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 假天子花赛英受骗 真朋友余大海报仇







  话说花赛英和太监们有一天在酒楼中饭餐闲谈,说道:“皇上的面目,俺虽然见过几次但总在街心里,不曾得看亲切。且不能和皇上对面讲话儿,倘得皇上对面讲一句话儿,或是同坐着吃一杯酒儿,便是一生荣幸的事体了。”

  那碧霞也接着说道:“皇上长得好一部三绺胡子俺倘能摸一摸,也是十分荣幸的了。”

  那太监们听了,说道:“这也不难,待皇上来时,我们替你报名上去,奏明你母女二人如何美貌,皇上必当召见。”

  内中又有一个太监说道:“说虽如此那皇上到园中来,是没有一定的时候,也许一日里来几趟,也许三五天来一趟。你母女既要见皇上,须得住在园中候驾。但是园中每天房饭吃用,很要费钱的,如何是好。”

  那花赛英又有一种脾气,她仗着丈夫有钱,有谁说她拿不出钱,她便生气。如今听太监说了这句话,她便生气,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钱庄摺子来,向桌上一掷,说道:“花几个钱,算得什么事。这个摺子,你们拿着,俺两人便在园中住上十天,怎么样?”

  那太监见了钱摺,早眉花眼笑,忙收拾锦绣的床铺,精美的食物,供养她母女两人。花赛英住在园中,和那班侍卫,谑浪戏闹,什么丑样儿都做出来。一天又一天,不觉到了第五天上,这时已是上灯时候,忽然那班太监慌慌张张地进来,说道:“万岁爷来了,快接驾去。”

  忙拉着碧霞出去。只见一个高大男子,脸上长着三绺胡子,大模大样地走进屋子来,后面跟着许多侍卫们。那男子坐下,一回头叫大家出去,侍卫们一齐退出去了。店小二送上酒菜来,那男子吃了两杯酒,才向她母女两人招手儿。花赛英和碧霞走近身去坐下,男子问:“你们是什么人?”

  花赛英回说:“是姊妹两人,为奸人所卖,误落在窑子里。”

  这几句话,是太监教导她的。那男子慢慢地酒醉了,便拉着她母女两人,百般狎弄。碧霞被这男子破了身,花赛英认作他是皇上,便放出迷人的本领来,出奇发媚惑他,直到夜深才去。这样接连三夜,到第四夜,赏出许多大批的珠宝玩器来。那男子也就不来了。母女二人打算回家,看看那钱摺上,已支去了八万多两银子。花赛英看了,不觉吓了一大跳,急问时,太监说:“这里面的食物住宿原是很贵的。”

  她也无可奈何,满想把皇帝赏她的珠宝,拿出去卖钱,补满摺子上的亏空。谁知把那珠宝拿出去一估价,原来都是假的。后来那侍郎发觉了这一笔钱,查问时花赛英推说:“替老爷谋缺分花去的。”

  又说:“去求了某福晋去转求某王爷,在某王爷家亲自见到万岁爷。万岁爷又如何亲口答应她,给老爷好缺分,叫老爷耐心守着。”

  一派花言巧语,说得个侍郎无可奈何。从此这张侍郎常出穷相来。这侍郎有一兄弟,家中人称他四爷,见哥哥娶了一个窑姐儿在家里,心里已经不舒服了后来不知怎么,她嫂子和侄女住在同乐园里的事体,被他打听出来了。便写了状纸,告到京兆尹衙门里。那京兆尹见告的是皇上,吓得不敢受理。这事体却传到都老爷的耳朵里。有一个姓庄的御史,听得了,也不问他三七二十一,拉起来就是一本。奏明皇上,说:太监不该炫色攫金,罪在不赦。”

  皇上看了这奏本,十分诧异。便悄悄把和坤传进宫来。着他承审这桩案件。和坤领了旨意,立时把那谎骗的太监捉来,一面又把花赛英母女两人传到案下,邀集满汉军机大臣,和京兆尹,当堂会审。那花赛英一一招认出来。说皇上如何奸污她,如何把假珠宝哄骗她。那听审的大臣,听她供出皇上来,吓得他们脸上一齐变了颜色。和坤急把花赛英拉下堂去,她还是满嘴的嚷着皇上奸淫命妇。那碧霞也哭得和泪人儿一般。这里和坤和众大臣商量,要定花赛英一个反坐的罪,一面却把那太监杀死了灭口,又定那张侍郎一个教唆的罪。独有刘统勋说,这事不可孟浪,俺们入奏去,看皇上神色如何。倘这案情是真的,便当还侍郎的银两,定太监一个充军的罪;倘这案件没有皇上的事,便该拿太监正法,把太监的家产抵给侍郎,别由御史弹劾这侍郎治家不严的罪。和坤一时打不定主意,刘统勋便独自进宫去奏问。皇上听说有人告他奸淫命妇,便传谕说:“朕之不德,十数年来,固多遗议。但亦未敢为伤风败俗之行。今张氏母女一案,着满汉军机,秉公办理,务期水落石出,切勿有所顾忌。”

  刘统勋得了这个圣旨便把那太监用刑审问。这太监熬刑不过,便招认说:“只因贪图她母女多财,便拿一个假皇帝去哄她。”

  又问:“假皇帝是什么人?”

  供说:“是外城西大待驴马坊的掌柜。”

  当堂出签,把那掌柜提来。一审便服。刘统勋判定那太监和掌柜一并正法。把他两人的家产,判偿张侍郎,又把花赛英母女两人发配功臣家为奴。这案件出了以后,从此同乐园中便不许民间妇女出入。一过正月,皇帝又闲着无事可做每天和春阿妃、郭佳妃、蒋佳妃三人在宫里调笑无间。后来郭佳妃奏说:“陛下从江南回来,原搜罗了许多珍宝,又陛下常常纪念江南风景,何不便在这圆明园中照江南名胜的模样盖造起来,把那些珍宝都陈列在园中。贱妾们终日得陪奉陛下在里面游玩着。一来也免得陛下牵挂江南,二来贱妾们在里面游玩着,也好似回到江南去一般。”

  皇帝听了,也便高兴起来。传谕内务府和西清馆中的供奉人员,把江南各处名胜地方的风景,细细地画图,进呈御览。这个圣旨一下那班供事人员,天天一幅一幅地画着,什么西湖风景,金山风景,扬州风景,大明湖风景,一处一处地画成图样,共有三百六十幅。皇帝和三位妃子挑选了四十个景子,发交和坤,叫他监督工程,从速建造。那和坤得了这个圣旨,便打发许多人员,到山陕江南一带去采办木料,在山东河南山西几省地方,捉拿人佚。又假说皇上的旨意,着各省地方官绅捐助银钱。打听得有钱人家,便派人去勒索,稍不如意,便说他违背旨意,办他的罪。因此和坤又得了许多钱财,弄得地上怨声载道。内中有一个湖北太守,名亢雨苍的,死得最苦。那亢雨苍,家里原是很有钱的,只因没有官做,常常受官府的敲诈,他便发狠,独力捐助海塘工程洋三万元。山东巡抚替他奏明皇上圣旨下来,赏他四品顶戴。分发在湖北做武昌府知府。亢雨苍虽说捐了三万块钱,但他是十分贪财的,在任时拚命括搜,不消一年工夫,那三万块钱,早已被他拿回来了。接连做了六年的知府,那家财越发富厚。在扬州一带,置了许多盐田。和那盐商汪如龙,又是十分要好。谁知他有钱的名气一天大似一天,居然传在和坤耳朵里。这和坤正当着监造圆明园四十景的差使,四处搜括钱财。便派一个人到湖北去,向亢知府要钱。一开口便是一百万。那亢雨苍原是一个守财奴,听了这样大的数目,岂不要把他吓倒。况且他实在也拿不出这许多钱。勉强报效,送了三万两银钱子去。和坤见他不肯出力报效,便心生一计。这时山东捉住一大群海盗,和坤便叫人暗暗地买通那强盗头目,教他诬供说亢雨苍是他们的窝家。这个口供一报上去,皇上十分震怒,立刻下谕,把亢雨苍革职,满门抄斩。亢雨苍家里,有一个五个月的小孩儿,也不免一刀之罪。这桩案件,和坤办得狠毒。那亢雨苍的家产老实不客气,和坤一人独吞了。谁知亢雨苍还留下一个祸种,这人姓余,名大海,原是亢雨苍朋友的儿子。那朋友和亢雨苍有八拜之交。朋友临死的时候,把他儿子托给亢雨苍的。亢雨苍把余大海留在家里,教读成人,替他娶了媳妇。这余大海又生一副神力,任你千斤的铁石,他都一手擎起来。后来亢家查抄了,亢雨苍却给余大海一万两银子,悄悄地打发他走开。这时余大海新死了妻子,只有一个儿女,一时无可投奔,便去投在汪如龙家里。他得了亢雨苍的好处,却时时不忘替亢家报仇。汪如龙却不知道他心中事体,见他气力强大,便请他在家中做一个镳师。后来乾隆帝第三次下江南,吃了总兵官的亏,便暗地里搜寻有气力的人,编一队神机队,保护圣驾。汪如龙便把余大海保举上去。皇帝当面试过,见余大海气力惊人,便十分重用他。待到两宫回銮,余大海也随驾进京他临走的时候,把自己一个女儿,交托给汪如龙。余大海的女儿,名叫小梅,长得姿色娇艳。汪如龙原是好色之徒,早已看中了她。待到余大海进京,汪如龙便仗着自己有势力,逼淫了小梅,把她收做侍妾。那小梅念在父亲面上,便含垢忍辱地忍受着。他父亲余大海,也因为要替亢家报仇,在宫中竭力与和坤拉拢,常常送他礼物。又打听得宫中有机密事体,便悄悄地去通报和坤。和坤在皇上跟前常常赞着余大海的好处。皇帝听了和坤的话,把余大海升做神机营长,终日在宫中保驾。余大海初进京来,原想刺死和坤,替亢家报了仇。后来天天近着皇帝看看皇帝那种荒淫无道的样子,心想俺中国全国的百姓,都吃着他一个人的苦,俺不如连皇帝也杀死了,也替千百万百姓出了这怨气。他便想了一个一举两得的计策。原来宫中规矩,无论亲信大臣主公贝勒,进宫来,都不许带刀,便是那神营侍卫们,也只许带长刀,只怕臣下行刺。长刀容易看见,短刀不容易搜检。只有和坤,皇帝赏他一柄金柄的短刀,柄上刻着和坤的名字,终日挂着身旁。不知怎的,这柄短刀,忽然落在余大海手里。有一天夜里,皇上怀中拥着春阿妃子,朦胧欲睡,忽然眼前一晃,一个大汉跳进屋子来皇上眼快,一声喊,那柄短刀已直向皇帝脸上飞来,亏得春阿妃子手快,忙拿拂尘的柄儿打去。那柄儿削断,短刀也落在床上。皇上拾起刀来看时,见那金柄上端端正正刻着和坤两个字。这时那刺客早已去得无影无踪。那班侍卫听得喊声,也都赶到了屋子里来。皇帝只因那凶器上有和坤的名字,只怕和坤受人的指摘,便把那柄短刀藏过了。只说有一个刺客,闯进屋子来谋刺朕躬,如今这刺客逃出院子去了。那班侍卫听了,便抢出院子去,四下里搜寻。直闹到天明,也不见那刺客的影子。第二天一查点,独不见那神机营长余大海。立刻把内外城门关起来。大索三日,也杳无消息。这时满朝文武,都齐集武英殿,恭叩圣安。众官员齐奏说:“余大海既是汪如龙推荐的便该星夜派人去把汪如龙提进京来,严加审问。”

  一句话,提醒了乾隆皇帝。便立刻下谕,给两江总督,着他把汪如龙拿解进京。这汪如龙家里有千万家财,平日常常有财物孝敬和坤的,如今和坤见要拿解汪如龙,他便一面把圣旨按住,一面进宫去替他求情。说:“陛下莫问,暂把这案件交臣办理,臣总可以把余大海这人着落在汪如龙身上,叫他把余大海交出,由臣审问,那时臣的嫌疑也洗清了,汪如龙的罪也没有了。”

  皇帝听了他的话,把这大案交给和坤办去。那和坤得了旨意,暗地理打发了一个亲信人员,赶到扬州去,会同扬州的监大使,去见汪如龙。这时余大海一计不中,便立刻逃出京城连夜到汪如龙家里躲着。在余大海的意思,虽不能刺死皇帝,丢下那柄短刀,刀柄上有和坤的名字,那和坤的性命,总也不保的了。谁知那乾隆帝实在把和坤宠得利害,不但不办的他罪,还要叫他来办余大海的罪。余大海躲在汪如龙家里风声一天紧急似一天。他知道自己存身不住了,便和汪如龙说要躲到别处去。汪如龙这时,已得北京的消息,如何肯放他脱身。他原有一座别墅,造在江心里,那地方是一个小洲,四面都是江水。汪如龙便把余大海藏在别墅里,一面暗暗地告到官里。那扬州知府,会同守备官,带了五百人马,悄悄地便把别墅围住。那余大海好似瓮中之鳖,手到擒来,解到京城里,也不问口供,立刻绑出法场砍头示众这里余大海的女儿小梅,得了信息,大哭了一场,埋怨汪如龙,说他不该看死不救。那汪如龙一派花言把自己的罪过瞒着了。谁知和坤杀了余大海之后,又在皇帝跟前保举汪如龙擒盗有功。圣旨下来,赏汪如龙双眼孔雀翎,以道员用。汪如龙卖去了余大海,强占小梅,又得了功名。他常常戴着饮赐的翎毛,到亲戚朋友家去吃酒。夸说自己如何得的重赏,又如何用计擒住余大海,如何得到皇上的恩典,洋洋得意。早有他的手下小厮,悄悄去对小梅说知。小梅才明白这汪如龙,非但是奸污自己的仇人且是卖去父亲性命的仇人。她索性糟蹋了自己的身子,结识那小厮。从此以后,汪如龙在外面的一言一动,小梅统统知道了。正是:父仇未报身先辱,红粉飘零泪两行要知汪如龙是祸是福,且听下文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