛大鱼。慈安太后自己用翠勺取了鱼虫子向玉缸中投去,缸中的鱼都来争食,慈安太后笑道:“鱼儿真蠢啊,身在缸中,还要争食吗?”

  小宫女们也笑了。有一个小宫女立在缸边嘻嘻笑道:“老佛爷给你们吃的呢,你吃了就不饿啦。”

  又有一个小宫女笑道:“这个时候要遇见一个淘气的人,暗给它们点毒药,鱼儿就活不成了。”

  慈安太后轻轻用手打了小宫女一下,笑着说道:“你这孩子,为什么说不吉祥的话,不怕挨打吗?”

  见有一个小宫女小太监捧着盒子进来,忙对慈安太后笑道:“小太监送什么东西来了,老佛爷看吧。”

  慈安太后一回头,见小太监跪倒在地,双手捧着一个盒子,举到头上奏道:“奴才奉西佛爷的懿旨这盒子里的克食,是外边呈进来的,西佛爷留了一盒,命送一盒,请东佛爷收下。”

  慈安太后笑道:“好。”

  小宫女便接过盒子,打开盖儿,呈到慈安太后面前。慈安太后见里面装的食,真做得精细可爱,有做成龙凤式的,有做成鹤鹿式的,就取了一块。笑道:“我尝尝,好不好。”

  便放到嘴里,嚼了又嚼,又软又甜,又向小太监说道“这食真做得好,你回去替我谢谢你主子吧。”

  小太监答应着请安退出,慈安太后又使小宫女将食盒送到殿中。慈安太后正想上朝问政。忽然头昏目晕,支撑不住,腹内疼痛,颜色惨白,只嚷肚子疼,怎么这样利害,说话之间,便站不住,叫宫女扶到御榻上倒下来。总管太监吓得手忙脚乱,赶紧派首领太监,到宁寿宫送信,报与西太后知道。又派一名太监到乾清宫奏明皇上,首领太监等去后,那些小宫女小太监们都到御榻前,围着慈安太后,问老佛爷怎么样了。慈安太后痛得在床上乱滚,眼中的珠泪和额上的珠汗双流,忽然大叫道“痛死我也!”就口眼歪斜,面如白纸。这时瑜妃、晋妃、瑾妃也都赶来。瑜贵妃忙拉着慈安太后的手叫道:“太后,额娘,您睁开眼睛,奴才们都来了。”

  连叫几声,忽见慈安太后用力睁开凤眼,又叫道:“痛死我也!”

  将眼一瞪,两腿一竖,口鼻之内,流出鲜血。可怜一位贞哲贤明的老太后,就驾返瑶池去了。光绪皇帝赶来,见皇太后已死,忙跪在床边痛哭。那些大臣们,正在朝房中候着太后临朝,忽然总管太监传谕下来,说慈安太后驾崩了。传军机大臣们速速进宫,商议大事。那班大臣们听了,各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内中惟有恭亲王最是关心,便忍不住放声大哭一直哭进宫去,跪在慈安太后前,又大哭不止。光绪皇帝与众官眷们也都伏地举哀。慈禧太后早派了小太监来,探听消息。小太监回去报告,慈禧太后冷笑道:“她怎么这会子就死了呢?”

  王福晋在旁讶异道:“呀,什么病啊,怎么一会儿就死了吗?”

  慈禧太后道:“妹妹,你替我到那边,看看东佛爷到底是什么病,务必问明了情形告诉我。”

  王福晋忙答应就走,走到慈宁宫,见光绪皇帝与恭亲王都是大哭不息,宫眷们忙与王福晋见过了礼。皇帝也止住了哭,向福晋请安,恭王也过来问好。王福晋,走到慈安太后御榻之前,跪倒痛哭,宫眷们劝住,福晋仔细看了,见慈安太后的尸身,口鼻之中,都流着血迹,心中非常讶异。又详细问了死时的情形,福晋心中有些明白。便向光绪皇帝说道:“皇帝请暂且回宫去罢。”

  光绪皇帝仍不忍离开,只得走出殿外守着,王福晋(即七福晋,以下简称七福晋)忙回宁寿宫,向慈禧太后复命,将慈安太后死的情形,以及口鼻流血的话,都细奏一遍。慈禧太后听了,默默无言,沉思许久忽然怪叫道:“妹妹,快来,不好了,我的肚子也疼得利害。”

  七福晋大惊,忙上前看视,问道:“太后,姐姐,怎么样了?”

  慈禧太后,双手捧着肚子,口中大叫痛死我也,便倒在御榻上。七福晋叫李莲英领着小太监们,退出殿外。自己领着小宫女们,在殿内服侍,西太后翻腾了半日,就要上马桶,七福晋扶着她坐在马桶上,泻出许多污血来,病就好了,居然能行动,肚子也不膨胀了。正是:两件疑案轻遮过一朝国事更纷纭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