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回 爭路約制府運機謀 辦衛生警員鬧笑柄







  話說這一年是光緒三十二年丙午,國務最爲繁重,宣示預備立憲,改革官制,改訂藏約,前回書中,都已敘明。更有一個絕大的鐵路風潮,各處的紳商,爲了此事,開會演說,不知費掉幾多唇舌?各省的疆吏,爲了此事,函電交馳,不知費掉幾多心思!弄到結果,天可憐見,心思唇舌,總算沒有白費,依然達到收回自辦的辦的,只不過又花了一大注冤錢。當下兩湖總督張之洞,因收回粵漢鐵路自辦的事,辦理完結,拜折奏陳,其辭道:竊臣于上年二月間,訪聞承辦粵漢鐵路之美國合興公司,並未知會中國,私將公司底股三分之二,售與比國公司,董事亦大半易置比人。查比與法通,法又與俄合。京漢鐵路,已由比法兩國合辦,若粵漢鐵路再入其手,則中國南北乾路地權,全歸比法等國掌握之中。與俄人所起東三省鐵路,鈎連一氣,既扼我之吭背,複貫我之心腹。而借款本息太巨,年期過久,限滿後斷無贖回之望,其爲中國大患。殆有不忍言者。臣探詢既確,焦灼萬分,立即電致湘省官紳,並致鐵路總公司大臣盛宣懷,痛言利害,竭力爭持,以合興無端違背合同,亟應據理責言,廢棄前約。自臣創此議後,湘鄂粵三省紳民漸次傳播,始知有粵漢路約不善之說。議論推敲,群思補救。無如合興公司既異常狡執,美國富商複遣合興之党柏士,來華運動,自稱系華豐公司,願借給中國鉅資,助我與合興廢約,而另立合同,將此路歸其承辦。其實華豐無異合興,然而術詭言甘,於是被其煽惑者,忽倡以美接美之說。衆議紛紜,大爲所動。臣以合興公司違約失信,覆轍在前,若仍聽以美接美,是直以移花接木之計,愚弄中國,一切權利仍落他人之手。中國絲毫不能收回,與所以籌議廢約之故,自相矛盾。遂電滬力阻其議,柏士因親至京師,介其公使,向外務部要求。外務部函令來鄂就臣商辦,其駐漢美領事,複多方爲之遊說。臣面告以此約必廢,無可商議!柏士到滬後,複三次來函,攬辦路款,均經臣嚴詞駁拒,堅不允行。由是袒美者鹹嗒然失望,而怨謗紛來,阻撓百出,籌議廢約之事,益形棘手矣。

  迨上年十一月初三日,臣承准軍機大臣,字寄光緒三十年十月十一日,奉上諭禦史黃昌年請挽回路政一折,“粵漢鐵路,關係緊要,現在合興公司正議廢約,應即另籌接辦,著張之洞悉心核議,妥籌辦理,以挽利權。原折著抄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欽此”。臣自奉明旨,責有專歸,乃益抱定宗旨,不敢爲異說所搖。然爲難之處,不一其端。臣初意以爲盛宣懷爲與合興公司訂約原議之人,系鈴解鈴,貫資一手,故開誠佈公,往復電商,深冀其相助爲理。不意籌商累月,盛宣懷屢因宿疾纏綿,困臥不能辦事。正當吃緊之際,臣去電兼旬,杳不得複,偶有病間答復,而精神未能貫注,終不得此事要領。此時盛宣懷病勢甚劇,屢瀕危殆,無怪其然。而湘中官紳之派赴上海者,一則主張訂借美款,幾爲柏士所愚;一則徑自聘用律師,直令赴美,與合興涉訟。均經臣飛電力阻追回。其事乃已,群議紛歧,輕舉妄動,幾誤大局。此其爲難者一也。臣以事機危迫,稍縱即逝,不得已始徑電出使美國大臣梁誠密商辦法。該大臣複稱中國廢約之說,喧騰報紙,美公司已預爲之地,由彼富商摩根,將此國股票,重債收回一千二百分,以爭事權仍在美國之手。即與合同不背,不能再言廢約。美政府極力袒護,屢飭其駐京使臣柔克義,向外部干涉,聲言美政府斷不允廢此約。

  合興總辦惠惕爾,因出使大臣梁誠,持正力爭,辨詰甚緊,遂擬撇開梁誠,自行來滬,設法把持此事。經臣聞知,切電上海總公司,轉告惠惕爾彼即來華,無論改何辦法,臣斷不承認,囑其飛電阻回。此其爲難者二也。臣往復與駐美使臣梁誠電商,直言廢約,或致有礙國家交涉。改爲贖約,則僅商務往來,事出和平,彼政府自無從干涉。該大臣因就此意與合興公司反復磋商,彼延前美國兵部大臣路提,前美國按察司英格瀾爲主謀。

  梁誠乃延聘前美國外部大臣福士達,鐵路專門律師良信等,與之抗議。路提以美國國體,東方商務,種種關礙爲詞,語意堅決。福士達等再三辨詰,始認原定合同之疏漏,合興辦事之含混,允聽中國政府修改合同,收回權柄,由美國政府擔保,永不轉替,而贖約則堅不允許。經出使大臣梁誠,痛切開導,力陳三省之輿情,中朝之意旨,微臣之定見,大局之利害,路提等甫允開議售讓辦法。而合興索價浮冒,初開七百萬金圓,繼又索公司酬勞二十五萬金圓,借票餘利四十余萬金圓,利息在外。經與駁減,彼即以股東未曾議定,經月遷延,不允遽決。

  比主複遣其親信至紐約,極力阻止,事幾中變。此其爲難者三也。迨復議定贖路全價六百七十五萬金圓,另給利息,甫將革約彼此簽字,而比政府竟電美外部強行干涉,比主複面晤摩根,唆使悔議,並介美總統之友美國上議紳比治遲轉告美總統,力翻此案。美總統適接其駐華使臣柔克義電,誤會我政府無意廢約,且疑臣與出使美國大臣梁誠,非均政府授權經理之人,遂欲挑剔廢約兩字,藉端以廢草約,危機頓迫,幾幾功敗垂成。

  臣於七月十三日電奏內,已詳晰陳明。此其爲難者四也。幸荷聖明昭鑒,俯准施行。外務部亦悉力主持,一再照會美使,聲明臣與梁誠,實有辦理此事之權。美總統尚知慎重邦交,轉而允許,其事乃定。而湘鄂粵三省紳民,驟欲籌此六七百萬金圓,約華銀千余萬兩,斷斷無此力量。假使款不應手,非但立誤事機,抑且貽羞中外。此其爲難者五也。臣自奉旨籌議粵漢路事,即屢次分電湘粵官紳,公議切實籌款之法。嗣准兩廣督臣岑春煊十二月十一日來電雲,此事必須備有贖路的款,方能爭論。

  而粵紳渙散,倡議者無錢,有錢者不管。紳力斷不足恃,官力則艱窘已極,更無擔任如此大宗之力。且果使廢約,立須鉅款應付,即有別項籌款之策,亦緩不濟急。愚以爲宜由鄂湘粵合借洋款若干萬,分年勻攤,認還此款,借成約廢,即以贖路。

  不廢,立時付還,虛糜利息,亦尚有限等語。而湘紳商電亦無立籌鉅款之策。臣體察湘鄂粵三省情形,既屬相同,不得已始定借款之議。一面電商湖南撫臣,轉詢湘省各紳。湖南撫臣複電雲,與諸紳熟商,均應遵辦。遍加詢訪,惟英領事所開利息較輕,借款交付實磅,不須折扣,惟於粵省別有要索利益之事。

  臣婉辭推謝,致借款之議,久懸不定。迨本年八月初二日,猝然接到出使美國大臣梁誠電,合興股東已將草約批准,第一期款美金二百九萬八百零六圓,應於西曆九月七號即八月初九日在紐約交兌,計期已近,務請合三省全力迅即籌足。於西九月七號以前電匯到美,免致變局等語。臣電致梁誠,懇其展期十日,以便趕籌。複電雲,第一期款商緩十日,福上達謂前遵尊電,將贖款備齊,悔約索價各節,警告摩根,正約六號簽押與否,視此期交款爲從違,若再生變,萬無挽回,務祈如期電匯等語。蓋合興之意,料知中國貧窘,斷不能於旬日間猝籌數百萬鉅款,故其總股東于草約定後,已將三個月,多方推宕,延不批准,此事成否未定,以致籌不能籌,借不敢借,直至屆期前七日,始電告中國,批准立索交款,若款不能集,則此約全翻,轉將譏我無款自誤。此謀至狡至毒,蔑以加矣!其時英領事先期赴廬山避暑,臣逆料急而相求,要求必甚,且議訂合同,亦須兼旬以外,而應付合興之款,若愆期一日,全局俱翻。當此之時,既不能乞援於外洋,複不能求助於他省,以關係中國南疆全局之大,舉特旨飭辦之要政。議論兩年,全球皆知,若徒以無款之故,竟致不能收回,自棄草約,不惟利權永棄,而且令各國譏笑中國辦事者,皆空言無實之人,以後一切邦交,種種窒礙。此七日之中,臣憂煎萬狀,繞室傍徨,此事結局如何,竟不敢預料。此其爲難者六也。幸湖北官錢局,信義素著,尚爲各國銀行所信,臣召集司道懇切籌商,均以大局利害所關,同心擔任。立即一面飭官錢局設法擔保,先同滙豐銀行,息借銀三百萬兩,官錢局湊集銀二十三萬兩,竟如期電匯已到美國,實非臣意料所及。當即將贖路正合同,電由軍機大臣代奏,請旨畫押欽奉俞允。一面電招英領事回漢,商訂借約。英領事見臣處第一期付款,已能暫行自借應付,而贖路事關係大局,亦願助成盛舉,於是前所要求者,不再提及,合同條款,悉照光緒二十六年八月,湖北因保護長江,籌備餉需,向滙豐銀行息借五十萬兩成案辦理,業經將合同咨明外務部在案。此項借款,於鐵路權利,固絲毫未嘗有所假借也。借款既定,應付合興第二期款,遂於中曆九月十二日,全數交清。合興即於是日,分電滬粵兩處公司洋人,將在滬存儲之圖表冊籍,在粵已修之鐵路,及機車房棧一切備用材料,悉數點交中國委員接收。經臣派員分別接收清楚。查此次合興所訂售路合同,載明中國政府,可將合興公司在中國所有産業,巳成鐵路材料,測電圖表,開礦特權,以及在中國所有權利,無論明指暗包,一概全行收管等語。玩開礦特權,及明指暗包之言,可知從前所失權利之大,實無窮盡,今幸得全數贖回,從此永斷葛藤,消彌巨患,此皆仰賴朝廷之威德,及樞部諸臣同心匡助,三省紳民協力圖維,出使大臣梁誠才識兼優,忠實爲國,規畫辯論,妙協機宜,故此事克底于成。現已議定修路之款,由三省官紳合力籌集,決不再借洋款,惟款由本省紳民集股,只能各籌各款,各修各路,大綱必歸劃一,而辦法不能盡同,與他處鐵路之借款興辦者,迥不相侔。紳民辦事,全賴地方官相助爲理,似須責成本省督撫,督飭司道及地方官既紳士商民,因地制宜,設法籌辦。庶情形不致隔膜,工程亦免延擱。謹奏。

  皇太后覽奏之後,笑向德宗道:“鬧了這許多時光,總算辦妥了,張之洞倒也有點子能耐。現在蘇杭甬鐵路草約,已經撤廢;日本人在奉天造的新奉鐵路,也經袁世凱贖轉;粵紳辦的新寧鐵路,也已動工。這會子這一條乾路,又爭回了自辦。

  從此後鐵路上再沒有洋人勢力了,不知要免去多少是非口舌呢。”德宗照例應了兩個“是”字。皇太后又隨後翻起兩個折子,一瞧時,都是奏複奉旨交議禦史趙啓霖統籌禁煙事宜的。

  設立總局一折,分別議准的事:一個是度支部奏複奉旨交議禦史趙啓霖禁煙期於實行一折,統籌禁煙事宜及土藥稅仍舊辦理的事。太后瞧過,並不發言,提起朱筆,批了兩句“照所請,欽此”的話,隨向德宗道:“這麽辦好麽?”德宗照例答了句“甚好”。原來兩宮振精刷神,辦理新政,已於八月中,降旨嚴禁鴉片,定限十年以內,將洋藥土藥之害,一律革除淨盡,所以才有這麽的折奏。當下民政、度支兩部,奉到朱批,各自分頭辦去。

  且說這民政部管理著內務,事務最爲紛繁,又因部署新立,各項人員都系生手,既無舊例可援,僅有新章堪守,辦理各政,就不免時鬧笑柄。即如衛生巡警的成績,已足令人噴飯。

  一日,北京西城粉子胡同某姓宅裏,死了一個婦人。這婦人死的緣故,爲是難産。衛生巡警見有死人,照例原該干涉,爲的是怕有時疫等症有礙衆共衛生之事。當下衛生巡警見粉子胡同有了死人,忙來詢問緣故。該宅主人照實回明。巡警飭他收殮,這都是官樣文章的事。不意這巡警出去之後,忽又回來詢問,這死的是婦人還是姑娘?該宅主人啐道:“是你們家的姑娘!”是一樁笑柄。還有崇文門外高家營丁姓,死了一個人,報知南營參將衙門,領有收殮執照。忽有巡警到來,問他爲甚不報本區警局?丁姓回言,已經報知參署,領有執照。巡警又道:“這一回就這麽,以後如果再死人,須到本區來報告。”

  丁姓怒駡道:“以後即死掉你一家人。”這又是一樁笑柄。又一日,警廳忽發奇想,取締擔糞夫子,飭五城內糞廠,悉移向五城之外,並且抽收糞捐。糞夫爲了城外道遠,已不樂從,又聽得抽捐之信,於是相率罷工。五城內大小住宅,糞無所出,積穢不堪,警廳沒法奈何。某相府爲了此事,特地遣丁片請廳官除糞,廝鬧不休,經多人解勸始免。這一年,東三省盛傳鼠疫,各省都設法預防。京師系首善之區,防備得格外認真。順天府即在民政部裏領得防治鼠疫費三萬兩,設立局所,選派醫員,約耗三千餘兩;購辦藥水,置備器具,約耗千餘兩。不意比戶查稽,病死的人,很是不多,擬把所存餘款,用到各州縣。

  據檢疫員報告,僅三河境內一二家有疫,其餘各處,均無傳染。

  局長檢點藥物,十存八九,蹙額道:“這麽大的地方,怎麽竟沒有病人,奇怪不奇怪?”新政初行,種種笑話,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暫且按下。

  卻說中國疆域之大,人材之衆,頻遭外侮,厄苛屢政,官吏酣歌恒舞,人民夢死醉生。偏有一個絕大怪物,震雷一聲,天地開張,睡獅奮吼,百獸震恐,從這夜氣沈沈當兒放出一線光明,把睡熟的人全都驚醒。你道是什麽?就是革命黨,就是革命黨主張的民族主義。這一個主義,從個人起點,漸漸浸透到社會,漸漸蔓延到全國,到這會子聲勢之大,氣慨之雄,簡直是不可比擬!各省優秀分子,雲合霧集,在日本東京地方,組織一個革命同盟會,凡興中會、華興會、三合會等各革命團體體,聯合同盟,一致進行。

  這日,革命同盟會開成立大會,五湖四海英雄,三江八閩豪傑,無不齊集。先由會長孫文報告各革命團體合併手續,次由副會長黃興演說合併緣由。這孫文,號逸仙,廣東香山人氏。

  初入興中會,潛謀革命。乙未十月,謀在廣州地方起事,作事不密,被官軍偵知,急遁海外。會員陸皓東等都送掉性命,死在官軍手裏。孫文逃至英京倫敦,被駐英公使襲照瑗捕住,經英政府出場干涉,才得釋放。黃興,字克強,湖南長沙人氏。

  庚子年與陳天華、宋教仁等創設華興會,定期十月中,在長沙舉事。不意九月十五日,機關已經破露,於是不得不逃到日本來。

  當下孫、黃兩豪傑報告才畢,就見會員中一個少年英雄,跳上演壇來。衆會員瞧見這個少年英雄,頓時掌聲如雷,都說:“伯先又有偉論發揮了。”原來這少年姓趙,名聲,字伯先,江蘇丹徒人氏。南洋陸師學堂第一次畢業生,曾做江南陸軍三十三標統帶。一日,帶了兵士,遨遊山水,猝詣故明孝陵,問衆軍士道:“你們知道這一座皇陵中,是哪一朝皇帝?”那軍人中有曾受過教育的,略能道出一二。趙聲就起立演說,詳述明末清初歷史,滿人如何淫暴,殺掠如何慘酷,慷慨激昂,聲淚俱下,軍人全都感動,無不泣下沾襟。這一件事情,被制台知道了,要把趙聲大大治罪。怎奈查無實據,只得把他撤差完結。部下軍士感他平日恩義,都有依依不捨之態,臨行話別,無不紅暈於眼。趙聲撤掉差使,舉動很是自由,邀遊南北,物色英傑,爲革命實行之預備。在北京時光,與吳樾異常投機,離京之後,吳樾遺書趙聲,有“某爲其易,君爲其難”之句。

  趙聲贈詩吳樾,吳複書稱“每一誦之,則心爲之一酸,淚爲之一出。”其詩是:淮南自古多英傑,山水而今尚有靈。

  相見塵襟一蕭灑,晚風吹雨太行青。

  雙擎白眼看天下,偶遇知音一放歌。

  杯酒發揮豪氣露,笑聲如帶哭聲多。

  一腔熱血千行淚,慷慨淋漓爲我言。

  大好頭顱拼一擲,太空追擾國民魂。

  臨時握手莫咨嗟,小別千年一刹那。

  再見卻知何處是,茫茫血海怒翻花。

  又有《登越王台》一首,其辭是:

  七雄兼併真無謂,劉項紛爭只自殘。

  獨向天南開版籍,能將文化服夷蠻。

  公真攫鑠威名古,我尚飄零姓氏慚。

  今日登摟憑北望,中原雲霧正漫漫。

  又有《乙酉初度寄友》一首,其辭是:

  百年已過四分一,事業茫茫未可知。

  差幸頭顱猶我戴,聊持肝膽與君期。

  欲存天職寧辭苦,夢想人權亦太癡。

  再以十年事天下,得歸當臥大江湄。

  當下趙聲朗聲演說,無非是勉勵同志,消除意氣,積極進行的話,聽者掌聲如雷。趙聲說罷,接著又跳上一個少年來,只聽衆人都道:“獅眼兒林大將軍上臺了。”果見那少年虎頭獅眼,氣宇不凡。原來此公姓林名文,字廣塵,一名時填,福建福州閩縣人氏。他的祖爺爺,就是當代赫赫有名的雲南撫台林鴻年林大中丞。林文雖是世家子弟,卻絲毫沒有紈袴習氣,生得聰明穎悟,氣度偏又恢廓,性情偏又恬淡,生平以武侯、淵明自況,嘗制一水晶小章,文曰:“進爲諸葛退淵明”。接物待人,卻偏又豪邁爽俠,豐儀清雅,軀幹修偉,兩目精光射人,人皆稱他爲“林大將軍”;又因他書法遒勁,党中人戲稱他:“林將軍獅子眼扁擔子”,他因自號爲“獅眼兒”。自幼失恃,賴姊氏鞠育長成,年二十一,奉姊命東渡留學。初入成城學校,後進日本大學法科,悉心窮研國際公法及國法學,至於私法,即擯不屑學,道:“此種刀筆吏事情,不是吾輩所當急的。”治陽明學、禪學,很有心得。他的老姊,嫁與沈葆楨爲媳,萬里奇書,常囑他勵志勉學。林文到東之後,見國事日非,深憤政府無狀,遂決計捨身救國,投入革命黨。黨魁孫文很是器重他,林文在黨裏頭,跟黨員汪兆銘號精衛的,胡衍鴻號漢民的,倪炳章號映典的,黃興號克強的,趙聲號伯先的,最爲要好。嘗向諸友道:“我若不幸,未及報國而死,負吾良姊了。”奔走國事餘暇,喜爲詩歌,其詩有散見於香港《中國日報》者,如:落葉聞歸雁,江聲起暮鴉。

  秋風千萬戶,不見漢人家。

  仆本傷心者,登臨夕照斜。

  何堪更回首,墜作自由花。

  故國河山遠,秋風鼓角殘。

  登臨悲歲促,涕淚向人難。

  路盡大應近,江空月自寒。

  不辭隨落葉,分散去漫漫。

  □□□□□,干戈久未安。

  豺狼充道路,刀俎盡衣冠。

  大地秦關□,秋風易水寒。

  雪花歌一曲,聽罷淚漫漫。”

  秦始河山百二重,而今無地覓堯封。

  鄭洪義舉斜陽冷,葛岳奇才碧水空。

  人事何曾哀樂盡,野花依舊寂寥紅。

  魚龍殘夜誰能嘯,只此傷心萬古同。

  □□□□□□□,□□□□□□□。

  李杜文章嗟莫及,藺廉肝膽喜相磨。

  西方有夢歸猶急,北斗無聲淚更多。

  太息江東豪傑盡,糟糠無複鑄夷齊。

  年逾弱冠,不言婚娶,或問他爲甚久不言娶,林文正色道:“瓜分之禍,旦夕立至,尊嚴祖國,行見丘墟,親愛同胞,將即于奴,豈志士授室時耶?”當日林文跳上演壇,向衆人道:“革命的事情,尚實行不尚空談。自吾黨組織到今,日日以革命鼓吹,日日以革命號召,究竟真實幹過了幾回?在明白的人呢,果然知道我們持重,不肯輕舉妄動;不明白的人,只道我們挂著虛牌子哄人,就難免要說我們壞話。這件事跟革命進行的前途,很有關礙。現在難得各黨合併,革命的勢力,頓時雄壯了許多,不如趁這當兒,切切實實幹一回兒,一可以爭回已失的名譽,二可以喚醒內地同胞的立憲癡夢。諸君以爲如何?”

  話聲才絕,早見衆中又跳起一個少年來。衆人都喊道:“遁初起立,又有驚人議論發表了。”原來起立的那位少年,姓宋,名教仁,字遁初,一號桃源漁父,湖南桃源人氏。天資俊偉,志願不凡。十二歲喪父,家境很是清貧。刻苦好學,年未弱冠,文名已經大著。癸卯年,在武昌文普通學堂肄業,即抱改革大志。這時光,只有二十二歲呢。甲辰年八月裏,回到湖南,與黃克強、劉揆一等,組織華興會,推舉黃克強爲總理,共分五路,教仁自己主持常德一路。又與同志胡經武在湖北地方,設立機關,名叫科學補習所,以與湘中遙應,大集同志,定議十月十日起義。不意才到九月十五日,機關已經破露,教仁從常德走長沙,知道武昌學校已將己名除掉,於是逃到上海,乘郵船到日本,入東京宏文學校,又入早稻田大學。乙已年,創辦《二十世紀之支那》雜誌,鼓吹革命。孫文從歐洲到日本,會合各省革命同志,組織同盟會,宋教仁也很出力呢。欲知宋教仁此時起立,有何驚人議論,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