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回 親香頰慈宮寵慧女 頒珍饌聖後念勳臣







  話說海澱的莊農人家,那些村童莊婦,見了裕太太、德菱、龍菱的人品衣服,幾疑天人下降。村童相告語道:“此等貴婦,是要進宮去做皇后的。”裕太太等聽了,付之一笑,也不同他計較。坐了一會子,喝了一口茶,吃了點子點心,上轎重行。

  霎時,經過一座牌坊,刻鏤很是精美。過了牌樓,已望見宮門。

  相離不過百步遠近,但見三座宮門,都幽在宮牆裏頭。正門很大,左右二角門略校正門緊閉,知非太后進出,不輕易開的。

  離宮門五十步,有兩所房屋,滿駐著禁衛軍。宮門處站著十來個翎頂輝煌的官員,言語喧嘩,不知在議論著什麽。

  轎子抵左角門歇下,即見有人入門呼道:“到了,到了。”

  裕太太等下了轎,就有兩個四等太監出來迎接,後面跟著十個小太監,手持廿尺高十尺長的黃絲簾,圍轎作幕,此乃太后特恩,被賜者非常榮幸。兩太監很是恭敬,肅迎裕太太等入門。

  門內是一座廣院,平鋪白石,約有三百尺見方,院中花壇極多,植著古松。松樹上懸挂著許多鳥籠,內養各色雀鳥。後面是紅牆,三座門也與外面的差不多。兩邊廊房十二間,就是朝房。

  廣院中官員很多,都穿著公服,正在忙什麽。見了裕太太等,立即肅靜無嘩。兩太監引裕太太等進一間廿尺見方的屋子裏,屋中擺著紅木枱椅,椅上都鋪著紅墊,窗上都挂著絲簾。不到五分鐘,就有一個衣服華麗的太監,進來道:“太后有諭,召裕太太及兩位小姐,在東宮陛見。”兩太監即跪下代應道:“是。”娘兒三個跟著太監從左門進去,到一廣院。院北是仁壽殿,兩邊房屋,也都軒昂壯麗。太監導人東側一室中,陳例著紫檀桌椅,雕刻得很是工細,上鋪藍緞墊褥,四壁都懸著藍絨壁衣,挂著自鳴鍾十四架,式樣各各不同。旋有兩個宮婢出來道:“老佛爺正梳妝呢,請太太小姐稍候片時是了。”此後太監來者,絡繹不絕,送牛奶,送各種雜物,約有二十多件,都是太后賞賜的。接著又賜三個嵌珠金戒指。

  一時,太監總管李蓮英至,穿著二品公服,紅頂孔雀翎,雖然滿面皺紋,老醜不堪,舉止倒很翩翩。笑向裕太太道:“老佛爺就要召見了。”又取出三個玉戒指道:“老佛爺賜裕太太及兩位小姐的。”娘兒三個拜領了。李總管才去,就有兩位宮眷走來,都是慶王的女兒。這兩位郡主,一見裕太太等,就問太監道:“她們會講中國話不會?”太監道:“她們原是中國人,會講數國方言,中國話本來知道的。”兩位郡主,不勝駭詫,相語道:“很奇怪的事,怎麽她們也會講中國話?”隨道:“太后候你們進見呢。”裕太太等隨著,經過三個院落,到一大殿,刻鏤得精美無倫。四面廊裏,都懸著明角燈,燈上罩著紅絲,垂著紅纓,紅纓之下,都系有寶玉。左右配殿,刻鏤也很工致,挂的燈也差不多。才走到殿門口,又遇見一個婦人,裝束與慶王郡主相似,不過頭上戴有一枝金鳳凰。這婦人笑容可掬,與裕太太等握手相見,很是殷勤。詢問他人,才知就是德宗皇后。皇后道:“太后特叫我來迎接你們呢!”裕太太未及答話,就聽得殿中大聲道:“快進來陛見。”

  裕太太率同二女,肅容趨入,見太后端然上坐,忙著通名行禮。太后早含笑起立,相與握手。太后道:“裕太太,你用什麽法子教育你子女?真奇怪的事,她們久居外洋,我是知道的,怎麽講的話,竟與我一般無二,並且模樣兒又這麽的俏麗?”

  裕太太道:“她老子管教得很嚴,先教她們中國文字,然後再學別的,並且督責的很勤。”太后道:“我很喜歡她老子這麽的教養。”說著,挽了德菱的手,細瞧她面龐,含笑親她的兩頰,向裕太太道:“我很願這兩個孩子晨夕伴著我呢!”德菱聽了,異常歡喜。太后又詢問所穿的巴黎衣服,德菱一一回奏。太后道:“我這裏不很瞧見西裝,你們不必更換中國裝,我也可以常瞧瞧呢!”

  此時太后身旁,站著一個目光炯炯的少年男子,太后道:“我引你們見光緒皇帝。”隨指少年道:“你們叫他萬歲爺,叫我做老祖宗就是。”裕太太等遵旨,次第與德宗握手相見。

  德宗雖也帶笑應酬著,舉止之間,未免含著忸怩態度。忽見李總管跪奏:“輿已備了。”太后笑向德菱道:“你們跟我朝堂去罷!”說畢,隨舉步走出殿來。衆人隨著出外,到殿廊裏,瞧太后上了露輿,八名太監擡著,兩個扶轎的,左邊是李總管,右邊的也是個很體面的太監。輿前四名五品太監,輿後十二名六品太監,手裏都執著衣服鞋襪脂粉梳刷鏡奩煙袋等物。兩個老媽子,四個宮婢,也都拿著東西。未後一太監,還負著一隻黃椅。德宗在輿的右邊隨行,皇后與諸宮眷,在輿的左邊隨行。

  一會子到了朝堂,這座朝堂,很是輝煌壯麗,長有二百尺,廣有一百五十尺。帝後寶座,設在暖閣裏。暖閹系檀木所制,上雕鳳穿牡丹花樣,精美無雙,長有二十尺,寬有十八尺。四邊都有二尺高的矮欄杆圍著,雕鏤得十分細緻。只有二門,可容一人出入,門前有階六級。暖閣之後,張著小屏風。小屏風前,就是寶座。太后居中,德宗居左。太后寶座兩旁,有翣兩個,下端是黑檀的,上插孔雀羽,成爲扇形。寶座前設一長案,一切鋪飾,都是黃鵝絨的。小屏風後,還有一個極大的刻木屏風,長有二十尺,高有十尺,雕紋也很精致。

  太后將登寶座,囑皇后與諸官眷立于屏風後。宮眷中有一個叫四格格的,是慶王的女兒,青年守寡,太后很是憐愛她。

  當下四格格問德菱道:“你在外洋生長,我聽得人說,凡往外洋的,必要喝他們的水,喝了之後,就要忘掉故土。你會講外國語,是跟他們學的,還是喝了水會的?”德菱道:“你哥哥載振,往倫敦賀英皇愛德華加冕,道經巴黎,我也曾遇見過。

  彼時咱們老人家也得著請柬,我本可以同行的。後來會了雲南交涉事情緊急,沒有到。”四格格忽問道:“英國也有主子麽?

  我想起來,咱們太后是世界的主子呢,英國不該再有主子了!”

  四格格之姊,是皇后的弟婦,爲人倒很敏慧,聽了乃妹的妙論,不禁失笑。皇后聽不過,向四格格道:“你怎麽這麽的蠢!

  我知道外洋諸國,都有主子,並且有幾國還是共和政體的,美國就是共和政體之一。對於吾邦,也很友愛。可惜中國人到美國去的,都是下等社會,他們只道華人都是這個樣子。’我很願貴族滿人,也到他們那裏去,叫他們知道咱們的真象。”

  說著時太后已經退朝了。太后道:“朝事結了,咱們去聽戲罷!今兒天氣很好,步行去罷!”於是太后獨行于前,衆人跟隨于後,這是宮裏頭的規矩。途中,太后時把所愛的地方與東西,指示宮眷,又叫德菱等並肩行走,這原是非常特恩呢。

  太后所愛之物,無非是花草禽鳥狗馬之類。太后極愛一犬,犬名叫海獺,異常馴良。離朝堂不遠,有一廣院,院之兩旁,有兩個很大的花籃,是用天然木植編制成功的,足有一十五尺高,滿覆著紫藤花。籃編得極其精美,太后非常憐愛,花含苞時光,必然集衆欣賞。由廣院入循廊,沿著山坡,彎彎曲曲,走了好一會,始達劇場。劇場的建築,非常奇異,凡樓五層,面臨空場。戲臺共有三層,連級而上,第三層是專貯佈景巴子戲衣的。

  第一層一如尋常戲臺,第二層式如廟寺,專演鬼神戲劇的。劇場兩旁,翼以長屋,外面護以長廊,這是專備各大臣被召聽戲之所。劇場對面,三間房屋,是專備太后聽戲的。高懸扁額,書著“頤樂殿”三字,房屋高約十尺,與戲臺相平。室外置有活動玻璃窗,夏天換上綠紗簾,兩間是備起坐的。右側一間,是備休息的。休息室裏頭設有一長榻,可以隨便坐臥。衆宮眷跟隨太后,入了休息室,戲即開幕。第一出是《蟠桃會》,熱鬧異常,唱的曲卻是梆子腔。後人有詩歎道:潑寒妓伎奏升平,南府新開散序成。

  不是曲終悲伴侶,似嫌激征雜秦聲。

  太後坐在榻上,衆宮眷侍立兩旁。太后問德菱道:“戲中情節,你知道麽?”德菱回奏知道的,太后很是歡喜。因又指示戲裏頭佈景,都是獨出心裁,想了法子,叫太監繪畫的。談了一會子,忽然道:“今兒你們來了,我心裏一歡喜,談得高興,竟忘記叫他們開飯了。你餓麽?你在外國時光,有中國東西吃沒有?想家不想?叫我離國這麽的長久,早想家想的了不得!不過你在外洋,那也不能夠怪你,因爲我派裕庚出使巴黎之故,現在我倒也沒有懊悔。你想罷,你現在可以幫助我的很不少,並且可叫外國人知道滿洲婦女裏頭,也有會操西語同他們一般的。”太后說話時,衆太監早把三隻長桌,移向太後面前,上面遮了一塊很精美的白臺布。並有許多太監,各攜食盒,在院中靜候。食盒都是木制的,漆成黃色,每盒可容四個小盤。

  桌子擺好,院中太監,列作雙行,直到那邊小門外,站成一條人甬道,食盒送進,互相遞接,直遞到房門口,房裏有衣履清潔的太監四個,接來置於案上。盤都是黃色的,上面覆著銀蓋,也有繪畫青龍及壽字的。食品共有一百五十種,列成三長行。

  大盤排在前列,其次是碟子,其次是小盤。佈置既畢,有兩個宮眷,各攜一個黃盒進來,就有太監移兩個小桌子到太后跟前,擺上食盒,啓去蓋兒,內有無數的精巧小盤,盛著各種糖果:糖蓮子,核桃仁,以及各樣及時瓜果。太后先食糖果,又賜給裕太太等,囑她們不妨多食,這東西味兒很好呢。

  食畢,宮眷收了食盒去。又進來兩個太監,前一個捧著一個金蓋白玉茶杯,杯下托著金茶託。後面的捧一銀盆,內有玉杯兩個,一個盛著金銀花,一個盛著玫瑰。兩太監走到太後跟前,齊齊跪下。太后揭去金茶蓋,取三五朵金銀花,置在茶裏,徐徐喝著。一邊喝,一邊告訴裕太太等:我怎麽樣的愛花,花的味和在茶裏,味兒怎麽的美,你們試嘗嘗,我知道你們總也喜歡的。隨叫太監賜茶與裕太太等。茶畢,即命吃飯。太監早把菜碗蓋兒揭去,隨叫裕太太等立在旁邊伴食。太后道:“往常聽戲,總是皇帝陪我吃飯。今兒因新客在座,皇帝是怕羞的,我不叫他在這裏了,就你們陪著我吃罷!”裕太太等忙叩頭謝恩,才執了銀箸吃飯。太后道:“你們站著吃飯,我心裏頭很是抱歉。但是祖宗的規矩,我也不能夠違拗,就是皇帝也不能夠在我跟前坐呢!我知道外國人知道了,定然要批評我。所以宮裏頭規矩,我很不願外國人知道。你瞧我在外國人跟前,舉止要大大的不同呢,我很不願他們知道咱們真象。”

  一時飯畢,太后起立道:“咱們且到那邊去坐坐,好讓皇後與宮眷等吃飯。他們吃飯,總在我吃了之後呢。”於是裕太太等,跟隨太后到中間裏,依舊聽戲。德菱立在門口,瞧皇后等吃飯。只是衆人環案而立,毫無聲息。

  此時太后歇中覺了,比及睡醒,天已將暮。太后向裕太太等道:“天已不早,你們進城,還有許多路,不留你們了。”

  隨命太監,取出賜物,卻是八個黃盒,裏面置的,無非是餅餌水果之屬。太后道:“裕太太,你家去告訴裕庚,叫他好好的將息著,我賜他的藥,叫他儘管服,不要緊。盒內的果餅,叫他也儘管吃。”裕太太率同二女,忙跪下謝恩。太后道:“裕太太,我很愛你兩位小姐,很願她們進宮做我的宮眷。”娘兒三個聽了,又跪下謝恩。太后道:“你們幾時來?來的時候,只消帶幾套衣服是了,其餘應用各物,當一一替你們置備。我先引你們去瞧瞧房間,我想就叫你們住在仁壽宮右側那三間屋裏。我住在仁壽宮,咱們娘兒親近些。”裕太太等跟隨太后到那三間屋內瞧時,果然十分軒爽,向外懸著庫獵箋扁額,上書“大圓寶鏡”四宇,卻是太后禦筆。四壁挂幾幅立軸,寫著“龍虎松鶴”等字,也是禦筆。後人有詩道:庫箋滑笏擗窠書,龍虎盤拿勢卷舒。

  朝罷重修惟禮佛,大圓寶鏡映雕疏。

  太后道:“房間做在這裏好不好?”裕太太等齊聲稱好。

  太后道:“你們兩日城就搬過來,能名不能夠?”裕太太口稱遵旨。於是別了太后皇后及諸宮眷,依然坐轎而返。欲知回家之後,更有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