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马上蛾眉英雄气短 城中蛮触疆吏何心







  却说皇子多尔衮说了要和蒙古趁势结交的话,英明皇帝正中下怀,见他年纪小小,便有这个计谋,真所谓虎父无犬子。顿时笑逐颜开,多尔衮接着说道:“蒙古林丹汗,拥兵四十万,雄视西北。我们如今正要夺取中原,何妨暂时利用他的兵力,和他结盟,合力攻打明朝。待得了明朝的天下,那时我们路近,他们路远,中国的大好江山,不怕不归我们掌握。”

  多尔衮说到这里,皇帝拍着他有脖子,说道:“小孩子主意倒不差。”

  到了第二天,召拜虎进帐,把两国结盟合力攻打明朝的话,对他说了。拜虎连声说:“好好!”

  当下斩了一头白马,一头乌牛,对天立誓道:今满洲八旗执政贝勒,与蒙古国五部落执政贝勒,蒙天地眷佑,俾合谋并力,与明修怨。如其与明释旧憾,结和好。亦必合谋,然后许之。若满洲渝盟,不偕喀尔贝勒合谋,先与明和好,皇天后土,其降之罚。若明欲与喀尔喀贝勒和好,密遣离间,贝勒等不以其言告我满洲英明皇帝者。皇天厚土,亦降之罚。吾二国同践盟言,天地佑之,其饮是酒,食是肉,二国执政贝勒,尚克永命,子孙百世,及于万年,二国如一,共享太平。这也算是一个攻守同盟的誓约。英明皇帝一面打发拜虎回国,一面派人进关,探听明朝的消息。分派停当,便传令登程,班师回盛京去。一日,在西偏殿上,和诸贝勒大臣,讲究如何进窥中原的方法,忽承宣官上殿,奏称今有探子探得明朝的消息,在殿门外守候。皇帝命传他上殿。那探子走上殿来,跪称臣自奉旨进关,探得明朝的消息,特回来奏明皇上知道。明朝自从杨镐兵败,熊廷弼出守辽沈几年来倒也布置得颇周密,人民安泰,鸡犬不惊,朝中拜张居正为相,整理朝纲,日有起色。那张宰相又派一个戚继光,带领大兵,驻扎蒙古边境,刻刻提防,后来神宗光宗相继晏驾,张居正又去世,嗣位的熹宗,用了一个太监魏忠贤扰乱朝政,廷中站满了奸党,贪赃弄权,终日想法开矿加税,弄得天怒人怨。又是什么东林党宣昆党,闹得天昏地黑。宫里又连着接发生梃击红丸的案件,这样局面已经糟到万分。又加上魏忠贤嫉忌熊廷弼,说他是东林党人,把他革了职,换了一个袁应泰,按任辽东经略。皇帝听到这里,便拍手大笑道“朕因为这个熊蛮子,正愁没法图辽,如今他去了,这个袁蛮子,却是一个文官,懂得什么军略。立刻传令准备军马,克期出发。不到几天,进驻奉集堡。明守将李秉诚出城应战,皇帝令左翼四旅兵,去和他厮杀令右翼四旅兵,去攻打黄山。四贝勒独领一军,杀向武靖营去,皇帝亲统大军进图辽阳。一面约蒙古兵,在西北角上夹攻,打了十余天,把沈阳攻下,急进兵辽阳。这时明经略使袁应泰,统领大兵,在辽阳驻节,正拟调集诸军赴援,忽闻沈阳已陷,吓得面无人色。忙令军士沿城掘壕,沿壕环列火器,令总兵侯世禄姜弼梁仲善等,分陴固守另派一员勇将何廷魁,带领五千人马,在城外东北角马鞍山上驻扎,这座马鞍山,是进辽阳城的咽喉要道。何廷魁又是个有名的人物,袁应泰派他去当这个要隘,算是十分倚重他惟是这位何将军,虽是英雄,却又很有儿女情,他有两位如夫人,长得异常标致,知书善画,能弹级唱,日日伴着何将军寸步不离。如今听说要调他丈夫出守马鞍山,闷闷不乐,何将军心中极其难过,袁应泰知道他的心病,便许他携眷赴营。这一来,把个何廷魁感激得五体投地,便说一句:“末将力图报国。”

  立刻出城去了。那边英明皇帝,打听得明白,使命大贝勒带领左翼四旗,直取马鞍山,那何廷魁起初原要在山下扎营,又怕两位夫人受了惊慌,便搬到山顶上一座娘娘庙中去驻下,却派二百名兵士,在山下做探子。谁知那大贝勒在深夜里冒雪进兵,这二百名探子,在睡梦中早被他杀得一个不留,待到山顶上何将军知道,要冲杀下去,四面的满洲兵已围得铁桶相似,手下虽有几千兵,简直等于无用。这时也顾不得他的娇妻,催逼人马,拚着性命,冲杀下山却被大贝勒的兵,杀死的杀死,活捉的活捉,这位何将军也死在乱军之中。他的两位如夫人,听说丈夫已死,向庙后井中一跳,后人感动她的贞烈,把这座庙改为双烈妇祠。这且不表,只是何将军因为顾怜妻子,一败涂地。马鞍山失守,满洲兵长驱直入,辽阳城亦不能保,袁应泰避入城北镇远楼,邀巡按御史张铨至前流涕道:“我为经略,城亡俱亡。公文官,无守土之责,我死后还望我公收拾残兵,为退守河西之计。”

  张铨道:“公知忠国,铨岂未知。”

  应泰无言,挂了剑印,悬梁毙命。张铨见应泰已死,亦解带自缢。满洲军上镇远楼,见两人高悬梁上,一齐解下,抬回营去。英明皇帝失声道:“好两个忠义之臣。”

  吩咐好好埋葬。辽阳既下,远陛附近五十寨,及河东大小七十余城,皆望风投降。这消息报到北京城,熹宗皇帝捶胸顿足,召集六部臣工,商议抵敌满洲的计划。当有大臣刘一,出班奏请起用熊廷弼,又推举王化贞巡抚辽东。这时熹宗亦有悔意,仍旧拜熊廷弼为辽东经略使,又命王化贞为辽东巡抚。熊廷弼上三方布置策,以广宁一方为陆路界口,用马步军驻守,以天津登莱二方为沿海要口,用舟师驻守,廷议报可,仍赐尚方宝剑,又赏给一件麒麟战袍,彩币四箱。水陆二十万大兵,一律归他节制调遣,于五里外赐宴饯行。廷弼谢恩出殿,即日就道,出山海关,到了广宁,文武各官,都同城迎接。辽东巡抚王化贞,亦来相见,共商战守。当下化贞要分兵防河。廷欲固守广宁,言下争论起来。廷弼慨然道:“今日之事,只有固守广宁一策。广宁能守,关内外自无可虞,请实行三方布防政策。”

  化贞又上沿河分守的条陈,明廷依了廷弼的办法,把化贞的条陈搁起。化贞越加不乐,廷弼又致书化贞,力言分守非计,化贞不答。过了数天,辽阳都司毛文龙,有捷报到广宁,说已攻取镇江堡。化贞大喜,打算乘胜进兵。廷弼那里肯依,化贞便自己出奏,大略谓东江有毛文龙,可作前驱,降敌之李永芳,今已知悔,愿作内应。蒙古兵可借助四十万,此时不收复辽沈,尚待何时。愿假臣六万精兵,一举荡平,惟请朝廷申谕熊廷弼,毋得牵制。此奏甫上,廷弼探知消息,由广宁回山海关。不多日,廷寄已到,令化贞专力恢复,不必受廷弼节制。又令廷弼进驻广陵,作化贞的后援。化贞带了广宁十四万兵士,渡河西进,廷弼不得已出驻右屯。此时廷弼兵只五千。徒拥经略虚名,心中愤闷已极,遂抗奏道:臣以东西南北所欲杀之人,适逢事机难处之会。诸臣能为封疆容,则容之。不能为门户容,则去之。何必内借阁部,外借抚道以自固。奏上留中不发,廷弼连章数上,大致谓经抚不和,恃有言官;言官交攻,恃有枢部;枢部佐门,恃有阁臣。今则无望矣。语语切直,激怒政府,欲罢廷弼,专任化贞。谁知化贞这时已经大败而回。原来化贞率兵渡河,满望旗开得胜。第一次出兵,走了数十里,并不见敌,只得引回二次三次也是这般。直到五次,还是不见一个人。李永芳既无音信,蒙古兵也没有到来。隔了些时,满洲军西渡辽河,进攻西平堡,化贞令副将罗一贯,游击孙得功,参将祖大寿,总兵祁秉忠,出兵应敌。不到三日,一路一路的败耗,陆续而来。那游击孙得功,本来是化贞的心腹,偏偏私通满军,里应外合。化贞弃城逃走,走到大凌河,碰着廷弼带着一支人马,前来应援。化贞惭愧的了不得,顿时下马大哭。廷弼笑道:“六万大军一举荡平,今却如何!”

  化贞闻了此言,益发号啕不止。廷弼说道:“哭也无济于事。熊某只有五千兵,今尽付君,请君抵当追兵。”

  化贞此时进退两难,正想和廷弼回救广宁,廷弼说道:“迟了迟了。”

  话未说完,便有探马报道:“孙得功已将广宁献与满洲。锦州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等城都已失陷,只得退回山海关。败报到了北京,熹宗皇帝赫然震怒,即日降旨,将王化贞熊廷弼二人,押赴市曹斩决还拿他的首级,递送边地上示众。另派王在晋接任辽东经略。后来兵部尚书孙承宗出关视察,回奏在晋不足恃。明廷又加派袁崇焕为关外临军,兼辽东巡抚,发国帑二十万,着他招募散兵。陆路守着宁远城,水路守着觉华岛。这时英明皇帝已经把都城迁至沈阳,愈逼愈近。到了天启六年正月,亲统大兵十三万,去攻宁远。袁崇焕听说满洲兵到,搬出一尊葡萄牙制造的大炮来,摆在城上,又调善放火箭的福建兵,把守城头,亲自登城督战。吃喝睡息,都在城楼上,和兵士们一样。那兵士个个感激,都愿替他效力。看看满洲兵已进了外城,一声炮响,那外城门紧紧关住。满洲兵好似围在铁桶里,城楼上炮火齐发,只听得一片哭声,打死了满兵无数。停了一会,轰的一声,地雷发动,只见空中抛起许多人马,都是焦头烂额断手折足的。这时英明皇帝也被困在城内,被地雷打倒在地,亏得他身旁一个小兵,把他抱走,接着又是第二个地雷来,震落了城墙上一块砖头,打在英明皇帝头脑上正是:强中自有强中手阵上难言阵上回欲知英明皇帝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