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康熙帝巡幸五台山 皇四子结交天下士







  却说胤太子跟着明珠相国讲究文学,谁知那明珠相国,虽是皇室内亲,却是略通文墨的,只因生性狡黠,知道皇帝和太子,都注重文学,便私下招纳许多文人,供养在家,做了许多文章,冒充是自己做的,献进宫去,皇帝和太子交口称赞。明珠便劝皇帝趁此国家闲暇,做几件文学上的事业,可为万世留名。接着又有文学大臣经英,魏裔介等一班人,奏请开设修书馆,召请海内文人,编撰康熙字典,子史精华,佩文韵府,经解,注疏。这一类的书,明珠的儿了纳兰容若,是有名的词曲家,常到修书馆去。见有才学并茂的人,便多送金银,请进府去,替他父亲做枪手。一时骚人墨客,济济盈廷,那时有一位云贵总督范承勋进京陛见。见皇帝和太子,镇日里吟哦咕哗,心中大不谓然。便上一本奏章,说本朝以马上得天下,子孙不宜弃置武功。康熙帝向来敬重范承勋,看了奏章,便传旨在畅春苑柳堤练习骑射。皇太子和胤祯,胤阊,胤等一班皇子,一一比射,又比各项兵器,内中要算胤祯本领最强。惟有皇太子胤却极文弱,马枪固然不高明,连那三箭也是一箭都射不中。后来在柳堤上赛马,太了依然落后。皇帝看了十分生气。把教太子武艺的师傅传来,当面训责一番。那师傅满面羞惭,就是太子也觉的脸上没有光彩。回到东宫召集许多师傅商议,内监乘间报告胤祯、胤等,在外面私立机关,练习拳棒的事体。太子更加惊惶。有一个师傅说,不如把西山喇嘛请来,学习符咒秘法,一面聘请四方勇士来传授十八般武艺。太子点头称是,照此办去,立刻在东宫里收拾起密室和围场来。天天跟着喇嘛僧和拳棒师,在里面练习。又打发人到江湖上探访那侠客武士,不惜重赀,请他进宫,早晚领教。因此,北京地面,那好汉愈聚愈多,常常在大街上吃酒闹事,地方官知道也不敢去管他。正在这个当儿,忽然卫妃死了,康熙帝固然异常悲痛,便是那卫光辉,也觉得凄凉。退出宫来,早晚和胤祯谋划陷害皇太子的计策。康熙帝自从死了卫妃,住在深宫,渐觉乏味虽有六宫三院,色笑承迎,但怎能及卫妃的万一。后来卫妃的棺木运出山海关外埋葬。皇帝不忘旧情,便借进谒福陵的名议,顺便送葬卫妃。葬礼既毕,皇帝也不愿回宫,下旨南巡。声言问民疾苦。又下旨命皇太子胤监国。自己带领文武大臣和王公贝勒,择吉起程出京。此次巡游,凡乘舆经过地方,传谕大小官吏,照常办事,勿办供应。违旨的便革职治罪。因此皇帝坐了几只平常民船,悄悄地一直开到五台山脚下。坐轿上山,到清凉寺停下寺里的主持,忙接驾进去。内监预备香烛,请皇帝拈香。皇帝拜过了佛,便问,久听得寺里有一位高僧现在何处。那主持回说,在最高峰茅舍里打坐。所有往来檀樾,他都不见。皇帝说道,朕必要去一见。吩咐侍卫内监一概留在寺中,独自一人,带着一个小沙弥领路,山路左盘右转,脚下七高八低,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上,把个皇帝累得气急汗流。大树下略歇一回,见危崖上一座茅舍,皇帝便慢慢地踱进去,有一个僮儿出来问话,皇帝也不答他但问那小沙弥,高僧住在哪间屋里,小沙弥便指着右面一间耳房,皇帝走进房去。只见一个髯眉皓白的和尚,垂着眼,盘着腿,坐在禅床上。皇帝对着他怔怔地看了半天,忍不住天性发动,抢上前去,唤了一声父皇,双膝跪倒。那和尚睁开眼来一看,随即阖上眼皮,不做一声儿,接着皇帝低低地说了许多话,便告别出来。在半路上,皇帝叮嘱小沙弥,不许传扬出去。又吩咐他好好看待那位高僧,将来自有好处。那小沙弥也极聪明,当即连说遵旨。皇帝离了五台山,便向苏州进发。御舟过丹阳、常州、无锡都不曾停泊。直到苏州浒墅关,江苏巡抚汤斌,带领合境官员接驾。皇帝骑着马走进阊门。到织造局里住下。第三天,巡抚去请安,里面传谕出来,说圣躬不适,一切大小臣工免见。这原是推托的话儿,其实皇帝早已带了侍卫们,悄悄地雇了一条划船,到各处乡镇上巡游去了。过了几天,回到苏州。大家才知道皇帝微行外出,纷纷到行宫里请安。这次南巡,因禁止供张,经过地方,几乎无人知觉。打听得各处民情风俗,官吏政绩倒也不少。再过几天,皇帝便起驾回京去了。这时京里太子胤监国,倒也十分安静。独有那四皇子胤祯,见父皇不在京里,越加无法无天。有一日,太子到南苑去打猎,忽见远远的一队骑马的侍卫,从南面跑来,簇拥着一辆车儿。车儿前面仪仗很多,还有许多喇嘛拿着法器,在前面领路。太子错认为是皇帝回来忙抢上去迎接。原来车儿里坐的正是四皇子胤祯。太子心下大不舒服,只因碍于弟兄情面便避在一旁,让他车马过去。待到皇帝回来,太子见了父皇,第一件事,便奏称四皇子冒用皇帝仪仗,实是不法。皇帝立刻打发人去把他的仪仗收没,又把胤祯唤来训斥一场,因此胤祯心中越发愤恨。他回家去,便收拾行李,带了几个拳师,走出京城,投奔少林寺,去拜正觉和尚为师,学那百八神拳。看看过了一年多,学艺既成,向师傅告别。临分手的时候,正觉和尚给一只禅杖,说是留作他日的纪念。又说皇子的本领,可以横行天下,但是若遇到女子,须得格外小心。胤祯一一领命别去。到了北京城里,便有许多剑客和喇嘛僧,在府中替他接风。席间胤祯说起,路过山西地界,遇着一个大汉,在路上逞凶打人,自称是当今殿下的教师,我当时忍耐不住,举起手中铁杖,向那大汉脑袋上打去,一声响亮,他的脑壳子破了,倒在地上死了。刚说到这里,有一位喇嘛和尚,顿时脸上变了色。说道:“这却不得了,这位教师,是太子的心腹,如今被主子打死,那太子如何肯干休。况且近来东宫养着不少剑客拳师,我们须要小心防备才是。”

  胤祯听了,却毫不在意,尽管喝酒,不觉大醉。侍卫扶他进内院睡在榻上,直到半夜时分,胤祯醒来连呼口渴,侍卫送上一杯参汤,胤祯正要伸手去接,忽见窗外一道白光飞来,在窗棂上一碰,又碰回去了。胤祯急从侍卫身上夺下宝剑来,正要抢出院去,有一个喇嘛和尚走进屋子,摇着手低低地说道:“主子快别出去,外面正杀得利害呢。”

  胤祯问是那里来的刺客。那喇嘛只说得太子两字,便听得呜呜的声音,夹着一道光芒,从窗飞进,当的一声,一柄剑插在床槛上。那剑柄儿兀自幌着,射出万道寒光来。那喇嘛忙把胤祯拉开,又把屋子里的灯吹熄。只听得院子外面叮叮当当,打了几个时辰,天色微明,那声音才慢慢地远了。走出院子一看,满地倒着尸身,胤祯认得是太子的剑客,内中有几个是自己的人,被外来的剑客杀死的。当下大家商议报仇,决定今夜到东宫去取太子的首级。这一夜,住在皇城相近的百姓们,都听得空中有剑戟撞击的声音。夹着风声雨势,连那屋子也要摇幌起来。到了第二天,只见东宫的内监,纷纷出来购办不少棺木。雍正府里也有侍卫出来,买了许多棺木抬进府去。两场恶杀,各送了十多条性命。从此以后,胤祯和太子的仇恨,愈结愈深。太子也知道胤祯早晚必来报仇,派人辇金出京,在山西河南山东一带,请了几个本领高强的来,保护东宫。胤祯打听得这个消息,又亲自出京访寻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不多时,居然找得一个出众的人才,名叫白龙道人,善用飞刀,能在百步外取人首级他的师父,原是鼎鼎大名的江南大侠甘凤池。胤祯久慕甘凤池的名气,便央着白龙道人同赴江南寻访。两人到了金陵,恰巧在一位金姓的绅士家里,见着甘凤池。胤祯卑躬屈节,请他一块儿进京。白龙道人,又盛称胤祯如何慷慨好义,本领高强。甘凤池听了也不多说话当晚金家备下酒席,替他两人接风。吃酒中间,甘凤池要请教胤祯的本领,胤祯便拿出少林派运气的本事来,把背脊紧贴着墙根,一鼓气,沿着墙壁飞上去,然后慢慢地落下。甘凤池笑了一笑,站起来,也去立在墙根下面,叫胤祯用力打他的肚,这时胤祯要试他的本领,把全身的力气,运在胳膊上,送一拳过去。只见甘凤池把肚子一吸,好似一片薄纸,贴在墙壁上。胤祯的右手打上去,犹如打在墙上一般,待要收回拳头,却被他的脐眼紧紧吸住,休想拔得开。停了半晌,甘凤池把肚子一松,胤祯才收回拳头来。酒罢之后,白龙道人跟着甘凤池到别一间屋子,见没有人,便说明胤祯是当今皇四子,因和太子作对,要夺他的储位,特来请师父进京去帮忙。甘凤池连连摇着头说:“俺不去。”

  白龙道人再三求恳甘凤池只是摇头。这时胤祯已跟着进来。一把拉住甘凤池的衣袖,正要说话,那甘凤池一摔手,转身一幌,便不见了。两人在屋子里四下找寻,却不见踪迹。后来在衣橱下面,看见两只脚,两人把衣橱扛开,见甘凤池全身和纸一般,贴在墙上。白龙道人打躬作揖,请他下来,他总是不理。胤祯伸手上去拉他,休想动得分毫。念动喇嘛咒语,还是无效。胤祯心想,这样大本领的人,却不肯归俺,若是留在外面,万一给太子请去,那时更不易对付,不如结果了他的性命,免贻后患。一面想着,一面拿出手枪来,对准甘凤池砰的一响,转身拦着白龙道人,逃到江边。跳下坐船,一直驶回北京。这里甘凤池被一粒枪弹,送到隔壁屋子里大家听是枪声,忙上前来问讯,甘凤池便说,这四皇子确是帝王之相,但俺看他腮骨外露必是忘恩负义之徒。因此不愿跟他,大家听了他的话,十分佩服。正是:帝王骨骼徒生就豪杰心怀总莫投欲知胤祯回京后如何情形,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