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逛私娼皇后持正 接圣驾天子留情







  却说和坤对于宫中的宝物,明偷暗抢,谁莫敢何。他平日到各大臣家去,见了珍贵的东西,便也老实不客气地向那主人要了去。那主人虽也心爱,无奈和坤既然开口,也没有法想只得送给他。因此各大臣相约,都把珍宝收藏起来,不给他看见。有一天,早朝时候,和坤到朝房去,见一个大臣,名叫孙士毅的,已先在朝房里,那孙士毅闲着无事,从怀里掏出一只鼻烟壶来玩着。和坤凑过身去,看时见那鼻烟壶,是用一颗鸡蛋般大的珍珠雕刻成功的。和坤看了欢喜,伸手向他要。那孙士毅急了说,这是此番俺出征越南得来的,昨天已经奏明今天须把它去孝敬皇上,万万不能再送给大人了。和坤看他急得利害便笑着说道:“俺和大人说着玩的,谁要你的来。”

  隔不到三天,孙士毅又在朝房里,遇见了和坤。和坤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鼻烟壶来,给孙士毅看,说道:“俺也得一个。”

  孙士毅看时,和他孝敬皇上的那个一模一样的。便问他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和坤说道:“俺向皇上去要来的。”

  和坤这种肆无忌惮的事体,那班御史们看在眼里,实在有些忍不住。便今天一本,明天一本,大家雪片也似地奏参和坤。无奈乾隆帝认定和坤是马佳氏的替身,总是放纵他,常对和坤说道:“俺们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朕的钱便是你的,你多要些也不妨事。”

  任凭台省如何参劾,非但不降他的官,还飞也似地升他的,不到几年,直升到大学士,拜他做首相。那刘统勋,反做了一个协办。但刘统勋是一个正直的人。见和坤闹得太不像话了,常常当面责备。有时还揪到皇帝跟前。去辩论曲直,皇帝看刘统勋是正直的老臣,自己又不肯责备和坤。便借刘统勋监督着和坤,叫和坤不敢太过放肆。这一年平定准回,凯旋受俘,立碑太学。皇帝硬把这个功劳,加在和坤头上。说他有赞画之功,封他公爵。和坤受贺的时候,家中摆了七天的戏酒。第一天请皇上临幸,皇帝在傍晚时候,摆驾出宫,沿途灯火,照耀天地。直到相府门口。和坤亲自在门口接驾。礼部尚书做招待官,九门提督在鼓台上打鼓。那吹鼓亭中吹打的,都是三品以上的大员。停一回,皇帝坐席开宴。戏剧开场,皇帝亲自点了一折尧舜禅让的故事。在两旁伺候的大臣,见了都十分诧异。那皇帝和和坤有说有笑。和坤极力劝酒。皇上这时酒已吃够了。大臣们都退出在外面。和坤把家奴唤出来歌舞着,劝皇上吃酒。皇帝十分快乐。和那班家妓调笑着,不觉酩酊大醉。和坤命内中最美的一个家妓,扶着皇帝进里屋去睡下。那家妓便被皇帝临幸了。皇帝醒来,已是三更时候,他抢着那家妓,洗盏再酌。吃到高兴的时候,皇帝把自己的御服脱下,把扮戏穿的龙袍,穿在身上,笑问着那妓女道:“朕似汉家天子否?”

  那和坤这时也醉了酒,把皇帝脱下的御服,穿在身上,笑问皇帝道:“臣可像陛下否?”

  君臣调笑了一阵,皇帝见和坤衬衣的领子上,绣着金龙,问他什么意思。和坤回奏道:“这颈子曾经陛下御手抚摸过,因此用绣龙的领子保护着。”

  皇帝笑道:“卿真是能善体朕意。”

  他两人说说笑笑,挨延着。那第二天的贺客,都已到了门口,打听得皇上尚未回宫,吓得他们一齐退出,独有刘统勋知道,便直闯进和坤住宅内请皇上回宫。乾隆帝见他来了,未免有几分忌惮,只得摆驾回宫。后来和坤暗暗地把自己一个妹子,送进宫去。说见臣妹如见臣。皇帝也把他妹子十分宠爱。和坤不但引导皇上在宫内淫乐,且慢慢地引着皇帝出禁城来暗地里游逛私娼。这时京城里有一个鼎鼎大名的私娼,名叫何三姑。一般达官贵人,都在她妆阁里进出便是和坤,也是位入幕之宾。因此京城里一班官员,要钻营门路的,都来求何三姑。这何三姑颐指气使,气焰万丈,她门口常常有二三品大员,伺候了一天,进不得门的。如今和坤也把这个风流天子,引到何三姑那里。何三姑更是不把这班官员放在眼里。天天哄着那皇帝。讲到这何三姑的姿色,倚年玉貌,再加上一段旖旎的风韵,任你宫中第一等美人,也赶她不上。不用说别的,便是床第的功夫,也叫这位皇帝拜倒在石榴裙下。从此皇帝时刻舍不得何三姑,常常溜出宫来,寻饮买笑去。那时有一位颐亲王的公子,打听得何三姑的名气,便花了不少的金钱,只图得与何三姑见一面儿。那公子实在爱何三姑爱得利害,天天把整千整万的银子送进去,想和她一亲肌肤。但在何三姑眼里,看得他一钱不值。那公子银钱越化越多,整整的花了二十万银钱被颐亲王知道了,追问他儿子。才知道都花在那一个窑姐儿身上。不觉勃然大怒,立刻赶到步军统领和九门提督两衙门去,一阵咆哮,逼着他派出差役去,向何三姑要回银钱来,并要把何三姑驱逐出境。那统领和提督听说有这样放肆的窑姐儿,便也十分震怒,立刻派了差役,赶到何三姑所在,那班人奉着上官的命令,如狼似虎,见人便捉,见物便毁,院子里的鸨母龟儿,一齐被他们捆绑起来。看看打进后院去,忽然迎面来了一老汉伸手拦住。那班差役,如何肯依,一齐上去,要推翻这老汉。谁知老汉两条臂儿,如铁棒相似,任你三五十人的气力,休想推得他动。那班人没法,正要向老汉肋下钻进去。早被老汉伸着一个指儿,在他们肩窝里一点。那班差役,个个都目瞪口呆,直挺挺地站在地上,好似拿钉子钉住一般。后面的差役,看看情形不妙,一转身逃回衙门去。这时做步军统领的,是富察后的叔父,得了这个消息,顿时冒出无名火三千丈,立刻带了一队亲兵,赶到何三姑院子里去。到那院子时,已是黄昏人静,不见一个人出来。那位统领直闯进后院去。只见文窗绣幕,里面隐隐射出灯火来。一阵阵调笑的声音,夹着何三姑弦索歌唱的声音,统领站在院子里,喝一声,“抓!”

  那班亲兵正要抢进房去。忽见那何三姑,穿着一件银红的小兜儿,款步出来,后面跟着一个俏丫鬟,手中捧着风灯罩儿,照在何三姑粉脸上,越显得她唇红齿白,俊俏动人。只听轻启朱唇说道:“禁声些,里面贵人正要睡呢,你们倘若惊动了贵人,俺们你们,有几个脑袋。”

  那统领听了,愈加生气,喝一声:“打进去,休听这贱人的花言巧语。”

  正在危急的时候,忽然房里面走出一个小丫鬟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儿,直送在统领手里。那统领看了,吓了一跳,顿时矮了半截。原来那张纸条上写着:“汝且去,明日朕当有旨。钦此。”十一个字,下面盖着一颗鲜红的“皇帝之玺”,富统领看了,此时一句话也不敢说。悄悄地,带着原来的亲兵,退回衙门去。一面另派一大队守卫兵,暗暗地在何三姑的屋子四面保护着。第二天,统领朝见皇帝,正要奏谏皇上,不可微服私行。谁知不曾开口,那乾隆帝早已对他笑道:“卿办事甚勤,但也不必过于认真,杀了风景。”

  那统领听了,吓得连连磕头乾隆帝虽这般说,心中却疑惑是皇后暗使出来的,因此,十分厌恶皇后。那个富察后,夫妻因情很厚,又生性爽直,为皇帝好色,多宠妃嫔的事体,常常暗地里劝谏他。清宫里有背祖诵训的规矩。富察后只怕皇帝荒淫无度,打听得皇帝睡在妃子房里,到五更不起身,打发太监,头顶祖训,直到皇帝的卧房门外,跪下。嘴里滔滔不绝地背诵祖训。一篇背诵完,又是一篇。那皇帝一听得太临背诵祖训,便要立刻披衣下床,跪听祖训。倘若皇帝不下床来,那太监便背诵不休,总以皇帝起身为度。富察后常常拿这个法子,去治皇帝。因此皇帝心中越觉厌恶皇后了。这一天,皇帝从何三姑那里回宫来。给富察后知道了,便拔下簪子,披散了头发,再三苦谏。乾隆帝看此情形,便冷冷说道:“皇后竟要压制朕躬吗。”

  说着便转身出宫去了。从此以后,那乾隆帝天天就在何三姑院子里寻欢作乐。回宫去,就听见富察后叽咕。觉得宫中的箝制,不复可忍。便打算奉着皇太后慈驾再行南巡,借此可以尽心渔色,以快平生。主意已定,便下了一道上谕,再传巡幸江南。这次巡幸,便将一切政权交与和坤。那刘统勋到叫他从旁监视。自己奉着皇太后出京,重往江南。母子两人,离开了京城,乘着两只大号龙船,前后左右,拥护着一百多号官船,沿着运河下驶,过了天津,入了山东境界,其沿途供应接送,是由地方官担任,暂且不表。单说那扬州盐商江鹤亭和汪如龙两个人,因为从前接驾,结下冤仇,如今岂肯错过。便用尽心计,来讨好那乾隆皇帝。你道那汪如龙是拿什么来接驾呢。原来汪如龙自从第一次接驾以后,便暗地预备第二次接驾的事体。那雪如自从得了皇帝宠幸以后,汪如龙便把她安顿在藻水园内。他的两个肩头,因为乾隆帝御手扶搭过,便在小袄的两肩上,绣着两条小金龙。从此汪如龙唤她做雪娘娘,十分敬重她。另外买了二十几个女子,在园中请雪如教歌教舞。那雪如便拣皇帝爱听的曲儿,教给她们,又教她们新样儿的跳舞。汪如龙又请了许多名士,编了几晌新曲文,教他们练习。练习熟了,恰巧得了乾隆帝第二次南巡消息汪如龙便赶上一程,在清江浦地方接驾。这清江浦是山东第一个码头。皇上御舟,从济南兖州一带行来,忽看见这奇异玩艺儿容易叫圣心快活。那汪如龙带了这一班工匠等,早在江边,忙碌了许多日子。待得御舟一到,那两岸接驾的官绅,跪在两岸,好似长蛇阵一般。乾隆帝在御舟中望见,远山含黛,近树列屏,不一会儿御舟靠近岸边。那接驾的臣民,欢呼雷动。乾隆皇帝正含笑倚着船窗看望。见岸上大树上有一个大桃,那桃子很像有知觉的。见御舟近前,便移动起来。原来是桃子裹了人儿,仿广东唱戏的做香山大贺寿的法子。桃的外面,糊得鲜红好看。皇帝与各官员正转着看时,听得桃内一声锣响,桃开了,里面跳出一班女孩儿,打扮得非常娇艳。一个个都拿着乐器,敲打十番儿,唱万寿无疆的曲子。那扮皇母的正是雪如。皇帝见了,未免触动旧情,正是:桃红柳绿分春色争媚天下第一人要知乾隆帝见了雪如如何情形,且听下文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