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回 義和團大鬧天津衛 聶提督殉難八裏台







  話說剛毅且不傳拳首諭意,先問趙舒翹道:“你瞧義和團,是義民,還是匪從?”趙舒翹道:“講到同仇敵愾,果然是義民,只是旨意叫解散,做臣子的,只好遵旨辦理。”剛毅道:“你也知道他是義民,既然知道了,就不應這麽難爲人家。朝廷也不過是遮人耳目的舉動,你竟這麽認真起來,豈不誤會了意思。上年奉旨南下,我在南京,瞧見劉坤一所辦的儲才學堂,大有洋氣,很瞧不上眼,我就叫他閉掉了。做了你時,只怕又要請旨了。所說便宜行事,做臣子的只要于朝廷有益,不妨從權辦理。”趙舒翹連聲應是。

  剛毅隨傳入張德成、曹福田道:“你們扶清滅洋,朝廷也知道你們忠誠。洋人這麽強橫,天怒人怨,照理自應滅掉,你們辦的本不錯。聶軍跟你們做對,由我傳令叫他退去。你們的忠誠,我替你奏達朝廷。我的奏章一上,朝晚就有恩旨到來。”

  張曹兩首,萬分感激,連連叩頭道:“中堂聖明,真是屋裏頭跑出了太陽,無微不至!我們全仗中堂栽培。”剛毅又溫言撫慰了幾句,拳首退去。剛毅隨即上奏,力言團民忠勇有神術,此果倚以滅夷,夷必無幸。舒翹、乃瑩也上了一個保薦的摺子。

  不多幾日,密旨到來,叫剛毅導拳民入京。義和團奉了旨,蜂烝蟻聚,都趕到京裏來了。旬日之間,至者數萬。城裏城外,壇場設了個遍。供著洪鈞老祖、關帝、趙子龍、二郎神、周倉、馬超、黃忠、尉遲敬德、秦叔寶、楊繼業、李存孝、常遇春、胡大海、姜太公、梨山老母、九天玄女、西楚霸王、梅山七弟兄、紀獻唐、祈相國等各位神聖。

  王公貴人,爭著祟奉。大學士徐桐,尚書崇綺等,信仰尤篤。神聖下降,都在夜間,所以每到薄暮,拳民十百成群,呼嘯周衢,叫百姓燒香,香煙蔽城,結爲黑霧。入夜則通城慘慘如有鬼氣。大師兄出來,合市的人,都向東南跪拜。誰要非笑,就有性命之憂。拳民揚言欲得一龍二虎頭,一龍是指德宗,因爲他變法效法外洋的緣故。二虎,一指慶親王奕劻,一指李伯相。因爲慶王當著總理衙門差使,李伯相素有通番的惡名。徐桐特撰一聯,贈與大師兄,其詞道:創千古未有奇聞,非左非邪。攻異端而正人心,孝節廉,只此精誠未泯;爲斯世少留佳話,一驚一喜。仗神威以寒夷膽,農工商賈,於今怨憤能消。

  拳民這麽猖撅,各國公使,無不人人自危。俄國公使照會總理衙門,聲言他國將借亂事圖不利於中國,俄與中國親睦二百餘年,不得不直言相告。總署得著照會,不敢上聞。俄使要覲見,朝廷偏又不准。

  五月,朝旨派啓秀、博輿、那桐入總理衙門,又特命端王載漪爲總理,一班排外仇洋的人,占住了外交總機關。外交的手腕,自然異常靈敏,作出來的事,自然出色驚人。一日,日本使館的書記杉出彬,有事出永定門被董福祥的兵殺掉,屍身裂成數塊,棄于路側。拳民又把右安門一帶的教民住宅,放火焚燒。又把教民,不論男女老幼,悉數殺掉。接著又燒順治門內的教堂,城門晝閉,京中頓時大亂起來。剛毅、載漪,合疏請用團民。朝旨即命二人統率,於是拳勢愈熾。正陽門外的商場,爲京師最繁盛地方,拳衆縱火焚燒四千餘家,數百年精華盡矣。火延城闕,三日不滅。載漪倡言於朝,當派兵圍攻使館,盡殲洋人。太后召大學士六部九卿會議。

  這日,太后中坐,德宗旁侍。旨下之後,諸臣相顧逡巡,莫敢先發。太后道:“載漪、剛毅,力主剿夷,你們看是如何?”

  吏部侍郎許景澄道:“皇太后明鑒,此事斷斷不可。中國與外國,結約數十年,民教相仇的事情,沒一年沒有,總不過賠償而止。倘然攻殺外國使臣,違犯公法,必至召各國之兵,合而謀我。主張圍攻使館的,將置宗社生靈于何地?”太常寺卿袁昶道:“拳匪必不可恃,外釁必不可開。殺使臣,悖公法。

  如果皇太后聽了妄人之奏,中國定要滅亡。”袁太常聲音本極宏亮,此時動了氣,辭令激昂,聲震殿瓦。太后怒目而視,向左右道:“你們瞧瞧,袁昶那個樣子,明明是跟我尋氣。”袁昶碰頭道:“微臣何愛於洋人?實爲著國家存亡,願皇太后明鑒!”太常寺少卿張亭嘉道:“拳匪妖言惑衆,聖王所必誅,懇求皇太后趕速下旨痛剿!”亭嘉語雜閩音,太后聽了,不很明瞭,不去理他。倉場侍郎長萃在亭嘉背後,開言道:“這是義民。奴才從通州來,通州沒有義民,早就不保了。”載漪、載濂均言長萃的話,是人心不可失。德宗至是,再不能耐,開言道:“人心何足恃?多不過擾亂罷了。士大夫喜歡談兵,朝鮮這一役,朝議大家主戰,究竟一敗塗地。現在各國之強,十倍日本,倘然開釁,必無幸全。”載漪道:“董福樣猛悍善戰,剿回大著勞績,夷虜何患不平!”德宗道:“福祥驕騫難馭,各國器械犀利,士馬精強,非回部可比。”德宗自遭幽閉之後,每見臣工,不過循例兩三言,絕不談及政治。這日獨峻切發言,也知道啓釁必致亡國呢。侍講朱祖謀班次在最後,也力言福祥無賴,萬不可用。太后厲聲道:“你說董福祥無賴不可用,誰是可用的?你且說來!”祖謀道:“若必命將,依臣所見,還是山東巡撫袁世凱。拳匪亂民,必不可用。”載漪大聲叱罷,太后也不禁止。德宗默然,廷臣皆散。

  剛毅回到家裏,叫人請了義和團大師兄來,問他東交民巷各國使館,幾日可攻下?大師兄道:“洋人不用解法,一日便能攻下。只怕他們用穢物呢,神將見了穢物是不能近的。”剛毅道:“這也不妨,我叫董福祥助你就是了”大師兄道:“有了董軍門幫助就好了。”於是剛毅下令義和團與武衛軍協攻使館,人人拼命,個個爭先,敵愾同仇,大有滅此朝食的氣概。

  剛毅高坐城樓觀戰,笑向左右道:“使館破,夷人無瞧類矣,天下當從此太平”。趙舒翹起爲言道:“自從康有爲倡亂,天下擾擾,中堂起而芟夷之。皇上病失天下心,幸繼統有人。定策之功,中堂爲第一。”剛毅大喜。此時光怪陸離的義和團,皆禹步仗劍,口中念念有辭。前排的團衆,齊聲誦咒道:“左青龍,右白虎,雲涼佛前心,玄火神後心,先請天王將,後請黑煞神。”一邊誦,一邊直沖向使館去。不意使館衛兵,排槍利害,誦聲未絕,早都中彈而斃。那督兵的大師兄,瞧見團衆斃命,忙轉向東南方跪伏,默默誦咒。誦畢,突然站起,大聲呼殺,圍衆齊聲助喊,其聲動天。大師兄又焚香抛擲空中,請了列朝神聖,諸天仙佛,萬法齊施,千弩並發。似這麽仙凡合力,何難一舉蕩平?不意這幾座使館,竟是銅牆鐵壁,再也攻它不下。暫且按下。

  卻說直隸總督裕祿,默會端剛意旨,也就祟奉起義和團來。

  恰恰有四個道員,結伴去津,舟過獨流鎮,拳衆攔住欲殺,四人皆叩頭乞命。拳衆把他們牽赴神壇,聽德成審訊。德成審得是大員,忙釋去其縛,延之上坐,叫他們轉達總督,請餉二十萬,自任滅洋之責。四人應允,立刻上書裕祿。裕祿於是檄召德成,德成不理。裕祿公文,雪片似的來。德成怒道:“我又不是官吏,總督的威嚴,如何好施到我面上來?”裕祿聞之,連忙謝過,忙叫人備了八人轎,前去迎接。迎到衙門,開中門接入,用敵體之禮相見。特設盛筵,與他接風。酒至半酣,德成忽然睡去,呼之不應。一會子欠身而起,袖出鐵炮機管數事。

  裕祿問他這些東西,何處得來的?德成道:“我元神出去,從敵人那裏竊來的,敵人的炮都廢掉了。”裕祿聽了,深爲敬禮。

  德成出入督署,宛如大賓。裕祿上章保薦,稱其年力正強,志趣向上。又替他屢報戰功,得賞頭品頂戴,花翎黃馬褂。

  曹福田聽得張德成得了意,便也趕到天津來。一到天津,就登上城樓,詢問租界在何處?土人告訴他在東南方,他就伏地向東南叩首。好一會,起立道:“洋樓燒起來了。”果然東方煙起,衆人無不悚然。其實是河東民居恰好被焚呢。福田進了城,商民跪地迎接。福田在馬上叫他們起立,說道:“無須跪得,無須跪得。”聽得城中拳壇出令,叫闔郡持白齋,下諭:“無須無須,我也飲酒食肉的。”聽得洋貨店多被焚毀,也說“無須。洋貨入中國已久,商民何罪?”津民因此信奉得更加虔誠。福田室中懸挂的神像,是關帝、趙子龍、二郎神、周倉。

  另供一個木牌,寫著聖上楊老師。

  此時各國得著中國驚耗,已紛紛派兵來華援救,津城風聲鶴唳,一夕數驚。福田道:“不要緊,有我在此。”隨下令整隊開赴前敵,馬前執事,是洋鐵造的鼓吹大螺,紅旗上大書“曹”字,側書“扶清滅洋天神天將義和神團”。福田眼戴大墨晶眼鏡,口銜卷紙煙,身穿長衣,腰系紅帶,腳登緞靴,背負快槍,腰挾手槍,手中持著一枝秫稈,跨著高頭劣馬,笑語足人,隨往觀戰。

  行至馬家口,忽道:“前面有地雷,不可前進,不可前進。”

  繞道而歸。又令商民預備蒲包數千隻,麻純數千條。有人問他幹什麽的,福田道:“麻純捆縛洋人,蒲包是蒙他腦袋的。”

  福田不敢跟洋人開仗,不過整日大吹其牛。排齊隊伍,周行街市,遇見武衛軍,拿住殺卻,以報落岱一戰之仇。原來聶士成奉了相機剿撫之命,率軍到落岱,瞧見三千拳衆,正在拆毀廊坊鐵軌,諭禁不止,下令開槍射擊。拳民死掉不少,大恨土成,哭告裕祿,裕祿飭士成回軍蘆台。士成到天津,路中遇著拳民,拳民持刀直奔馬首,士成避入督署。裕祿替他緩頰,才得沒事。所以拳民遇見了武衛軍,就縛去殺掉。榮祿深慮聶軍激變,馳書慰問,大旨說“貴軍服制頗類西人,遂致尋釁。團民志在報國,願稍假借。”士成慷慨複書道:“拳匪害民,必致貽禍國家。某爲直隸提督,境內有匪,不能剿,如職任何?

  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辭!”部下將士,都替他扼腕歎息。

  士成向部下道:“吾無死所矣。”部將勸道:“咱們不如避向保定去罷。”士成喟然歎道:“戰死疆場,原是我的本分,特患不得其名。並且舉我幾年來辛苦練成的精銳,誤供兇暴,投諸一燼,真乃可惜。現在國釁既開,天津首當其衝,我奉朝命鎮守茲土,我兩目沒有閉,必要伸我職守,不許外國兵踏到這塊地上來。但是盡我的力量,如何擋的住八國聯軍?我是死定的了,只是這麽樣死,我的眼珠子,終是不瞑的。”於是率領部卒,退至楊村駐守,遏住洋兵的來路。不過一日光景,洋兵前鋒,已及楊村。聶軍拼命鏖戰,洋兵傷掉不少。洋將知道聶士成是勁敵,知難而退,退了回去;裕祿把此役都算做拳民之功,保曹福田得賞了頭品頂戴、花翎、黃馬褂,福田愈益威福自恣。此時津郡紳商深慮開戰之後,全城糜爛,求見裕祿,力請議和。裕祿道:“求我是沒中用的,這事由曹大師兄作主,我替你轉商曹大師兄罷。”衆紳商道:“全仗鼎力。”裕祿派人請福田到署,述明紳商之意。福田道:“這如何使得?我奉了玉帝敕命,率領天兵天將,殺盡洋人。我如何敢逆天命?”衆紳商哀懇道:“望大師兄瞧全城生靈分上,高擡貴手!”福田怒道:“難道要我不聽玉帝的話,倒聽你們的話麽?真是反了!

  來人,把這一起不知輕重的混帳東西,捆出去斫了。”衆人叩頭哀求,裕祿也替他說情。福田道:“且瞧裕帥分上,暫饒你們的狗命,去吧。”衆紳商道:“大師兄既然不准議和,懇求恩典,別擇一塊戰地如何?”福田道:“別擇戰地,倒可以辦到,只要把租界歸了我。”

  正在爲難,忽報張大師兄到,裕祿忙著出迎。一時迎入,張德成見了衆紳商,指問他們是做什麽的?衆人重行哀請,德成道:“聽你們語,也很可憐,此事總可以商量。”福田執意不肯。衆人道:“大師兄慈悲慈悲吧,商民生命,很不少呢。”

  福田道:“幹我甚事,死的都是劫數裏頭人。我掃蕩洋人之後,還要狠狠殺戮不孝不仁不義的人,完此劫數呢。”說著,聽得炮聲轟天。軍弁入報,大隊洋兵,跟聶軍開仗了。

  此時炮聲隆隆,槍聲獵獵。軍探絡繹入報,稱說戰得異常劇烈。原來聶士成因內扼於端、剛,外迫於裕祿,窮無所之,早懷了個必死之志。每逢開仗,總是親自陷陣。五月十八這日,接著大沽失守之信,知道津城必難堅守,拔隊移守紫竹林。日本兵先到,聶軍一陣,殺的他大敗,死者累累。英、法、俄、德等聯軍繼至,士成督兵苦戰。所謂一人拼命,萬夫莫當,洋兵被毀的,盈千累萬。力戰正酣,軍弁走報:“軍門大人不好了,家裏老太太、太太、小姐,都被拳民擄去了。”士成聞報,心如刀割,連忙分軍往逐。部下新練軍一營,多通拳匪的,瞧見聶軍追拳民急緊,大呼聶軍反了,齊夥兒開槍橫擊。士成正與聯軍劇戰,沒暇還攻拳民。馳馬突陣,直戰至八裏台,部將知道他是拼死,忙著執轡挽回。士成怒目道:“誰留我,我就斬誰!”說著,舉刀力斫。部將道:“軍門既願盡忠,我們都願相從。”士成道:“你們快退到別處去,稍留吾精銳,以備他時國家一用。”部衆終不忍棄,大呼馳突。忽一榴彈飛至,士成中彈,腸裂而死。部將奪屍奔回,拳民見了,忙來搶奪。

  恰好洋兵追上,紛紛逃散,忠骸才得保全。敗兵入城,裕祿得報大驚,一面把聶士成死事,奏聞朝廷;一面忙請大師兄入署商議。曹、張兩大師兄,都說不要緊,我們自有辦法。裕祿道:“兵臨城下,有辦法,快請施行罷,遲了恐不及了!”張德成道:“怕什麽?現在海乾神師作法,海口已經起了一條沙,橫亙百里。北門外仙船裏頭,黃蓮生母三仙姑、九仙姑都在那裏,受傷的兵丁,已被生母用仙藥醫好。河東的民房,因爲藏匿奸細,都已燒掉。洋兵雖衆,何能到此?”裕祿信以爲真。

  不意才守得三日,洋兵大炮攻城。張德成、曹福田各挾了重資,逃出城外去了。所有拳衆,都脫去了紅衣,撕去了符咒,手執大日本順民,大英國順民,大法國順民,大俄國順民,大德國順民等旗號,爭著跪接洋兵了。那些紅燈照,也都脫去紅衣,逃人娼察當婊子去了。黃蓮生母與三仙姑,被人縛送都統衙門,正法完案。九仙姑投水而死。張德成逃至王家口地方,向鹽商索取供張。鹽商派了一肩兩人轎子去。德成怒道:“我在天津,制台用八人轎迎接我,我還不肯常去呢!你是什麽東西,膽敢這麽褻瀆神明麽?”鹽商沒法,假了關帝廟的神轎來迎他,迎到家中,特設盛筵請他。德成裝模作樣,說菜做的不潔淨,推席而起,破口大駡。鹽商不能堪,村人憤甚,一擁而入,擒住德成,都說咱們拿刀斫他,瞧他能夠避刀劍不能。德成到此地步,居然也會屈尊降貴,伏地叩頭,呼饒不止。衆人不聽,一陣亂刀,斫爲肉醬。曹福田易裝逃出之後,不曾闖什麽禍,冬間私回靜海縣境。衆人呼擒拿,已經逃去。直到次年正月,潛歸故里,被裏人縛送到官,受了個淩遲之罪。最奇怪不過,他那無邊法術,到此竟然不靈。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再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