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捧遗甲矢志报前仇 结强邻登堂联姻娅







  却说那侍卫长依尔古,把这个黄色的包袱,摆在地上,说这是两位都督的遗物。努尔哈赤上前打开一看,是祖父和父亲的盔甲,统共是十三副。便又捧着这遗物,大哭一场,看看这班兵士,个个面容枯瘦,衣服破碎。问起来,都是三天不曾吃饭了。努尔哈赤带他们到左近饭馆里去,给他们饱吃一顿,一块儿赶到佟氏家里。那佟氏看见丈夫回家,欢喜的了不得。问起情由,努尔哈赤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佟氏便道:“官人如今回来,不想报仇了吗?”

  努尔哈赤咬着牙说:“这仇恨刻刻在我心中,只求娘子帮我一臂之力。到那时成了功不忘娘子的大德。”

  佟氏不待他说完,便道:“官人说那里话来,如今我家便是官人的家,家中所有,都是官人的。官人要怎样,便怎样。”

  努尔哈赤便向佟氏兜头一揖,说一声多谢娘子。从此以后,便变卖田产,招军买马,平日和他交往的朋友,都暗暗地帮助他,还有些从前跟着他的好汉,也来投军效力,不多几天,手下已有五六百人。努尔哈赤选了一个良辰吉日,祭堂子,把祖父和父亲遗留下的十三副灰甲,陈列在大众面前,哭奠一番,一声号炮,拔营出发。沿路打听得建州城池,都已降了尼堪外兰。那尼堪外兰,掳掠了不少的金银财宝,搬回图伦城中享乐。以为杀了觉昌安父子,建州地方,便没有人作便了。这天努尔哈赤领着兵士,来到九口峪。这九口峪,是图伦城东面一座山峡,通过建州的要道,十分险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努尔哈赤悄悄地留下二百人,在此守峙,自己带了三百多名兵士,到了图伦城下,趁着风高月黑,出其不意,四面放起火来。守城兵士,从睡梦中惊醒,忙着救火。那城门早被努尔哈赤手下的兵打开,发一声喊,一拥进去。逢人便杀,犹如生龙活虎一般。那城中的兵士,不知城外来了多少兵马,人人害怕,争相逃命,尼堪外兰见事不妙,带了一小队人马,在混乱中逃去。这里努尔哈赤一口气,便收复了图伦古埒沙齐三座城池,班师回去。走到呼兰哈达地方,看它地势雄险,便打定主意,暂时不回建州去了。在嘉哈河和硕里门两界中间的平冈造着城池,把建州和抚顺两处家室,都搬来一块儿住着。后来打听得尼堪外兰,投奔李成梁,立刻修书送去明朝边吏。书中大意,是请归祖父丧,及执交尼堪外兰。边吏那里敢来作主,便将此书上达明廷,此时正是明朝万历年间,朝政凋谢,文武各官,多半是酒囊饭袋,见了此书,纷纷议论起来,有的说是万不能允的,有的说是允他一半。那执掌朝纲的大员,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以李成梁无故兴兵,降旨谴责,褫职回籍。至于执送尼堪外兰,有损国威,断断不能答应。目下姑且先送还觉昌安父子的棺木,加封努尔哈赤为建州卫都督,龙虎将军。朝廷准了此议,立即打发差官,赏了敕书册印,送出关去。努尔哈赤见了明朝来使,也以礼招待,收受了敕书册印。只因尼堪外兰尚尘执交,仍央着来使,回去替他催办。过了几个月,还是杳无音响。努尔哈赤复仇心切,便统率大兵,直向抚顺出发。行了数日,距明朝境界只有三十里,便命部众停住,扎好了营,打发一个队长斋萨,率壮士数十人,前往叩关,口口声声,要关上的人,交出尼堪外兰。这里明朝新来的总兵,懦弱无能,闻得觉罗部这回大举前来,惊惶得了不得,当下派出一名属弁,带领着十名军士出城,和斋萨商议。那斋萨一口咬定要交出尼堪外兰,否则兵戎相见。那属弁见得无商量余地,只得回城复命。那新总兵无可如何,吩咐差弁去把尼堪外兰骗入署中,一声吆喝,将他反绑起来不由分说,推入囚车,押送努尔哈赤的营中。这时尼堪外兰早已魂飞天外,但听得帐上一声惊堂木响,接连说着:“你这骗贼,也有今日。”

  这两句话,正要举眼张望,无奈乱刃交下,血晕心迷,霎时间一道灵魂,归入地府自是努尔哈赤与明朝和好,每岁输送方物,明廷亦每岁给他银子八百两,蟒缎十五匹,彼此人民互市塞外。这时觉罗部渐渐富强,名为明朝藩属,实是明朝敌国。努尔哈赤乘着这如日方升的气象,立意要统一满洲,奠定国基。这时董鄂部部长何和里,明朝封他做温顺公。驻扎在珲春地方,兵强马壮,称霸一方努尔哈赤想要统一满洲,非得此人帮助不可,便备下牛羊礼物,亲自到珲春去拜见何和里两人相见,十分投机。努尔哈赤看他年纪并不老大,只在三十左右。心生一计,当夜在他府中住宿一宵,到了第二天,邀请何和里到盛京去。何和里见他出于真诚,便也答应,带了几名随身侍卫,跟着努尔哈赤走进盛京城。到了府门,早有各部主各贝勒下阶相迎,不多时厅上早已摆列酒席。一时传杯递盏,看看阶下,又有许多妖艳妇女,跳神吹唱。何和里不觉开怀痛饮。酒到数巡,忽听得一阵细乐,从屏后传出来一群侍女,拥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走近何和里身前,一蹲身行下礼去。忙得他还礼不迭。接着旁边一个赞礼的,大声唱拜,便有几个人上来,扶着何和里和那姑娘交拜天地,行起夫妇礼来。一阵阵脂香粉腻,送进鼻管去,萧管嗷嘈,送进耳朵去,把个何和里弄得神魂颠倒。众人一直把他们推进洞房,何和里定睛一看,见屋子里打扮得金碧辉煌,一位美人儿玉立亭亭地站在跟前。他便说道:“姑娘请坐。”

  那女孩儿,也说了一句:“部主请坐。”

  何和里便问姑娘是都督的什么人,怎么和我做起夫妻来。你可知道我家里原娶有一福晋吗?那女孩儿笑说道:“我便是都督的大格格,今年十六岁了。俺父亲因爱部主一表人才,便打发我来侍候部主。部主家里娶有福晋,这是我父亲知道的,只求部主念今宵一夜的恩情,将来不要丢我脑背后,便是我的万幸了。”

  大格格说到这里,粉颈低垂,他便上前拉着大格格的玉手,觉得又软又滑。这时任你一等英雄,也不免软了心头。便说了许多温柔话儿劝慰她,慢慢的双双上炕并头睡下。第二天起来,何和里见了努尔哈赤,行了翁婿之礼,又说了许多感激的话,从此把何和里留在府中,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把个赫赫的董鄂部主,伺候得贴贴服服日子久了,努尔哈赤把自己想如何统一满洲,只恨兵马稀少的话,对他说了。那何和里毫不迟疑,拍着胸膛说道:“我帮助岳父五万兵马怎么样。”

  努尔哈赤忙站起来,兜头一揖,连声道谢。何和里跟着亲自回去调动兵马。这时何和里的元配哲陈妃,住在母家,所以他丈夫入赘在盛京,和回来调动兵马的事她都没有知道。直待何和里兵马调齐,各处部落沸沸扬扬的传说,努尔哈赤招了何和里做驸马等等。传到哲陈妃耳朵里,不由得胸中愤恨,发起醋劲,立刻向他父亲借了二千人马星夜赶回董鄂部去。走到摩天岭下,迎面一队人马,正打着董鄂部旗号。这时何和里新得一位夫人,离开几天,心中便万分挂念,匆匆忙忙把兵马调齐,吩咐在后慢慢行来,自己却带了一小队侍卫,不到六百人,便赶路先行。谁知刚到摩天岭,恰恰遇着他正妻哲陈氏。何和里心下也有些抱愧,看看他妻子,身后人马攒动,旌旗蔽日,刀戟如林,定知不妙,还勉强装着笑容迎上去。忽听他的妻子说道:“那里走”?便指挥部下一拥上前,把何和里活活擒住,带他回哲陈部去。不杀他也不问他。哲陈妃的意思,想打进盛京,把那大格格亲自捉来,和他丈夫双双斩首才泄得心中之恨。正待和各将领商量。忽听得营外连珠炮响,一片鼓声喇叭声,震动山谷,忙忙披挂上马,出去一看,原来建州人马,四面包围。努尔哈赤匹马赶到营前,口口声声“还我女婿来。”

  哲陈氏骂他一声老乌龟,咬一咬牙,拍马上前和他拚命。你想一个脂粉娇娃,任你有何本领,那里敌得过努尔哈赤的神力,战了十多个回合,便被努尔哈赤捉住。照努尔哈赤的意思,要拿她正法。还是何和里看在夫妻份上,替她求饶,才把她唤上帐来,狠狠地申斥一番,放她回去。这一下,努尔哈赤平空里得了五万人马,又得了董鄂哲陈两部。靠着这个力量,在十月的时候,行军直到松花江上流,收服了珠舍里讷殷两部。第二年六月里,又打破了多壁城。后来又取得安褡拉库,一路又收服了爱呼部,声威大振,四方归附。这时佟氏年纪也大了,努尔哈赤又娶了一位妃子富察氏,在盛京城休息几年,又把从前散失的二弟舒尔哈齐三弟雅尔哈齐找回来,一块儿住着,替他们娶了妻房。兄弟们倒也和和气气。一日兄弟们商量要建筑一所堂子作为祭神的场所,便立刻召集工匠,大兴土木。忽在地下掘起一块石碑,上便铸着六个大字:灭建州者叶赫”。努尔哈赤见了,老大不高兴,吩咐工人将此碑击为数段。虽然妖言不足信,心中却不免有些惊讶。次日来了一个外使,说奉叶赫贝勒命斋书到此。努尔哈赤暗想偌大的叶赫部,当真来和我作对么?当下展开了来书,但见上面写着:叶赫国大贝勒纳林布禄,致书满洲都督努尔哈赤麾下,尔处满洲,我处扈伦,言语相通,势同一国,今所有国土,尔多我寡,盍割让与我。努尔哈赤看了,不由得怒气上冲,把来书扯得粉碎,对那来使说道:“我国寸土寸金就使汝主拿首级求换,也是不行的。”

  说罢,命左右将来使逐出。努尔哈赤当即召集各部部主各贝勒和他的伯叔兄弟小侄各统兵将领,在府中开一个大会,便把叶赫部主派人前来下书,如何欺侮的情形,一一的说出。说得个个气冲牛斗,即于次日大阅兵马,日夜操练,专待叶赫兵到,和他厮杀。正是:一朝怨恨无端起四面风云刮地来欲知叶赫部如何对付努尔哈赤,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