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回 瞿鴻璣多言遭嚴譴 譚鑫培奉旨吸烏煙







  話說載旉娶了蘇寶寶過門,不庸說得,自然是燕爾新婚,纏綿恩愛。偏是報館多事,消息也真靈,才只三五天,北京各報館,竟一家家都把此事揭載出來,滿城風雨,哄動一時。奕劻大怒,立刻把載旉喊來嚴責,並叫攆出去,不准再入我的門兒。載旉力辨是外邊謠言,兒子再沒幹過這種事,老爺盡可查訪。左右也替他盡力掩飾,弈劻道:“此刻我不管,倘有什麽參案發現,我再與你計較!”載旉大懼,於是把蘇寶寶匿在西河沿客棧裏,報紙上又揭載了。改匿到城北某宅去,又揭載了。

  這辦報的人真是鬼,恁你如何秘密,他立刻就會知道。載旉走投無路,恐蹈乃兄振大爺覆轍,連累老爺,只得忍痛割愛,暫避風潮,商之好友劉十。這劉十是樂亭著名富戶,與載旉爲嫖友,十分密切。當下代爲劃策,允將蘇寶寶暫寄劉宅居祝劉就命他的侄兒某迎蘇寶寶于城北某宅,乘京奉快車赴樂亭,載旉親送她登車。寶寶盈盈含淚,載旉也泣下沾襟,異常哀感。

  看是這麽恩愛,年輕公子,究竟有何常性?見紅愛紅,見綠愛綠,不多幾時,載旉又娶了個名妓洪寶寶。乃兄載振也爲(口匿)南妓謝珊珊,被禦史張元奇所參。時人有詩歎道:翠鈿寶鏡訂三生,貝闕珠宮大有情。

  色不誤人人自誤,真成難弟與難兄。

  竹林清韻久沈廖,又過衡門賦廣騷。

  轉綠回黃成底事,誤人畢竟是錢刀。

  紅巾舊事說洪楊,慘戮中原亦可傷。

  一樣誤人家國事,血腥新化口脂香。

  嬌癡兒女豪華客,佳話千秋大可傳。

  吹皺一池春水綠,誤人多少好因緣。

  慶親王父子,數被參劾,而蒂固根深,終難動他分毫。後來禦史江春霖,又因直隸總督陳夔龍,爲奕劻之幹女婿,安徽巡撫朱家寶之子朱綸爲載振之幹兒,上疏參劾。朝旨以牽涉瑣事,羅織多人,肆意誣衊,有妨大局,著全國原衙門行走、禦史陳田、趙炳麟、胡思敬等奏請收回成命。究竟有何效力?時人又有詩道:公然滿漢一家人,幹女幹兒色色新。

  也當朱陳通嫁聚,本來雲貴是鄉親。

  鶯聲嚦嚦呼爺日,豚子依依念母辰。

  一種風情誰識得,問君何苦問前恩。

  一堂兩世作幹爺,喜氣重重出一家。

  照例自然稱格格,請安應不喚爸爸。

  歧王宅裏開新樣,江令歸來有舊衙。

  兒自弄璋翁弄瓦,寄生草對寄生花。

  又有人把“兒自弄璋翁弄瓦”,對了一句“兄曾偎翠弟偎紅”,成爲絕對,傳誦一時呢。此系後話。

  卻說軍機大臣中,兩宮眷注最隆的,共只兩人:一個是慶親王奕劻,一個是大學士瞿鴻璣,恩寵優渥,常常獨承召對。

  瞿相國是湖南人,偏偏這參劾慶王的禦史趙啓霖,也是湖南人,這回的事情,奕劻心中,就不免疑及瞿相所授意,跟瞿相就有了個心,瞿相卻仍懵然不覺。也是合當有事,這日,奕劻因身子不大好,請了個病假,瞿鴻璣一人入對。議政既畢,皇太后忽蹙然道:“奕劻又病了麽?他有什麽病?不過爲錢財忙碌罷了!七十歲的人,有數百萬銀子家資,也可以罷手了,還這麽營營不已,做什麽呢?”瞿鴻璣應了幾個“是”,退值回家。

  家人閒談,無意間就把太后的話,告訴了他夫人。恰好中書汪康年,人前來閒談,瞿夫人就把慶王眷遇已衰,上頭這麽這麽的話告訴了汪夫人。汪夫人回家,告知汪康年。汪康年又告知曾廣銓。這曾廣銓也是湖南人,是中興名臣曾國藩之後,現官某部部丞,充著倫敦《太晤土報》訪事。本年二月裏,郵傳部尚書張百熙因病出缺,調四川總督岑春煊爲郵傳部尚書。

  岑春煊一到部,即劾罷侍郎朱寶奎。曾廣銓運動瞿鴻璣,謀爲郵傳部侍郎。瞿鴻璣已經應允,奕劻力持不可。又求爲府尹,也被奕劻所阻。原來朱寶奎是奕劻的心腹,連岑春煊都爲了此事,被調了兩廣去,曾廣銓因此很恨奕劻。

  當下得了此信,立刻做了一段新聞,郵寄倫敦報館。事有湊巧,這時光,恰有某國新使入覲皇太后。太后召各國公使夫人入宮賜宴,酒至半酣,英使夫人忽問太后說:“貴國才報慶親王將要退出軍機,確麽?”太后愕然道:“哪里有此事?這句話你又從何處得聽來呢?”英使夫人道:“因瞧《太晤士報》,才知道的。”太后急問報上怎麽說?英使夫人道:“不過說太后嫌他衰老,並太會貪財。”太后笑道:“這是報館的訛傳。我何嘗說過這種話?”宴罷之後,太后暗忖此言怎麽外國報館都會知道?後來想起數日前曾與瞿鴻璣說過,必是瞿鴻璣泄漏出去的,不然,外國報館怎麽會知道呢!想到這裏,不禁大怒,遂立召奕劻幼女四格格入宮,向之道:“你老子衰年好貨,深負我恩!我念他年老,未忍加譴。現在竟被瞿鴻璣告訴外國人,載在報紙爲各國所騰笑,國體何在?你家去向你老子說,叫他嗣後須格外小心!”四格格遵旨告誡奕劻。奕劻聽了,把瞿鴻璣更恨得牙癢癢地,必要設法攆他出軍機。

  這個意思,被載振知道了,私語他的幕僚,慕僚傳說出來,卻又引起一個非常人物。此老姓洪,名述祖,字蔭芝,江蘇陽湖人氏,是洪北江先生的曾孫。少即弛坼不羈,好爲大言,自詡有縱橫才略,習英文極精。中法之役,述祖在臺灣劉銘傳幕中治軍書,處分兵事,襄助外交,深爲劉銘傳倚任。中法和約告成,台防解嚴,銘傳就派他到法將那裏,商議贖回兵輪事情。

  因爲戰事當兒,閩中派遣援台輸送餉械的兩艘兵輪,爲法軍所虜,所以派他去議贖。他得此差,就乘勢發財,多所侵蝕。

  劉銘傳聞知大怒,急用令箭召回,把他綁赴軍前正法,經同寅諸人跪求,才得改爲監禁。脫獄之後,即在上海爲擔文律師翻譯,既而複捐知縣,到湖北候補。岑春煊任湖北江漢關道,委洪述祖爲漢口清丈局坐辦,又爲了勾通洋人,盜印地契,釀出重大交涉。鄂督張之洞恨極,擬把他立行正法,經趙鳳昌發電求救,說述祖是洪北江後裔,張之洞聽了,遂把他驅逐出境,從寬免究。述祖兩次逃生,遂到京裏來想法子,恰值李經方奉命出使英國,洪述祖百計夤緣,得派充了個隨員。李經方臨走,到瞿鴻璣那裏辭行,鴻璣詢及參隨人員姓名,經方就把名單呈上,瞿鴻璣礁到洪述祖名字,皺眉道:“荒謬絕倫如此公,如何好同他外洋去?萬一生事,不但騰笑外人,還要貽老哥一輩子的累!”李經方沒法,回來就辭掉洪述祖。述祖詢問中道棄捐之故,經方初時不答,後來吃他問不過,只得道:“不是我不肯用你,瞿中堂不答應,我也沒法兒呢。”述祖於是銜瞿刺骨,日伺其短。現在得著了這個機會,快活得什麽相似,連夜就去見侍講學士惲毓鼎。

  這位惲學士也與瞿鴻璣不怎麽的,立刻草奏,參劾瞿鴻璣四款大罪:一是授意言官,二是結納外援,三是交通報館,四是引用私人。參折既上,皇太后異常震怒,命軍機擬旨斥革,立即驅逐出京。奕劻極力贊同,鐵良獨持不可,道:“瞿鴻璣身任樞密,官至參知,今以一小臣之言,遽加嚴譴大臣,豈不人人自危!請派員密查,果有證據,革掉他也未晚。”皇太后見說得有理,也就答應了。遂派孫家鼐、鐵良秘密查辦。

  鐵良密語孫家鼐道:“瞿某一人不足惜,吾公當爲國體計算!”孫欽使答應了,等到查複奏上,化大爲小,改輕了許多。

  原奏第一款,本是指趙啓霖參劾慶王的事,卻改爲上年趙曾奏請以明儒王船山入祀文廟,爲瞿所授意。第二款外援,原是指英國,卻改爲與外省各督撫私書往來,指爲結納。第三款報館,原是指《太晤土》,卻改爲汪康年的《中外日報》。第四款引用私人,本是指曾廣銓,卻改爲余肇康。皇太后也不欲窮究其事,下旨命瞿鴻璣開缺回籍,了這一段公案。

  卻說中國此時,雖說預備立憲,其實各項政務,別說一般國民不得預聞,就是君臨全國的德宗皇帝,佐理庶政的軍機大臣,哪里有絲毫權柄?一切殺伐決斷,都由皇太后一個兒專主。

  這位女中“堯舜”,精神飽滿,才氣過人,不要說別的,單就食量而講,已經可駭的很。一日,德宗進來請安,太后正在食湯圓,問你吃過了沒有?德宗不敢說已食,跪對道“尚未。”

  太后即賜他吃了幾個,問飽了沒有?不敢說已飽,又對到“尚未”,乃更賜食。如是數次,腹脹不能盡食,乃把湯圓私藏在衣袖裏。等到回宮,滿袖湯圓,已經淋漓盡致了。要換小衫,偏偏私服都被太后搜了去,此時無衫可換,只好忍耐著。後經太監設法把外間的小衫取進,才得更換。

  貝子溥倫有一回見太后,也遇太后進食,所受之窘,一如德宗。回到家裏,滿腹氣塞,大病到四十餘日。更有一事,足證太后精神之好。城內某牙醫家,一日,忽來一人,說有人患了牙疾,需要延治。說罷未久,外面店堂裏即有見一個穿青綢袍子的人,獨自坐著,面色慘黑,痛苦之狀,目不忍見,口齒上血液溢霖,津津不已。牙醫替他如法鑲配,胸中以爲是個宮中太監,並不問他是誰,治畢而出。次日,導引之人又來,說昨兒鑲的牙齒極好,已經沒有痛苦了,叫我謝你老人家一個荷包,四兩銀子。牙醫受了,再三稱謝。又次日,忽然有一人倉皇來訪,說:“你前兒曾經入宮鑲過牙麽?導引的是我哥哥,今已因此獲禍,被老佛爺撲殺了,屍骨擲露,無錢買棺,奈何?”

  說罷大哭,才知牙痛的就是當今天子,乃系被太后所打脫,太后惱此監私引醫生替天子除痛,所以特地撲殺他。

  德宗在朝,不得與臣工交話,近支王公,也無敢私自晉謁。

  帝乃久喑思語,密置一小箱在南書房中,私與胞弟醇親王通信。

  小箱的鑰匙,德宗與醇王各佩一個,外人不得啓開,書信中大抵言外邊瑣屑之事,無非供筆談解悶而已。不意也爲太后所知,怒而禁止,從此連筆談的自由也剝奪了。

  你想太后饒這麽事煩,還不肯輕易放過一步半步,精神之好,不問可知。政餘之暇,偏還要搓麻雀,偏還要聽戲。時常召集諸王福晉、格格入宮鬥雀。慶王府兩位格格,承恩尤多。

  每遇雀牌臨發時,必有宮婢侍在太后背後,悄悄作勢,暗示侍賭的人,遇到太后手中有中發白諸對時,侍賭的人必趕速打出以足成之。太后成了牌,必出席慶賀,輸了錢也必叩頭求太后賞收,等到累負博進,無可得賞,就可以跪求司道美缺,得十倍之利了。

  太后喜歡聽戲,南府班子,又大半不堪入耳,所以每次演劇,總是外召的多。宮例,每選內侍,擇俊敏的先進太后,次及皇帝,次及雜務,揀最下的才叫他學戲,名叫南府。自外供府的,名叫外學。供奉諸監年米食一百四十余石,給月俸數金而已。逢著朔望,須入宮當差。遇到忌日,則以次推下。每演一次,統賞約共三千余金。南府諸優,藝皆駑劣,惟侍奉諸監,倒有佳的。即如李蓮英之小生,諸外學都稱他師傅的。宮中舊例,正月初一初二初三三日,召外面伶人入宮進演。現在爲太後喜歡聽戲,就不拘舊例,隨時進召了。

  進召的都是京師著名角兒,如小叫天王瑤卿、楊小樓等。

  這幾位供奉中,卻要算叫天兒,尤爲名震一時,風靡萬衆。京城有諺語,叫做“有額皆書垿,無腔不是譚”,上句指都中煤鋪米莊飯館等處等額,皆有王垿二字,下句說都中王公走卒,皆喜學譚鑫培聲調。原來小叫天,一名叫天兒,姓譚,名鑫培,湖北人氏,以善用漢調變易京調得名。他的演劇,規模聲容,卓越一時。髫年入梨園,起初以武生著名,後唱須生,私淑程長庚,更參以餘三勝,於是登峰造極,執戲界之牛耳。譚鑫培的聲調,能以韻勝,蒼涼懇摯,奇正相生,令人如讀漢魏六朝文字,出乎自然。古峭稜厲,可爲千古絕唱,洵非餘子所能幾及。戲單一貼,九城震動,都人尊之爲“譚貝勒”,每遇萬壽節,欽召入宮演戲,賞賜無算。太后甚賞譚所唱《連營寨》,另制白衣白甲白徽,爲關張持服。譚鑫培爲昭烈帝誓師,及訓話關興、張苞,聲淚俱下,太后異常擊節,恩旨譚鑫培著賞食三品俸。時人有詩歎道:梨園子弟貌如仙,一曲琵琶萬錦纏。

  新領度支三品俸,江南羞殺李龜年。

  這日,是端陽佳節,皇太后高興,召集懿親大臣,賜宴頤和園,命人召譚鑫培等一班名角入宮演劊一時楊小樓等別個戲子都到,只有譚鑫培未到。太后性急,叫人去催,依然抗旨。

  太后怒道:“叫天兒不過是個戲子罷了!架子這麽的大,連我的旨意都敢違抗起來,那還了得!著內務府趕速出牌去傳,問他脖子上長有幾個腦袋兒?問明瞭趕速回我的話!”太監才待去傳旨,只見一位親王大臣跪倒求恩,口稱:“老祖宗息怒,諒譚鑫培斷不敢如此放肆,其中才有別情,懇恩即由臣親自去傳他!”說畢,碰頭不已。太后瞧時,這求恩的就是新授民政部尚書肅親王善耆。

  原來善耆也是嗜戲成癖,曾從譚鑫培學戲,嘗與花且楊小朵合演《翠屏山》,善耆扮石秀,小朵扮潘巧雲,演到巧雲峻詞斥逐石秀之時,石秀抗辯不屈,巧雲厲聲呵道:“你今天就是王爺,也得給我滾出!”聽戲的人皆相顧失色,楊伶談笑自若,扮石秀的善耆,更是樂不可支。譚鑫培嘗語人道:“我死後得我傳者,惟肅王爺一人而已。”所以現在見太后要辦譚伶,就替他跪下哀求。皇太后道:“不庸這麽費事,戲子原是隸屬內務府內,叫內務府按法懲治就結了。”善耆再四哀求,太后方才允准。

  善耆立刻驅車到譚鑫培家裏,譚鑫培出來迎接。善耆道:“你真大膽,老佛爺惱得什麽相似,虧我求了下來,快同我一起走!”譚鑫培道:“王爺,你是極聖明的,什麽事瞞的過你!

  諒我一個戲子,哪里敢抗旨?只因我犯有一個毛病,不敢進宮是真的。”善耆道:“奇了!好好的又有什麽病呢?就是有病也不妨據實陳明,佛爺是極慈悲,極肯體恤下情的。”譚鑫培道:“現在明詔禁煙,王爺們都在戒煙,我是有癮的人,不吸足烏煙,再不能夠唱戲。我要應召,勢必至攜帶煙具入宮,那是我犯禁的事,如何使得!有這麽一層爲難,戲子所以未敢遵旨。王爺,你聽我講的錯了沒有?”肅王道:“你的話也是實情,我替你據實奏明,請旨定奪是了!”當下善耆回奏太后,太后笑道:“我當是什麽?原來不過爲了吸煙的事,那又礙什麽,叫他儘管入宮抽吸就是了,只要他戲唱的好,我還派兩個太監替他裝煙呢!”善耆告知譚伶,譚伶大喜過望。從此後煙禁雖嚴,譚鑫培奉旨吸煙,再沒有人敢來查禁了。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