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崇祯帝捐躯殉社稷 多尔衮奉命略中原







  却说豪格等准备行刺多尔衮,谁知事败垂成,被自己党里的人,暗中破坏。此人是谁,就是固山额真何洛会。这个何洛会,原是摄政王的心腹,当下听了豪格这番说话,忙进宫去见多尔衮。这时多尔衮正在内宫,侍候着皇太后。见太后后面,有一位福晋,生得如花似玉,与太后芳容,恰是不相上下。多尔衮暗想,我只道太后是个绝代佳人,不料无独有偶,满洲秀气,都钟毓在两人身上,又都是咱们自家骨肉。倘得两美相聚,共处一堂,正是人生极乐的境地,还要什么荣华富贵。可笑去年有一班大臣们,苦苦劝我做皇帝。咳,做了皇帝,还好胡行么。看官,你道这位福晋,是何人眷属,乃是肃郡王豪格的妻,多尔衮的侄妇。多尔衮正在胡思乱想,看得出神,忽然宫女进来报说,外面有何洛会求见。多尔衮知道有机密事,就在西书房传见。何洛会一见面,便把豪格等的阴谋和盘托出,尽情报告。多尔衮听了,又惊又恨,立刻打发何洛会,带领宫中兵士,赶到肃王府中,把在场的几位亲王贝勒大臣,统统捉住,押解进宫。内中只有多铎一人,早已走脱。多尔衮一见豪格,想起从前他在太宗皇帝跟前,说自己的坏话,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当时会同郑亲王,在笃恭殿审问。何洛会做见证。豪格知道无可抵赖,便把恶言顶撞,多尔衮大怒,便吩咐把肃郡王豪格废为庶人,永远监禁在高墙里把王府抄没,却悄悄地把这个侄妇,取进自己府去。有时偷空回府,便和这侄妇寻乐。当下又把阿达礼硕托吴丹等大臣,定了死罪。大学士希福刚林,也监禁起来。同时犯罪被杀的大臣也不知多少,抄没的家产女眷,统统送进睿王府去。多尔衮从此威权日大,妒忌他的人亦日多。倒是范文程打听得外面人心不服,便劝多尔衮督师外出,立名免祸。那时一班反侧,都要以无形消弥。目下明朝京城,已被李闯攻破,闻崇祯帝已自尽了。多尔衮道:“有这等事么。”

  范文程道:“李闯已在北京称帝,国号大顺,改元永昌了。”

  多尔衮道:“这个李闯,忽然做了中原皇帝,想是有点本领的。”

  范文程道:“李闯是个流寇的头目,闻他也没甚本领。只因明崇祯帝不善用人,把国事弄坏,所以李闯得长驱入京闻得李闯的为人非常暴虐,把城中子女玉帛,抢掠一空,又将明朝大臣,个个绑缚起来。勒令献出金银。甚至灼肉折胫,种种惨酷。金银献尽之后,还要一一杀死。明朝臣民,莫不切齿痛恨。我国乘此出师,借着吊民伐罪的名目,布告中国。那时明朝臣民,必望风归顺,驱流贼,定中原,在此一举。”

  多尔衮听罢,沉吟良久,范文程又竭力怂恿,说是机会万不可失。多尔衮只是踌躇不决,范文程只得怏怏辞出。多尔衮连忙进宫,把这事原原本本对太后说明。太后说道:“范老先生才识,先皇在时,常常佩服他的。他既主张出师,就请王爷照他行事。”

  多尔衮道:“人生如朝露。但得与太后长享快乐,已自知足,何必出兵打仗,争这中原。”

  太后道,话却不是这样说,我国虽是统一满洲,那里比得上中国的繁华,倘能趁此机会,得了中国,我和你的快乐,还要加倍。况且你不过三十多岁的人,来日正长,此时出去,立场大功,何等光辉,何等荣耀。将来亲王以下,人人畏服,还有那个敢来饶舌。”

  一席话,说动了多尔衮,当下应命出宫。太后拣了一个吉日,吩咐她的儿子顺治帝,祭告天地太庙,升坐笃恭殿,拜多尔衮为大将军。后在殿上颁给敕印。敕曰:朕年冲幼,未能亲履戎行,将命尔摄政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代统大军,往定中原,特授奉命大将军印。一切赏罚便宜行事。至攻取方略,尔王钦承皇考圣训,谅已素谙。其诸王贝勒贝子公大臣等,事大将军当如事朕。同心协力,以图进取。庶祖考英灵,为之欣慰。钦此。多尔衮叩首受印毕,点齐八旗劲旅,蒙汉健儿,不下十万。人马到了启程这日,多尔衮进宫,辞别了太后,奏明此番夺得中原,接太后进关去,共享中国的荣华。午时三刻,城外炮声震天。大将军跨鞍上马。前面竖起八面大旗。浩浩荡荡杀奔山海关来。出了边墙,多尔衮分派豫亲王多铎,武英郡王阿济格、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和朝鲜王子李溟,各带大兵,向前进行。自己统领牙兵,在广宁附近翁后地方驻扎,听候前军消息。正在调兵遣将的时候,忽然前军送进一个明朝的差官来。声称明朝平西伯吴三桂,有一角公文,特差副将叶禹钟送上大将亲看。多尔衮看时,见公文上说崇祯帝吊死在煤山,闯贼李自成打破北京城,求大将军发兵,救中国的大难。多尔衮便向叶禹钟垂询一切情形,又问崇祯帝怎么样吊死的。叶禹钟垂泪说道:“可怜好好一位皇帝,枉送了一条性命。满朝文武,都是奸臣。李贼兵临城下,还是瞒着朝廷。直到三月十七这一天早朝,崇祯帝问外间贼势如何,文武百官听了,只有掉眼泪的本领。停了一会,午门外报进来说,李闯兵队环打九门,百官们便顾不得皇帝,一个个溜出殿去。崇祯帝叹了一口气,退朝回宫,对皇后痛哭一场,到了十八傍晚时候,太监杜勋,偷偷出城投降。把宫廷情形,统统报告贼人。把守彰仪门的太监曹化淳又开了彰仪门。李闯的贼兵,一哄进城,逢人便杀,见屋便烧,顿时京城里火光烛天,人声鼎沸。崇祯帝吩咐把内城紧闭。回到乾清宫,拿起朱笔写了一道上谕,着成国公朱纯臣,提督内外诸军事,辅助东宫。写完了,便请皇后和袁贵妃等出来,说道:“大事去矣。”

  才说得一句,大家便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这时太子永王定王坐在一旁,崇祯帝拉住了两人的手,吩咐一声,逃性命去罢。当下有几个太监,把两位太了送出宫去,寄养在外戚周家田家。不多时,宫女报说,皇后吊死了。崇祯帝急去看时,已是断了气,便说一个好字,忽见公主在旁哭着,悄悄的拔下佩刀来,把袍袖遮住脸儿,开刀杀过去,斩断她的右臂,公主倒在血泊里,辗转哀号。崇祯帝一面抹泪,一面说道“谁叫你生在我们帝王家里呢。”说毕,收起佩刀,慌慌张张的夹在几十个太监里面,挤到东华门口,被兵士们拦阻住。又折到齐化门朱纯臣家里,又被看门的阻挡,不放进去。急转身走到安定门,成门关得铁桶相似,也不得出去。只得折回宫来。到十九清早,内城也被贼兵打破了,崇祯帝一个人走上煤山,在寿皇亭里坐下,只听得一阵阵喊杀声音,愈来愈近,连连叹了几口气,便拿起案头朱笔,在衣襟上写了几个字,解下袍带,吊死在亭子里。待到李自成打进宫来,有一个太监王承恩,在宫里四处寻找皇帝,找到寿皇亭里,见他高高吊死在窗槛上,散着头发,赤着左脚,右脚穿着朱履,再看那衣襟上写的字道:朕自登极十有七年,逆贼直逼京师,朕虽薄德匪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可去朕之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那王承恩读过了遣诏,不禁嚎啕大哭,也在腰间解下带子来,吊死在皇帝脚下。城破的时候,崇祯帝独自一人升殿,眼前一个太监也不见,自己踱下殿来打钟,打了半天,也不见一个大臣到来。后来李闯入宫长期,便有一人打起钟鼓,由成国公朱纯臣领了合朝文武大臣上殿,拜倒在地,口称新皇帝万岁。李闯查问时,只有范景文倪元璐几个大臣尽忠的。又查问崇祯帝的下落,大臣们都不知道。随后在景山上寻得崇祯帝的尸身。李闯吩咐卸下一扇宫门,把尸身抬来,用柳木棺草草收殓,丢在东华门外的蓬厂里,留下几个老太临看守。那时明朝的奸臣,都因趋奉李闯,得了大官,还有吴三桂的父亲,都指挥吴襄,也投降了李闯。吴三桂有一个爱妾,名陈圆圆的,原是外戚田畹家的歌姬,长得如出水芙蕖一般。吴三桂在田畹家吃酒,一见倾心,向田畹取来,十分宠爱。不料朝旨饬令带兵往山海关驻扎。军中不能随带姬妾,只好把她寄在京城父亲家里。待到李闯攻打北京,吴三桂封平西伯,带兵回京,才走到丰润地方,便得到京城陷落消息。又打听得他父亲吴襄,也投降了贼人,连他的爱妾陈圆圆,也被贼将宗敏掳去,转献李闯。这怎么能叫吴三桂好忍受他便一面带领兵士,昼夜赶程,杀向京去,一面又打发副将齐书来此,请发救兵。叶禹钟说到这里,多尔衮已是明白他的来意,深中下怀。便立刻催动人马,军前竖起一面大旗。上写着“仁义之师”

  四个大字。行至中途,便有吴三桂的兵队,上前迎接。吴三桂又亲到清营进谒多尔衮,诉说一番。多尔衮请吴三桂领路向前面前进,自己在后路进发。李闯听说吴三桂带了满洲兵到,便把他的父亲吴襄,押上城楼,砍下脑袋,抛落城下吴三桂拾起看时,不禁捶胸大哭。便激励将士,奋力向前杀去。李闯看看兵临城下,挟着明太子和两位王爷,又把掳来的金银财宝,及宫中的帑藏器具,连夜收拾,载上骡车,开了后门逃出。临走时,放了一把火,将明室宫殿及九门城楼,统行烧毁。吴三桂向西追赶恰巧在驿亭里,有人送来一信,打开看时,就是他心上人儿陈圆圆的手书。说是暂时寄顿民家,吴三桂立刻打发人迎接回来。久别重逢,真是悲喜交集。当下便撇下李闯,不去追赶。转回北京。谁知,那多尔衮已是老实不客气,高坐武英殿上,受百官的朝贺了。吴三桂到了此时,只是发怔,那多尔衮又接着发下两道告示:一道是说些什么除暴安民的套话来羁糜百姓,一道是为崇祯帝发丧,以礼改葬。那时百姓因备受李闯的兵乱,饮恨的了不得。一闻清兵把他逐走,已是转悲为喜。又因清兵不加杀戮,复为故帝发丧,真是感激涕零,达到极点。多尔衮见人心已靖,一面收拾宫殿,一面亲自写了一扣奏摺,打发辅国公屯齐喀和托固山额真何洛地,到盛京去迎接两宫进京。又派降臣金之俊,修理从山海关直到北京的沿路大道及盖造行宫。到九月二十,顺治皇帝陪奉着太后进北京城。多尔衮传集满汉文武大臣,出永定门外九里,恭迎圣驾,只听得连珠炮响。前面金鼓仪仗,龙旗銮舆,一对对的蓝翎侍从,夹护着凤辇,辇中坐着一个丰颐盛装的太后,怀中坐一个七岁的天子,由永定门进正阳门,到了紫禁城,群臣退出,由多尔衮随驾直进慈宁宫安歇。正是:明社凋零成往辙两宫安稳入新朝欲知顺治帝进京后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