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报父仇美妾杀夫 呈小说孝女瞒亲







  说话这时乾隆帝因为要造圆明园的四十景,又下旨南巡,到江南去参观风景,那沿路的大臣,自有一番忙碌。在扬州接驾的,依旧是那汪如龙江鹤亭一班富绅。那时圣驾还未到扬州,汪如龙预备接驾的事体,日夜忙得连吃饭也没有空儿,因此不常到小梅房中来。小梅觑空,便把那小厮唤进房去,悄悄地和他商量大事。这小厮原是汪如龙最亲信的,无论到什么地方,总把这小厮带在身旁。这时汪如龙仍把樗园收拾起来,为皇上驻驿之所。园中顿时收拾得花柳招展,灯彩辉煌。不多几天,果然皇上到了,一走进园门,便想起从前的风流的事体。便传汪如龙进去,问起:“从前的烟花女子,如今可还在吗?”

  汪如龙回奏说:“昔日美人,今日已退归房老不堪再侍奉圣上了。臣如今有十二金钗,敢献与皇上玩弄。”

  皇帝听了,便十分欢喜,忙唤他把十二金钗送上来。汪如龙早已预备下了,出来十二个扬州名妓,打扮着献上去。这十二个妓女里面,有两个长着绝世容貌,可称得脂粉魁首,一个名叫倩秋,年纪十八岁,一个名叫绛秋,年纪十七岁,原是一对姊妹花。如今见了皇帝,皇帝出奇地宠爱她们。日间命十二金钗轮流歌舞劝酒,夜间却只唤她姊妹两人进去侍寝。里面皇帝饮酒调笑着,外面汪如龙却奔走照料,十分辛劳。到第四天傍晚,汪如龙在樗园里照料正忙乱的时候,忽然内急起来,他便走到一个冷静的墙角小便去。正在这个当儿,见他那小厮,悄悄地从身后走来,这小厮原是汪如龙宠信的便也不去防备他。不料那小厮走到汪如龙身旁,举起尖刀来,向他主人颈上狠命的一刺,只听得“啊哟”一声,汪如龙倒在地下死了。那小厮正要转身逃时,早惊动了园中的那班侍卫四面拦住,脱身不得。只见他回手擎着尖刀,向自己胸口刺去,低低地唤了一声:“父亲!”

  便也瞪着眼死去了。侍卫们忙上去拔去那尖刀,解开衣襟,忽然露出那一抹酥胸,两个高耸白嫩的大乳头来。大家看了诧异,揭去他的帽子,便露出一头云发来;脱去她靴子,露出两只红菱似的小脚来,却是一个绝色的少女。侍卫们不敢怠慢,一面忙去禀报侍卫长,一面去通报汪如龙家里。汪如龙的夫人赶来一看,认识这女刺客就是那小梅。她身上穿着小厮的衣服,那小厮却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又在小梅衣袋里,搜出一张冤单来,上面写着和汪如龙如何诬害亢雨苍家,她父亲余大海又如何替亢家报仇,汪如龙又如何强奸她自己,如何卖去她父亲的性命。她如今刺死汪如龙,一来为父亲报仇,二来为自己雪恨。一张纸上,原原本本,写着蝇头小楷,又说和坤贪赃枉法,是一个误国奸臣,求皇上立刻拿他正法。那班侍卫,都是和坤的心腹,见了这张冤单,早给他销毁了。却另奏皇上说:“这刺客,手拿尖刀,闯到御楼下面,东张西望,原想行刺皇上。给汪如龙眼快,看见了,上去拦捉,那刺客便将汪如龙刺死。”

  乾隆帝听了臣下这一番议奏,信以为真,便下旨追赠汪如龙头品顶戴,派梁诗正代皇上到他家去御祭。又给他治丧费一万两。皇帝自从出了这桩案件以后,便处处留心,疑那倩秋绛秋和那十个妓女,都不怀好意,便连夜打发她们出园去。一面调集扈从人马,日夜在园外梭巡着。那倩秋和绛秋姊妹,正得皇上的宠幸,忽然见要打发她们出园去,不知皇上是什么意思。还和皇上撒痴撒娇的依恋着不肯出去。后来皇帝哄她说:“回銮的时候,带她们进京去。”

  又问她们:“老住在什么地方。”

  她姊妹的妆阁,在河楼上。楼下种着一株高大杨树的便是。皇帝吩咐她们,你两人打听得朕回銮过扬州的时候,快在楼上点一盏红灯,朕便能打发人来取你姊妹两人进京。她姊妹两人听了皇上的话,十分欢喜,便真的去住在河楼上,天天守着。这里乾隆帝因常常遇到刺客,疑心人民还存满汉的意见,要刺死清皇帝,替汉人报仇。他想这报仇的意思,都是读书人鼓吹出来的,如今朕欲查验民心的向背,须先从读书人身上下手。便下诏,凡御驾经过的地方,许沿途读书的士子,把他的诗文著作献上来,由皇上过目。做得好的,赏他银钱,十分好的,又赏他官卫。这个意旨下去,那班士子,妄想名利,便大家抢着献诗献文。皇帝分派给几个文学侍从大臣察看,虽说没有好文章,却也没有悖逆的句子。这时江阴地方,有一个姓缪的老名士。他因功名失意,在家中著了一部小说,名叫《野叟曝言》。他自己仗着多才,书上天文地理兵农礼乐历数音律,没有一种学问不讲。书中的主人,便是他自己的化身。说那西湖杀龙的一段,颇有自命不凡的气概。说到那李又全春娘的一段,又是十分淫秽。姓缪的有一个女儿名叫蘅娘知书识字,十分聪明。他见父亲著的书里面,有许多犯忌的地方。又描写淫秽,必遭毁禁。常常劝着她父亲,无奈这姓缪的高自期许,他逼着女儿,把这部《野叟曝言》用恭楷抄写,装潢成一百本,藏在一只小箱子里,打算候乾隆帝御驾这路的时候,把这部书献上去。平日见了亲友,也拿出这书本给亲友观看,夸张他自己的博学。他亲友中有一个金兰圃,原也是一个读书少年,家中富有钱财,见蘅娘面貌美丽,几次托媒人到缪家去求婚。这姓缪的,嫌兰圃举动轻佻,便一口回绝他。兰圃含恨在心,兰圃的叔叔金莲舫,也因田地纠葛的事体,和姓缪的打过官司,因此他两家积怨较深,如今打听得这姓缪的有这一部书兰圃也曾到缪家去读过一遍,见上面有许多触犯忌讳的话,便悄悄地去到江阴府衙门里去告密。那知府官原得到内廷的密旨专搜查这种叛逆的著作,如今见兰圃来告密,便亲自去拜望那姓缪的,这姓缪的不知他们是计,又拿出这部《野叟曝言》来给知府看。知府见上面有许多夸大的话。那杀龙一段,显系是杀皇帝的意思。当下假作称赞几句,又怂恿他定须献与皇帝定可得皇上的奖赏。姓缪的听了,便十分得意,到了皇驾过江阴的这一天,姓缪的便穿着袍褂,手中拿着书匣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岸旁献稿。那江阴府知府,早已预备下了,只须御舟上说一声拿上,他便动手。谁知待到那部《野叟曝言》送上御舟去看时,打开书箱,里面藏着一百本纸本儿,上面一个字也没有。皇帝看了诧异,传话出去问他,什么意思。那姓缪的见他的书忽然变了白纸,也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皇帝认作他是个傻子,便传旨申斥了几句,也便放他回去了。那金兰圃和江阴知府,枉费了一场心计,依旧是抓不着姓缪的把柄。这姓缪的也因为一生心血,都在这部书上,如今一个字也不留,叫他如何不伤心。他在家中,便长吁短叹,却不知道他那部书,早已被他女儿偷出。装在小缸里,悄悄地拿去后园埋在地下了。却拿白纸照样地装订成一部假书,藏在书箱里。这也是使她父亲免罪的法子。后来直到姓缪的死过以后,蘅娘嫁了丈夫,才悄悄地又把这部《野叟曝言》掘出来,藏在家里,直传到现在。这是后话,表过不提。正是:文人都为虚名误,女子还知大义来要知乾隆帝此后有何趣事,且待下回再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