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 九重春色迷莺燕 一曲清歌引凤凰







  话说李小姐进了圆明园之后。皇帝吩咐将李小姐安顿在佛寺中,又挑选了八名年轻的宫女,去侍奉她,皇帝又亲自到佛殿里,瞧看李小姐,李小姐将皇帝迎进寺中,便跪在佛座前,念起经来不同皇帝说话,任那班宫女去伺候。等到皇帝唤她,她才走到跟前跪下,也不肯抬起头来,皇帝忍不住了,便伸手去搀她,她就放声大哭,哭得凄惨异常。口口声声说:“万岁爷许小尼进宫,念经拜佛,万岁爷的恩典,真是天高地厚的了。”

  皇帝见她这样也不觉伤心,便把别的意思,都打消了。就赐她一个名字,叫做陀罗春。皇帝从此以后,时常到大佛寺来,与陀罗春研究经典。陀罗春见皇帝并无逼迫她的意思,便也不似从前的冷淡,又乘机向皇帝奏告崔总管逼迫的情形,和官府非刑拷打她母亲的惨状,说她母亲死得太苦,求皇帝替她伸冤。皇帝便依了她,罚了崔总管三个月的月钱,又把那官府革职,充军到宁古塔。陀罗春见报了仇,才把悲伤轻减了些。只是皇帝屡次要召幸她,她总是抵死不去,逼得她紧些,她便寻死觅活拿刀动剪,皇帝也没奈何她,只得将这条心收起。以上所说的便是四春历史。皇帝在园内,有杏花春、海棠春、牡丹春伴着,终日寻欢取乐,便不常进宫来。那些满洲女子,简直不常见着皇帝。兰月这时正在用心设计,盼到春去夏来。正是极热的天气咸丰皇帝因天热得利害,每天必到清凉的地方去避暑。午饭之后,便坐着八个太监抬的小椅轿,到水木清华阁去歇夏。这水木清华阁,有两条路,一条是穿过接秀山房去的,一条是从桐荫深处来的。比较起来,经过接秀山房的路,又平坦,又近便。太监们抬着皇帝,总走这一条道儿。兰月打听明白,便悄悄地赏了太监许多银子,叫他们以后抬皇帝别走那条路,要从桐荫深处而来。那太监得了钱,便依她的话。这一天午后,果然将皇帝抬上这一条路,由桐荫深处的外墙经过。皇帝在轿中,见墙内桐树正长得青枝绿叶,高出云霄,又一阵清风吹来,觉得奇香扑鼻。皇帝心中,心旷神怡,好比进了桃花源似的。接着又听得一阵歌声,禁不住要将魂魄勾去,早打动这风流天子的心。便用手向墙内一指,那太监们便抬着向桐荫深处走去。进了院内,只见浓荫夹道花气迎人,眼前顿觉清凉,皇帝连声赞道:“好一个幽雅的所在。”

  那些宫女,见万岁驾到忙着赶出来跪接,皇帝这时,一心只想寻那唱歌的秀女,也不理她们。下了椅轿,便向花丛中走去,走到花前,那歌声越清楚了,皇帝摇手,叫宫女们退去,不许声张,慢慢的一个人又向前进。穿过一条石路,又进了一层院子,见院内房屋,都油漆一新,真是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又见窗上都挂着绢帘,绢上尽是画画,皇帝看了一遍,赞不绝口。又见题着兰月敬献的字样,皇帝心中想道,这兰月是什么人,画得又好,写得更妙,倒要查问查问。皇帝正看得出神,忽然后院内歌声又起,清脆动人。便走到后院,见有一座假山,隐在绿竹之内,一个旗装的秀女,穿着一件粉红旗袍,手摇白鹅毛扇儿,背着脸,坐在石头上,唱着曲子。真是珠喉婉转,娇脆异常。再看她背后一弱柳腰,斜着香肩,两片乌黑的蝉发,垂在脑脖子后,衬着白玉似的颈子,显得格外美丽。横梳着一个旗头,髻子下压着一朵大红花儿一缕排须,挂在簪子上。她唱着曲子,把那粉脸儿侧来侧去,那排须也不住的摇动,她下身穿一条淡绿色的绸裤,散着裤脚,白蔑花鞋,窄窄的粉底,脚也不多大。皇帝不觉叹道,咱们满州,竟有这样的美人,真是难得,只可惜她侧着脸,看不见庐山真面目。皇帝原想咳嗽一声,将她惊动,怎奈她正唱得好听。便也不忍打断她的兴致,只是静悄悄地倚定了玉石栏杆,听她唱道:“秋月横空奏笛声,月横空奏笛声清。横空奏笛声清怨,空奏笛声清怨生。”

  唱到结末一个字,真是千回百转,余音不绝,只听她唱了一回,停一停又唱道:“冬阁寒呼客赏梅,阁寒呼客赏梅开。寒呼客赏梅开雪,呼客赏梅开雪醅。”

  唱到末一个字,咸丰皇帝忍不住,喝道:“好曲子。”

  那秀女不妨背后有人说话,大吃一惊。急转过脸来,这一瞧可把她吓坏了,原来就是她每天盼望的万岁,她忙跪下,口称小婢叩见圣驾,愿老佛爷万岁,万万岁。”

  咸丰皇帝微微一笑,叫她抬起头来,皇帝这才看见她长得芙蓉如面柳如眉,秋水为神玉为骨,真是嫦娥下界,玉女临凡,把皇帝都看呆了。不觉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常说汉人的女子长得好,谁知咱们满洲也有这天生的丽质真是天地虽大,再没有这般美艳动人的女子了。”

  说着就用手将她搀起,叫她领着进了屋子便在凉床上盘腿坐下,将她拉到面前,问她叫什么名字。那秀女轻启朱唇,羞答答的答道“小婢子名叫兰月。”

  皇帝明白,便是那在窗绢上写画的女子,心中更为赞叹。又问她道“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曲子?”

  兰月奏道:“小婢子唱的是四景连环曲,乃明朝侯方域做的。”

  皇帝说:“原来是四景,朕只听得二景,还有两景,你再唱给朕听。”

  兰月遵旨,跪在床前唱道:“春雨晴来访友家,雨晴来访友家花。晴来访友家花径,来访友家花径斜。夏沼风荷翠叶长,沼风荷翠叶长香。风荷叶翠长香满,荷翠叶长香满塘。”

  兰月唱完,皇帝喝一声好,叫她起来,兰月便倒了一杯薄荷甜香露,献在皇帝榻前。皇帝见她玉指玲珑,又白又润,那指甲上还染着红红的凤仙花汁,白中带红,更觉鲜艳。皇帝却伸手将兰月的玉腕捏住,忽然当的一声,将一只翡翠杯儿滚落在地。兰月心中,又惊又喜,只是低着头,羞得满面通红,皇帝也不顾杯子打碎,反将兰月一手拉住,趁势拉上凉床,把她拥在身旁,凑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兰月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只得说一句:“小婢遵旨。”

  就下了凉床。忙走到前院对宫女太监说,奉万岁爷圣旨,命传谕到水木清华阁,说万岁爷在桐荫深处息驾。所有宫女太监,都退出去。那宫女太监们听了圣旨都知道万岁爷的意思,便齐声奏道尊旨,退出,一齐跑了出去。将院门掩上,兰月进来,服侍皇帝。过了好半日,直到夕阳西下,皇帝才一手搭在兰月的香肩上,笑嘻嘻走出来。兰月却羞得满面粉腮,同桃花一般的颜色。停了一会,皇帝叫起驾回宫,上轿走了。兰月跪送到院外,皇帝心中十分快乐,对兰月笑了一笑,太监们抬着去了。兰月回到院中,就有许多宫女太监们,都向她道喜,便把兰月羞得什么似的。兰月心中,知道皇帝这一去,今夜一定舍她不下,必要再召幸的。忙回到房中,重新梳洗。在夏天的时候,每天午饭已毕,兰月必洗一回澡,只因伺候圣驾,又累得香汗淋淋,只得再用花露,沐浴一次。宫女们忙着服侍她,梳洗好了,打扮得遍体芬芳,专候皇上宠幸。到了夜膳后,果然那敬事房的总管太监,高高地拿着一方绿头牌子,口称兰贵人接旨,那兰月听太监称她为贵人,知道皇帝已加封她为贵人,心中好不快活。忙跪下说:“谢万岁爷恩典。”

  领过旨意,宫女们就扶她进了房中,照例替她脱去衣服,又浑身洒上香水。一切弄妥当了宫女高叫一声领旨。敬事房的太监,便取出黄被,向兰月身上一裹,自己望地下一蹲,兰月便伏在他的肩上,太监抱着兰月的腿站起来,直送到皇帝的寝宫里去。约有两个时辰,仍由总管太监送她回桐荫深处休息。说也奇怪,这咸丰皇帝,临幸各院妃嫔,从不叫留龙种的,只有这一夜召幸了兰月,却吩咐太监将龙种留下。兰贵人回到院中,留下龙种,那些宫女太监,见皇帝对兰贵人异常宠幸,将来生下皇子,一定富贵荣华不知到什么地步,谁不竭力趋奉她?那咸丰皇帝自此以后,便时时舍不下兰贵人,每天必到桐荫深处寻乐,就想不着四春了。那兰贵人又能唱各种曲子,把一个风流天子的心锁住了。正是:花萼无情通御气桐荫有计解闲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