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金殿献俘逆回授首 深宫蹙额弱质存贞







  却说福康安见了皇上,面奏平定新疆的情形。乾隆皇帝看这少年将军,立功绝域,说不出的满心欢喜,又因他是自己的私生子,便格外宠爱,恨不得把他拉在怀里,抚慰一番无奈碍着君臣的礼节,只可当面奖饰几句。接着又献上俘虏来,这时回部的君臣和他的眷属,一齐被福康安押解进京,送上殿来。个个都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皇帝翻阅献俘名册见头一名便是回部酋长霍集占夫妻两人。皇帝便命把夫妻传上殿去,跪在龙案下面,吩咐他抬起头来。那霍集中见了皇帝,不住地磕头求饶。又看酋妇,云鬓飞蓬,玉容憔悴。虽说凤尘劳顿,却也抚媚人。皇帝心中诧异,怎么回部地方,专出美人。我看这酋妇,也可算得是美人儿了,不知那香妃怎么的美呢。皇帝这时忽然想起香妃,便潦潦草草地受过俘,吩咐霍集占的夫妇,打入刑事牢狱,其余都押赴法场正法。可怜一声旨下,不知送了多少性命。皇帝一面吩咐在懋勤殿大开庆功席宴,一面急急走进西内看香妃去。那香妃自从进了皇宫,见宫殿巍峨,人物富丽,便也十分快活。她终日和那妃嫔宫女游玩着,只因她情情和顺,举动娇憨,大都和她很好。有时和那宫女替换穿着衣服,有时和宫女们一床儿睡,不多几天,那宫的妃嫔,个个和她十分亲热。到了第八天上,忽然传说天子临幸西内。那班宫女,七手八脚地将她打扮起来。叫她出房去迎接圣驾。那香妃抵死不肯,也只得罢了。停了一会,皇帝走进房来,香妃低着脖子,只是坐在床前,动也不动。左右宫女,连连唤她接驾,那香妃但低着头,弄着带儿,好似不曾听得一般。皇帝急急摆手,叫宫女不要惊动美人。自己走上前去,在香妃身子前后细细观看。见她长眉侵鬓,玉颐笼羞,那一点朱唇,红得和樱桃一般,十分鲜艳。看她后面,粉颈琢玉,低鬓垂云,柳腰一搦,香肩双斜。再看她两手,玲珑纤洁,几疑是白玉雕成的。皇帝赏了一会,觉得她神光高洁,秀美天成。反把一段邪淫的念头,倒压了下去,只觉得一阵阵暖香,送入鼻管来。把个皇帝爱得手尖儿也不敢触她一触,只是连连叹着气,说道:“好一个美人,好一个天仙。天地灵秀之气,都被你一人占尽了。只恨朕无福,不能早与美人相见。今日相见,却叫朕拿什么来博你的欢心呢。”

  说着,又叹了几口气,便走出房去,叮嘱宫女须小心伺候:“美人离乡万里,也难怪她心中悲苦,你们须竭力劝慰。美人要什么,须立刻传知总管太监办到。谁敢怠慢美人,给朕知道了,立刻砍他的脑袋。谁能叫美人欢喜,也重重有赏。美人沿途辛苦了,朕如今且去让她多休养几天,你们须静静地伺候,不可惊动了美人。”

  那班宫女太监们,听了皇帝的吩咐,只得诺诺连声皇帝这样温柔的礼貌,他们却第一次看见。待皇帝走了,大家不觉在暗地里好笑。说也奇怪,那位香妃,见了皇帝,便铁板着面孔,不言不笑,见皇帝去了,却依旧嬉笑颜开,和宫女们终日玩耍。这西内建得一座好大的园林,香妃生长在蛮荒地方,却不曾见过这大内的景色。她带着自己的两个侍女,和一班宫女,有时在西池荡桨;有时在瑶岛登高;有时在花港垂钓;有时在小苑射鹿。正游玩得有兴,忽然说皇帝颁赏香妃物件,那宫女催香妃快谢恩领赏去,那香妃把粉颈儿一歪,逃在摘星档上躲避去了。那送物件太监见香妃娇憨可掬,便也无可如何,只得把这实在情形复命去了。又隔了几天,皇帝实在想得香妃利害,朝罢回宫,悄悄地走到西内去。走进宫门,只听得内屋里一片香妃的欢笑声。那内监们见皇帝来了,正要喝威,皇帝忙摇着手,叫他不要声张,自己蹑着脚,走进内屋去,只见香妃光袒酥胸,散着云鬓,两个宫女正服侍她梳头。三五个侍女,坐在地下,香妃赤着一双白足,踏在侍女怀里,面前几个大盘,盘里都是皇帝新近赏她的珠宝脂粉。她拿着一样一样地赏给侍女。那班侍女一边笑着,一边谢赏香妃把赏剩的东西,随手乱抛,惹得那班侍女,满屋子抢着,一时嘻嘻哗哗一片娇声,好似树林中的莺燕。皇帝在帘外看了半天,忍不住哈哈大笑,掀着帘子进去。屋子里的人见天子驾到,忙趴在地上接驾。独有香妃,好似不曾看见一般,自己对镜理妆。皇帝也不去动她,静悄悄地坐在镜子一边看她梳头。梳成了头,穿衣着裤,一任皇帝怔怔地看着。香妃只是撅着嘴垂着眼,一睬也不睬。皇帝细细地问宫女,香妃饮食起居,可有什么不适,每天做些什么事体逍遣。又问她住在宫中,可快乐么。那宫女一一问奏。皇帝看着香妃,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上神仙,可望而不可即,朕和这美人,怎的这般无缘。”

  便把两个年长的宫女,传唤到跟前来,悄悄地吩咐她,叫她觑香妃欢喜的时候,劝她趁早依顺了皇帝,好处正多着呢。那宫女口称领旨,送皇帝出宫。回进屋子来,便把皇帝谕旨,对香妃劝说一番。那香妃却嬉笑自若,好似不曾听得一般。到了第二天,皇帝又赏香妃许多珍宝衣饰。香妃拿来却依旧分赏给侍婢。从此以后,皇帝天天有东西赏香妃,香妃有时拿来赏给太监宫女们,有时随手弃掷,终不爱惜。如是又隔了几天,有一天皇帝醉了,想起香妃,命太监扶着走到西内去。一进宫门,内监们喊了几声,宫女知道圣驾又到了,忙催香妃出去接驾。香妃抵死不肯。宫女们无法,只得出来把皇帝扶进内室去。香妃见皇帝来了,依旧气愤愤地低着脖子坐着。皇帝连唤几声香妃,又唤美人,她都不理。皇帝哈哈大笑道:“美人儿害羞也。”

  说着,把衣袖向门外一挥,那宫女太监们,一齐退出门外去。只把香妃和皇帝两人留在屋子里。皇帝到这时候,实在忍耐不住了,便走过去捏着香妃的手腕。但说得一句,好白嫩的臂儿。只见香妃飕地拔出一柄尖刀来,向臂上割去。皇帝手快,急夺住她的尖刀,那雪也似的臂儿上,已割了一个裂口,淌出鲜红的血来。皇上的酒也吓醒了,忙拿袍袖去替她遮掩。一面唤宫女进来,替她包扎伤口。皇帝见香妃性情节烈,便也不敢用威力去强逼她,只吩咐宫女随时规劝她。香妃自从割臂以后,终日哭着嚷着,要回家乡去。皇帝可怜她异地孤凄,便吩咐内务府,在香妃住的楼外空地上,连日连夜赶造回部的街市,和回回营,回回教堂。又弄了许多回子,在街市上做卖买,跑来跑去,和回部的风俗,一丝不差。又命宫女每日领着香妃,在楼上看望。那香妃见了回部街市,知道皇帝怕她想念家乡,为她大兴土木,造成许多回部的房屋她心中虽感念皇帝待她的一番深意,但她见了回部街市,心中思念家乡,越发利害,常常倚在楼窗口,对着那窗外风景,淌眼抹泪。有时皇帝亲自到她宫中来,打叠起千万温柔,用好话劝她。无奈她一听得皇帝提起回部,那眼泪便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扑簌簌地湿透了衣襟。皇帝看她这可怜的样子,便也不忍去逼她,只来坐一会,看望一会,便去了。后来那宫女暗地里劝着香妃,说皇帝的威权很大,妃子终是拗不过去的,将来恼了皇帝的性子,说不定恃强来奸污你,也许绑出宫去杀了。到那时妃子一样总一个死,一样守不住贞节,还不如趁早依顺了皇帝,多享几年快乐。皇帝也是一个多情种子,哪个妃得了宠,保不定和唐明皇宠杨贵妃一般,留下千古韵事,也不负上天生妃子这一副美丽容颜了任你宫女说得天花乱坠,那香妃听了,总当作耳边风。再劝得很些,那香妃便从袖子里拿出一柄尖刀来,向脖子上抹去,吓得那宫女魂不附体,忙上去夺下来。那香妃冷笑几声,说道:“你夺去何用。我身边藏着这样的尖刀,四五十柄呢。你们不逼我便罢,倘然逼得我很了,俺便自己结果了自己的性命。不然那皇帝倘然来逼我,俺有尖刀在此,叫他和我一块儿死。”

  宫女听了香妃一番话,深怕将来闯出大祸来,便悄悄地告诉了本宫总管。那总管太监想想担不起干系,便悄悄地去通报皇后。皇后富察氏,得了这个消息,心中又气又怕他。夫妻之间,因为董额氏的事体,被皇后知道了,从此禁住董额氏,不许他进宫。皇帝恨极了也不进皇后的宫。两口子既然闹翻,皇后知道自己不能劝谏皇上,便把这事体,偷偷地告诉了皇太后。皇太后钮钴禄氏,生平最钟爱皇帝的,又知道皇帝有些任性,当面一定劝他不转,须得要想一个釜底抽薪的法子,去断了皇帝这条心。她婆媳两人,商量了半天,想不出好法子来。后来还是坤宁宫里一个老太监,名叫余寿的,想出一条计策来,如此如此对皇太后说了。皇太后连说不错,当下叮嘱宫中上下人,严守秘密,暂时不动声色。后来皇帝又去看望过香妃几趟,那皇妃总是冰冷如霜,任你如何温情软意,她总是个不理不睬皇帝看了这个情形,忧能伤人,皇帝慢慢地积想思成病,容颜一天消瘦一天。正是:美人节烈成千古皇帝威权没奈何欲知香妃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