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布防诱敌大破联军 弃约背盟遽翻婚约







  却说叶赫国在满洲北方,与哈达辉发乌拉三部,互为联络,名扈伦四部。明朝统称他做海西卫,又以哈达居南叫作南关,叶赫居北叫作北关。叶赫最强,常常和明朝通声气,明朝亦给他金帛,令他防卫塞外。叶赫部主纳林布禄,见努尔哈赤统一满洲,知他志不在小欲趁他势力未十分充足时候,给他一个下马威,剪灭了他,免生出后来隐患,只是无故不能发兵,便想出下书的计策,借着些因由,作为发兵的话柄。到了差人回国,把努尔哈赤的说话,一一报告,纳林布禄勃然说道:“努尔哈赤无礼太甚,非要兴兵去灭除了他不可。”

  当下便打发几个差弁,四路下书,纠合远近各部,合攻满洲。约定事成之后,平分满洲土地。过了数日,哈达辉发乌拉三部,各率三千兵到叶赫。又过了两日,长白山下珠舍里讷殷两部,来了复书,说已发兵二千,在中途等候。接着蒙古的科尔沁锡伯卦勒察三部,也各发兵二千,来到叶赫境内。这时纳林布禄,趾高气扬,带领着自己部下兵卒,会合各路联军,登途出发。途中又遇着长白山下两部的人马,统共有二三万人。浩浩荡荡杀奔满洲来。这里努尔哈赤自从把叶赫部下书的差人驱逐回去,便日夜准备着,这日探子报告,叶赫兵快要到来,便传令兵士驻守扎喀城。阻住叶赫各部兵的来路。不多几日,纳林布禄到了扎喀城,一望城上旌帜鲜明,刀枪林立,知已有备,忙令自己军士退后三里,扎定营寨即有探马入报:满洲主努尔哈赤,已经带领全部人马,扎在古埒山,纳林布禄全不在意。原来扎喀城在赫国哈拉西北六十里,右面有一座古埒山,蜿蜿蜒蜒,环绕大块。兵法云:倚山为寨。所以努尔哈赤在这山下立营,次日纳林布禄带了兵士,出马挑战。但见前面来的满洲军,不过百余骑,老少不一,带兵的头目,也没有什么骁勇。他在马上大笑道“像这样小妮子,也想与我对仗,真是满洲的气数,活该给我收拾。”

  当下有一个叶赫西城的统领,名叫卜寨,在旁闪出说道:“人人说满洲如何如何强盛,看这等老弱残兵,咱们一队兵士,便可以杀得他一个干净,各部将弁,都可休息,部主更不必劳动了。”

  纳林布禄便道:“说的不错,你去吧。”

  卜寨便率队上前,一声呐喊,向满洲军扑去。满洲军不和他接仗,竟往后退走。卜寨一马当先,乘势追赶,只见他们都退入山峪中。卜寨还不知中计,苦苦穷追,一入山峪,便有一彪军马,从里面拥出,截住卜寨厮杀。正杀得热闹,科尔沁部统领明安,深恐卜寨这回得了首功,带着所部急急赶来。满洲军见卜寨得了援军,又纷纷退走。卜寨和明安,各个率队紧追。转了一坡,又过一坡,越走越险,越险越窄。斜刺里喊声又起,复来一支军马,把卜寨和明安的兵,截作两段,前面的满洲军,这时也回转身来,并力夹攻。卜寨阵脚大乱,一员大将,持刀突入。卜寨措手不及,被他一刀劈落马下。全部军士,走头无路,都做了刀头之鬼。这时明安知道前军被截,急忙退走。谁知满洲军已是漫山遍野地掩杀前来,只得纵马而逃。不顾山路上下高低,拚命地连爬带走逃走。当时纳林布禄信了卜寨的大言,回入帐中,满望捷报,忽听得帐外喊声震动,急上马出视,恰恰遇着努尔哈赤,领着一彪军马,手中拿一柄大刀,旋风似地杀过来。纳林布禄忙拔刀对敌,哪里是个敌手,正惶急间,乌拉部的布占泰,见纳林布禄刀法散乱,抢上前来帮助。纳林布禄才一歇手,见那布占泰已被努尔哈赤活捉了去。吓得魂不附体,转身向寨后逃走,走了几十里,看看不见追兵,才敢停住。喘息略定,各部兵逐渐趋集。约略一检,三停里少了一停,自己部下,已经丧失一半。一会儿,明安踉跄奔入,报告卜寨战死,全军覆灭。纳林布禄也忍不住垂泪道:“可恨可恨,万想不到努尔哈赤有这般厉害。”

  当下便商量和战的事体。众人经此巨创,都是赞成和议。纳林布禄无可奈何,只得遣使求和,彼此往来商议,约定和亲。叶赫部主的侄女,嫁给努尔哈赤的大贝勒代善。西城统领卜寨的遗女,献与努尔哈赤做妃子,才算暂时了结,努尔哈赤得胜班师。心上只有怀恨着长白山下珠舍里讷殷两部,不该帮着叶赫和我作对,吩咐部将,趁势把他剪灭。一面唤进布占泰,申斥一番,后来他情愿归降,便给了他一个宗女,放他回去。布占泰回去之后,也把自己的妹妹,亲自送到盛京来,给舒尔哈齐做妻子两家顿时变作新亲戚。这时佟氏已死,布点泰知道努尔哈赤死了大福晋,便说起叶赫部布扬古的妹妹,长得如何美貌,努尔哈赤便托他去求婚。到了第二年,叶赫哈达乌拉辉发四部部主,都打发人来,向努尔哈赤修好。布扬古又亲自答应把妹妹许给努尔哈赤做大福晋,努尔哈赤便送布扬古上等的鞍马盔甲,算是聘礼后来乌拉部的布占泰,不知如何,又被叶赫部主煽惑,背了建州,投归叶赫,假意出攻哈达,暗令哈达部主蒙格布禄,向满洲求援。一面联合叶赫部,在中途设下伏兵,专等满洲兵到来,把他歼灭。谁知,努尔哈赤早已看破他们的诡计,暗率部兵,绕道至哈达城混入城中,活活捉了那蒙格布禄。一面留下儿子代善贝勒,驻扎哈达;一面亲率大兵,到叶赫部问罪。那布扬古见了努尔哈赤,还责备他不该背盟弃好,努尔哈赤笑道:“这回不知谁背盟弃好,我和你亲订婚姻,你妹妹许给我做妻子,还不曾成娶过门,你便和我兵戎相见,这不是明明有悔婚之意么?”

  布扬古听了,气得要在马上发跳,咬着牙说道:“你说话竟好似放屁。难道只许你横行不法,不许我仗义执言。我如今决计悔了婚姻,不愿把妹妹嫁给你了。”

  努尔哈赤听说不把妹妹嫁给他,这是他第一个恨事,当下把手一招,那手下的兵将,一齐杀上前去两下里战鼓齐呜,喊动天地,直杀到日落西山,方才各各呜金收兵。一连打了五六天,看看叶赫部兵支持不住了,便退进城去,紧紧关上城门,匆匆备办好一封救急文书,星夜打发急脚,到抚顺关求救。这时明朝广宁总兵张承荫,巡边到抚顺地方,阅过这封文书,立刻调动三千人马,前去帮着叶赫。这时努尔哈赤正督着人马竭力攻城,忽然后面金鼓大震,看看是打着大明旗号,暗想自己新得了明朝的官爵,这明朝的人马,也许是来帮我的。便吩咐自己人马,分作两边,亲自策马上前迎接。谁知那来将,到了跟前,也不答话,把令旗招动,部伍便潮水似地攻打上来。努尔哈赤一个措手不及,忙转身退去,阵脚大乱起来。努尔哈赤急急压住阵脚,督着兵士上来抵敌。正鏖战的时候,一支人马从城里杀出来。建州兵腹背受敌,杀一阵,收一阵,一直败下四十多里,看看人马死了二千多,再也不能支持,只得逃回盛京去。努尔哈赤吃了这个大亏,把布扬古恨入骨髓。天天操纵兵马,要报这个大仇。那乌拉贝勒布占泰,暗想满洲实在不可惹。这回开罪了他,到底有些不上算。于是渐渐又和努尔哈赤要好,常常赠送礼物。努尔哈赤也不念前仇,另眼看待他。布占泰见叶赫悔了婚姻,这场亲事,原是自己做媒,心下不免抱愧,便又把他哥哥满泰贝勒的女儿许给他,努尔哈赤便亲自去乌拉迎娶回来。这位乌拉纳喇氏,生得十分美貌,活泼玲珑,努尔哈赤格外宠爱她,封她做继大妃。这位继大妃,性情和顺,家里几位妃子,都和她异常亲爱。舒尔哈齐有一个女儿,长得异样标致,乌拉氏也甚钟爱她。有一天,布点泰到盛京,看望他的侄女。努尔哈赤留他住在府中,他叔侄两人,常常见面谈话。谈话的时候,舒尔哈齐的女儿,总在一旁陪伴着。布点泰这时正因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受了他的聘礼,不拿女儿嫁给他,心中十分懊丧。如今见了这样一位美人,不觉兴致大动,等到没人在跟前的时候,悄悄地把这意思对他侄女说了,乌拉氏觑空又把这意思对努尔哈赤说了。努尔哈赤这时正和布占泰好,便做主把侄女嫁给了他。这里叶赫的布扬古,自从打败了建州兵,退了努尔哈赤和他妹妹这头婚事,洋洋得意。另外把他的妹妹,嫁给蒙古喀尔喀部贝勒巴达尔汉的儿子莽古勒岱。他妹妹玲珑娇小,人人叫她活观音。那莽古勒岱,也是英雄年少,一对壁人儿,谁不羡慕他。谁知好事不长,过门之后,不到一年工夫,这活观音变成死观音了。那莽古勒岱立誓不再娶妻子,算是替他妻子守义。这消息传到各部落,人人叹息。那乌拉贝勒布占泰,是从前和她做过媒的,平日又甚爱她,听得她一旦死去,不觉长叹一声,说道:“好一个美人,可惜可惜。像我那个觉罗氏,长得虽然不俗,但是性情凶恶她仗着是努尔哈赤的侄女,时时看我不在眼内。这样的人,偏偏不会死去。”

  他正在自言自语,谁知觉罗氏已在屏后听得清清楚楚。听她丈夫在暗地里咒她快死,这一气非同小可,便一步两步抢出去,指住布占泰责问。布占泰本来是怕老婆的,如今见她来势汹汹,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半句话。那觉罗氏跳骂了一阵,转身走出,嘴里说道:“我回娘家告诉叔叔去。”

  布占泰一听这话,害怕起来。又见她如此泼辣,心中不觉大怒,等他走远了,便在壶里拔下一枝箭来,搭上弓望着她射过去。只听得哎唷一声,觉罗氏倒在地下死了。当下便有她随身的侍卫,悄悄地溜回盛京报告。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两人,又伤心,又愤恨,立刻调动人马,赶到乌拉去。那布占泰原是吃惯建州兵的亏的,如今听得他又来了便丢下城池,一溜烟逃到叶赫部。努尔哈赤现现成成得了乌拉部的许多城池。吩咐二弟舒尔哈齐留守着,自己带着大兵,又赶到叶赫部去。到了城下,修下一封书信,送进城中,那书上写着:“昔我阵擒布占泰,宥其死而豢养之,又妻以二女,布占泰负恩悖乱。吾是以问罪往征削平其国。今投汝,汝其执之以献。”

  叶赫贝勒布扬古,把来书置之不理。努尔哈赤十分生气,准备和他大大厮杀一场。后来打听得布扬古已经打发了人去明朝请兵,努尔哈赤上回吃过一个大亏,心中有点害怕。他是一肚子怨气,没有发泄的地方,便放一把火,把雅哈城、黑儿苏城、何敦城、喀布齐齐城、俄吉岱城,还有十九处屯寨,一齐烧了。慢慢的收拾兵马退回盛京,再想报仇的法子正是:满怀忧愤无从泄几处城池尽化灰欲知努尔哈赤如何报仇,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