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述前朝关东钟王气 谈天女塞外记红妆







  中国数千年来,历代相沿,皆是君主专制政权。其间帝帝王王,此兴彼仆,你争我夺,胜者自然是富有四海,玉食万方,享不尽人间富贵;败者当然是一文不值,任人唾骂。古语所谓胜则为王,败则为寇。这两句话,真是说得不错。惟其如此,所以有天下者,每每任情放肆,为所欲为,以为天下莫敢谁何。虽其中开基创业,不无一二贤明之主,到了一传再传以后,国家无事,子孙安享承平,便把祖宗创业的艰难,抛向九宵云外,渐渐地便向逸乐荒嬉的途径上去了。三十六宫,七十二院,到处皆足以怡悦性情,犹以为未足,深居高拱,终日无所事事。一般趋承者,惟恐逢迎不力,于是乎荡检闲之事,层见迭出。凡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久而久之,宫闱之内,秽德彰闻,此等事实,历朝的正史实录,野乘裨官,都有记载。真可谓历代相承如出一辙。一部二十四史,若单就宫闱的事,逐条逐件,一一翻阅起来,也不知占了多少篇幅满清崛起东北,入主中夏,也逃不出这个范围,自顺治开基,至宣统逊国。更历十三朝,享国二百七十余年,其中宫闱之事,更是指不胜屈,而且塞外风俗习惯,与内地迥然不同。未入关以前,原不知有所谓礼义廉耻等等。到后来沾染中原文化,受汉族的同化力,把他原来的野蛮习俗,也算改变许多了。满洲的开基地方,是在山海关外,沈阳东边,长白山麓。其始不过一小小村落,聚群而居浇土为城,地名鄂多里,人种是通古斯族。后来人口渐渐增多,各分支派,大约每一个部落,拥戴一个骨格魁梧,膂力过人者做首领。日以操练人马,开疆拓土为务,于是逐渐的强盛起来据官私记载,满清始祖,为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这个布库里雍顺,在满族中算是一个大大的人物,相传是天女所生。所谓天女者,生在东北海滨,长白山下,姊妹三人,长名大库伦,次名正库伦,幼名佛库伦。三人系出同胞,长得非常美丽,尤其是佛库伦,年纪最小,不过十五六岁,体态更觉轻盈,杏脸桃腮,蛾眉凤目,真可算是塞外的绝世娇娃了。一日正当暮春时节,野外花枝招展,绿草如茵,在这淡宕的春风中,送进一声声细碎的鸟语,令人心旷神怡。佛库伦姊妹三人,都是性情活泼,最爱游玩的,到了这时,那能按捺得住三个人便骑着马儿,鞭丝一指,洋洋得意,向那锦绣般的郊原,并马游行去了。他们玩够多时玩也玩腻了,正要拨转马头,同回家去。忽听得远远的吹角声,回头望去,尘头起处,见一队人马,簇拥前来。倒是大姑娘大库伦眼快,认得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父亲,便高声嚷道:“咱们爹爹回来了。”

  三姑娘回头看时,果然见他父亲跨着一匹大马,领头儿在前面跑着,后面又跟着一大群骡马,还有七八条大汉,各各骑马赶着来。佛库伦看得透切,便拍着马赶过去,这里大库伦和正库伦,也骑上马背,跟在后面。他父亲干达木尔,见了他几个女儿赶来,便也停住了马候着。他平时最喜欢三姑娘,看看三姑娘一匹马跑到面前,便在马背上搂了过来,和自己叠着坐在一个鞍子上,一路说说笑笑着走去。走了不到一程,快要到家门了,他父女俩正在说得出神,忽听半空中呜呜呜一阵响,三枝没羽箭,正正落在他马前。干达木尔看了,脸上的颜色顿时变了,回过头去,大声嚷道:“伙计,留神啊,他们又要来打架了。”

  那班大汉听了,齐应一声,便回去拿家伙。平地里就卷起了一阵尘土,飞也似地向山峪里跑去。他姊妹三人,也跟着快跑,佛库伦一边跑着,一边回过头去,看看布库里山尖儿上,早有一个高大汉子,骑着马站着。看官,你道这个高大汉子是谁,原来此人名叫乌苏勒德。那人出落得一表人才,膂力过人,他父亲是布库里山北面梨皮村的村主,惟是梨皮村的村民,和布库里山南面布鲁胡里的村民积下多年的仇恨。两村的人,常常寻仇寻恨,一言不合,便以命相搏。这一天,梨皮村的人,打听得干达木尔从岭外赶得一群骡马回来,便由乌苏勒德带领着大队村民,赶过山来,意欲劫夺那一群骡马。他一个人立马山顶,先发三枝没羽箭,算是一个惊音。后来见干达木尔领了人马出来,他便把枪标儿一招,那梨皮村的村民,跟着他如潮水似地冲下山来。到得一片平原上,两边列成阵势,发一声喊,刀枪并举,你来我去,弓箭相迎,打得落花流水。从前布鲁胡里的村民,吃过乌苏勒德的亏实在不少,把这乌苏勒德人恨入骨髓,大家正想借着这回恶斗,出了一口闷气。于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把梨皮村的村民,打得七零八落断臂的断臂,折腿的折腿。乌苏勒德站在马背上,看看自己的人,渐渐有点支持不住了,他便大喊一声,跳下马来,舞动长枪,向人群里扎了进去,直奔干达木尔马前。干达木尔眼明手快瞧见乌苏勒德将闯进来时,便在马上挽弓搭箭,“飕”的一声,一箭射去,正中那乌苏勒德肩背上。只听得他大嚷一声,转身便走,这里干达木尔拍马便追,三五百村民,跟着大喊“快捉乌苏勒德!快捉乌苏勒德!”

  这时梨皮村的村民,见头儿受了伤,也无心恋战,大家把乌苏勒德一围,裹在人丛里,向山顶上逃去。这一遭,布鲁胡里人,得了大胜,人人兴高采烈,立刻斩了三头牛,六头猪,十二头羊,一百只鸡,召集了许多村民,男男女女,都在干达木尔家里,大吃大喝起来。大库伦姊妹三人,也跟着他爷娘吃酒。这夜正是八月的天气,天上圆圆的挂上一轮明月,照在院子里,分外精神那三姑娘佛库伦,在月光下走来走去,有时拣一个干净的石子上坐着,仰观月色,俯看花影对此良夜美景,便不免触动了芳心。想到自己生长在这山水穷僻之乡,毳幕腥膻之地,不免有孤芳独赏之欢。回想到布鲁胡里的村民,都是一班勇男莽夫,绝少一个英姿翊爽的男儿,可以和我佛库伦匹配良缘的。她想到这里,又回想到日间那个乌苏勒德,立马山顶,那种英雄气概,后来看他指挥村民,横冲直撞,逼近前来,站在棚门里楼上看去,他那面庞儿,真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像我佛库伦,倘能嫁得这样一个郎君,才可称得才子佳人,一双两好呢。只可惜我和他是世代仇家,眼见得这段良缘,只可付之昙花幻影。佛库伦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想起那布鲁胡里湖边的夜景,一定比这里更好,她便悄悄的一个人,分花折柳的走去。绕过山坡,便露出一片湖光来。这时四山沉寂,临流倒影,湖面上映着月光,照得和镜子一般明静。她拣一块临水的山石上坐下,一股清泉,从山脚流下来,流过石根,发出潺潺的响声来。佛库伦到了这时,觉得心旷神怡,胸中尘俗都是销。她仰着脸只是怔怔地看着天上的月儿。猛听得山脚下,微微有人喘息的声音,接着的一阵乱响,从长草堆里,爬出一个男子来。佛库伦不觉吓了一跳,正要声张起来,只见那男子抬起头来,他的面庞正映着月光,突然一见,却认得是那刚才所想的乌苏勒德。这时她一寸芳心,不觉一阵跳动,忙把手绢儿按住了朱唇,静悄悄地站在一旁看他。只见乌苏勒德在地下爬着,可怜他浑身血迹模糊,脸色青白,嘴里不住地哼哼,勉强挣扎了一回便挨到那泉水边,低下头去,伸着两手,掬起泉水来,往嘴里送,一连吃了几口,才觉得精神清爽些。他一仰头,猛然见一个美人,站在他面前,这一惊非同小可,便喘着气问道:“姑娘可是布鲁胡里村中的人么?”

  佛库伦听了,不好意思和他答话,便微微地点了一点头。乌苏勒德便颤微微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佛库伦身前挨过来。佛库伦认做他来报仇,忙转过身便走那乌苏勒德,在后面气急喘喘地说道:“我乌苏勒德受了重伤,如今被姑娘看见了,料想要逃也逃不脱身,姑娘你也不必回去惊动大众。我有一柄刀在这里,请姑娘将我头割下来,拿回村去,一则也显了姑娘的功劳,二则我死在美人儿似的姑娘手里,也是甘心情愿。”

  说着便从怀里拔出刀来,哗啷啷一声,丢在地下。他自己的身子,也跟着倒了下来,佛库伦听他说话的可怜,又见他扑倒在地上,身子动也不动,倒也弄得进退两难。候了半晌,佛库伦便忍不住,上去扶起他来,谁知那乌苏勒德伤口痛的早已晕绝过去,他那衣襟上血迹,沾了一大块血水,还是流个不住,不觉打动了佛库伦的慈悲心肠,便伸手插在他肋下,慢慢地把他的身子拖到水边替他洗去血迹,又扯下他一幅衣襟,扎住伤口。这时乌苏勒德的脸,迎着月光,越发显示出英秀动人,佛库伦正在细细打量他面貌时候,忽听他嘴里喊一声“哎哟”,已经醒了过来。睁开两眼,见自己倒在美人儿怀里,不觉笑了一笑。佛库伦羞得忙把他身子推开,一摔手要走去,谁知那只左手,被他攥的死紧,任你如何挣扎,他总死捏住不放,只不住嘴的说道:“几时再得和姑娘相见,说说我感谢姑娘的心愿。”

  佛库伦说:“你要我和相见么,除非到真真庙里去。”

  她一句话说完,嗤地笑了一声,一摔手,转身去的无影无踪了。原来布库里山东面有一座孤峰,壁立千仞,高插云宵。从布鲁胡里村望去,好似骆驼颈子,昂头天外。村里人便唤他骆驼嘴。那骆驼峰上隐约望去,红墙佛阁,好似一座庙宇,村里的人每每要爬上峰顶探望,又苦羊肠石壁,无可攀援,虽想尽千方百计,终不得见庐山真面因此这一座孤庙,直同海上三山,可望而不可及,村里人便把这座隐约的红墙佛阁,称做“真真庙”。村里人有一句话,“你要相见么,除非到真真庙里去”这里说不容易见面,如不容易到真真庙里去一样。佛库伦对乌苏勒德说这句话,无非因为和他是世代仇家,不容易见面的意思。一来可以打断他的念头,二来免得他在此纠缠,正是:爱情虽然萦心事仇誓无奈在眼前到底乌苏勒德和佛库伦后来能否相见,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