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康熙乱伦私通姑母 胤祯练艺谋夺皇储







  却说世祖皇帝跟住那癞和尚,一直跑上五台山。这个消息,传到太皇太后耳朵里,自悔从前不该撵走董鄂妃,致令自己亲生儿子。孤凄凄地出家在五台山上。但这件事又不好声张出去,只得推说礼佛,带着康熙皇帝巡幸五台山,直到清凉寺访问。谁知只见一个癞和尚,又聋又瞎,问他说话,十句倒有九句不曾听得。太皇太后无可如何,对着寺门洒下几点眼泪,下山回宫去了。第二年再去,连那癞和尚也不在了。只见山门半圯,便下旨重建清凉寺。后来,太皇太后年事渐老,行动不便,不能再上山去,只是心中常常记念着罢了。这位康熙皇帝,年纪也渐渐大起来。长得非常漂亮。这时已经败明将史可法,灭去明帝子孙福王唐鲁王,赶走了永明王,驱逐郑成功,收复台湾海岛。那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之信,靖南王耿精忠造反,也经八旗兵打平。中原无事,不用兵革,人民休养生息,地方上十分太平。皇太后请来几位师傅,一位是汤斌,一位是特色裔介,一位是高士奇,天天在瀛台,对皇帝讲解经史。皇帝也潜心向学。回宫之后,便对宫女们讲解。那宫女们蠢如鹿豕,懂得什么经史,任他如何口讲手画,也是莫明其妙。这时有一位太公主,是太宗皇帝的幼女,世祖皇帝的胞妹,康熙皇帝的姑母,长得娉婷俏丽。年纪大过康熙五岁。太皇太后不舍得她出宫所以到二十二岁,还不曾招驸马,康熙帝平日和这位姑母最好,自幼跟着她一床儿睡。后来,上了学,听讲回来,也找他姑母讲解。这位太公主原也饱读诗书,从此他姑侄两人,常常谈着学问,娓娓不倦。因此情意越发浓厚。在没人的时候,渐渐说些知心话,却忘了姑侄名分。这时康熙帝已有十七岁,情窦早开,终日和他姑母耳鬓斯磨,日子久了,两人情不自禁,便做出风流事体来。女孩儿家到底胆怯,悄悄地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太皇太后吓了一大跳。忙把皇帝唤来,暗地里埋怨他。谁知康熙帝少年任性,定要把姑母封做妃子。太皇太后怕闹出事来,只得听他胡闹去。待到太皇太后逝世,康熙帝索性下一道圣旨,把姑母封做淑妃。满朝文武都觉得诧异,当下有一位御史上奏,请收回成命,把太公主另嫁驸马康熙十分生气,说道:“姑母既不是朕母亲,又不是朕女儿,也不是朕的同胞姊妹,封做妃子,免得出宫吃苦,有何使不得。”

  从此以后,更大胆拣那宫女中有姿色的,便随意临幸有别的宫女撞见,也不知害羞。那宫女被宠幸过的,都封做妃子。不上一年,宫里的妃子已有四十六个。任凭大臣们如何劝谏,一律置之不理。那时有一个太监名小如意的,人极乖巧,在外面买了许多淫书,偷偷地带进宫来,献与皇帝。皇帝平日只是听些经史,从不曾见过这种有趣味的书,从此便丢下经史的学问,专心研究那淫邪的书本。看到高兴时候拉着那班妃子,照书上的法子大做起来。小如意又哄着皇帝说,汉女如何如何温柔,如何如何娇嫩。皇帝听了,记在肚子里,当时文华殿大学士张英和尚书姚江,两人本是亲家,两家都娶着七八个如夫人。个个长得姿容艳丽,体态风流。北京人有几句歌儿,说道:“论美人,数姚张,你有四施女,我有贵妃杨,等闲不得见,一见魂飞扬。”

  这个歌儿,也传到皇帝耳边,便日夜思量,讲到这两家的美人,要算姚江第四位小姐,长得最得人意。后来嫁给张英的二公子。那二公子官也做到京卿。有一天,皇太后万寿,凡汉官命妇,随着满人,一律进宫去叩祝。张姚两家的女眷也在其内。太后传谕,在内廷赐宴。坐过了席,便有宫女领着到上苑去游玩,尽一日之欢。直到万家灯火的时候,才一齐退出宫来,各各上轿回家。张家的女眷,一共坐了六肩轿子。回到家里,大家走出轿来,一看那二少太太,已经换了一个另的女人。姚家的四小姐,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问那女人时,那女人也莫明其妙。张二公子见自己的爱妻,给宫里偷换去了,顿时忿火中烧,便对着那女人吵嚷起来。张学士急忙拦住说:“千万莫声张,给宫里知道了,我们全家性命不保。”

  那二公子只得忍气吞声,把那陌生女子收下。过了几天,皇太后下了一道懿旨,凡汉官命妇,以后一律不准进宫。百官们不知其故独有张学士父子两人,心中暗暗叫苦。康熙帝玩过汉女以后,把宫里几十个旗女,一齐丢在脑后。但是,终日闷在宫里,也觉得腻烦,要和小如意偷偷出宫去游玩。小如意起初还不敢奉命,无奈皇帝生性暴躁,说怎么便要怎么。小如意违拗不过,只得改换服装,作为主仆模样,偷偷地出宫去。皇帝向来住在深宫,如今满个京城乱跑,如何不乐。有时上馆子去吃喝,有时到窑子里游玩。到了傍晚,才偷偷的回宫。谁知游了几天,却游出风流事体来。有一天,皇帝带着小如意在顺治门大街上走着,忽然迎面来了一辆骡车,车中坐着一个美貌妇人。皇帝不觉看怔了,那车辕儿撞在他身上,他也不觉得。车厢里的妇人,水盈盈的两道眼光,原也注定在皇帝脸上,看他呆得利害,便盈盈一笑。这一笑,却把皇帝越以引呆了,那骡子在前面走着,皇帝在后面紧紧跟着。直跟出西直门一家门口停住。累得皇帝满身是汗,握喘嘘嘘。悄悄地叮嘱小如意,无论如何,今夜须把这妇人弄进宫来。说罢,自己先回宫去。当下小如意就在这家门口走来走去,打听得这妇人的丈夫姓卫,在骡马市大街开一片布庄。今天这妇人回母家探望母亲,当晚还要回夫家去的。小如意便买通了那赶车的,答应派他一个宫里的小差官,那赶车的依了他的话,等到这妇人辞别出门上车,小如意也雇了一辆车,偷偷地跟在后面。二辆车子,一前一后,直赶进宫门,在御苑后门下车。这妇人下得车来,看这样阔大的地方,不觉吓了一跳。小如意上去低声说明原故,又说倘得皇帝宠幸,你丈夫也同享富贵。这妇人原也不十分贞节的,坐在车厢里的时候,看见皇帝人物轩昂,已有几分意思了。如今听了小如意的话,便默默无言,跟着小如意走进御苑去。在绛雪斋候着,一会儿皇帝出来,这妇人上前叩过首,皇帝伸手拉她起来,当夜便在绛雪斋留幸。一连十天不出斋门。圣旨下来,封她做卫妃,她丈夫卫光辉,也如进宫来,做御前侍卫官。他夫妻两人,常常瞒着皇帝,在暗地里相会。这卫妃进宫后不上七个月,便生下一个孩子来,长得肥头胖耳,哭声十分洪亮,皇帝倍加珍爱,因和卫妃交情深厚,便有立他做太子的心,取名胤祯,便是后来的雍正皇帝。这时宫女们得临幸的很多,生下的儿子,一共有三十五个,卫妃怕将来弟兄争位,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前夫的种子,倘然给人察觉,便不能做太子。因此常常在皇帝跟前求恳,皇帝嘴里虽然答应,但因胤祯年纪幼小,打算过几年再说。这几年皇帝仅干些风流事体,朝廷大事,尽托付几个顾命大臣。就中最是专权恣肆的,便是鳌拜。他仗着是先皇的老臣,看皇帝不在眼内。有一天,要求皇帝封他的祖宗做镇国公。皇帝不允,便气愤愤地说道:“臣受了顾命的重托,求一个封诰也做不到,还做什么大臣。”

  这时有一个老臣名叫玛尼哈特的,在旁冷笑着,说道:“贵大臣开口顾命闭口顾命,请问可有先帝的手诏吗?”

  鳌拜也反问他:“贵大臣敢是得到先帝的手诏来。”

  那玛尼哈特点点头,不慌不忙地从袖管里拿出一张手诏来。皇帝看时,果然是先帝的手笔,上面还盖着御印。写着顾命大臣,只有玛尼哈特一个人名字。皇帝大怒,喝令御前待卫,把鳌拜拿下,发交刑部,审问他冒充顾命欺君罔上的罪。接着,便有许多御史上奏,说鳌拜犯有二十大罪,皇帝下旨,把他绑到菜市口正法。皇帝自从杀了鳌拜,便想起自己应该早立太子,免得日后受大臣的欺弄,看看自己共有三十五个皇子,依理二皇子胤祯,年纪最大,自然该立为太子。但是卫妃是自己最宠爱的人,她是常恳求立四皇子胤祯,不忍违她的意思。又恐众皇子不服,反致弄出事来。当下踌踌不决。召大学士明珠进宫,和他商量。那明珠原是胤祯的党,便极力怂恿,又说二皇子分属嫡长,理应立为太子。皇帝便打定主意,第二天临朝,下一道谕谕,立二皇子胤祯为皇太子。一面把胤祯搬进东宫去住。满朝文武纷纷上表祝贺。皇帝在崇政殿中赐宴,东宫里自然有一番热闹。那边翠华宫卫妃母子两人却十分凄凉,暗暗把卫官唤进宫来商议,无论如何,总要想法使自己的儿子做成皇帝。当下把胤祯唤出来,哄着他跟卫待卫官出宫去玩耍。卫侍卫宫便把胤祯带出宫去,住在自己家里,暗暗把宫里的喇嘛和尚请来,传授他练气符咒的本领又请了许多教师,在院了里搬枪弄刀,比演弓箭。还有什么外五行内五行种种拳法。那胤祯到底是孩子气,觉得好玩,天天偷出宫来练习。又因胤祯做了太子,心不甘服,预备练成了本领,将来和他抢夺皇位。他在宫里,又故意把这个意思,对他弟兄胤祯等八个人说了,激起他们的怨恨,果然引得个个摩拳擦掌,跟着胤祯练武去。准备将来斯杀。后来胤、胤等,各个立了一个机关,请着镖局的镖师,传授武功。此风一开,那江湖上的好汉,一齐投奔来京,胤祯仗着母亲卫妃的照应,从大内里拿出不少钱来,所以胤祯门下的好汉独多。有什么独臂金刚、铁腿李、搅海蛟、疯和尚种种奇怪的名氏。在外面闹得天翻地覆。宫里的康熙皇帝和胤太子,尚睡在鼓里。康熙帝从五台山请来一位深能经典善于说法的妙觉和尚,住在瀛台净室里,天天说妙法莲花经。胤太子又跟着大学士明珠讲究文章,终日埋头伏案,几乎变了一个书呆子。正是:宫禁倏成经诵地京城恰似小梁山欲知胤祯等闹出什么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