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回 溫生才孤行誤事 黃克強冒險蹈危







  話說馮超驤得著父親去世凶耗,哭暈在地,經林覺民等救蘇,嘔血不止道:“父死我必不生。此去即幸而得捷,事成之後,吾當自刎以謝吾父!”此時舟已啓行,機聲軋軋,衆同志都來勸解。林覺民道:“此舉倘遭大敗,死的人既多,必能感動同胞。今日同胞,非不知革命爲救國惟一手段,特畏首畏尾,不能割斷家庭情愛罷了!現在我即以我論,家中也有著龍鍾老父,庶母幼弟,少婦稚兒,乃竟勇往直前,一瞑不視,究竟我心肺也在摧割,肝腸也在寸斷!就使木石,也當爲我墜淚,何況人呢!推想諸君家族情況,莫不略同,所以說吾輩死義而後,同胞還不醒,我是決不信的!使吾同胞一旦盡奮而起,克復神州,重興祖國,那麽吾輩雖死之日,猶生之年,還有什麽遺憾?”

  超驤見他說得有理,也就停止悲泣,舉動如恒了。

  在路無語。這日,船抵香港,見諸同事多系舊友,相見甚歡。次日,又到兩位志士,一位是福建侯官人,姓陳,名可鈞,字希吾,一字少若,年二十四歲,生得白皙風流,目如秋水,性格和平,氣度閒雅。同輩恨官吏刺骨,嘗切齒相謂:“他日必使此輩無子遺。”他獨排衆議道:“此輩雖窮兇極惡,究竟也是同胞呢。特家庭失教於前,利祿迷之於後,遂致披猖不可收拾。該擇其尤惡的誅掉,余當令其自新,返其本性,洗心革面而趨於善!”衆人因他賦性仁厚,常戲呼他爲“佛”。但是他外柔內剛,志意甚壯,嘗拊幾歎道:“丈夫生世,不可與草木同腐,要當爲國家雪大恥,橫屍戰場呢!”生平言不妄發,每當稠人廣坐,衆論激昂,他獨唯唯,不置可否。退謂所親道:“我察此輩,不過逢場作戲,陽爲憤慨之狀,欺人罷了,不是出於自然的。他日一握政權,阻撓吾黨行事的,就是此輩。跟他們倡和,必誤大局!”少入侯官高等小學,與愈心、鑄三同學,後隨從父官秦。光緒三十年,東渡入宏文學院普通科,未旬日即有留學生取締規則事,匆匆束裝旋裏。翌年事平,複東渡人原校。卒業後,赴試第一高等學校,初已獲取,及檢體格,忽黜落。乃人正則英語學校,研究泰西文學。嗣後每年皆赴試第一高等,前後計四次,及第過三次,都以體弱被黜。有人勸他改試他校,他答道:“志向已定,未可遽易。朝志此而夕志彼,隨機浮沈,吾是不屑的!”原來他矢志欲入帝國大學工科,須經第一高等的階段,所以屢蹶屢起。去年謀赴德留學,已有端緒,重又不果。可鈞於愈心爲族叔,少又同學,所以交誼最厚,愈心於國事每有憂喜,必來告知可鈞。汪兆銘入都行刺未成,可鈞大憤,即在室內密貯炸彈手槍,預備繼續進行。舉措謹慎,同黨的人都沒有知道。此番接到港中來信,即去知照族侄陳愈心。

  這陳愈心,名與燊,閩縣人氏,卻與可鈞同庚,一般都是二十四歲,是海軍提督薩鎮冰的外甥。生得大口隆准,目光炯炯,相貌很是奇偉。幼失怙恃,伶仃孤苦,卻偏又聰明伶俐,讀書過目成誦,下筆千言立就。負氣節,重然諾,目空一世,惟推崇林廣塵、陳更新及可鈞三個,肯聽從約束。很極慕汪精衛,欲繼其志。十五六歲時,閩人曾以某國事,開各界全體大會,研商辦法。蒞會的大半是巨紳碩儒,極一時之盛。與燊由萬衆叢中挺身而出,稱代表學界意見,特來獻策。一座皆驚,嗤之以鼻。與燊毫不在意,攝衣升壇,痛論時局,辭氣慷慨,涕淚交下。聽講的人,雖冥頑老朽,莫不激揚,由是漸漸知名。

  二十一歲,渡東,入早稻田大學法科。他母舅薩提督很重其人,按月資給二十五金。他在東京,戒酒遠色,終日閉戶讀書,研究法理。每有所得,輒欣然忘食,甚至舉動談笑,悉含有法律氣味,因此人都戲呼之爲法律家。去歲得著汪兆銘在北京被擒之信,大爲感動,於是磨盾草檄,日夜進行,凡鄉人同志中所有組織規模,及一切法令,都由他一手定出。與燊更有一長,就是演說。每當衆論紛紜會場擾攘之時,只要他奮然而起,大聲疾呼,說出極簡明的幾句話,問題立刻解決。所以與桑與鑄三、少若,都是並世齊名的。

  當下可鈞會晤了與燊,表明來意。與燊道:“此信我也接到。我想今回的事,咱們須破釜沈舟的做去,先把各人所有器物,悉數變賣,充作路費;毀書焚稿,絕掉退顧之心。老叔贊成麽?”可鈞道:“很好。”爺兒兩個正在講話,忽一人突入道:“你們這麽要好,真不愧是一家人!”與燊回頭,見是方聲洞,隨道:“子明,你回去不回去?”聲洞道:“怎麽不回去!”與燊道:“我們想明兒走。”聲洞道:“遲一天可以不可以?”與燊道:“你要後兒走麽?”聲洞道:“我還要到各機關去辭職呢,明兒斷乎不及。”興榮道:“我們候你一日是了。”原來方聲洞此時身兼四職,除党中會長之外,又爲同鄉會議事部長,又爲學校總代表,又爲某某會代表。當下聲洞先到使署學校告了假,又向某某會、同鄉會辭職,然後致書同盟會東京本部,辭去會長一職,略稱:警電紛至,中國亡在旦夕!

  所希望者,吾黨此舉耳!不幸而敗,精銳全殲,吾黨必不能久振,而中國且隨以亡矣!則是此舉非關於吾黨盛衰,直系中國存亡也!

  到了這日,可鈞、與燊、聲洞還同了幾個同志,齊夥兒出發。臨行,聲洞笑顧與燊道:“從前開會追悼吳樾、徐錫麟諸烈士時,君祭文中有句道:“壯志未酬,公等銜哀於泉下;國仇必報,吾輩繼起于方來。所謂來者,成爲現在矣,豈不快哉!”

  舟抵香港,同志相見,見福建人獨多,聲洞喜道:“此可恢複吾閩明季時代的名譽了。”可鈞道:“咱們閩人,久蒙怯懦兩字的壞名聲,自有革命風潮以來,沒一個死義的,我等深滋愧恧。現在發憤起誓,以數十閩人膏血染遍神州,以謝各省同胞,且爲吾全閩先導。”林文大喜道:“子明的話,正合我意。

  吾輩書生,將略原非所長,當左挾炸彈,右執短槍爲前軀,使會黨持刀執劍爲後勁。事即不成,我弟兄同時並死一地,亦可無憾!若幸而成功,廣州既得,分軍爲二:一以克強,一以伯先,爲總司令長,我當偕君等率鄉人隸克強麾下爲前鋒,席捲天下,直搗逆巢,梟逆酋之首,誅盡貪官污吏。遠爲祖宗復仇,近爲萬民雪憤!待民國既建,神州恢復之後,彼時不患無英雄學者,爲國宣力。我等當棄官遠遁,結茅西湖之畔,領略風光,詩酒談笑于明月清風之夜,寧不快哉!但我輩行軍,慎勿戮及無辜,自殘同種。即彼滿人,舍覺羅氏外,亦僅當誅其抗我者。

  雖彼入關之時,害及婦孺,吾輩身受文明教育,決不可效之也!”

  衆人聽了,歡聲雷震,無不感奮,精神百倍。陳與燊道:“吾閩同志,還有兩位虎將沒有到。”衆人爭問是誰,與燊道:“一位是侯官陳鑄三陳大將軍。”衆人齊道:“著著!此回大舉,果然不能夠少他。”與燊道:“還有一員虎將,就是閩縣林靖庵林大元帥。”衆人道:“靖庵技擊冠絕吾黨,武藝將略,又爲留學界第一,他不到,此舉便覺減許多精彩。”與燊道:“鑄三那裏,待我發一電報去邀他。靖庵家庭,可不比別人,很不便通信。”隨向林文道:“廣塵,你可有法子?”林文道:“我也知道他家庭很多窒礙,所以特在東京留柬知照。他如果到東,見了我的信,定會趕來的。”說著時,又有兩個同志報到,卻是從安慶來的。一個姓宋,名玉琳,字建侯,是安徽懷遠人;一個姓石,名慶寬,宇經武,是安徽壽州人。

  這宋玉琳也是安徽一個神童,十五歲應童子試,以第一名入泮。十九歲娶妻,伉儷極篤。未九十日而妻死。明年父又死。

  (忄宅)擦無聊,遂縱情鴉片。感諍友之呵斥,矍然憬悟,痛自刻苦。戊申年,在某標充當書記,與炮營正目範傳甲爲刎頸交。這范傳甲是壽州人,爲人堅苦沈鷙,居皖十年,謀大舉如一日,不甚有人知道他。傳甲容貌藹然,接物待人,異常和氣,因此皖軍一混成協數千人,沒一個不認識傳甲的。傳甲與徐錫麟交情極深,自徐敗後,傳甲痛飲沈醉,登龍山之巔,北向長號,誓盡其志,以報死友。及與宋玉琳相識,大喜道:“亡友徐錫麟後一人也。”遂深相結納。這年馬炮營之變,都是他兩人的計劃。傳甲以熊成基能得衆,推之爲長,事敗,傳甲謀刺余某某,未成被逮。有獄卒某很敬重傳甲的爲人,釋掉他的縛道:“你去!有罪,我自擔當。”傳甲慨然道:“現在不幸事敗,吾党死者累累,傳甲義不容獨活。既蒙相愛,請與君約,二句鍾爲限,我摒擋家事訖,當來就死。”獄卒應允,傳甲竟如約歸獄。臨刑縛赴校場,揚揚如平時。彼時宋玉琳未被株連,雜在人從中嗷然失聲而哭。傳甲怒之以目道:“我死是不得已,你做什麽?”玉琳遂逡巡遁去,旁人只道他們是弟兄呢。庚戍秋,玉琳複來安慶,謀有所舉,不遂,恐被偵探見疑,報名應試優拔,寓在安慶同安旅舍。此回接到香港來信,他就偕了石經武星夜趕來,跨進辦事部,恰好與燊說要發電去催鑄三呢。

  於是衆同志相見過了,議了一回,便就各自分頭辦事去訖。

  從此之後,日日都有同志到來,如廣東開平人姓李名群,字雁南的;廣東惠州人姓羅名鍾霍,號節軍的;廣東清遠人姓李名文楷,字芬的;廣東開平人姓勞名肇明的;廣東嘉應州人姓林名常拔,號修明的;廣東南海人姓周名華,號鐵梅的;廣東東安人姓李名晚的;廣東嘉應州人姓饒名黼庭,號竟夫的;四川大足人姓姚名國樑,號少峰的;吳川縣人姓龐名雄,字蘇漢的;南海縣人姓梁名緯的;四川廣安州人姓陳名汝環的;還有張國魂、陳國華、李漢英、王子才、陳雲仙等,陸續到來,記不勝記。

  這日,忽報陳更新到。衆人大喜,陳與桑更是喜出望外,跳起身來出接。還未舉步,早見一個丰姿秀美精彩奕然的陳更新飛舞而入。與燊急行上前,握住更新手道:“鑄三,想殺我也!”原來更新接到電報,立刻動身,在輪船中無意間遇見了幾個老同志,密切談心,忽然有感,更新發歎道:“我結縭三年,妻甚賢淑,並能與餘同艱苦,家況雖然蕭條,沽酒同酌,形影相依,自謂此樂不讓古賢。此行脫遭不幸,如果膝下無兒呢,吾妻定以死殉。偏偏的繈褓有兒,家中又貧得寸地都無,人情澆薄,戚好哪里靠得住?我死不足惜,孤兒寡婦托誰呢?”

  語畢,容色慘然,淚落如豆,襟袖盡濕。同志也代爲酸心,相對飲泣。既而更新躍起道:“大丈夫視死如歸!如何倒做出尋常兒女態來?只要同胞知道吾輩今日一片心就是了!”因而破涕爲笑。

  當下更新與與燊相見之後,便與衆同志相見,詢問大舉之期定了沒有。與燊道:“人還沒有齊。”更新道:“等誰?”

  與燊道:“人多呢,靖庵、遁初都沒有到。”過不多兩日,林尹民、宋教仁都到了。尹民來自東京,教仁來自上海,兩人不約而同。尹民一進門,就責備林文道:“爲甚不打電報招我?

  只作‘速來’二字,吾家必不見疑。現在萬一弗及,事情成功,人皆當先,我獨落後,不能展吾生平懷抱,豈非恨事!如果失敗,良友盡死,剩我一個兒活著,有什麽趣味?”。

  原來林尹民,字靖庵,自號無我,福建閩縣人。黨人稱之爲新中國陸軍大元帥。尹民年只二十五歲,自小倜儻有大志,英姿颯爽,風骨偉岸,目瞬如電。生有神力,未冠,能舉石三百斤。學少林技五年,盡得此中奧秘。爲人沈鷙寡言,怒而長嘯,聲震屋瓦。素善飲,醉後捶胸哭母,極其悲痛。已酉冬,罹熱病幾殆。愈後,親友切諫之,遂絕酒不復飲。有巡役某,自負多力,悍厲不法,作橫鄉里。尹民黑夜袖刀狙伏簷際,三更向盡,役夜巡過其前,尹民瞥然疾下,數其罪,拔刃擬之。

  役見刃光如雪,悚然屈拜於地,口呼“大王饒命”。尹民大笑,釋而戒之道:“趣改過自新。不然,大王定不饒你!”由是凶鋒大斂矣。從父宦浙江,挈尹民至任所,令入學堂。彼時林文在浙,與尹民同校,獨相友善。林文長二歲,尹民事之如兄。

  林文爲人寧靜和謹,馴若木雞;尹民赳赳桓桓,猛同乳虎。人家見他們性尚不同,親愛有逾骨肉,都暗暗的奇詫。尹民最是敏慧,雖然終日嬉戲,功課常冠全班,屢試皆第一,從父很是器重。等到林文到了日本,尹民塊然無侶,悒悒不歡,從父向他道:“趣爲文言志,文章佳,我也叫你日本去。”尹民喜甚,退而爲文,援筆立成,甚可觀。從父深爲嗟異,立命他東渡。

  入成城學校,武藝冠全校,當者辟易。二十三歲卒業,新例自費生禁入陸軍,不得已改入第一高等醫科。每於課暇,研究中外新舊各種兵書,冥心獨索,輒有所得,於是遂通軍略。去歲新軍事敗,倪炳章號映典的死於此役,林文極爲悼慟,六月,由港返東,血淚猶存睫。尹民大爲感動,力求入黨,鄉人同志,無不鼓掌相慶。衆人見尹民字體雄邁古勁,大類岳武穆、戚南塘,稱舉不止。尹民笑道:“是戔戔者寧足道?功業能肖二公才無愧呢!”中宵月明,輒起舞運劍如飛。嘗向人道:“凡事只當問其當爲不當爲,不可計其能爲不能爲。如以不能爲而不爲,就是薄志弱行的人呢!吾儕當引以爲戒!”父欲替他完娶,尹民百計婉卻,私謂所親道:“今日不是我輩授命時光麽!縱有美眷,猶當忍淚勿顧,況猶未娶,自覓苦惱做什麽?脫有不幸,怎麽處置人家?”去臘奉父命旋閩度歲,今春到東,見鄉人同志差不多已全體赴粵,閱過林文留柬,知道事在旦夕,喜溢眉宇,惟恐不及,急忙束裝回國。舟次,讀《岳鄂王集》,顧謂友人道:“武穆在天,見我輩如此辦事,定然含笑許可的。”

  到了香港,與同志相見,握手妄言,相視而笑。

  當下黃興、趙聲、林文等見衆同志業已到齊,於是特地組織實行部,內中又分五部。命宋教仁繼陳炯明而任編制部部長。

  進攻省城的事,舉趙聲爲戰時總司令。一面把各省同志及敢死之士,編制爲敢死隊,陸續赴剩此時廣州城裏,也已組織了三五處機關。一處是小東營朝議第內;一處是新城謝恩裏;一處是蓮塘街吳公館。新城謝恩裏糧台,是饒黼庭、廖勉二人主持。蓮塘街吳公館機關,是姚國梁主持。密運軍火,定期四月初一日起事。各黨人磨拳擦掌,等待廝殺。同志相見,目逆而笑。多謂官吏醉生夢死,霹靂一聲,當失魂魄,廣州指顧可得。

  獨陳可鈞面現愁容,向林文、林覺民、馮超驤道:彼張鳴岐、李准諸人,雖才能不足,而權謀有餘。自古道:‘(蟲逢)蠆有毒,未可輕視’,吾黨人數既多,良莠不一,倘師期泄漏,吾輩原不惜死,如國事何?”林文等聽了,很稱他臨事而懼,思慮周到。

  這裏同盟會諸傑,遣兵派將,密密佈置,色色周備,但等時期一到,立即起手舉事。不意那邊偏有一個單獨進行的溫生才,趁廣州將軍孚琦觀飛艇當兒,排衆直前,把孚將軍一陣手槍,打了三五個透明窟穴,血流如注,歸向媽媽家去了。官場大爲震駭,急籌防備之策,派遣偵探,嚴密查緝。同盟會可就受他大累了。

  三月十七日,官軍在省港輪船,搜獲洋槍十支,藥彈三百餘顆。二十日,緝私兵輪緝獲私鹽船,船中藏炸藥彈子無煙槍等百餘箱,此外在地中起獲的很多,省中謠言殊甚。粵督張鳴岐,調欽廉兵及各兵輪到省防備,又令旗兵運大炮上城,督練公所加發槍彈,頒給巡警。各路巡防營,紛紛到省聽遣。一面令新軍驗繳軍械,調離城外,防備得十分嚴緊。三月二十五日晚,馮超驤、林文、林覺民、陳可鈞等由港入剩廿八日,回香港,特開緊急會議。有人主張官軍防備嚴密,不如且自罷後,等防備鬆懈了再起事。喻培倫起駁道:“此種巽懦行爲,我極不贊成。照我意思,非惟不可退,且進攻不可稍延寸晷。官吏既然知道了我們,勢必閉城大索,須臾之間,盡都受縛,咱們還是束手待縛麽。”黃興道:“雲紀的話,很是明快。解散不成功,不解散也是不成功。再者此回花掉經費如許之多,倘不見諸實行,人懷疑忌,此後運動更難!不如提前舉辦,徼悻一試。”衆人都道:“既來廣東,不能空回。”

  於是議定提前起事,議出戰略,佈置共分五路:一股撲攻制台衙門,及水師行台;一股劫飛來廟軍械庫;一股出南門堵住入援的官軍;一股由清風橋進逼旗界;一股在觀首山左右,窺督練公所。議畢,分隊出發。忽見一人道:“這麽痛快的事,如何獨遺下了我?我也要去。”衆人瞧時,這發言的正是陳與燊。

  衆人忙都勸阻,都說,君體素弱,不宜赴行陣,林文與陳更新,勸阻尤力,與燊不聽道:“事若不成,諸兄盡死,我義難獨生!

  如果幸而成功,廣州一得,基礎既立,痛快極矣!如此盛事,奈何使我作壁上觀呢?”衆人沒法,只得同他一齊到剩不意才到小東營朝議第機關部,就接著警報,說謝恩裏三十八號機關破獲,總糧台饒黼庭被擒,並起出收支冊等緊要文件。一時又報同黨八人被獲。黃興跺腳道:“事機這麽緊急,只好立刻就動手了。”於是知會黨衆,四點鍾聚齊,分頭奮往攻撲。當下黨衆各在臂上纏了白布毛巾,作爲暗記,身藏炸彈,手執無煙槍彈,由林文口吹喇叭,奮步當先。黃興、陳與燊、陳更新、劉六湖、劉元棟、林尹民、方聲洞、陳可鈞、馮超驤、林覺民等爲第一隊,韋雲卿、勞肇明、周華、黃養臯、杜鈺興等爲第二隊,齊向制台衙門進發。霎時,炸彈聲震如雷,槍彈雨集。林文衝鋒突陣,意氣彌厲。不意官場早有防備,才一轉瞬,李准的先鋒隊已到。林文奮身招呼,高呼:“同胞,我等皆是漢人,當同心協力,共除異族,恢復漢疆,不當自相殘殺!”

  話聲未絕,一彈飛來,正中腦部,蓋骨破碎,腦漿狂湧而仆。

  陳更新奮勇爭先,槍無虛發,手殪管帶金振邦,及哨弁目兵等數十人,防兵悉遁。乃與同志入署,遍搜張鳴岐不得,情知中計,即在樓上放了一把火,殺出外面。水師已圍數重,回顧同志,僅余陳與燊等三人了。這一驚非同小可!欲知陳更新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