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平回部万里建殊勋 进香妃千秋传佳话







  却说乾隆皇帝登了大宝,第一个不能忘怀的,便是他舅嫂董额氏。总想时常把她接进宫来,又怕他舅子傅恒从中作梗。便先下一道谕旨,把傅恒升任为礼部尚书。这傅恒原是一个小京官,见皇上骤加恩宠,把他感激得五体投地。任凭皇上叫他做什么,他都愿意。乾隆帝见傅恒已打通了,便假说皇后想念嫂嫂为名,常常把董额氏接进宫去。董额氏每一次进宫,必先到一间密室里,和皇帝相会。皇帝一见董额氏,早已骨软筋酥。那董额氏又故意卖弄风情,所有卸衣脱履送茶捶腿的事体,都叫皇帝做去。皇帝也不推辞,真是不像个皇帝了。两人玩到子时,重行梳装一番,再进坤宁宫去见皇后。那皇后富察氏,见了嫂子,也十分亲热。有留她住在宫里,姑嫂两人,同床睡着,说说笑笑。在富察氏还睡在鼓里,不知她嫂子和皇帝结下如此深厚的恩情,反时时把嫂子传进宫来,叙家人的礼。这董额氏自从和皇帝有了私情以后,自己看得自己十分尊贵,回家去便不肯和她丈夫同房。那傅恒在家里,常常被他夫人驱逐出来,和他侍姬一块儿睡去。傅恒有四个侍姬,相貌都赶不上董额氏。如今董额氏如此冷淡,傅恒也没法,只得和侍姬胡缠去。董额氏和皇上暗地里来去,看看已有两年光阴了。这年春天,董额氏忽然有娠,这件事,第一个瞒不过丈夫两年里不曾和丈夫同房,肚子里有了孩儿,便难免要受丈夫的责问。她心中十分害怕,悄悄地和皇帝商量了一条计策这一天,从宫里回家,在自己房里摆下酒菜,把傅恒请进房来吃酒。那傅恒许久不见妻子的面了,如今看看妻子的面貌,越法标致。今夜看待又格外殷勤,早把个傅恒弄得神魂颠倒。两人一边吃酒,一边调笑着。酒罢以后,董额氏便把丈夫留在房里,这时傅恒真是受宠若惊。一夜的恩典,居然鞠躬尽瘁,洽髓沦肌。隔了几天,董额氏对丈夫说道:“肚子里已有孕了。”

  傅恒听了,满怀喜悦。因为他虽已生了三个儿子,但都是侍妾生的,董额氏却不曾生过一个。到了时候,董额氏临盆,果然生下一个男孩儿来。但是傅恒暗暗的一算,这孩子在肚子里,只有八个月,便出世了,悄悄地问她妻子,那董额氏见丈夫如此精细,便哄着他说:“自己身体单薄,养不住胎,所以八个月便漏下来了。这孩子先天不足,你须要好好地调养他。”

  傅恒信以为真,从此着意调养这个小孩。但是这小孩儿养下地来,便已十分雄壮,啼声也极其洪亮。到了满月以后,董额氏抱他进宫去,朝见皇帝。求皇帝赏他弄虚作假名字。皇帝看这孩子长得和自己一般,相貌魁梧,心中很是欢喜。想把他留在宫中,又怕在傅恒面子上太过不去,便赐他一个名儿叫做福康安。是望他长大起来,有福康健平安的意思。皇帝皇后赏了许多珍宝玩物,又怕外面的乳母不洁净。这时富察氏正生下一个皇子来,便把皇子的四十个乳媪里面,选了二十个,到傅恒家里去乳着福康安。又推说皇后爱孩子,每月朔望,须把这孩子抱进宫去一见面。后来福康安到了五六岁上,皇帝便把他召进宫里,跟着皇子一声儿在上书房上学。这时董客氏姿色略减,皇帝在宫中,已别有宠爱。他两人的交情,也渐渐疏淡了些。但是傅恒的官阶,总不住的往上升,不多时,已升到文华殿大学士。傅恒的三个儿子,最小的也有十四岁了,皇帝下旨,一齐选做驸马,把三个公主下嫁给他。独有福康安,不得尚主。但皇帝看待福康安,因情十分隆重。十二岁时,便封他做贝子,又把自己的御林军,交给福康安统带。暗地里选了许多名将武士,去保护他。那班武将,知道皇帝的意思,每遇出兵,总让福康安得头功。每遇交战,自己故意败下来,让福康安抢上去,又在暗地里帮着他打。待到打得胜仗,功劳全归福康安一个人的。因此福康安每出兵,总打胜仗。每打胜仗回来,皇帝必召他进宫去,赐宴赐物。福康安家里,御赐的东西,堆满了屋子。后来回部大小和卓木举兵谋反,皇帝要显福康安的本领,下旨命他统领大兵,会合伊犁将军兆惠,出师回部。那兆惠临行请训的时候,皇帝悄悄地嘱咐他,照看福康安。又说,朕久听大卓木有一个妃子,名叫香妃,不但面貌长得美丽,而且体有异香,将军此去,须格外留意探访香妃的下落。兆惠听了皇上的话,心下已十分明白,便诺诺连声,告退出宫,和福康安合兵一处,浩浩荡荡杀奔回部去了。这时福康安年纪只有十八岁,打扮得风流俊俏,每天骑着马,带一队卫兵,在大营四周深山茂林中,射猎取乐。他虽受了皇命,官做到督师,却把营盘驻扎在山陕边界地方,并不出去打仗,自有一班名士,每日倍伴他弹琴饮酒,谈笑消闲。那将军兆惠,却带领十万大兵,从乌什地方打进喀什噶尔去,都统富德又由和阗打进叶尔羌,和卓本兄弟两人,连吃败仗,丢了这两座城池,越过葱岭逃去。兆惠派一枝先锋兵,追杀传罗尼都,直追到阿楚尔山,杀死敌军人马数万,兆惠看看得胜,便催动人马,长驱直入,杀到吕达克山地界的伊西浑河边。大小卓木兄弟两人,逃过河去,后来被巴达克山地方的酋长擒住,割下首级,献与兆惠将军。那当惠将军不敢居功,忙把两个人头,装在匣子时,派人连夜送到督师福康安营里。福康安得兆惠将军的战报,便专摺入奏。圣旨下来,封福康安为靖安伯,准用亲王仪仗。又把回部总名,改做新疆,分设伊犁、塔尔巴哈台、乌鲁木齐、喀什噶尔四镇。升兆惠为新疆将军,兼办事大臣。富德升任参赞大臣,又令福康安刻日班师回京。这时兆惠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这个香妃。那大卓木自从被巴达克山酋长杀死以后,这香妃便不知下落,看看福康安班师的日期,一天近似一天,兆惠打发他手下人,四处打听香妃的踪迹。兆惠将军心想此番若不把香妃送进京去,皇帝定然恼恨,自己前程怕要不保因此焦急万分。后来还是福德有主意,他说:“那大卓木既被巴达克酋长杀死,那香妃一定也流落在巴达克地方,俺们不如叫巴达克酋长去取来,较为妥善。”

  富德这句话,果然猜得不错。那巴达克酋长,原也见香妃长得美貌,所以把大卓木杀了,满意要享这个艳福,谁知香妃见丈夫被他杀害,心中十分愤恨,任那酋长如何硬逼软骗,她总不肯失节。你若逼得她利害些,她便痛哭觅死。那酋长眼见一块肥肉不得上嘴,正在踌躇,忽然兆惠将军打发人来,要这香妃,说她是罪人的妻子,须要把她解进京去,献俘朝廷。那酋长听了,看看香妃不肯顺从自己,乐得做一个现成人情,只说这香妃是回部地方第一个美人,得来很不容易。香花供养,保存颜色,更不容易。如今天朝须拿和阗白璧十对来交换。那兆惠为要讨好皇上,只得把十对上好的和阗白璧送去。那酋长得了白璧,便把香妃送来。兆惠亲自穿戴衣冠,迎进将军衙门去。仔细一看,果然雪肤花貌,娇艳动人兆惠安慰她一番,说:“此去皇上十分宠爱,享不尽荣华富贵,他日得意休忘了我这远臣推荐的功。”

  那香妃听了,只是憨笑,也不说话。兆惠又问她,此去万里京华,可有什么要携带的奴婢器物,早早吩咐我,都可以照办。香妃便说:“别的没有什么,只有旧时两个心腹丫鬟,舍她不下,求贵将军许她一块儿跟京去。”

  兆惠立刻打发人到大卓木的宫里,把两个丫鬟传唤出来。又吩咐她,凡是香妃平日装饰服用的东西,一齐带进京去。新疆到北京,沿途造着客馆,馆里面锦衾绣帷,铺张得十分华丽。又怕香妃在路上冒犯风霜,减却了颜色便造了一辆蒲轮寝车,四面用锦帐庶蔽。香妃睡在车子里,一路走去,倒也安适。每到一个客馆里,除她两个贴身丫鬟伺候外,又派了二十名使女,二十名差官,在馆内奔走供应供香妃洗用。据服侍香妃的使女传说出来,香妃天天用羊乳牛酷洗擦,她皮肤异常白嫩。每洗过澡,用各种香薰过,又用香茶漱口,因此香妃每说一句话,每坐一坐,那香味终日不散。讲到她的面貌,庄端美丽,叫人见了,又敬又爱。不用说是男子,便是女人见了她这白净的肌肤,妩媚的容貌,也要神魂颠倒。一路行来,福康安因为她是天子的禁脔,便也不敢和她亲近。倒是香妃常常把福康安唤进客馆去,笑谈杂作,最动人的,便是她回眸一笑,瓢犀微露,齿白唇红,真令人心意也销。看他终日嬉笑,好似忘了国仇家恨。福康安年少倜傥,也算得是一个风流健将了。但是,见了这香妃,不觉得低头敛息,退避三舍。在路上走了半年,看看到了京师,皇帝第一个挂心的是福康安,第二个挂心的是香妃,如今两个都到了眼前,叫他如何不喜,一面暗暗吩咐内监,把香妃安置在西内,一面御殿受俘。福康安仗地朝拜,便把出师新疆得胜回朝情形,一一奏闻。正是:将军绝域凯歌日丽质深宫侍幸时欲知福康安凯旋后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