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 公主矜存贤妃封后 剌客正法教徒攻宫







  话说乾隆皇帝薨后,嘉庆帝与和坤,早有深仇,众大臣因希承意旨,纷纷奏参,和坤贪赃枉法,弄权舞法,种种大逆不道的罪,内中要算监察御史广兴,吏科给事中王怀祖,参得最是利害。说和坤有大逆之罪之十,有可死之罪之十六,真是一字一刀,骂得他体无完肤。嘉庆帝共收到参摺六十八扣,勃然大怒,立刻下旨,命成亲王仪亲王带了御林军去捉拿和坤,又怕路上有人劫夺,又派御前侍卫勇士阿阑保沿路保护,把个和坤直拖进刑部大堂,上谕派刘相国董中堂八王爷七附马用严刑审问。和坤熬刑不过,只得一一招认,那刘相国就是刘统勋便吩咐钉上镣铐,收在大牢里,一面把审问情形,详细提奏上去。嘉庆帝看了奏章,一面把刘相国召进宫去商量查办的事体,刘相国奏称,像这般贪赃专权大逆枉法的奸臣,理宜从严究办。嘉庆帝便下旨十一王爷去查抄和坤的住宅,派二皇子绵宁查抄和坤别墅。那两位王爷,奉了圣旨,怎敢怠慢,间刻带同番役人等,如狼似虎地分头查抄去了。和坤屋子很大,家产又多,那班查抄的官员,直查了五日五夜,才一一查点清楚,回宫复旨。嘉庆帝看了清单吩咐把现有金银存储户部外库,以备抚恤川陕楚豫兵灾之用。此外未经估价的产业,着将原单交与八王爷绵二爷刘相国等会同户工二部详细估价。所估银两,悉数充公。这一抄,除古玩珍宝送入大内不计外,嘉庆帝实在到手八万六千万万银两。因此京城里小儿都唱着“和坤跌倒,嘉庆吃饱”

  的歌谣,一面嘉庆帝又下谕旨,着大学士六部卿翰詹科道,会同拟具和坤应得的罪名。隔了几天,那许多会凑趣的官员,纷纷上摺,说和坤贪赃枉法,贻误军机,心怀异志,大逆不道。有的说应该斩首的,有的说应该凌迟到碎刮的,有的说应该灭族的。嘉庆帝看过了奏本,心想这和坤是先皇的宠臣,如今皇考宾天不久,便将他正法,在朕心实有所未安。如今朕格外施恩,赐他一个全尸罢。立刻下旨说,姑念和坤是首辅大臣,于万无可贷之中,免其肆市着加恩赐令其自尽。至于和坤之子丰绅敬德,亦属罪无可逭,只因其早年尚主,和孝固伦公主,平日又最为皇考所宠爱,朕今仰体丰考慈爱之心,曲加体恤,若骤将丰绅敬德革去职位降为平民,则于额附体制不符,其原有和坤公爵,应照议革去。著加恩另赏伯爵,今丰绅敬德承袭,自朕加恩以后,该额附只许有家静守,不准出外滋事。这道旨下去以后,刘相国当即到刑部大堂,把和坤从大牢里提出来,验明了正身。把圣旨宣读一过,和坤朝上拜过了圣恩,不觉吊下眼泪来,当有番役把他推进一间空屋里,那屋梁上挂着一幅白绸子,和坤便在那白绸上吊死了。自从和坤死了以后,第二连三,又有人密奏那福尚书有心济恶,皇帝也把他下狱治罪,又有人奏大学士苏凌阿是和坤的婚亲,皇帝也勒令他休致,又有人奏说侍郎吴省阑李潢太仆卿李光云,都是和坤引用的人,皇帝一律把他们降职调用。这一场大惨案,闹得人人胆战,个个心惊,亏得这时白莲匪次第肃清。到嘉庆四年二月那匪魁王廷诏被将军明亮擒住,徐天德也跳海溺死。那经略大臣和三省总督都奏称大功戡定,嘉庆帝便在京城里祭告陵庙,封赏功臣。看看国家太平,皇帝便打算举行巡狩典礼,西幸五台山去,忽然那皇后喜塔腊氏,一病薨逝,嘉庆帝十分伤心,那钮钴禄氏,原是十分贤德的,皇帝平日也十分宠爱,便册立钮钴禄氏做了皇后,照例晋封后父恭阿拉做承恩公,那皇后却再之辞谢,满朝的文武官都上奏章称她是贤后,直到喜塔腊后灵柩出殡以后,皇帝才慢慢的去了伤心,在宫中闲着无事,又打算出幸五台山去,不料那西北角天上忽然出现了一颗彗星,钦在监奏劝皇上彗星出现,主有刀兵,不可出幸。又把这年闰八月改在第二年的二月,那时有个八卦教即白莲教变像,徒党遍布直隶河南,山东山西各省,他们有两个教首,直隶的是林清,河南是李文成。林清一日勾通太监,暗通消息,听见这项提议,便想乘势起事,当下造出四句谶语,说是:“一八中秋,黄花满地,天数难逃,移改无益。”

  恰值直隶岁荒,饥民啸聚,林清便趁机召集,并约定李文成同于闰八月十五日发动,又通知熟识太监届期内应,不料这鬼祟计划,却被河南滑县知县强克捷侦知,他赶紧具文禀请抚府发兵,均置不理,他暗想,李文成是滑县人,我是滑县知县,乱事一起,我要负责任的,那时抚府必还责我不会防备,在这地步,到不如先发制人,就是我死了,也算尽忠国家保护百姓。主意打定,便即密集衙役,所有巡夜的灯笼,拿人的家伙,统令备齐,克捷当下坐轿出来并令衙役不准吆喝,悄悄前走,衙役等都不知县官要往何处办案,只好遵令照办,走东转西全由克捷亲自指点,用至走到一个僻静地方,见前面有一座院落,街门虚掩,这便是教首李文成住处,克捷便叫把轿停放,立时下来,即分派一半衙役,将前后门把守,衙役中这时有几个素与文成通声气的,虽知道长官来意不善,可是谁也不敢妄动,只得遵照命令而行。克捷自领一半衙役,推门蜂拥直入,李文成方才吃过晚饭,正在屋里踱来踱去运动食工作,忽听得街门哗啦开的声响,接着便是许多人脚步声,心中惊异,方想转身出来,克捷已先抢步进来,一见文成,喝令拿住,衙役一齐上前,便用铁链套头,牵曳而出,令衙役锁押回署,立时坐堂审问文成抵死不承认那私立教会定谋暴动的行为,克捷连用严刑拷讯文成硬抗到底,不曾招出半字来。最后克捷吩咐衙役把夹棍收紧,并连敲打,当把文成脚陉夹折,晕倒地下,克捷令将冷水喷醒钉镣收监,那直隶林清在京中和宫里的太监,都有交情的,便拿银钱买通太监,趁嘉庆帝出幸五台的时候,在宫中起事。谁知那嘉庆帝听了钦天监的话,便中止巡狩的事,林清看着计谋不成,便另用方法,去买通一个刺客,去行刺嘉庆帝。这刺客名叫盛得,原是内务府的厨役,在皇宫里算他第一个有气力的人,林清便运动太监们引他见面,林清便送他六万两银子,在他们同党崔士俊家里过付又许他事成以后,封他做王爷。盛得满口答应,回到宫里。这一夜正是八月中秋,嘉庆帝驾幸圆明园的涵灵朗鉴台上,开筵赏月,那班妃嫔宫娥都陪坐在两旁,八驸马在台上值班,盛得也在台下侍卫,酒吃到半酣,嘉庆帝起来小便,后面跟着三五个太监。忽见那盛得抢上台来,急急跟在皇帝的身后,那太监们看他脸色有异,忙上去拦住,盛得袖子里拿出雪亮的钢刀来,那太监胸口着了一刀,倒地死了。盛得丢下太监,直奔皇帝,嘉庆帝见事急了,一旁嘴里嚷着有贼,一旁绕着一株大桂花树逃着。八附马在台上听得皇上的喊声,忙赶过去,见盛得手中擎着尖刀,正绕着树追着皇上。八驸马大哮一声,跳上去把盛得两手捉住接着。那班御林军也赶来,四面围住了,发一声大喊。讲到那盛得的气力,原胜过八驸马,在这时候,他见人多了,心也慌了,手也软了。两眼瞪瞪地望着八驸马的脸,一动也不敢动。御林军一拥上前,把他捉住,送到刑部大牢里。当夜六部九卿,都到圆明园来叩问圣安,嘉庆帝吩咐在朝的王公大臣和六部九卿会审刺客。这时由张观齐相国主审,张相国连审了九日,审不出一句口供来,又用大刑逼着他,也闭着嘴不说话。盛得受刑到最利害的时候,只听得他冷笑几声说道:“这有什么审问的,事不成便拚送去俺的脑袋,事若成了,大人们坐的地方,便是俺坐的了。”

  说完了这几句,他又闭着嘴不响了。张相国却也没奈何他,第二天入朝,把这情形奏明皇上,嘉庆帝吩咐不用审了,推出碎割了吧。张相国奉着圣旨出来,把盛得定了凌迟的罪,又查出盛得有两个孩子,一个十六岁,一个十四岁,都在学堂里读书,派差役把这弟兄两人都从学堂里捉来。两个孩子面貌十分清秀,到了行刑的那日,一队兵马把盛得押到西校场,绑在铁桩子上又把他两个孩子绑在对面,这两个孩子哭着喊爸爸,那盛得闭上眼看也不看,到了时候,刽子手先把两个孩子杀了,再动手碎割盛得。盛得这时剥得浑身赤条条的,两个刽子手各拿着尖刀上去,先割去他的耳鼻和两上乳头,又从两手臂割起,把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细割下来。从背头割到背后,又割到胸前,起初还淌着血,后来血水淌完了,只淌着黄水,把上半身统统割完,只剩一副骨头,盛得忽然睁开眼来大声喝道:“割快些。”

  那刽子手回答道:“圣上有旨意,叫我们慢慢的割,叫你多些苦痛。”

  盛得便闭上眼不说话,直到割完了浑身的肉,才给他喉头一刀,结果了性命。谁知盛得在京中送了性命,那京外的八卦教,却越闹利害,在滑县的教徒于九月初七日杀入滑县,杀官劫狱。到了那天,聚集三千余人,直入滑城,一拥扑进衙署,一班衙役,早已东逃西窜,慌忙逃走。时克捷闻变,并不惊惶,忙整衣冠出去,打算开城晓谕众叛徒,以便改邪归正。教徒见了克捷,就如仇人一样,不等克捷开口说话,当即齐上砍杀,顿时血溅庭阶,魂返太虚,又复闯入内室,把县官眷属围住,乱杀乱砍,全都死于非命。教徒反身到了狱内,救出李文成,留他在滑县养病,议定分两路进兵,同时直隶省的长垣、东明、山东省的曹县,定陶、金乡各州县,一齐响应,林清却带着二百名死党,埋伏在京城里,一面听京外的消息,一面打通了宫中的太监,约定九月十五日半夜,在菜市口会齐,从宣武门杀进宫去。这一天果然大乱起来,忽见满街的教徒,拿着刀枪,横冲直撞,看他们打进东华门,西华门去,便有太监刘得才杨进忠一班人,在里面接应,又有那总管太监阎进喜,在宫内接应。这时东华门西华门的护兵,见教徒来势凶猛,急闭门时,已来不及了。五七百个教徒,杀进东华门,直杀到弘德殿。又有太监从宫里杀出来,那班宫娥秀女,吓得娇声啼哭,宫内顿时大乱,那西华门也有五七百名个教徒杀进去,御林兵士忙把宫门紧闭,死力抵御。这时嘉庆帝恰好巧不在宫中,前几天已到圆明园去了,宫里留下的侍卫又不多,两面抵敌了多时,西华门已打破了,教徒一拥而进,杀过尚衣监文颖馆,直到降宗门,侍卫们且战且退。忽然太监们,自己也杀起来,一时喊杀连天,血流遍地,一班妃嫔,住在翊坤宫永和宫咸福宫的,听了这喊杀的声音慌做一团,有几个胆小的宫嫔,早就投井死了。正是:方在法场剐刺客,又见宫门喋血来要知教徒攻入宫中如何情形,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