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平内乱曾国藩晋爵 启外交杜受田面君







  话说兰贵人自把咸丰帝迷在桐荫深处之后,又能深知大体,时时劝皇帝要留心朝政。皇帝也听她的话,传谕军机处把奏章送到桐荫深处来,与兰贵人同阅。这时洪秀全正在江南一带,闹得天翻地覆。曾国藩、左宗棠一班将帅,拚命地抵杀,总是不能得胜,皇帝看了奏摺非常忧虑。便同兰贵人商议,兰贵人是何等的聪明,她开口就说:“满洲的将帅,都是贪生怕死的人,万不可用,不如重用汉人,况且曾国藩等,自幼生在长江,人情地理,非常精熟,陛下要赏他们的爵位,笼络他们的心,他们都是书呆子,一朝得了富贵,自然要替皇帝出力,拚命杀洪秀全哪,咸丰皇帝听了兰贵人的话,很为佩服。就赏曾国藩黄马褂宝石顶。过了几天,又封他为子爵。果然那曾国藩在重赏之下,大卖气力,打了几回胜仗咸丰皇帝大喜,更把兰贵人看做一个谋士,言听计从。又因兰贵人写得一手好字,便叫她代批奏摺。从此兰贵人也渐渐地干预朝政,议论国家大事。咸丰皇帝见她多才多艺,又是国色天香的美女,越发宠爱她。这时兰贵人又得了一个好消息,原来她伺候皇帝,不上半年,已怀着龙胎,要生皇子咸丰皇帝心想朕玩了多年的女人,日夜盼望生一个龙种,也好接大清的后代,谁知自皇后以至妃嫔,竟没有一个能生育的。如今兰贵人有了喜信,岂不快乐?更把兰贵人宠上天去兰贵人身怀六甲,自然不能与皇帝同房。那兰贵人心想皇帝久旷下来,难保不再找杏花春牡丹春海棠春去厮混。不如劝皇帝离开圆明园,回到宫中,以免许多烦恼。她主意想定,便乘着咸丰皇帝与她同寝之时,在枕上奏道:“如今皇帝也有多时不回宫去了,也得回去看看以免正宫娘娘记念。再说皇帝久已不问国家大事,几个月未曾临朝,也得上殿去与群臣见面,问问国家大事啦,别让他们在背地里说皇上迷住了女色,忘记了国政。”

  咸丰皇帝,本是风流天子,散漫极了的,如今听兰贵人劝他回宫临朝,心中虽然有些不愿意,无奈兰贵人今天也劝,明天又说后来更啼哭起来,说:“陛下若真疼婢子,也得为婢子留一个地步,不要被娘娘说都是婢子迷着了皇帝,叫婢子怎能担当得起。”

  说罢又珠泪滚滚地痛哭。咸丰皇帝正在宠爱着,见兰贵人哭得可怜,便答应她三天之内回宫。这个消息,传了出去,满朝文武,都说兰贵人的好话。原来他们因为北京城离圆明园四十里路,他们每天五更三点,就要出城,到圆明园门口,恭请圣安,还要奉事,整天的城里城外跑着,遇到大冷天,风雨霜雪,受了千辛万苦,累得狼狈不堪。无人不在暗中抱怨,幸而兰贵人哭劝圣驾回宫,他们如何不感激呢。那咸丰皇帝听了兰贵人的话,回到宫中,将兰贵人安顿在熙春宫内,却吩咐宫女太监们,不许告诉皇后。俟贵人生下皇子,再报与娘娘知道,宫女们自然遵旨,谨守秘密。咸丰帝仍在熙春宫,陪伴着兰贵人,也不到皇后那里去。每天与兰贵人缠绵不休,和她说笑取乐,因此皇帝天天起身极晚,十天半月,总不上朝。这一天,也是合该有事,咸丰皇帝正在龙床高卧,尚未起来,忽然宫人们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兰贵人,快些奏明皇上,皇后坐着小轿,抬到这里来啦。”

  兰贵人听宫人们这样的说,也吓得面无人色,又不敢去惊醒皇帝,只得藏在屏后,看皇后有何动静。不多一会,皇后坐着小黄轿子,抬在熙春宫前,皇后下了轿,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在前后跟着。那皇后走到宫中,就朝着皇帝寝宫前,双膝下跪,宫女太监,也跟着跪下。只见皇后手中捧着一个黄缎册子,打开来,双手举起,高高捧着,就叽叽咕咕地读起来,越念声音越大。兰贵人在屏后见了,不知为着何事,吓得她浑身发抖。咸丰皇帝正睡得高兴,忽听门外有人读书,将他惊醒,忙定神去听,才知是皇后在门外读祖训,就赶紧起来,急急地穿了衣帽,跪在门前,恭听诵读。皇后读完,太监将黄缎册子捧过去,皇帝皇后同时起来,皇后请过圣安,就对皇帝说:“请陛下以国家大事为重,早些上朝。”

  皇帝答应一声:“知道了。”

  皇后退下去。皇帝用了参汤,就到勤政殿上朝去了。上完了朝,又回到熙春宫,忽见那些宫女太监们,一个个都是惊慌万状。皇帝问他们为何事这般的害怕,那些宫女太监们奏道:“方才皇后传旨,将兰贵人宣到坤宁宫去了。”

  皇帝一听,把脚一顿,连说:“糟了,糟了!”

  原来这坤宁宫,是皇后的正殿,凡是审问妃嫔用刑等事,皆在此处。咸丰皇帝知道兰贵人此去,一定有些危险,连朝衣也来不及换,就跑到坤宁宫,大踏步走进去。皇后正在那里怒容满面左右的太监,手中拿着朱红木棍,兰贵人哭哭啼啼地跪在当中,外成的大衣服,已被剥去只穿一件粉红褛子。皇后刚喝一声“打!”皇帝已抢进来,大叫打不得,打不得。皇后见皇帝驾到,忙下位跪接,皇帝说:“你做皇后,怎么这样的糊涂,兰贵人现在身怀六甲,已有五个月,万一打下胎来,我的后代,岂不被你断送了吗?”

  皇后听皇帝之言,吓得面上失色赶紧过去,将兰贵人扶起。那兰贵人也十分乖巧,又跪下来,先谢了皇帝的恩,又谢皇后的恩。皇后对皇帝说:“陛下怎么不早同妾身说明,兰贵人有了身孕呢,妾身若早知道,也不能打她了。”

  说罢又掩面而泣,皇帝安慰了皇后几句,将兰贵人的手一拉,兰贵人就随着皇帝仍回熙春宫而去。这一场大祸,算是消灭下来。但是孝贞皇后为什么要责打兰贵人呢?这里面却有一个原因。因为这时朝中,有一个宗室,名叫肃顺。那肃顺现掌管宗人府,宫里的事,他都知道,而且权势亦极煊赫。他探明咸丰皇帝,新宠一个贵人,乃已故安徽芜湖道惠徵的女儿,他心中很不以为然。惠徵从前在北京的时候,与肃顺本是朋友,起初他二人的交情,倒很不错,后来因为惠徵有一个鼻烟壶,是汉玉雕成的,价值连城之贵,肃顺向他要买,惠徵不肯答应,背地里骂肃顺,被肃顺知道了,就怀恨在心,直到如今,不曾忘却。他探听出兰月,便是惠徵的女儿,又因兰月未得皇帝宠幸之前,不过是一名秀女,在桐荫深处当洒扫的,他更瞧她不起。现在见兰月,居然大得皇帝的欢心,他更加妒嫉,就悄悄地走入内线,把皇帝宠爱兰贵人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皇后。另外又加上许多酱油酒醋,说得皇后心中难受,就惹出这一场祸事来。若非皇帝赶救得快,只怕兰贵人还有性命之忧呢,闲话少说。且说兰贵人被皇帝带回熙春宫中,与兰贵人仍在一处。那兰贵人格外运动手段,把皇帝的心,笼络得十分巩固,便是皇后,也无可如何。孝贞皇后,原是宽宏大量的人,起初虽怪皇帝不告诉她,就封了兰月为贵人,未免心中有气。后来见兰月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将来生出皇子,也可接清朝的后代,况且皇帝的春秋,也不小了,尚不曾有皇子产生。兰贵人既有了孕,当然是一件幸事,就不可与她为难。因此皇后也事事让她几分。光阴迅速,日月如梭,已是冬去春来。兰贵人因为皇帝宠爱,又加封为贵妃了。兰贵妃因为住在宫中,有正宫娘娘管住,不能任性而为,又劝皇帝搬到圆明园去住。这时已是四月半,照例皇帝可以搬进园了,皇帝便依了兰贵妃的话,同他搬进园内,住在天地一家春里。咸丰皇帝,许久未曾进园,又在这春深的时候,园中百卉齐开,万紫千红,格外灿烂,把一个风流天子乐得喜笑颜开。将洪秀全的事,早已抛开九霄云外去了。咸丰帝每日带着兰贵妃,到外去游玩,兰贵妃更用出妩媚的手腕,巧妙的心思,把皇帝弄得乐不思蜀。忽然一天,大学士杜受田,在五更天明的时候,由城内赶到圆明园,求见圣驾,说有要紧的事面奏。咸丰帝虽然把国家大事,久已丢在脑后,但是杜受田此来,知必有重大事件,也不便推辞不理,只得宣他进来。杜受田见了皇帝,双膝跪下,捧上一本奏章,递呈皇帝御览。皇帝看了,原来是英国人大闹广东,广州城已被英兵占领,情形十分危急。阅毕,面上顿时变色,忙问杜受田有何办法,杜受田奏道:“现在广东的情形,既然这样危急皇帝不可不问,请皇帝以祖宗大业为重,早日起驾回宫,速开御前会议,共筹退敌之法。”

  咸丰帝,原是敬重杜受田的,就答应他即日回宫,杜受田大喜,叩头退下。皇帝当即吩咐起驾回宫,因为事体紧要,不便带兰贵妃同回,只可与兰贵妃说明,交她暂住在园内,两天以后,仍须回园,兰贵妃因日子不久,也就不陪圣驾回宫去,正是:无端惊醒春闺梦有意来寻昔日仇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