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马背翻身睿亲王丧命 蛾眉锁恨董小宛入宫







  却说多尔衮到朝鲜去做亲,因有许多窒碍之处,由何洛会出了一个主意,在朝鲜附近喀喇城里,造一座行宫,把两闰朝鲜公主,悄悄地接到行宫里候着。这里摄政王便借出关巡边为名,带领八旗固山额真官兵,择定吉日,在北京起程。皇后虽舍不得离开摄政王,但国家大事,又不好拦阻。看看自己儿子顺治帝,年纪慢慢地长大起来,他的终身姻事,也十分紧要。从前摄政王做主,说定科尔沁部主吴克善的女儿做皇后,不如趁摄政王未出京择个吉日,给皇帝先行成亲。无奈摄政王这时一心只在那两位朝鲜公主身上,皇帝大婚的事,请皇太后做主,自己急急赶出关来。到行宫里和两位公主成亲,一箭双雕,自有许多乐趣。谁知天下的事,往往乐极生悲,摄政王住在这喀喇城,原是一个荒僻地方,空闲下来无可消遣,便和两位公主出去打猎。有一天摄政王骑着马,追着一头麝儿,忽然林子里跳出一只野猪来,扑向马前,那马猝不及防,顿时拱着前蹄,和人一般站起来,把个摄政王摔在马下。那野猪恰巧从摄政王身上跳过,可怜这位摄政王,一霎时跌断了左腿,又被野猪踏伤了面部,一时鲜血直迸,痛彻心脾。随从官兵,急上前抢救,已是来不及了。看看摄政王晕绝过去,两位公主哭着唤着,总不见他醒来。再细看时,那脑浆也迸裂了,急把他的尸身抬回行宫。一面发丧成服,一面通报朝廷。这时摄政王年纪只有三十九岁。消息传到宫中,第一哭坏了皇太后,顺治帝也十分伤心,一面派遣大臣出关去迎柩,一面下谕臣民人等带孝。那朝鲜公主,不肯进关,待灵柩动身,便也回朝鲜国去。灵枢运到北京,停在王府大堂。诸王贝勒轮流值守,请了六十四个喇嘛和尚,诵经超度。这一场丧事,直闹了四十九天。皇太后虽不便入府孝,但寡鹄离鸾,宫闱冷落,也是异常哀感。顺治帝和太后,到底是母子,关乎天性,见母亲孤苦可怜,便把太后迎进宫去朝夕相见,倒也亲热。这时顺治帝已有十四岁了,便下诏亲政。每天五更坐朝,查问国政倍加精细。文武大臣都见了他害怕,大婚的事,反搁起不提。到了十六岁上,皇太后做主择定吉日,举行大婚。那吴克善便先期把女儿送进京来。这时豫王也回京了,便借住在豫王府里。顺治帝原不愿意要吴克善的格格博尔济锦氏做皇后,因皇太后催迫,不好意思反抗,只得勉强成亲。他们住在坤宁宫,新婚不上五天,帝后两人,已经闹起口角。从此夫妻之间,越发生疏了。顺治帝原不乐意摄政王的行为,如今他死去,便有一班平日不满意摄政王的,天天在皇帝前说他的坏话。又说都是那何洛会闹的鬼。顺治帝便把早案重翻,下一道谕旨,把何洛会正法。追夺多尔衮生前一切封典爵位。又因皇后是他做主说合的,便下诏废了皇后,另立乎尔沁镇国公绰尔济的格格为皇后。这位新皇后,虽是顺治帝自己做主的,但事前却未见过,谁知娶进宫来,又蠢又笨,心中又加了一层烦恼。那皇太后见他独断独行,遇事不为自己留些颜面,回想到当日下嫁的事体,心里总觉有几分惭愧,母子之间,便生出嫌疑再加那班宫女太监们从旁煽弄,不免怨恨皇帝。皇帝闷在宫廷里,益觉乏味。在这个时候,江南总督洪承畴来京请训,皇太后和他久别重逢,自然彼此安慰。他又顺便带着一位绝色美人进京来献给皇帝。皇帝一见,满怀喜悦。这位美人,名叫董小宛,原是如皋才子冒巢民的宠姬。洪承畴初到江南,打算找一位江南美女,自己享用。谁知那时一班有名的,如寇白门、马湘兰、李香君、顾横波等一个个都已有了人主人,心里十分奥丧。后来打听得有一个董小宛,真是金粉魁首,仕女班头,又被冒巢民量珠聘去。在邦沟西城绿杨村里,建一座水绘园。双宿双楼,享尽人间艳福。洪承涛因此积思成恨,废寝忘餐。他有一个心腹佟二爷,猜着他的心事,便自告奋勇,把董小宛取来,冒巢民原是赫赫有名的贵公子,谁也不敢去惹他。那佟二爷借着捉拿强盗的名目,带了本衙门全班马快,连夜赶到绿杨村,声称冒家窝贼强盗,抢掠良家妇女。吓得那冒公子溜出后门逃走,他便直入内房,见了董小宛,便不问情由,上前拉着便走,还故意张扬说道:“这女人便是冒民强抢来的良家妇女,如今送还她家去。”

  村里的人,听了佟二爷这番说话,怕惹祸水,谁敢来管闲事。那佟二爷便洋洋得意地把董小宛和她的丫头扣扣,一并带回总督衙门。洪承畴看她一双媚眼哭得红红的,蹙紧了眉心,低垂着粉颈,站在一旁,不免又怜又爱,不知怎么是好。便问她叫什么名字?那丫头回答:“婢子名叫扣扣,俺主人是冒巢民,这位是俺主人的如夫人董氏。如今被大人的手下错捉了来,请快放俺主仆两人回去。京城里自王爷起直到御史官,都是俺主人的亲戚朋友。倘然恼了俺主人,他进京去告状,那时不免会牵连到大人的前程呢。”

  洪承畴听了扣扣的话,有些害怕,想放她回去,又实在舍不下,当下用好言安慰着她说道:“你们不用忧愁。只因有人告你主人窝藏匪类,强掠民女。我和你主人原也是朋友所以吩咐手下,暗地里把主人放走。又怕地主上坏人,到你家里骚扰,惊吓你们,特地把你们接进衙门来暂避几天,等风波过去,再放你们回去。”

  一面说着,一面挨近身去,脸上做出一副尴尬神气来。董小宛知道他不怀好意,便嚎啕大哭,把头向柱子上乱撞。顿时皮破血流,云鬟散乱幸亏扣扣抢救得快,上前抱住,董小宛已是痛得不省人事。等到清醒过来,见自己睡在一张绣床上,扣扣陪在身旁。问时,原来是洪承畴的私第,不禁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扣扣再三解劝,说道:“如今俺们在这洪贼势力之下,只得耐心守候,主人在外面总可以想法救俺出去的。”

  董小宛也无可奈何,只得耐心住下。这里洪承畴想尽千方百计,要说动她的心,偏偏那董小宛念念不忘那冒公子,任你如何甘言巧语,总是说她不动。这时冒巢民出了水绘园,寄顿在朋友家,一腔冤愤,没处申诉。几次要亲到金陵和洪承畴拚命,幸得他一位待妾名蔡女罗的,多方拦阻,叫他不要自投罗网。蔡女罗知道冒公子平日结交不少江湖义侠,心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便劝冒公子拿出一千块钱来,交给一个姓冯名小五的,请他设法把董小宛和扣扣救了回来。那冯小五原是江湖上人,总督衙门的差役,他原都认识,当时他到了金陵,把衙门里的弟兄,一齐请到,说明来意,请众位帮忙,说明这事办妥后,冒公子愿出千金酬谢诸位弟兄。大家听得有这个重赏,便各各低着头想法了。忽然,有一个公人,从外面进来,说道:“诸位哥哥快回去,大人因有要公进京,传谕下来,立刻收拾行李,今夜九时,便要动身,哥儿们快回去吧。”

  众人昕了,急忙的散去。内中有一个名叫李三的,也是一个热心朋友,和冯小五交情最深,他临走的时候,对冯小五说道:“老弟不用忧愁,今夜三更时候请在秣陵关下守候着,我去打听董氏坐的是第几辆车子,通一个消息给你,你便可以相机行事。”

  冯小五依了他的话,到秣陵关下去候着。直候到天色微明,才听得车声隆隆前面大队人马过去。洪总督的车子在前,后面跟着五六十辆大厂车,两旁都是亲兵保护着。最后一队骑兵,那李三也夹在兵队里,一见冯小五,便用江湖的手术报告。冯小五知道董氏坐在第十七辆车子。几次要下手,无奈防范甚严。过了几天,走过邗沟地方,冯小五忙去招呼几个同伴,直追到清江浦地面,打听得洪总督的车,已赶程先发,丢下许多车子,寄住在悦来客店。第十七辆车子,也在其内。到了夜深时候,冯小五约了几个同伴,爬上屋顶,跳进内院,认得第十七辆车子,是粉红色的车帘,便疾忙跳上车去,掀开车帘一看:在月光下果然见董小宛的丫头扣扣睡在车门口冯小五到这时也不及细看,抢着两个被窝,打开店门,拔脚飞奔。被窝里的女人,从梦中惊醒,哭喊起来。冯小五一这跑着,一边拍着被窝,说道:“莫嚷莫嚷,俺是来救你回家去的。”

  这时店小二和一班士兵,追出店去。冯小五去远了。看看第十七辆车子里,有一位女眷和一个丫头,都被劫去了。那兵士们一面报官拿,一面押着车子赶进北京。那小五回到他同伴家里,打开被窝一看,那丫头扣扣是不错的,只有那董小宛,不知如何却换了一个女眷来。冯小五十分诧异忙问扣扣。她说主母在路上感受风寒,前几天已换在后面蒲草轮子的病车去了。又问这位女眷是什么人,那女人自己说姓金,也是好人家的女儿,遭洪总督手下的兵士抢进衙门,逼着做个侍妾。你如今救了我出来,我也无家可归,愿跟着到你们家里去。冯小五见不是董小宛,便无心和她说话,吩咐几个同伴,把金氏和扣扣送回冒家,自己转身又赶北京,打听得董小宛虽住天洪承畴府里,依然抵死不从。但府里兵卫森严,冯小五也不好下手。隔了几日,接到冒公子来信,说京里有一位曹御史,是多年至交,可以去求他帮忙。冯小五便去见那曹御史,把冒公子的委屈,一五一十说明了。曹御史大怒,要上奏章参他一本。吩咐冯小五赶快去补一份状子来,俺可以替你出首。后来,不知如何走漏消息,被洪承畴知道,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董小宛连夜送进宫去。她见皇帝,只是低着头抹眼泪,皇帝见她天然蛾媚,因爱生怜,吩咐宫女带她到别宫去,好好看养。董小宛住在宫里享用极其优厚。皇帝也常常来看望她,用好言安慰她。她总是不答知,皇帝也不动怒,坐了一回便去。正是:切齿难忘洪老贼含愁犹作息夫人欲知董小宛进宫后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