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回 勇皇孙宫中杀贼 贞节妇湖上亡身







  话说教徒攻入宫中,无人抵挡得住。这时二皇子甯和诸王贝勒,正在上书房读书,听说宫中有变,便不慌不忙,唤太监们拿我的鸟枪和腰刀来。太监们送上鸟枪腰刀,他便召集了二十几个太监,说道:“跟着俺跑。”

  他领着太监,走到养心殿门口,只见一群教徒,正喊杀奔来二皇子吩咐快关上养心殿,又命令太监爬上墙探望,见有人爬上墙来,便出其不意的拿棍子打下去。有许多教徒被太监们打得脑浆迸裂,死在墙下。教中有几个头目看了,便鼓勇气,一手拿着白旗,抢先爬上墙来,墙东面便是大内,那贼人在墙上喊着,向东奔去。二皇子站在养心殿阶下,拿起鸟枪,觑得亲切,一连打死了两个头目,贝勒绵志,站在皇子左首,也放枪打死了一个头目,教徒看看养心门有人把守,便赶向东华门去,和别股同党会合。这时东华门的教徒,已打进宫门,正要抢进呵期哈门去,忽见一个大汉,上身赤着膊,浑身皮肤黑得和漆一样,手中拿一支粗重扁担,大喝一声道:“你们反么?”

  轮着扁担横扫过来那班教徒见他来势凶恶,便大家围上去,和他抵敌。那大汉一条扁担,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打得车轮似的转,被他打着的,不是打得断腰折臂,便是打得头破血流,二三百人被他打死了一半。原来这大汉并不是什么宫中的侍卫,原是东华门外一家煤铺里的挑夫。他每天挑着煤担,送进东华门去,给修书馆专用的,他天天在煤堆里钻进钻出,那脸面手臂和肩膀胸背,都染得漆黑的,宫里的太监取们,取他绰号,叫他“煤黑子”。那煤黑子生性憨直,爱打抱不平。他仗着自己气力大,见有不平的事体,更擎着铁扁担上去厮打,他那条扁担足有一百斤重,打在身上,管叫人骨断筋酥。这一天他见许多教徒闯进东华门来,知道他们造反,便奋勇和他们厮杀,他一个人抵敌着二三百人,打了一个时辰,却不曾放过一个人闯进呵期哈门去。这呵期哈门便是熙和门,当他在门外喊杀的时候,声音直送到宫里,这时恰巧有一个大学士宝兴在上书目房教授诸王读书,从景运门出来,望见门外一个黑大汉,在那里抵敌一群教徒,急急回进门去唤集许多太监来,急把呵期哈门闭上,一面调集宝禄馆国史馆功臣馆三馆的吏役,各各手里拿着棍子,爬在墙上把守住。一面又四处调齐虎贲军士,从侧门出去,和教徒厮杀。这时另有一队教徒,从西华门绕过来,帮着去打煤黑子,那教徒愈来愈众,足有一千人人,任你如何大力,也抵挡不住了。那三馆的吏役,爬在墙头,眼看着煤黑子被许多教徒,一拥上前,乱刀斩死。那煤团体子监死的时候,一边嘴里骂着人,一边还拿拳头打死几个人,才倒地死了。那班教徒见打死了煤黑子,便要抢上宫墙来。这时后面的虎贲军士也到了,那班留守京中的诸王大臣,也率领禁卫兵,从神武门进来,两面军队,围住了一阵厮杀,把那班教徒直杀出中正殿门外。这时天已傍晚,那宫中的路,教徒是不熟悉的,看看逃到死路上去,被官兵追杀一阵,沿途被杀死的也不少,教徒被他们逼到一个墙角,正要上前去捕捉,忽然天上下了一阵大雨,霹雳一声,又打死了许多教徒。其余的一个个都拿着绳子绑住,送到九门提督衙门里去审问。招出他大头目林清,在黄村地方守候消息。提督官派了一大队兵士,星夜到黄村去,把林清捉住,解进京来。第二天嘉庆帝从圆明园回来,亲自在升座审问林清,那林清又供出许多同谋的太监来嘉庆帝派侍卫官,把那班太监一齐捉来,审问明白,下旨把林清和同谋的太监,一齐腰斩,其余教徒,一律正法。一时血淋淋的杀下三百多个人头,在京城里大街小巷号令,强克捷首发逆谋阖家遇害,赐谥忠烈,准建专祠。第二天上谕下来,封二皇子为智亲王,贝勒绵志进封郡王,大学士宝兴奏称煤黑子保卫有功。这时才把煤黑子的尸身,从匪徒尸身堆里掘出来,替他洗刷,送回煤铺子去,皇帝又下旨赏煤黑子六品武功,照武阵亡例赐祭,又赏治丧银子一万两,煤黑子的妻子诰封夫人。那煤黑子实在没有妻子的,如今那煤店里掌柜,见有许多的好处,便把自己一个大女儿,冒认做了煤黑子的老婆。同样也披麻戴孝,替他守起寡来。这且不去说他。如今再说嘉庆帝看看内外太平,便又想出京巡狩,便在三月时候启跸,到五台山去。五月从五台山回来,又到热河避暑去。热河地方,原有一座避暑山庄,一面靠山,三面近水,盖造得十分曲折,嘉庆帝住在里面,想起前朝皇帝的风流韵事,便也羡慕。嘉庆帝这时自从抄没了和坤的家产以后,手头十分宽裕,到了暮年,忽然想起了人生几何,怎不及时行乐,便悄悄地传进内务大臣,吩咐他到江南去采办物料,要在避暑山庄里面,大兴土木,这时皇帝又添了几个妃子,终日在园中寻乐,不多几天,那采办大臣回来,又带了一座镜湖亭的模型来,这镜湖亭是浙江巡抚绘制的图样,叫巧匠玉林夫妻两人制造的。如今浙江巡抚听说皇上要大兴土木,便把这亭子的模型,和玉林夫妻两人,一齐送到热河来,一面上了一本奏摺,说玉林夫妻两人,工作如何巧妙,皇上如今建造园亭,正可以随时垂询。嘉庆帝叫先拿亭子模型来看,内监捧上一个盒子,盒子里藏着一座小亭子。皇帝看亭子时,果然建造得十分精巧,瓦是用玻璃的,柱子是用水晶的,四面墙壁上嵌着几万块小镜子,望去闪闪的射出光来,亭中间安着一架象牙床,四面都嵌着大块的镜子。皇上看了,果然在那里赞叹,又吩咐快把玉林夫妻两人传进来。太监回来,称他夫妻两人,因没有功名,不敢进见,嘉庆帝吩咐立刻赏他七品衣帽。他夫妻两人,穿戴齐全,走进屋子来,跪在地下,那玉林见了皇帝,吓得他浑身抖动,倒是他老婆,大大方方的低着头跪在一旁皇帝看那女人时,长得婷婷婀娜,肌肤白净,早不觉动了心。后来唤他抬起头来,只见眉弯眼俊,粉脸凝脂,望去十分秀美。皇帝心想,俺宫中枉有许多妃嫔,谁人赶得她这模样儿,嘉庆帝不觉满面推下笑脸来,问她姓什么,那女人便低声悄声地奏道:“奴姓董氏。”

  又问她你嫁丈夫几年了,董氏回说四年了,问道这座镜湖亭模型,是你和玉林两人造成的么,董氏回称,亭子的瓦檐壁柱是俺丈夫造的,里面的雕刻镶嵌,是奴造的。皇帝称赞,好一双巧手,便吩咐把玉林送进巧艺院去,听候差遣,又把董氏收入内庭,去做供奉女官。皇宫里原有一班奉供女官,专司书画刺绣雕刻各种精巧女工,做女官的大半都是汉人董氏一进内苑,也不叫她工作,也不叫她做事,只叫她终日伴着皇上,在琼岛春荫游玩,董氏原不肯陪伴皇帝的,无奈深入宫禁,知道倔强也是无用。后来看看皇帝性情也十分温柔,董氏向皇帝哭求,要放她出去见丈夫一面。皇帝笑着安慰道:“你好好住在这里,待一年以后,朕便打发人送你回家去。”

  又问她住在江南,见过西湖么?董氏回说西湖是奴的家乡,如何不见,皇帝便吩咐她造一个西湖十景的模型。从此董氏在宫里搏土弄泥,细细工作起来,皇帝在一旁看看,有时也替她调匀颜色,烘泥土,十分忙碌,两人静悄悄地,在屋子里,宛似民间恩爱的夫妻。有时皇帝情不自禁了,便拉着董氏要求欢,董氏忍不住挂了泪来,苦苦哀求说,皇上三千粉黛,何必定要破奴的贞节,皇帝见了她的颦态,十分可怜,便把心肠软了下来,几次都是董氏求免的。但这皇帝终是舍她不下,每天总要到琼岛春荫去说笑一回,看看董氏的眉眼儿,也是有趣的,皇帝常对太监说道,古时吴绛仙秀色可餐,如今我看了董氏的眉眼,却叫人忘了眠食。这句话传到宫里去,那许多妃嫔心里都妒忌,又见皇帝终日伴着董氏,在琼岛里,不见临幸到别的宫院里来,便说那董氏是狐狸精,把个皇帝迷住了。把这话去告诉皇后,那皇后是贤慧出名,听了妃嫔的话,反劝她们不可吃醋。其实皇帝和董氏却丝毫没有淫秽的行为,只因董氏美得和天仙一般,性情又十分贞静,皇帝看着她,反把他的淫心镇压住了,到极亲热的时候,只是握一握手罢了。独把那玉林丢在巧艺院里,凄凉寂寞,早晚想念他的妻子,常常求着总管太监,要和她妻子见一面,那太监说皇上留的人,俺怎么敢去唤出来。从此玉林便半疯半癫,终日忽啼忽笑。巧艺院里的同事们,也不去理会他。有一天皇上恰巧从宫里出来,玉林见了,忙上去趴在地下,连连碰头,求皇上放他妻子出来见一面儿。皇帝笑道:“你妻子手工精巧,皇后留在院中,不肯放出来,你如嫌寂寞,朕赏你一个宫女罢。”

  说着便进去了。到了夜里,果然内廷送出一个宫女来,太监替他打扫出一间院子来,送他两人进去住着。谁知连住了三夜,他两人还是各不相犯的,那玉林越闹得凶了,见人便哭嚷着,要见他的妻子。皇帝知道了,便传出旨来,把玉林官衔升到五品,又赏他二万两银子,打发两个侍卫,把他送回南边去。赏他的那个宫女,原是南边人,便也跟着他一同南边去,那宫女原是嫁玉林的,玉林说道:“我妻子情爱很深,如今她虽关在宫里,我也不忍负心于她。”

  到后来给了那宫女三千两银子,送她回娘家去了,嫁了别个男子。玉林又带了一万两银子,悄悄地再赶到热河去,拚命花钱,买通了宫里的太监,打听他妻子的消息。那太监见他痴得可怜,便替他到宫里去通一个信,隔了几天,那太监传出一封董氏的信来,信上说道:“天子十分多情,在宫中十个月,并未失节,现正求着天子,已允准满一年后,放我回家,夫妻团圆,即在目前。”

  玉林看了信,心中十分快活,从此他在外面静静候着。空下来,和那班太监在茶坊酒肆吃喝闲谈。那太监也看玉林做人和气,常常把宫中的秘密事体告诉他,今天皇帝召幸第几,妃明天皇帝在第几妃宫中游玩,天天有人来报与玉林知道,后来又有一个太监来告诉他说,昨天晚上宫中的莹嫔,大闹醋劲,只因皇上宠爱董氏,常常到琼青岛荫里去看望她,那莹妃忍不住气,赶到琼岛春荫,揪住董氏厮打,后来还是皇帝喝住了,那莹嫔把皇帝拉到自己院子里去了,玉林听了说道,堂堂一位天子,怎的反怕那妃嫔,那太监低低地说道,不是这般说的,俺万岁爷是多情不过的,听说那莹嫔,还是万岁爷未曾大婚以前私地里结识下的,想起旧日的交情,不免宠任她三分。玉林听了,还流下泪来说道,有这个雌虎在宫里,只是苦了俺妻。那太监再三劝慰他说,你妻子快要放出宫来了,你也不用悲伤。又隔了几天,看看那一年的日期快满,玉林在外面,越发好似热锅上蚂蚁,一天等不得一天了。有一天他原和宫内的总管太监约定,在湖楼上相候,那湖楼后面,停了一会,见那太监来了。楼上是卖酒的,落了坐,便对玉林说道,自你妻子董氏进宫以后,皇上十分敬爱她,每天皇上坐着,看她捏塑西湖十景,常常赞叹称她绝技,她每天工作完毕,皇上总有赏赐的,或是珠宝,或是衣服,她也伴着皇上,或下一局棋,或说笑一回,两人虽然十分亲密,却是各不相犯的。这几天皇上因为被莹嫔管住了,不曾到琼岛春荫来,她一个人住在屋子里做工,到昨天晚上,忽然闹出乱子来。那太监说到这里,玉林的脸也青了,太监还劝他莫急坏了身子,又接着说道,昨夜宫里打更的,才打过三更,忽听得有开动宫门的声音,俺在睡梦中,不十分听得清切。停了一会,俺又睡熟去了,只听又是一声窗户开动的声音,恍惚是在琼岛春荫里,接着又是一声女人叫喊的声音,俺忍不住了,急披衣起来,唤起同伴,抢到琼岛春荫正屋里去,只见她睡的屋子里窗户洞开着,走进屋子去看时,那床上的被褥,搅得一团糟,那睡鞋儿、金钗儿沿路散着,直到窗户外面栏杆边,还落下一支玉簪儿,却已打得粉碎了。这玉簪儿是她平日插戴的,俺还认得出来,只是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今天早晨,俺们去奏明皇上,皇上也打发人四处找寻,后来见太液池水面上,浮着一件小红袄儿,看那领口袖子的镶滚,皇上认得是她平日穿的,忙唤会水的钻到河底里去,四处捞寻,却又毫无形迹。那玉林一句一句的听着,起初早已支撑不住了,只望他妻还有救星,如今知道他妻子是不得救的了,他觑着太监不防的时候,只喊得一声,我的苦命妻呀,一纵身向后楼窗口一跳,太监忙上去拉救,已来不及了。那座湖楼高出湖面五六丈,玉林跳下去,直撞到水底里,那湖面又很阔,可怜他一对恩爱夫妻只因有这样绝艺,却不料送去了一双性命。正是:天子多情卿命薄棒打鸳鸯两地分要知董氏夫妻死后,嘉庆帝如何想念,且听下文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