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袁崇焕蒙兔下囹圄 洪承畴拜命援锦州







  却说豪格提议乘夜攻营,太宗道:“汝言虽有理,但袁蛮子饶有智略,料他必有防备此去务须格外小心,处处防他埋伏。左右分军,互相策应,方是万全之策。”

  豪格等领命出兵。这时,满营在北,袁营在南,由北趋南,须经过两道隘口。恩格德尔自恃勇力。一到右隘,便从隘口进去。豪格一想,彼此右入,我应从左进,但若两边都有设伏,那时左右俱困,岂不是两路失败么。不若随入右隘,接应前军为是。便命军士随入右隘。起初还望见恩格德尔的后队,转了几个湾头,前军都不见了。正惊疑间,听得一声号炮,木石齐下,把去路截断。豪格知道前面遇伏,忙令军士搬开木石,整队急进。幸喜山下没有伏兵下来,尚能疾行无阻,行未数里,见前面聚着无数明兵,把恩格德尔围住。豪格催动前骑,拚命杀入,明军渐渐退却,方才把因格德尔救出令他前行,自己断后,引兵回营。明军见他有援应,也不穷追。恩格德尔见了太宗,跪下说道:“袁蛮真是利害。奴才中了他的计。若非豪格贝功前来相救,定然陷入阵中,不能生还。”

  太宗见他狼狈万状,可恨亦复可怜,便道:“我已经叫你格外小心,为何这等莽撞。本应治罪,念你一点忠诚,姑且恕你一次。”

  恩格德尔叩头谢恩,又谢过了豪格。太宗接着道“袁蛮子一日在我们忧愁一日,总要设法除他。”

  次日探马报说,敌营竖立栅木,开濠掘沟,此昨日更守得严密了。太宗暗想他这种情形,无非要和我久持。我军远来,粮饷接济难久,当下如集文武臣僚大开会议。议论纷纷也有主张火速进攻的,也有主张停止攻击立刻退兵的。惟有那范文程一言不发,只是微笑太宗一眼望去,知他胸中必在成算。便命文武各官一齐退出,留下范文程一人,在帐中秘密谈了许久。帐外但听得太宗的笑声,不知他们讲些什么。大家你猜我度,到底摸不着头脑。歇了一会,范文程也出帐去了。过了一天,传报明京德胜门及永定门外,遗有两封义和书,是满洲太宗致袁崇涣的。又过一天,满军捉住明太监二名,不加审问,就令汉人高鸿中监守着。又过一天,满军退五里下寨。又过一天,高鸿中报告明太监脱逃。又过一天高鸿中面带喜色,入报明督师袁崇焕下狱。总兵祖大寿何可纲奔出关外去了。太宗道:“范先生好似一个智多星。此番得除掉这个袁蛮子,真是我国前途唯一的幸事。”

  看官,你道这位神出鬼没的范文程,究竟葫芦里装什么药。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反间计。原来明京两门外的议和书,都是范文程捏造情由,遣入前去安放。守门的兵目,得了此书,持报朝廷。崇祯皇帝便命亲近太监出城查访不料途中遇着满兵,被他拿去两名。这两名太监,捕入满营,由高鸿中监守。高系汉人,和这太监渐渐谈得接近,非但不加刑具并且好酒好肉的款待他。到晚饭时候,鸿中和这太监对吃对喝,忽然有一兵官模样的进来见二太监在座,便即退出。鸿中假作酒醉,追出门外,和那兵官密谈。这二太监见座中无人,便悄悄地到门后窍听。仿佛听得袁崇焕已经讲好,明日我们退五里下寨这话。言毕,那兵官匆匆去了。鸿中复入门,再饮数巡,便站起来,说一句要摒挡行李,恕不奉陪,也就出去。二太监趁这个当儿,走出帐外,便一溜烟跑回明京,把这情形详细奏明崇祯帝。崇祯帝赫然震怒,立刻召袁崇焕入朝。责他种种专擅,命锦衣卫缚置狱中。总兵祖大寿何可纲闻主帅无故下狱,顿时大愤,率兵驰回山海关。这时明军失了主帅,惊惶的了不得。偏这满洲太宗,计中有计,不去乘势攻取,反向固安良乡一带,去游弋一回。朝廷还道是满兵退去,略略疏防。不料过得几天,满兵复转回来,直逼库沟榜。这时守城大将,只有满桂一个,珲靠得住。此外都是酒囊饭袋,全不中用。崇祯帝封他为武经略。屯西直安定二门,满桂奏称目下彼众我寡,只宜坚守,未可轻占。偏这不知军旅的文臣,和盈廷的阉寺,日日在帝前怂恿。催令速战。满桂无可如何只得率领兵官孙祖寿等,出城三里,和满宫搏战。自晨起直到掌灯时候,满洲太宗见部队战明军不下,想了一计,令侍卫改作明装,趁黑夜时混入明军队里。满桂不防,还以为是城内援兵。谁知这伪明军专杀直明军。一阵骚扰,明军大乱。这位能征善战的满桂,也死于乱军之中。满军大获胜仗,个个正想踊跃登城,不意太宗竟下令退军,弄得众贝勒大臣都疑惑起来。当下也有上前谏阻的,太宗把退兵的意见对大众说道:“这番绕道出征,师劳日久,有前无继,最犯兵家的忌。即使乘胜攻城,应手而下,也久难守。万一那时引动了明朝的勤王兵,四方云集,反致进退两难。所以决意暂且退兵,把畿辅打扰一番,扰得他民穷财尽激起内乱,那时我们乘隙再来,怕那明朝江山,不归我掌握么。”

  各人听了,方才明白,班师回到沈阳。大开庆贺筵宴,封孔有德做恭顺王、耿仲明做怀顺王。此外各贝勒大臣一一加封进爵。到了明年,拜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为统帅,向大凌河进兵,猛战三日三夜,打破了大凌河。捉住明将祖大大寿。说动了他,放他回国去,做军事侦探。接着进兵转换包围住锦州。明朝得报,拜洪承畴做经略史,带领王朴、曹变蛟、马科、吴三桂、李辅明、唐通、白广恩、于廷臣八个总兵官,参将游击守备二百多名,马步兵十三万人,去援锦州,把营盘扎在松山城北乳峰山的山冈上。多尔衮打听得明兵声势浩大,怕自己抵敌不住,便打发旗牌官回盛京求援。太宗立刻调动大队人马,亲自统带着到锦州来。京城里的事体,自有郑亲王济尔哈朗照管。不多几天,太宗兵马到了辽河西岸。多尔衮前来接驾。说起洪承畴兵来攻我右翼和土谢图亲王的营盘,被我兵士打退。太宗听了,也不说话,骑着马带着几个亲王大臣,到松山脚下,去看敌兵的形势。回到自己营里,便吩咐把大兵散开,包围住松山到杏山这一段路。又从乌忻河扎营,直扎到海边,拦断了一条大路。那明朝兵将见自己被清兵围住了,心里个个惊慌起来。都打算偷偷地逃去。到第二天清早,明朝八个总兵官,都带领本部人马鸣鼓吹角,直冲进噶布什贤的阵地里来。谁知那噶布什贤早已得了太宗的机宜,只是把守宫门,偃旗息鼓的不动声色。看看明兵走近营门,只见红旗一动,营里面万弩齐发,一箭一个,明兵的先锋队,被射倒四五百人。明兵吓了一跳,急转身逃命。后面的人马,被前面的人马冲动,一齐和潮水一般倒退下去。自己踏死自己的兵马,也不在少数。满兵乘势追杀,镶蓝旗摆牙喇,武英郡王阿济格、贝子博洛、内大臣图尔格,四路夹攻。直追到塔山地方,再过笔架山,有明兵七宫驻守,看护着二十堆粮草。阿济格奋力上前,把这二十堆粮草,统夺过来。明朝将官,吃了这一回败仗,又失去了许多粮草,无心恋战,都打算逃回国去。那清朝镶红旗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洪承畴传令猛扑镶红旗兵。两军各出死力对敌。正杀得起劲,明兵见前面一簇人马,张着黄伞,伞下面一个人,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早吓得心惊胆战,撇下敌兵,逃回营去。太宗呜金收军,立刻传集诸将进帐。太守说道:“我看明兵营中旌旗不整,今夜敌兵必逃。着左翼四旗拢牙喇,合着阿礼哈蒙古兵,噶布什贤兵,接连着摆一个长蛇阵,直到海边,拦住敌兵的去路。”

  到了晚上,一更刚尽,明军人马果然暗暗移动,接着探马来报,明兵逃了。那吴三桂、王扑、唐通科、白广恩、李辅明几个总兵,带了马步兵向噶布什贤阵地上逃走。太宗只说得一个追字,两边将官一齐走出营门,各带本部兵马向海边追去。这里太宗又打发蒙古固山额真阿赖库鲁克尔汉,各带人马埋伏在杏山一路,吩咐如见着敌兵,立刻拦头痛击,不得远追,也不得擅自回军。又下令睿亲王多尔衮、贝子罗托、公屯济一班主将,带领四旗摆牙喇兵,和土谢图亲王兵,前往锦洲城外塔山大路上,拦腰截断敌兵。又传令达齐堪辛达里纳林,率领枪炮手,前往笔架山保守粮米。又传令正黄旗阿礼哈超哈,镇国将军宗室巴布海,章京图赖带兵去拦截塔山路敌兵。又令武英郡王济格,也去塔山这一路。倘然敌兵要偷过塔山,可率巴布海图赖,从宁远直向连山路上追去。又令贝子博洛带兵从桑喝尔塞堡,拦截敌兵。又听得明郎中张若麒,由小凌河口坐船逃去,令镶黄旗蒙古固山梅勒章京赖虎察哈尔部下巴特巴,带兵往前追赶。各路奉命四出,赶的赶杀的杀,可怜那班明兵,被清兵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东奔西突,只恨爷娘不给他多长两条腿,跑得快些。太宗看看军事顺手,便命多尔衮和阿济格,调动主要军队,进图塔山。又调来红衣大炮十尊,帮着攻打。打破了塔山城,活捉明将王希贤、参将崔定国、都司杨重镇等三人。这时吴三桂、王朴正由杏山逃去。被噶布什贤的伏兵,打得七零八落,落荒而走。这一场斯杀,杀死明兵五万三千多人,获得马匹粮草器械不计其数。正是:深宵令下千军动猛将成成万骨枯欲知明军情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