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回 鎮南關小動干戈 二辰丸大啓交涉







  話說錢欽使奏摺到京,太后瞧了,心中也很感動,立召軍機各大臣,商議了一回,如何能夠損上益下,如何能夠轉弱爲強。無奈各大臣唯唯諾諾,沒一個慷慨陳辭的,恁“女堯舜”如何利害,一個兒終是孤立無助,空議了幾回,只好暫且擱過。

  一日,廣西傳來警電,報稱“革命党起事,黨魁孫文黃興等率同悍党,由越南進攻鎮南關,我軍猝不及備,右輔山炮台三座,致被革黨奪去,現在調集將士痛加剿辦”等語。太后道:“革命黨屢撲屢起,真是朝廷心之腹害!起初不過幾個沒天地的青年,搖筆弄舌,在報紙上胡言亂語。到上海發現萬福華刺王子春的案子,我就知道該逆黨的勢力不校後來京師重地,發現吳樾炸擊五大臣事情。官場裏頭,發現徐錫麟槍擊恩撫事情,更是不可輕視。趕忙預備立憲,籌辦新政,指望挽救一二,誰料效力全無。萍鄉的革命,堪堪蕩平,這會子鎮南關又起事了。滿朝大臣,沒一個可靠的人。他們只知道享榮華富貴過太平日子,把國家大事,朝廷要政,都推卸在我一個兒身上。可憐我使本了心,依然無濟於事。”說到傷心處,不禁滴下淚來。

  隨命內監傳軍機大臣議事。

  一時軍機大臣奕劻、鹿傳霖、載灃等都到。太后就把廣西撫臣的電奏,給衆人瞧閱。鹿、載兩軍機因奕劻是軍機領袖,未便先對。只見奕劻道:“革命黨雖然兇悍,右輔山炮台三座,同時失守,該省軍備疏暇,不問可知。該巡撫似難辭咎,照奴才意思,似宜責成該撫,趕快克復!”太后道:“那是當然的事,不必再說。我想革命黨這麽猖撅,斷不能責備桂撫一人,就能了事。大家想想還有什麽好法子,可以消弭這場大禍?我看革命黨的聲勢,很是不能輕視呢!”載灃道:“誠如聖諭。

  革命黨聲勢真不小,奴才探得各處黨會,異流同趨,現在都已歸合爲一了,不比從前,先是幾個青年學子,一昧孩子氣,沒甚勢力。”太后驚問:“你說的會黨,是不是匪黨呢?”載灃道:“怎麽不是!廣東的三點會、三合會,山東的大刀會、小刀會,東三省的紅鬍子,湖南四川的哥老會,長江一帶的青紅兩幫,都歸結了一起。”太后大驚道:“這還了得!青紅幫的利害,我是知道的!”

  原來這青紅兩幫,都是著名匪徒團結成功的絕大大團體。

  青幫中大半是兵勇、差役、流氓一類人;紅幫中大半是強盜、鹽梟、光蛋一類人。彼中人稱爲青紅不分家,所以每欲人紅幫的,必須先入青幫,就是作奸犯科,紅幫也比青幫利害。

  當乾隆年間,苗蠻作亂,高宗帝屢次遣將出師,屢次被挫,無法撲滅。於是張挂黃榜,招賢平蠻。忽有一個僧人名叫羅祖的,揭榜應招。到了邊地上,並不選將挑兵,只建了一座高臺,禮懺拜佛,挾著不生不滅大慈大悲的意旨,居然勸退苗蠻。高宗聞之大喜,意欲將羅祖召進京師,加賜法號。羅祖不願受封,仍舊留居邊地修養。

  彼時有姓翁的、姓錢的、姓潘的三個人敬慕羅祖大名,結伴前往求道。見了羅祖,道達誠意,羅祖不應,三人掬誠固求。

  羅祖被纏不過,折葦爲航,渡江逃避。三人趕忙乘船追趕,直到如今,那地方就喚做了蘆葦江。當下翁、錢、潘三人直追到杭州武陵門外啞巴橋左近,忽見一山擋路,那座山卻有一個山洞,羅祖直奔山洞,竟然蛇行而人。三人心想跟隨入洞,怎奈洞口奇狹,不能容身。回到洞頂,俯察四周,怕的就是這個洞是穿山洞,羅祖從這裏進去,從那邊出來。瞧了一遍,見並無第二個山洞,知道羅祖仍在洞中,三人都放了心,於是長跪洞外,掬誠懇求。

  經歷三日三夜,粒米不食,滴水不飲,忽見洞中出來一個童子,向三人道:“你們都爲求道而來,現在奉羅祖法諭,我們須跪至紅雪齊腰,蘆穿膝蓋,方能與羅祖有師徒之分。”三人聽罷大駭,暗忖世界上斷沒有天飛紅雪廬穿膝蓋之事,明知道是羅祖決絕的表示,於是膝行而前,哀懇童子,入告祖師,俯鑒我們熱忱,推恩准予收錄。童子點頭而入,又經歷了數晝夜,消息沈沈,依然杳無希望。時正臘月上旬,嚴寒侵入肌骨,這三個人並不曾多帶得衣服,跪在陰森蕭瑟的山洞口,偏偏的六出花飛,天降大雪,不覺都凍僵得了。

  等到將近五更,積雪已逾一尺,虧得一到天明,晴光大放,雪止風和,三人得著了暖氣,悠悠醒轉,忽見身旁的積雪,紅白相間,顔色非常鮮豔,不禁大喜過望道:“感謝皇天,紅雪齊腰的法諭,已經驗了!羅祖就要收我們了。”且住,雪色紅豔,難道果是三人至誠格天麽?原來三人爲了寒極無衣,不得已,摘取田間稻草,裹在身上擋寒,稻中之穀,恰巧墜在發際,雪後樹頭飛鳥沒處覓食,遙見三人發際遺有穀粒,爭下喙食,皮破血流,白雪頓時變成紅色。三人一來爲凍得僵了,二來爲一心注在羅祖身上,所以毫未覺著。當下大喜過望,忽覺兩腿麻木,站起身來瞧時,見地面上突出的蘆根,已經鑽入膝蓋,膝蓋上也流出血來,染得地下的雪愈益紅了。三人都不禁感極而泣,相語道:“蘆穿膝蓋的話又應了!”道言未絕,山洞中走出一人,正是羅祖。羅祖道:“孺子真可教,來隨我入洞學道。”說也奇怪,跟著羅祖,這山下竟然並不狹校三人到了洞中,日從羅祖學習修養,一住數月。

  一日,羅祖忽語三人道:“今日,皇家又在懸挂黃榜,征求天下奇人俠士了,爲的卻是運糧事情。就爲出路不太平,運糧船隻,屢遭寇劫,運糧官員,屢典王章,所以欽懸黃榜,招致賢能,你們三人,可趕快下山,揭榜應招。倘然路途遇險,我自前來相助。前程遠大,萬勿遲疑!”三人拜聆之下,頗覺依戀不舍,羅祖拂袖驅逐,始各下山進京。直到現在,那山腳下還有座潘安廟,內塑羅祖神像,青幫弟兄過路的,必盡入廟禮拜,此系後話。

  當下翁、錢、潘三人行到京師,才知已隔人世三十餘年!

  問旁人時,果然懸有黃榜,於是如法揭榜,欽准三人各招徒弟一千三百二十六人,合帶運糧船一千九百九十隻零半,於是三人就立起一個總幫來,名叫江淮四幫。又把總幫分爲三房,是翁大房,錢二房,潘三房,支分派別,各有師承,不相混雜。

  說也奇怪,當時這翁、錢、潘三人出任運糧之後,果然盜風盡息,糧戶不驚。朝廷異常嘉要,立召三人入京,賜以官爵,許之立譜,廣招徒弟,報效皇家。從此,三人就公立一堂,題名叫做“潘安堂”,各自招收徒弟,徒弟收徒子,徒子收徒孫,聲勢日大。於是又公議立一個總名,就是“青幫”兩字。青幫中人稱羅祖爲直祖,稱翁、錢、潘三人爲三位主爺,主爺大約就是祖師的意義。

  當下翁、錢、潘三人設立了潘安堂之後,就開堂放布,招收徒弟,並立有十大幫規,二十四個字輩,範圍徒衆。那十大幫規是:一、不欺師滅祖;二、不攪亂幫規;三、不藐視前人;四、不江湖亂道;五、不扒灰放籠;六、不引水帶線;七、不奸盜邪淫;八、須有福同享;九、須有難同當;十、須仁義禮智信。二十四個字輩是:“圓明心理大通悟覺普門開放萬象依歸羅祖真傳佛法玄妙”,一字一代,宛然是人家家譜上的字輩。

  更有一樁驚人處,就是幫中人偶有違犯幫規的,不講情面,立斬不貸。潘安堂設立之後,翁、錢二人,也各次第立堂。姓翁的立的就叫翁佑堂,姓錢的立的就叫錢保堂。又組織六部:一是引見部,二是傳道部,三是掌布部,四是用印部,五是司禮部,六是監察部。部設一師,分任辦事。幫中又特編秘密口號,爲幫中人相遇問答之用。這秘密口號,名叫“春點”。春點中,如入幫叫“進門檻”,幫外叫“空子”、“叫洋盤”。稱師傅爲“老頭子”,徒弟爲“徒肯”,又叫“一生”。同門兄弟叫“同參弟兄”,名折梢爲“斤頭”,出首爲“引水”,充作線人爲“帶線”等類,種種名號,不一而足。

  凡遇有入幫的,那最初手續,就是由引見師帶領“空子”求見“老頭子”,接見之後,先將姓名籍貫住址職業履歷等,詢問明白。然後由傳道師把幫中規例,詳細講給他聽,並詢問是否真心入幫“空子”回說是真心,再由引見師與他約定開堂日期。因爲每開一回堂,費用不資,所以必須俟有十餘人或數十人,才開一次呢。

  到了開堂那天,仍由引見師帶領衆人人堂,各出拜師金爲“老頭子”壽,然後焚起全堂香燭,中供翁、錢、潘三位主爺牌位,由引見師帶領行三跪九叩禮。禮畢,設誓謹守營規。誓畢,再至“老頭子”前行禮,各徒弟然後再行互見禮。“老頭子”開言道:“衆多徒弟,今日既入本幫,以後須嚴守規戒,至於同參弟兄,亦須以義相投,不得自相妒嫉,外面如有‘斤頭’等類,須得先行通知於我,待我酌量而行,不准冒昧從事!”

  告誡既畢,乃令掌布師分發票布,布上書明姓氏年歲履歷字輩等項,複令掌印師用了印,分授各徒,作爲永久入幫之憑證。

  那收徒典禮中,更有第一回收的徒,名叫開山門徒弟;末一回收的徒,名叫關山門徒弟。這兩等徒弟師傅都另眼看待,師傅有事,可以代師行使職權,這便是青幫大略情形。

  太后沒有進宮時候,太后的老子,用一個跟班,是進過門檻的。一夜,酒後狂言,泄漏了幫規,並露出了一個春點摺子,犯了幫規第四條江湖亂道之罪,次日就失蹤了。後來查知是被幫中人慘斃的,所以這會子太后聽到青紅幫,就大驚失色。

  當下鹿傳霖奏道:“依愚臣看來,會匪幫匪,大半是無知識的人,不很可懼,怕的就是各省紳商士庶,並學校的學生,附和革命,那才是國家大害呢!即如今回鎮南關之事,如果沒有上流人在裏頭發縱指示,這班黨徒,如何就會有那麽利害?”

  奕劻道:“近來民氣果然太囂張了!明仗著朝廷寬厚,不十分計較他,遇到內外政事輒敢藉口立憲,相率干預,一唱百和,肆意簧鼓,甚至糾集煽惑,構釀巨患。鹿傳霖的話,倒也不可不防。”太后道:“那都是立憲的不好。想來海外各立憲國,都是這個樣子的了?”說到這裏,便舉目瞧了載灃一眼,唬得載灃連忙回奏道:“歐洲各君主立憲國,率皆大權統於朝廷,庶政公諸輿論,至於施行庶政,裁決輿論,仍自朝廷主張。那民間集會結社,與一切言論著作,莫不有法律爲之範圍,各國也從沒有以破壞綱紀干犯名義爲立憲的。”太后道:“照你說來,現在的亂民,謬說蜂起,淆亂黑白,下淩上替,綱紀蕩然,就在歐洲,也斷難姑容的了?”載灃應了一個“是”。奕劻道:“奴才還有一件事要回老祖宗,現在學風很是敗壞,士習很是澆漓,各處學生,動思踰越範圍,干預外事,有侮辱官師的,有抗違教令的,有悖棄聖教、擅改課程的。也有變易衣冠武斷鄉曲的。甚至本省大吏,拒而不納,國家要政,任意要求,動輒捏寫學堂全體空名,電達樞部,不考事理,肆口詆諶。此種舉動,也與革命不無密切相關。”太后道:“這麽罷,趕快發一道電旨給桂撫,責成他將右輔山炮台克復,孫文、黃興等幾個著名匪徒,休放走了。一面擬旨嚴禁學生干預政治,並各地開會演說等事。擬了稿呈我瞧過再發!”軍機大臣遵旨辦理去訖,太后又與奕劻商議了幾樁大事。

  當下頒旨廣東省複設水陸兩提督缺,又因江浙兩省黨會充斥,梟匪滋擾,命提督姜桂題統兵馳赴浙江,辦理剿撫梟匪事宜。派江蘇布政使瑞澄辦蘇松太杭嘉湖緝捕清鄉事宜。提足精神,辦事各政。隔不上幾時,廣西革命党果然霧解冰消,右輔山炮台,全都克復了。

  不意才過新年,廣東地方,又釀起一件絕大的交涉案子,卻是日本輪船名叫二辰丸的,滿載了軍火,計有槍枝九十四箱,子彈四十箱,私運進廣東洋面,意圖接濟民黨,重興革命。偏偏機事不密,被官府偵著了,立派軍艦出口,把二辰丸緝獲扣祝日本人因粵海軍人員擅自卸去二辰丸上的日本國旗,借這大題目,跟中國大大不答應。中國雖然理直氣壯,朝野一心,究竟積弱之邦如何好與強國對抗?強國的後盾是兵力,弱國光不過是辨論,恁你妙舌生蓮,瞧見了巍巍鐵艦,森森鋼炮,不由你不忍氣吞聲,忍錯完結。這一件二辰丸案子,交涉終局,依舊是“賠款服禮”四個字。

  二辰丸交涉才終,雲南省河口、南溪等處革命黨又起事了,爲首的依舊是黃興。從越南海防地方進兵,直搗河口。一面分兵攻蠻耗、開化、蒙自等處,奪占炮臺,聲勢十分利害。究竟烏合之衆,不敵節制之師,官軍一出馬,三五仗就把革軍打散,所失地方,盡都收復。奏報到京,皇太后私念革命党屢仆屢起,都因滿漢沽恩太不均勻之故,於是降旨加恩咸豐同治以來功臣子孫。一面頒佈諮議局章程,著各省督撫迅速舉辦,實力奉行,自奉到章程之日起,限一年內一律辦齊。一到八月裏,更把憲法大綱,及議院法、選舉法要領,並議院未開以前逐年應行籌備事宜,刊刻謄黃頒給京內外各衙門,懸挂堂上,責成依限舉辦。似此切實整頓,總可消弭巨患。欲知果否太平,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