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回 章高元力守蓋平縣 吳大澄失陷田莊台







  話說旅順既陷,張光前、徐邦道等都率領殘卒,奔到海城來投宋慶。不意宋慶因失陷了缺瓦寨,退守田莊台,自己卻住在複州。衆帥奔到複州,與宋慶相見,訴說敗績情形。宋慶安慰了衆人一番,命章高元、徐邦道、張光前三將把守蓋州,親自提軍北援營口。千軍萬馬,晝夜賓士,途中並沒有遇見敵軍。

  這日,行到太平山地方,宋慶測渡形勢,知道此處是營口的咽喉,隨下令紮營把守。剛剛立下寨柵,軍探飛報禍事,說日國攻撲蓋軍,章高元扼住蓋平河,拼命鏖戰。日將見不能逞志,變計繞攻鳳凰山。張光前聞敵先潰,蓋平城遂被日軍佔據了去。章高元與徐邦道合兵一處,想把蓋平搶回來,不意連吃了兩個敗仗。邀請姜帥同去打仗,姜帥又不肯答應。現在諸軍都退回營口來也。宋慶聞報,笑向部下道:“不意章迂子也有這麽一遭兒,我道他有多少能耐呢!”

  你道宋慶爲甚發這兩句話?原來這裏頭卻有小小一段故事。這章高元,字鼎臣,綽號叫“章迂子”。因爲他每逢出兵,總是騎著馬先行,恁是槍林彈雨,他都不管。有人勸他不要這麽冒險,他回說靠著皇上洪福,我總不會死呢,因此人家都稱他做章迂子。即此一端,此公的驍勇果毅,就不問可知了。這章高元是淮軍後起名將,從發、撚兩役,百戰勳勞,才熬練到一個記名提督總兵之職。法越這一役,朝廷派他署理臺灣澎湖挂印總兵,帶了湘、淮軍各千名,渡海防守臺灣。這年七月裏,法兵攻打基隆,守將孫開華出去迎敵,打了個大敗仗,基隆就此失掉。彼時高元部下二千多兵,都派往各地分防去了,在麾下的通只五百人。一聽到基隆失陷,他竟拔劍斫案而起,立刻拔營,撲奔基隆圖恢復。部下見他迂的利害,誰還敢阻止?離基隆不到十裏,他就向部下道:“國家的疆土,被敵人奪了去,那是我們帶兵官的恥辱呢!現在我與諸位約,今夜無論如何,總要把基隆搶回來。如果到天明搶不回,我情願自刎身亡,不與諸位相見了!”這幾句話,把五百軍心,一齊感動,頓時鼓勇前進。將抵法軍炮壘,就派兩員部將,分兵由小徑抄攻其後。

  高元親率兵士百人,提著短刀,飛步直沖法營。途中遇著兩個探事的法軍,高元喝令捆了,只顧前進。這時光,法營中已經知道他來偷營劫寨,槍炮齊施,彈如雨下。海中法艦,也開放大炮助戰。高元的帽檐,被炮彈擊去了一半,左耳也被震聾,卻因一心注念著恢復基隆事情,竟然全未覺著。袒臂大呼,風一般卷過去,奮力直斫,百刀齊起。法兵沒有防備,頓時驚擾起來,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這一役法兵折去二千餘,死掉兵官兩員。那幾名殘卒,都鳧水逃入法艦,法艦也於半夜裏引去。高元恢復了基隆,檄報各處。各處將弁,聽說他短兵進戰,都爲震栗失色。這一役的陣亡法兵,築爲京觀,成一個巍然大家,後來每年必有法艦到基隆來祭奠呢。

  到了這一回,高元是奉著李伯相軍令,帶了廣武、嵩武以及新募的福字軍,一總八營人馬,來援旅順。才到半路,旅順已陷。奉旨赴前敵,會同宋慶,協守牽馬嶺。高元到了牽馬嶺,跟日兵開了好幾回仗,總是無戰不利。日兵見他利害不過,只得藏鋒退避。宋慶見他聲威功績,將出己上,未免存了個妒嫉之心。偏偏這高元不識勢,還常到宋慶營中,請他合兵決一死戰。宋慶不肯,並且把危禍來唬他。高元大呼道:“我章迂子豈是怕死的人,怎麽不可一戰呢?”宋慶恨極,給他一角公文,叫他棄掉牽馬嶺,去守蓋平。

  高元知道蓋平是塊絕地,無險可扼。但是宋慶是統帥,將令所在,不敢不遵,拔營出發,到了蓋平。敵兵大股數萬,四面來攻,炮聲如雷,炮彈如雨。高元叫部下軍士,休得妄動。

  軍士聽令,一個個怒蛙似的伏在雉堞裏。日軍放了無數榴彈,炸爆得飛霰似的,卻不見一點動靜,只道是一座空城,大著膽撲將來。不意才到撲到城根,城上千槍並發,三員將領,早已著彈跌倒。高元率領部衆,乘勢殺出城來,來福槍連珠似的射擊。日軍雖然忠勇,只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川,戰鬥力盡,只得約軍退去。高元收兵入城,衆將皆賀。高元道:“諸公休要快活,瞧今兒這麽惡戰,就可知日軍是不易對付了。我知道敵人的大隊,還在後面,這一回不過是他的先鋒隊呢。這蓋平城彈丸墨子的地方,地勢這麽的平衍,我們又通只八營人馬,恁你有孫吳般謀,賁育般勇,如何支撐得住?”衆將都道:“這便怎麽處?”高元道:“宋帥現駐析木城,那邊雄兵猛將很不少,軍火也充足,咱們快去求救。只要他派幾營兵來,紮成一個犄角之勢就得了。”衆將齊聲稱善。當下高元就發了一角公文去求救,一面撫視傷卒,修築城墉。

  正在忙亂,就聽得遠遠炮聲,軍探飛報大隊日軍來了。高元登敵樓望時,漫山遍野,都是日軍,旭日旗迎風飛舞,那掮快槍的步軍,兩面包抄而來。高元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一回定是非常利害,趕忙傳令,叫部下準備廝殺,一面再派人到宋營告急。此時日軍攻城大炮,環城叠攻,猛烈得幾乎把城都轟起來。但見黑霧迷漫,全城火起。高元督率部衆,拼命搏戰。殺了一日一夜,看看救兵還沒有來。部將報說子彈沒了。

  瞧那日本兵,卻還海浪似的推來。高元虎吼一聲,喝令部衆,把來福槍齊上了槍刺,大開城門,索性衝殺出去,跟日人短兵搏戰。一人拼命,萬夫莫當!餓虎般一群壯士,把日軍殺到個死傷山積。無奈彼衆我寡,日本兵宛似江潮海浪,殺去了一陣又一陣,再也殺不盡,驅不退。瞧部將時,幾員勇猛的戰將,楊壽山、李仁党、李世鴻、賈君廉、張世寶,都陣亡了。八營兵士,一大半做了沙場勇鬼。剩下三營不到的殘卒,一個個渾身浴血,怕得同活鬼一般。知道再戰下去,必定同歸於盡。高元長歎一聲,拔出佩刀,將欲自刎。殘衆齊聲大呼道:“你老人家死了,此仇誰能報復?不如留下此身,重謀一戰。”高元沒法,只得大喝:“弟兄們,隨我沖出重圍去。”衆兵得令,一斬齊地沖出來,日將見了,人人咋舌,不敢追趕。日軍於是才佔據了蓋平。

  離元率衆,行了二十餘裏,才覺著身子疲乏。力戰時候,全神貫注,哪里還舍的著休息。於是席地坐了一回,吃了一點子乾糧。探馬報稱,各路敗軍都在營中。高元道:“咱們也到營口去罷。”到了營口,見徐邦道、姜桂題等都在那裏,高元大哭道:“高元不肖,竟把蓋平失掉了。”徐邦道見他滿肚皮憤懣不鳴,不禁心有所感,叫道:“章將軍,你我權不自操,才無可布,我也一肚子冤苦,沒處告訴呢。我在蓋平河力戰時光,我三回五次來救你,都被日軍殺回來。恰遇著姜帥的銘軍,邀他夜搗蓋平,他老人家不肯。我獨力難支,只得退回來。說明瞭,你才知道。可見此事,我也是沒力沒處使。”高元見他這麽說了,也只好付之浩歎而已。章高元後來改官登州鎮總兵,恰遇著德兵佔據膠澳。高元又請死戰,山東巡撫李秉衡不發彈藥,又劾他退縮,朝旨又不許他開炮,高元氣憤成疾,就此退而歸田。這都是後話。

  當下宋慶聽說高元大敗,不禁露出一種樂意快心的樣子。

  樂猶未了,驚報又至,報說在隊日軍離此不過五六站路,瞧它樣子,大有撲奔太平之勢。忙發公文,飛調徐邦道馬玉昆火速前來相救。果然上將兵符,勝於天子詔旨。不到兩天,徐、馬兩軍都趕到。宋慶檢點部衆,並徐、馬兩軍,共有一萬二千人馬,心裏就壯起來了。向部下道:“此間山勢這麽雄勝,咱們扼住了,以逸待勞,就不怕日本兵了。”正說得快活,忽見一騎報馬,飛也似跑上山,報說日軍離此只有一站多路了。宋慶聽了,吩咐軍弁,快請徐、馬兩統領來營商議。軍弁飛奔去請,霎時都到。宋慶就把日軍來攻的話,告訴了徐、馬兩人。徐邦道:“來不來的權在日軍,准他來不准他來的權在咱們。馬軍門,我同你率著本部人馬,迎殺上去,休叫他近前。”馬玉昆回說:“很好!”隨即掌起軍號,排齊隊伍,重炮隊,快槍隊,長矛隊,短刀隊,馬隊,步隊,一斬齊地浩浩蕩蕩殺奔前去。

  宋慶鎮守在本營裏,叫探事軍弁,流星似的探報軍情。

  傍晚時光,軍弁遞到軍情緊報,說徐、馬兩軍,已在一站外跟日軍開仗了。一會子,第二起探馬又到,報稱徐、馬兩軍,排了左右翼陣式,跟日軍戰得難解難分。現在兩軍的炮火,異常劇烈。宋慶聽了,不免有點子慌張,恐怕被人瞧破,故意裝出鎮定的樣子。這一夜,哪里敢睡?好容易盼到天色黎明,捷報到來,說日人已被殺退,我軍大勝,徐、馬兩軍唱著凱歌回來也。宋慶吩咐殺牛宰馬,預備筵席,給徐、馬兩統領慶賀。

  次日,日色過午,遠遠聽得軍號之聲。軍弁飛報徐、馬兩統領得勝回來也。宋慶率領部下,親自出營迎接。只見兩面徐字大旗,迎風獵獵,那得勝軍一斬齊的步伐,軍容異常嚴肅。

  徐邦道跨著高頭駿馬,親自殿后。徐軍之後,才是馬軍。還有許多陣上得著的槍炮旗幟,並俘獲的敵人。徐邦道見統帥親自出迎,慌忙下騎相見。才談得三五句話,馬玉昆也到。接到裏頭,開筵行酒,團坐暢飲,講論些爭戰情形,很是雄快。不意才快活得一日,大隊日軍三路殺來,快槍重炮,沒命的施放。

  這裏的軍馬,一來精力沒有回復,二來寡不敵衆,三來彈藥已將告竭,只得隨戰隨退。於是太平山被日軍佔據了去。

  宋慶失陷了太平山,與徐邦道、馬玉昆商議所向。徐邦道主張恢復海城,馬玉昆不置可否。宋慶道:“海城日軍,很是利害,咱們這點子殘軍,戰得他過麽?”說猶未了,旌旗招展,金鼓喧天,一支兵馬到來,旗上大書著一個“李”字。邦道喜道:“好了,湘軍李光久到了,咱們有了幫手了。”原來自從平壤敗後,朝廷深慮淮軍不足恃,乃思改用湘軍,於是湘將魏光壽、陳湜、李光久等,都蒙起用,先後募軍北援。又授江督劉坤一爲欽差大臣,督辦東征軍務,駐紮在山海關。湖南巡撫吳大澄,幫辦軍務,駐紮在田莊台。李光久是奉了劉坤一將令,前來接應宋慶的。

  當下徐邦道見了李光久,稱說日軍的聲勢,並恢復海口的計劃。李光久道:“海城是東省要地,軍事所必爭。老哥有志恢復,兄弟情願助你一臂之力。”宋慶說:“你們先請,我隨後來策應就是了。”於是徐邦道、李光久合兵一處,共向海城進發。這時光,日軍在海城的,共只六千人。清軍一邊,依克唐阿,長順,就有三萬人馬。攻過幾回,不得勝利。提督唐仁兼,又領了駐奉兵一萬六千人,前來助攻。現在李光久、徐邦道又到,最後宋慶統了四萬大軍,又來接應。先後五攻海城,終不能拔。

  日軍堅守海城,綴住中國大軍,以便派遣海軍,從海道去擾山東。不意這個計劃,沒有成就,早惱起了一位曠代英雄。

  這位英雄,就是湖南巡撫吳大澄。吳大澄怒道:“通只幾千的日軍,天朝這麽許多兵將,還攻打不下,那還成什麽話?”傳出軍令,令部下各將,預備行裝,即日開赴海城,跟日軍戰一個你死我活。不意這裏尚未出發,日軍驚報,已經陸續傳來。

  報稱日軍逼近遼陽,依克唐阿托詞援救遼東,已經移兵宵遁,長順也跟著走了。魏光壽在牛莊,打了個大敗仗。李光久也已逃走。喪失兵士二千余,被虜八百餘,失掉軍械無數。大澄聽了,心裏不免有點子驚恐。

  忽地連天炮響,探馬報稱:“日軍殺來了。”大澄慌得沒暇探聽虛實,起身就跑。營弁詢問:“哪里去?”大澄道:“哪里去?不走,還等死麽?日本兵殺來了。”營弁都道:“宋軍統在前面擋敵,諒還不要緊。全軍的軍資器械,都在這裏。

  大帥走了,怕不妥當呢!”大澄道:“你們和我,也沒甚冤仇,爲甚定要置我於死地?”當下帶了幾名心腹,頭也不回,跨馬走了。這裏三軍無主,自然從風而靡,不等日本兵到,都逃入關內去了。

  消息傳到營口,宋慶著急道:“全軍的軍資,都在田莊台。

  田莊台一失,咱們可都糟了。”忙命部將蔣希夷守住了營口,自己親提大軍,來救田莊台。才抵遼河北岸,得著軍報,“蔣希夷逃遁無蹤。日軍已到遼河南岸,就把所獲的大炮,排列河岸上邊,聲勢異常利害。”說猶未了,大聲發自南岸,宛似千雷萬霆,震得天地都翕翕欲動。炮子隨風爆炸,著地地陷,著人人死。宋軍駐紮不住,只得向西奔潰。日軍乘勢踏冰渡河,於是遼河以東,盡被日本占去了。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