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佳人有意点缀桐荫 天子多情名题四春







  话说那崔总管瞧了蓉儿,只是摇头,就不是这个,是那一个,这个不成。崔总管正说着话,那内务府人员,便劝着佟佳氏道:“你把女儿送进宫去,原图的是万岁爷宠幸,光耀门户的,非得那个女孩儿才成呢,那孩儿长得又俊俏,比这女孩儿出色得多,倘然把这女孩儿进去,莫说得不到万岁爷的宠幸,反白白把一个女孩儿断送在宫里。这又何苦来呢?我看非方才进去的那位大姑娘不成喽。”

  佟佳氏听了他的话,不住地点头,便说:“你们既说我的大女儿好,且容我三天的限期,我那大女儿有些左性,须得我去慢慢地把她劝说下来你们三天以后,再来听信吧。”

  那崔总管说可以可以,就带领一班太监和内务府的人走出去了。佟佳氏到她女儿房里,横说竖说,着实地劝了一回,总说:“我家衰败到这个样子,你想想,你父亲死的时候,是何等惨状,你弟弟又是一个傻子,不争气的,我也不指望他,如今净靠你一个人,好孩子,你瞧着娘的面子,去吧,仗着你的聪明美貌,得了万岁爷的欢心,还怕不得意吗?只求你得意之后,别忘了你孤苦的娘就得啦。”

  佟佳氏说到这里,忍不住眼泪鼻涕洒落下来。兰月也哭,这一场哭,好比惠徵死去的时候一般,真把兰月的心肠也哭软了。便答应她母亲,拚着断送了终身,进宫去当秀女。佟佳氏见兰月答应了,乐得她捧着兰月的脸,只是喊心肝宝贝的。桂祥见了,一旁嘿嘿地发笑。光阴迅速,三天的限期已满。那崔总管清晨便来听信了,一班太监捧着一个包袱,一个盒子,走进兰月的家中来,佟佳氏见这个情形,知道不答应也不成啦。就出来招待他们,又将她大女儿答应进宫的话,对崔总管说了。崔总管请佟佳氏唤兰月出来,见过了礼,崔总管笑嘻嘻的说,“新贵人,恭喜您啦。”

  兰月直羞得粉脸低垂,说不出话来。崔总管又叫太监,将包袱打开,里面尽是绸缎绣花的鲜艳衣服,替兰月换上,又梳洗一遍。太监打开盒子,取出许多的金珠首饰,替兰月戴上,兰月在镜中一瞧,自己的芳容,简直是杨贵妃再世,美丽无匹了。兰月打扮齐全,崔总管就催着她上车,佟佳氏和桂祥蓉儿,都送到门外,瞧着兰月上车去了,母女三人,掩面而哭。看车子去远,方才回去。这里兰月在车中,也说不尽万种凄凉,一路上嘤嘤涕泣,暂且不表。且说这一番宫里挑选秀女,本不是咸丰皇帝的意思,却是孝贞皇后的密旨,只因咸丰皇帝终日在圆明园中,选了一班汉人家的女子,整天的厮混,不但废了朝政,而且有伤龙体。孝贞皇后,是一个贤淑的人,她又是六宫之主。见皇帝这般的情形,不能轻易去管,况且皇帝登位以来,虽有三宫六院,也不曾生得一个皇子,将来大位无人继承,岂不是一件大事。后来想出一个计策,不如下道密旨,着内务府挑选秀女,也许选出几个貌美的女孩儿进来,得了皇帝的宠幸,生下一个皇子,也可延了国家的血脉。孝贞皇后主意打定,等候咸丰皇帝回宫的时候,便切实奏明,那咸丰皇帝,与孝贞皇后,感情本甚淡泊,但是他很敬重皇后的,皇后说的话,他表面上总不驳回。孝贞皇后,见皇帝准奏。就下一道密旨交内务府去办。居然挑了六十四个秀女送进宫来。咸丰皇帝,这时的心正在汉女的身上,这班旗下女孩儿,却不中意。只因皇后的好意不便拒绝。便马马虎虎地选了四个,这时兰月便选在第一,说也奇怪,咸丰皇帝选秀女的时候,见了别的秀女,都是皱着眉头,只见了兰月,却天颜有喜,笑了一笑,就选在第一这四个秀女选定,其余不中选的,都各送回家。崔总管便将中选的四人,都送到桐荫深处,咸丰帝选过了秀女,又依旧回到圆明园,找着那些汉女去作乐去了,暂且不提。且说兰月入宫之后,住在桐荫深处,这地方十分幽静,只住两个秀女,一个是兰月,一个名燕儿,她二人都是同时选来的,这燕儿原是好人家的女儿,在家里穿得好,吃得好,弟兄姊妹又多,十分热闹,如今送她到宫里来,冷冷清清地住着,心中想念父母,因此朝夕啼哭。倒是兰月进得园中,十分快活,可怜她在家内,苦的日子太久了。如今进了皇宫,好穿好吃,又有宫女侍奉,她又生成小孩子脾气,爱游玩的,偌大的一座园林,天天吃喝玩笑,嘻嘻哈哈,东走走,西逛逛,早乐得她把在家中的忧愁,消除净尽。连母亲弟妹,也渐渐忘记了。她是何等聪明的女子,她见这桐荫深处,十分幽雅,满院子的奇花异草,又罩着梧桐叶儿,照得屋子里四壁翠绿,同住在翡翠宫似的。她便拿了许多字画,没日没夜地学起画画来,本来她的画画,已由她父亲惠徵指教过一番,很有些根底,加之她天性聪明,不到几天,居然写得一手的好赵体草字,又画得一手的北宋派硬绿山水,与恽南田的花卉兰竹。她便在窗绢上题诗写画,上面题着兰月跪献的字样,把屋子里的窗绢,一齐换过,又在院子里种下四季兰花。凡是到她院子里去的,一踏进门,便就觉得清香扑鼻。兰月又指挥着宫女,天天打扫庭院廊房,她看待宫女,和自己姊妹一般,十分亲热。因此那些宫女,都听她差遣。便是燕儿见她如此高兴,也暂时把愁怀丢开,帮着她布置房间,打扫一切。看看这桐荫深处,收拾得同乡环仙境一样,真是红尘飞不到,天上小瑶台。你说兰月真是没有用意,只图玩耍的吗?其实不然,原来她如此辛苦,收拾房屋却有深意。她知道咸丰皇帝这时正在圆明园中,寻欢取乐,是不会到桐荫深处来的。但是桐荫深处这个地方,却是一个避暑的好所在。天气热了,咸丰皇帝一定要到这里来避暑。那时咸丰皇帝见了这地方清洁,与昔日大不相同,不由他不留连忘返,再瞧到窗绢上的字画,一定更要注意到自己身上来。她存了这番心意,就下苦功夫做。又怕太监们不随时照应她,她就将每月内务府发的月规银子,慢慢积蓄下来,赏给那些太监们。太监们得了赏银,都十发感谢,有什么事,就抢先到兰月这里来报告。兰月虽住在桐荫深处,对于宫内的事,无论大小,她满都知道。咸丰皇帝的情形,也全调查明白。她的权术,在这时已大有可观的了。且说那咸丰皇帝,真是个风流天子,他尤其欢喜汉人的女子,这时他正弄了四个美人这四个美人,咸丰皇帝,特赐她们四个名子,一个名叫杏花春,一个名叫陀罗春,一个名叫海棠春,一个名叫牡丹春。这四春都在圆明园中住着,却分为四处。杏花春住在杏花仙馆,陀罗春住在月罗阁,海棠春住在棠阴山房,牡丹春住在天香院。讲起这四春的历史,也各不相同,那杏花春最生得娇小玲珑,皮肤尤其洁白,原是好人家的女儿,只因幼时父母双亡,她叔父贪财好利,将她卖与石侍郎家中做侍婢。石侍郎的夫人,非常妒嫉,见杏花春长得异常美丽,怕她丈夫起了邪心,就防范得很严密。那石侍郎本是色中饿鬼,见杏花春生得雪白的皮肤,又是苹果似的两朵粉腮儿,一双水盈盈的眼珠,一张樱桃小口,嘴里两个酒涡儿,对人溜一溜眼,笑一笑,真把人的魂灵可以勾去。古人说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杏花春这一笑,可真有倾城倾国的本领,石侍郎见了,如何不爱,就背地里动手动脚,调戏起来。那杏花春见石侍郎生得一副黑漆的面孔,同煤炭铺的掌柜一样,当然心中不愿,就暗中告诉石太太。石太太大发雌威,寻着石侍郎大闹了一天一夜,石侍郎做贼心虚,不敢辩白,只得磕头下跪。石太太心想这丫头放在家中,总有点鱼腥肉臭,难免不被猫儿老鼠偷上手,不如送到朋友家中,暂时安顿。再替她找个婆家,了此一重公案。就将杏花春送到贵公爵的府中,公爵福晋与石太太原是最要好的,就将杏花春接到他家中,贵公爵见了,也赞美杏花春的艳色。这时崔总管正奉了咸丰皇帝的密旨,在外面物色江南美人。那贵公爵与崔总管原是通声气的,见杏花春这般秀色可餐的尤物,就告诉了崔总管,崔总管便到公爵家中一看,果然不错,愿拿出一万两银子,将杏花春买进宫去。贵公爵的福晋与石太太商量,石太太满口答应,也不去问石侍郎,就将杏花春卖了。石侍郎得了消息,赶快办了一桌酒席,同石太太说明,将杏花春接回家中,请杏花春上坐,石侍郎衣冠齐整,行了三跪九叩首的大礼求她见了万岁爷,替他多说些好话,杏花春也答应了。次日崔总管亲身将杏花春接进宫去当天就被咸丰皇帝召幸,非常得宠,这是杏花春小小的一段历史。说书人交代明白。再说那海棠春,又山西大同府的人,自幼儿就学唱戏,在山西很出名的。后来又到天津唱过,由天津又到北京,在前门外一家小戏馆中演唱,她演的是花衫,面貌又标致,嗓子也清亮,那班王孙公子,被她都迷住了。天天替她捧场,在她身上,着实花了整千整万的银子,海棠春并不看在眼内。那时正在大考之年,有一个苏洲穷举人,名叫金宫蟾,也进京赶考,每天闲着无事,就去看戏,也被海棠春迷住了。天天到戏园子里去听戏,坐在台口,仰着脖子,高声叫好,同现在北京城中的捧角家一样,做得丑态百出,海棠春看见痴头痴脑的,傻得可怜,也不觉暗中好笑。又看他生得唇红齿白,眉秀目清,一副小白脸十分俊俏,未免一颗芳心,把持不住。两人便眉来目去,大吊其膀。那金宫蟾如入迷魂阵,风雨无阻,每日必来,海棠春更加感激。有一天,正是大雨倾盆,园子里听戏的客人,满池子也不到十几位。那金宫蟾却早早就来了,坐在台口,等海棠春出来,又大喊了一回好。海棠春更动了怜惜之意,唱完了戏,卸了装,就悄悄地走下池子来,在金宫蟾身边坐下,那金宫蟾一年以来,一片诚心,如今竟得美人移尊就教的好结果,真是梦想不到。但是他到底是一个书呆子,在大庭广众之中,见了这美人,反觉害羞起来,一时竟找不出话来,与海棠春谈话。海棠春也只对他含笑不言,坐了一会,便轻轻拍他一下,就着他耳里,告诉他家住在鲜鱼口内豆腐巷,约他今晚就来,金宫蟾点点头海棠春又嫣然一笑转身去了。正是:顾盼一笑深意在缘结三生泪眼枯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