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回 降懿旨清帝卸政 定優待權歸民國







  話說監國宣誓告廟,頒佈十九信條,總算瀝膽披肝,與民更始。無奈人心已去,天命難知,各省宣告獨立,接踵而起。

  偏偏袁世凱、岑春煊又都不肯就職,上表力辭。監國只得重降諭旨,授袁世凱爲欽差大臣,節制各軍。以馮國璋總統第一軍,段棋端統第二軍,隨召蔭昌回京。奕劻、載澤、鄒嘉來等,知道此番亂事不易收拾,都覰便在監國前,自請罷斥。監國允准之後,即命袁世凱爲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偏還稱宿疾未瘳,請緩赴任。

  這時光民軍氣焰,已經如火燎原,蔓延全國。清政府急得要死,連電催促,袁世凱才提出四條意見書:一,要國會成立之期,縮短一年;二,要確定責任內閣;三,處置此次附從革命之人,務取寬大;四,解除結社集會的禁令。還請預籌兵費若干。監國盡都允許,袁世凱才由彰德南下。行抵灄口,即拍電北京政府,請停止進兵,爲永久和平計劃,與民軍開始談判,如果談判不成,當親赴武昌,直接交涉。監國屢以急電召袁,叫他迅速來京,組織內閣,以冀挽回大局。袁世凱於是率兵兩大隊,威儀堂堂,登車就道。

  到了北京,進謁隆裕皇太后及攝政王,仍以“菲才不克勝任”爲辭,溫旨不許,始入覲謝恩。動手組織新內閣,以梁敦彥爲外務大臣,趙秉鈞爲民政大臣,嚴修爲度支大臣,唐景祟爲學務大臣,王士珍爲陸軍大臣,薩鎮冰爲海軍大臣,沈家本爲司法大臣,張謇爲農工商大臣,楊士琦爲郵傳大臣,達壽爲理藩大臣,並以胡維德等爲副大臣。袁世凱就任之後,即通電各省道:“貴州既經宣佈獨立,將來對於中央政府,是否遵奉命令?”此時除直隸、河南、東三省外,都各宜言獨立,不受北京政府節制。不過武漢與南京,是以兵戎相見的,山東是由巡撫孫寶琦奏請獨立的。其餘都用平和手段,組織軍政府,推舉都督。現在袁世凱的電報打到,各省都一笑置之,並不答復。

  袁世凱也縮手無策,舉朝大驚。於是監國自請退位歸藩,隆裕太后准如所請。特降懿旨道:據監國攝政王面奏,攝政以來,於茲三載。用人行政,多悖輿情。立憲徒托空言,弊竇依然層積。人心瓦解,國勢土崩。

  以一人措置失當之故,致全國生靈,鹹罹慘禍,追悔無及!若複擁獲大權,不思退避,則既失國民之信用,雖攝行國政,將來必難收效,政治無望改良。泣請辭退監國攝政王之位,不再干預政治等情。予深處宮闈,未親大政。惟自武漢事起,各省回應,兵連禍結,友邦商業,亦受影響。急宜察內外之情形,定安國之至計。監國攝政王寬厚謹慎,雖有求治之意,然應變無術,以至受人蒙蔽,貽害民生,自當准如所請,免去攝政王之位。所以,監國攝政王印璽,即行銷毀。仍以醇親王爵號,退歸邸第,不再預政。每年賞給俸銀五萬兩,由皇室經費內開支。此後用人行政,均責成內閣總理大臣,負擔責任,詔諭用皇帝禦璽。臣工覲見,予率導皇帝行之。皇帝尚在沖齡,保護聖躬,應有專貴,著授世續、徐世昌爲太保,盡心護衛。現在四方多難,國勢阽危。諸王公等,誼關休戚,務宜體念時艱,確守家法,束身自愛,無越範圍。諸大臣膺此重任,尤當力矢公忠,破除痼弊,共謀國利民福。凡我國民,須知朝廷不私君權,撫育黎庶,尚其嚴守秩序,各安生業,以免紛爭割裂之危,而期和平大同之治!欽此。

  監國退歸藩府,民軍勢益飛揚。原來獨立各省,初時還不相聯屬,這會子由上海軍政府提倡,採用共和政體。共和政治之組織,主張由獨立省分,各派代表,到上海開大會。一時十六省派出代表四十九人,有到武昌的,有到上海的,議定中國采統一制,立責任內閣,設政府于武昌。恰值清軍總司令馮國璋攻克了漢陽,民軍總司令徐紹楨攻克了南京。形勢變遷,於是就把臨時政府移到了南京來。

  袁世凱聞報大驚,建議與民軍正式議和,乃奏派唐紹儀爲全權大臣,楊士琦、嚴修爲參贊大臣,南下議和。唐全權接奉朝旨,即率同楊、嚴兩參贊,及隨員三十三人,從北京出發,乘火車到漢口,渡江晤黎元洪,交會意見。議了兩天,民軍政府主張以上海爲議和地點,於是唐全權又乘輪船到上海來。

  此時民軍方面,公舉伍廷芳博士爲議和全權委員,英日俄德法美領事同爲證人,在上海英租界市政廳中,兩全權會議了五次。伍全權主張清帝退位,重組共和政府,漢滿共用太平。

  唐全權因茲事體大,請示北京政府。不多幾日,接到回電,說中國應作何種政體,已由內閣會議,擬用平和解決方法,召集國民會議議決施行。兩全權會議了五次,磋商得才有頭緒,忽然北京政界,多數反對。唐紹儀遂電達袁世凱,辭退全權大臣一職,於是議和的事,乃由袁世凱與伍廷芳用電報直接討論,往返數十通,依然不得要領。

  彼時革命党首領孫文,突自美國歸來,民軍氣焰,騰高十丈。各省代表舉出孫文爲大總統,已在南京就任。民軍方面,主張清帝不退位,即不復議和。議和談判,幾致決裂。那革命黨中的暗殺團,又陸續來京,總理以下諸要人,多爲刺客所狙擊。情形這麽危險,於是袁世凱一再奏請辭職,退居閑地。

  宮廷大爲驚惶,皇太后特派專使,到袁世凱邸第,傳達溫諭,並封他一等侯爵位。袁世凱膺茲榮命,上表固辭。偏偏京津兩地,又有人組織共和促進會。政府倚賴的北軍各將領,又聯名奏請宣佈共和政體。人心瓦解,國勢土崩。仰瞻廟堂,不過見黯澹愁雲,慘蔽天日而已。

  於是隆裕太后特旨召集皇族,會議退讓皇位之事。衆王公都不置否,獨恭親王溥偉反對最力。散會之後,仍請獨見。太後怒道:“國家沒有事的時候,被他們鬧得如此之糟!今日糟得這宗地步,他們又來鬧了,我是不願意見他們的。”隨命召見內閣,內閣諸臣進見,照例問了幾句話。海軍大臣譚學衡獨奏道:“德宗景皇帝首創憲政,功德在民,其志未終,隱恨而沒。現在太后贊成共和,上足繼德宗遺志,直是流芳萬世的事。”

  太后慨然道:“我也知道天下是公産,並非滿洲私物。但滿洲既已遺傳二百餘載,我只求德宗陵寢可以修造,皇室地位不至墜落,倒也無恨!至於皇帝雖小,將來大事自有我擔責任。”

  遂命頒發諭旨道:

  朕欽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軍起事,各省回應,九夏沸騰,生靈塗炭,特命袁世凱遣員與民軍代表討論大局,議開國會,公決政體。兩月以來,尚無確當辦法,南北睽隔,彼此相持。商輟於途,士露於野,徒以國體一日不決,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國人民心理,多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議於前,北方諸將亦主張於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人之好惡?是用外觀大勢,內審輿情,特率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爲共和立憲政體,近慰海內厭亂望治之心,遠協古聖天下爲公之義。袁世凱前經資政院選舉爲總理大臣,當茲新舊代謝之際,宜有南北統一之方,即由袁世凱以全權組織臨時共和政府,與民軍協商統一辦法。總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漢滿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爲一大中華民國。予與皇帝得以退處寬閑,優遊歲月,長受國民之優禮,親見郅治之告成,豈不懿歟?!欽此。

  退位諭旨頒佈之後,袁世凱立即銷假入朝,會議一切大事。

  當日又降一旨道:

  朕欽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前據岑春煊、袁樹勳、陸征祥等,既統兵大員之段棋瑞等,電請速定共和國體,以免生靈塗炭等語。現在時局艱危,四民失業,朝廷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貽萬民以禍害?惟是宗廟陵寢,關係重要,以及皇室之優禮,皇族之保全,八旗之生計,蒙古回藏之待遇,均應預爲妥計。著授袁世凱以全權,研究一切辦法,先行迅速與民軍商酌條件,奏明請旨。欽此。

  袁世凱署名。

  袁世凱欽奉了諭旨,不敢怠慢,與民軍伍代表往復電商,再三研究,議出優待皇室八條,待遇皇族四條,待遇滿蒙回藏七條,上奏朝廷,請旨定奪。奉到上諭道:朕欽奉隆裕太后懿旨,前以大局阽危,兆民困苦,特飭內閣與民軍商酌優待皇室各條件,以期和平解決。茲據複奏,民軍所開優禮條件,於宗室陵寢,永遠奉祀,先皇陵制如舊妥修各節,均已一律擔承。皇帝但卸政權,不廢尊號,並議定優待皇室八條,待遇皇族四條,待遇滿蒙回藏七條,覽奏尚爲周致。

  特行宣示皇族既滿蒙回藏人等,此後務當化除畛域,共保治安,重睹世界之升平,胥事共和之幸福。予實有厚望焉!欽此(甲)。

  關於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優待之條件,今因大清皇帝宣佈贊成共和國體,中華民國于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優待條件如下:第一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第二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歲用四百萬元,此款由中華民國撥用;第三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暫居宮禁,日後移居頤和園,侍衛人等照常留用;第四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其宗廟陵寢,永遠奉祀,由中華民國酌設衛兵,妥慎保護;第五款,德宗崇陵,未完工程,如制妥修,其奉安典禮,仍如舊制,所有實用經費,均由中華民國支出;第六款,以前宮內所用各項執事人員,可照常留用,惟以後不得再招閹人;第七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其原有之私産,由中華民國特別保護;第八款,原有之禁衛軍,歸中華民國陸軍部編制額數,俸餉各仍其舊(乙)。

  關於清皇族待遇之條件:

  一,清王公世爵概仍其舊;

  二,清皇族對於中華民國國家之公權及私權,與國民同等;三,清皇族一體保護;四,清皇族免當兵之義務(丙)。

  關於滿蒙回藏各民族贊同共和,中華民國所有待遇如下:一,與漢人平等;二,保護其原有之私産;三,王公世爵,概仍其舊;四,王公中有生計過苦者,設法代籌生計;五,先籌八旗生計,於未籌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餉,照常支放;六,從前營業居住等限制,一律銷除,各州縣聽其自由入籍;七,滿蒙回藏原有之宗教,聽其自由信仰。

  以上條件,列於正式公文,由兩方代表,照會各國駐京公使,轉達各該政府。

  又恐京內外臣民,有未諒朝廷苦衷的,重又降旨申明道:朕欽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古之君天下者,重在保全民命,不忍以養人者害人。現將新定國體,無非欲先彌大亂,期保乂安。若拂逆多數之民心,啓無窮之戰禍,則大局決裂,殘殺相尋,勢必演成種族之慘痛。將至九廟震驚,兆民荼毒,後禍何忍複言?兩害相形,惟取其輕者。正朝廷審時觀變,恫瘝宋吾民之苦衷。凡爾京外臣民,務當善體此意,爲全局熟權利害,勿得挾虛矯之意氣,逞偏激之空言,致國與民兩受其害。著民政部步軍統領姜桂題、馮國璋等,嚴密防範,懇切開導,俾皆曉然于朝廷應天順人、大公無私之意。至國家設官分職,以爲民極,內列閣府部院,外建督撫司遭,所以康保群黎,非爲一人一家而設。爾京外大小各官,慨念時艱,慎供職守。應即責成各長官,敦切誡勸,毋曠官守,用副夙昔愛撫庶民之至意!

  欽此。宣統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蓋用禦寶,內閣總理袁世凱署名,國務大臣署名。

  從此清朝遂亡。自順治入關,至宣統遜位,計凡二百六十八年。這位隆裕太后自從共和宣佈後,寂居宮禁,少與外人相接。次年冬間,忽然患一膨脹病,醫藥罔效而歿。臨終時叫侍者抱皇帝至,指之而言道:“太小,你們不要難爲他。”民國政府遵照優待條件,襄辦大喪,上尊諡道孝定景皇后。《清史演義》終。

  《清史演義》題詞

  丹徒左酉山

  金匱前朝尚未修,鴻篇海內已傳流。

  編年一準溫公體,雜說原非野乘儔。

  筆挾霜嚴柱下握,版同地縮枕中收。

  吾家曾作春秋傳,願附先生文選樓。

  又太倉許瘦蝶

  有清三百年來事,演出奇文仗陸郎。

  一代見聞征信實,十朝人物費平章。

  論功端合侔良史,結局還應慨遜王。

  說盡興亡資借鏡,秋鐙展卷感滄桑。

  又集定庵句

  當湖陳息遊

  儉腹高談我用憂,豈其落筆定陽秋?

  麟經斷料炎劉始,秘笈何人領九流?

  清史演義題辭

  常熟戴喟庵

  六飛杳靄知何處,天地煩冤草木愁。

  遙望煤山凝戾氣,回看盤水決洪流。

  雄心枉自吞河帶,塵海應難活壑舟。

  浩竭南行動坤軸,可憐十日記揚州。

  清社早如甌欲裂,中興事業問如何?

  皖江儒雅工籌筆,衡岳英豪盡枕戈。

  戰壘千年燐火化,鼓鼙一夜寇氛多。

  四方割據非天意,誰向軍前走白騾?

  蕭風魅雨西巡日,地逼漁陽運欲終。

  挾策重來王定國,出關痛哭愧和戎。

  長江才滌龍豬水,故土頻吹牛馬風。

  專閫有人太頇顢,鼠肝蟲臂互爭功。

  極目龍幡齊失色,觚稜北望淚如麻。

  蒼茫城郭今猶是,蹌濟冠裳烈已賒。

  獨掩新編吊興廢,聊憑舊事紀繁華。

  分明一部南朝史,爭說江郎筆有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