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逆迹昭彰难逃法网 英姿爽飒妙选佳宾







  却说多尔衮出了永福宫,便取道回府。看看时候不早了,小玉儿也等得不耐烦,她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一见丈夫回来,左查右问,多尔衮都一一搪塞过。从此皇后常常把多尔衮留在宫里取乐。一日,皇后忽然想起阿敏和莽古尔泰两人的事体,催着多尔衮去办。原来他们两人,和太宗是异母兄弟,莽古尔泰仗着自己是富察后的长子,满望继承大宝。谁生,先皇殡天的时候,太宗却用威力劫夺了去。后来又替他南征北讨东奔西荡,也不曾享受过安闲的日子,因此常怀忿恨。就是阿敏,也仗着自己是太宗的哥哥,这帝位该轮到自己身上,如今被太宗占据了,也觉不值。两人肚子的心事,没人的时候,时常说起。兄弟两人便联络起来,暗中结交党羽,四下布置心腹。前次太宗出兵抚顺的时候,原打算发作为料太宗回来得很快,措手不及,只好按兵不动。此番太宗又带兵外出,正是他们的好机会。谁知这个大事,却败坏在一个女子手里。这女子是什么人呢,便是奔古济格格。这奔古济格格,平日恃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到处骚首弄姿,勾引男子。她心目中第一个欢喜的,便是太宗的大儿子豪格。她打算把豪格勾引上了,自己便稳稳的一位将来的皇后。偏偏天不做美,那豪格娶了博尔济锦氏做了妃子,把个莽古济格格,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从此把豪格恨入切骨,便入了莽古尔泰的党。那时和莽古尔泰同党的,还有德格类、琐诺木、杜稷一班人。天天秘密会议,预备起事。莽古济格格,看看这一班人,没有一个中得她意的,不知怎么,又勾引上一冷僧机。因此他两人暗去明来,十分恩爱。莽古济格格,把个冷僧机认做自己人,所有党中的阴谋,统统告诉他。谁知,冷僧机却是睿亲王的心复,早就把这件事悄悄地报告睿王。如今皇后催着办这件事。多尔衮便假意入了他的党。天天会议,多尔衮也在座,假意说些犯恨太宗的话又说到起事的那天,他在宫里作内应,又如何调动兵马,如何截断太宗的归路,说得天花乱坠,把个蒙古尔泰哄得心悦诚服。第二天,多尔衮请这班反叛在府中吃酒,趁他们酒醉的时候,一齐拿下。又在各处搜出许多造反的告示来。多尔衮一面吩咐把这班人监禁起来,一面进宫去报告皇后。皇后听了大喜,伸手在多尔衮肩上一拍,笑说道:“我的好妹夫,到底俺的眼力不错,保举得人了。”

  正说笑时候,忽听得一声传说,皇上回来了。多尔衮忙退出宫,带领一班文武大臣出城接驾。太宗此番打胜了朝鲜,受了朝鲜王李孱的投降,心中十分高兴。回得国来,大宴功臣多尔衮看看皇帝正在快活时候,不好把阿敏谋反的事体说出来。过了两天,才把这件事原原本本陈奏。太宗动怒,立刻要升殿亲自审问。后来还是洪学士奏请发交睿亲王办理。谁知莽古尔泰在牢狱里,听得太宗回京的消息,把他一吓,吓破了胆,死了。多尔衮得了皇帝的旨意,便把阿敏德格类琐诺木杜稷,还有莽古济格格一班反叛,从牢里提出来审问。多尔衮是和他们假意做同党的,他们的阴谋,多尔衮统统知道。他们也无可抵赖,只得一一招认。多尔衮取了口供,奏明太宗,一一定了死罪,发交刑部执行。太宗心想此事是皇后报密的,这番除了一班逆贼,真是不少功劳。一面想,一面站起身来,踱进永福宫去。一瞥眼,见皇后陪着一个美貌少年,在那里吃酒。那少年见皇帝来了,忙上前请去请安。太宗看看十分面善,问时,原来是皇后的内侄科尔沁卓礼克图亲吴克善的儿子,名唤弼尔塔噶尔。自从太宗上岁号那年,他跟着父亲进京来道贺,皇后便把他留下了。太宗连年带兵在外日多,只和他见过一面,所以不十分认识。当时经皇后说明太宗便把他拉近身来,仔细打量,果然长是清秀漂亮。问他多少年纪,回说十八岁了。又问他拉弓骑得马吗?他回说勉强学会。皇后接着说起,讲起的弓马来,真了得。他来救俺公主的性命呢。太宗问怎么一回事,皇后道:“我们阿顿,生性欢喜打猎。那天,是皇上出兵去的第三天,阿顿带了宫女们到东山打猎去,忽然一头白兔,在公主马前跑过。公主拍马直追,不提防林子里跳出一头老虎来,直扑公主马头,抓住了马蹄儿。那马大吼一声,和人一般的站起来。公主一个翻身摔下,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候,来了一个少年,提着短剑,一跳跳上虎背,揪住了他的领骨,那老虎仰起头来,那少年一刀下去,直刺入老虎的眼眶里那老虎大叫一声,屁股一撅,把那少年掀下背来。压在老虎的肚子底下。那少年不慌不忙拔出短刀,在老虎肚子下面,狠命截。那老虎倒在地下,翻了几翻死了。那少年回过头,笑盈盈地站在公主跟前,公主看时,不是别人,原来是他。”

  皇后说到这里,把一个手指指着弼尔塔噶尔,又说道:“那头大虫,原来是他赶进林子来的。这一天,他也在东山里打猎呢。”

  太宗听了,接着说道:“这一头虎,却也抵得那年我和你的一头鹿呢。”

  说罢哈哈大笑。正在这时,只听得宫女说一声:“公主来了。”

  便见四个宫女,簇拥着一位花枝招展的固伦公主。皇后便唤道:“阿顿,快去见你父王。”

  固伦公主上去行过礼,回头见弼尔塔噶尔,不禁盈盈一笑,那一笑,两面粉腮儿上露出两个酒窝来。接着低低地唤了一声哥哥。太宗看了,十分欢喜。笑道:“好一对儿。”

  便问皇后:“阿顿今年几岁了?”

  皇后笑道:“陛下怎么连阿顿的年纪也忘了。她是陛下灭科尔沁那年生的太宗拍着手说道:“记得记得。阿顿今年十七岁了。”

  原来皇后说这句话,是有意思的。这位固伦公主,虽说是太宗的大女儿,实在还是那皇后的前夫德尔格勒的种子。那皇后是天命四年八月里嫁太宗皇帝的,第二年正月,便生下这固伦公主来,这时太宗看看弼尔塔噶尔人才出众,便和皇后商量,要把公主下嫁,就打发人去请皇后的哥哥吴克善来,当面说定亲事。一面吩咐豪格,在京城里造起一座高大的驸马府,一面派人采办嫁妆。这事整整忙了一年,还不曾完备。皇后这时又生了一个太子。满月以后,太宗进永福宫看望皇后,见她调养得面庞儿越发丰润,再看那太子,又是长得洁白清秀,声音洪大。太宗笑道:“有这样的母亲,才生得出这样的好儿子。”

  皇后微微一笑,说道:“请陛下赏一个名儿。”

  太宗略略思量一回,说道:“便取名福临吧。”

  宫里因太子满月,连日吃着喜筵,把公主下嫁的事体,搁在一边。皇后再三催着,太宗吩咐豪格到萨满那里请日子。豪格回说,姊姊的好日子,萨满拣定明年六月初一。大家明知耽搁也没有法子,只好耐性候着。这里多尔衮自从太宗回京,便没机会进宫和皇后见面,急得他在家里,拿着小玉妃出气。因此夫妻两口儿,常常吵嘴。小玉妃也渐渐知道皇后的私事,每一想起,便酸溜溜地无奈是同胞姊妹,不好意思发作。只可惜着些家庭细故,和多尔衮争吵争吵,一泄胸中的愤闷。那皇后在宫里,也想这位叔叔。想得利害,恰巧第二年正月,太宗又要出兵攻打明朝,依旧把朝廷的事体,托付了睿亲王。皇后和多尔衮两人,得到这个消息,非常快意。等到大军出发之后,多尔衮天天住在宫里,和皇后成双作对,毫无顾忌。好在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多尔衮的心腹,谁也不敢走漏消息。唯是其间却有两个人,恨得咬牙切骨。一个是太宗的长子豪格,一个是多尔衮的妃小玉儿。那豪格因奉命办理固伦公主的婚事,却常常不得自由。都要听他叔叔的命令。他叔叔多尔衮正和皇后伴得火热,终日在深宫密院,便是找他说一句话,也不容易。这一天,因为附马府工程完竣,要找他叔叔商量布置府内的事体,便特地进宫求见。他知道多尔衮在永福宫西书房里起坐,他便径向西书房走去。看看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三五个太监守着,向那守门太监一问,又推说不知,豪格退出宫来,折到睿王府中去一问,又说王爷已经四天不曾回府了。事有凑巧,那小玉妃因多尔衮进宫,一连四天不回府,心中醋劲正在无处发泄,忽听得豪格到来,便传话请郡王进内院去。那豪格一见了他婶母,便问起叔叔连日不回府,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那小玉妃正闷着一肚子冤气,也不及检点,便冷笑一声说道:“你叔叔么,他不住在宫里,还有什么地方住得,他们正乐呢。那里还想得到回府啊。”

  多尔衮的事,豪格早已瞧出了几分,只因没有机会,不好发作出来。如今不防他婶母却老实不客气,统统说出。他便往下再问:“叔叔不回家,婶婶怎么不到宫里找去。”

  小玉妃说道:“我也曾找过去。宫里的人,得你叔叔的好处,都回说不在。我要闯进去,又被宫女们拦住。说万岁留下意旨,非奉皇后呼唤,不准擅自进宫。我这几天正在纳闷得很好侄儿,你既然来了,须要替我想一个主意,也得替你自己想一个主意,这样闹下去,我和你两人的脸面,搁到什么地方去呢。”

  一句话触动了肃郡王。当下把胸脯一拍,说道“婶婶放心,此番父皇回来,我便把这情形面奏,请父皇降旨,禁止叔叔进宫。现在婶婶却要耐着性儿,千万不可声张,倘然给叔叔知道的,我二人的性命,都不能保了。”

  说罢告辞出来,又去料理固伦公主的婚事。看看快到了下嫁的吉日,忽然听得皇帝回朝。满朝文武,忙乱着披挂出城迎驾,自然是睿亲王多尔衮领班。他骑着一头骏马,走在前头。出城九里地方,遇见太宗,文武百官都趴在地下,口称万岁。太宗见多尔衮也趴在路旁,书记跳下马来,亲自扶起。兄弟两人并肩儿骑在马上,走进城去。到崇政殿前下马,太宗上殿,百官依次朝贺。传旨在西偏殿赐宴。一时传杯递盏,直吃到日落西山,才各谢宴回家。这回太宗亲征,由苏州直打到衮州,沿路打破三座府城,十八座州城,六十七座县城。捉住明朝的鲁王,在军前斩首。掳得男女三十六万人。牲口五十五万头。一路掳掠的锦绣金银,捆载在驼车上。从天津到涿鹿一带三十多里地面,车轮跟着不断。渡芦沟桥,十多天还不曾渡完。太宗看看不费一兵一卒的兵力,白白得了许多金银珠宝,心中已经十分满足。又因为固伦公主婚期已届,便传令退出关去。正是:满载归来囊囊饱大军过处市廛空欲知固伦公主下嫁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