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丁汝昌孤舟拒大敵 徐邦道弱卒挫強軍







  話說濟遠管帶方伯謙,瞧見致遠沈沒,傳令轉舵開回旅順去,心慌意急,轉舵的當兒,船頭兒撞在揚威艦上,把揚威的舵撞壞了。揚威受了傷,行的愈慢,被日艦追到,一炮轟沈。

  濟遠逃走之後,廣甲也跟著奔逃。這時光海面上只剩鎮遠、定遠、靖遠、經遠、來遠五艘戰艦。經遠的管帶官,中炮身亡,全艦頓時大亂。日人眼快,鼓輪駛來,乘勢擄了去。丁汝昌在定遠敵樓上,指揮戰鬥。見經遠被擄,惱起虎性,喝令本艦大炮,格准了日本司令艦松島轟擊。此時煙迷若霧,浪湧如山,戰艦在海面上顛簸不已。松島連中炮彈,幾乎沈掉。定遠也著了五六炮,身受重傷,還拼命的撲鬥。一時靖遠、來遠。敵不過日艦,逃出戰域,也駛向太平地方去了。日艦五艘,圍住鎮遠、定遠,盡力轟擊。一顆彈子,擊中定遠敵樓,丁汝昌傷了腰,跌倒在地,暈了過去。艦中沒了主將,大家找尋管帶官劉步蟾,請他暫權主帥。誰料劉管帶聽見炮聲,已經嚇得三魂失兩,六魄丟五,這會子躲在鐵甲最厚地方,瑟瑟瑟,戰了一個不已。大家請他,躲在那,死也不肯出來。洋員漢納根瞧不過,挺身而出,代他指揮拒敵,才把這場面蒙了過去。戰到夕照銜山,洋面上起了海霧,日艦怕中國魚雷激射,圍解而去。定遠、經遠,才收隊回旅順來。

  這一役,失掉兵艦五艘,致遠、經遠、超勇、揚威、廣丙。

  所存定遠、鎮遠、來遠、靖遠、濟遠、平遠、廣甲七艦,也都身受重傷,不能戰鬥。敗報傳入北洋,李伯爺懊喪道:“我原說不要戰,翁師傅欺日本國小,定要開戰。這會子果然不得了,不得了。”說著,外面送進一角以文,卻是丁汝昌申報海戰失事情形。李伯爺瞧到方伯謙不戰而逃一節細,不禁怒形於色,當下就具了一個摺子。一面請把方伯謙軍前正法,一面請把鄧世昌特旨賜恤。不多幾天,旨意下來,鄧世昌賜諡壯節;方伯謙軍前正法;丁汝昌革職留任。李鴻章拔去三眼花翎,褫去黃馬褂。意旨嚴急,自然謹警遵辦。隔不上幾日,朝旨又下,命四川提督宋慶,幫辦北洋軍務。

  卻說宋慶大營,駐紮在九連城,得著大東溝敗報,聚集各營統領商議道:“九連城南倚鴨綠,東枕靉河,靉河的東面有一座山,名叫虎山,是個險要去處,這地方倒不可不防。再東就是安平河,逾河是蘇甸,是將甸。九連城以西,是安東縣,再西就是大東溝,現在海軍失了事,咱們陸軍倒不能不節節設防呢。”各統領都道:“統帥講咱的,是咱們聽候統帥號令呢。”

  宋慶當下就派聶士成守虎山;劉盛休守江岸;依克唐阿守安平河口、長甸各隘;豐伸阿、聶桂林守安東諸城邑,各統領領命去訖。

  這日,軍報傳來,說日兵大集義州,勢將飛渡。宋慶傳令,嚴備中路。誰料日人再也不巧不過,渡撲中路,不過是句虛話,俟你嚴備定當,它卻暗暗從上下兩遊,偷渡過了。支隊從東路渡過安平河,依克唐阿聽見日軍炮聲,嚇得棄防就奔。人不及甲,馬不及鞍,要緊逃命,軍械文件,盡都丟掉,直逃到寬甸地方,才得安營造飯。中路人馬守了一鎮日,不見日軍舉動,軍心漸漸懈了。這日侵曉,營中軍士正在吃飯,忽聞炮聲隆拢軍探飛報:“日軍在南岸排列炮隊,連環轟擊,大隊日軍,持著大炮保護,蓋搭了浮橋,飛渡過來也。”接著又報銘軍奔潰,諸軍盡都遁逃。又報聶士成被日軍圍困在虎山,勢將不支。宋慶大驚,忙派一支勁兵,飛行去救。只半日工夫,敗報又到,虎山失守。聶士成退渡靉河,軍士擠死的很不少。宋慶大驚道:“諸軍皆潰,聶軍又不支,我守在這裏,危險得很。”隨令棄掉九連城,向北退去。才到鳳凰城,軍報遞到,知道豐伸阿、聶桂林都奔向岫岩州去了。

  從安平河口起,至安東沿鴨綠江境,盡都是日本兵隊宋慶暗忖鳳凰城孤懸嶺外,勢難扼守。不如退扼大高嶺,守住遼陽州,還有點子把握。拔寨齊起,趕了一日,趕到遼陽州。忽接朝旨,說旅順吃要,飭令趕速回援。恰好聶士成兵到,隨把大高嶺防備,交給了聶軍,親提勁旅,回向旅順而去。行到半路,警報敗信,雪片也似的來。一會子,報稱“鳳凰城失守,日軍越向寬甸,依克唐阿望風逃遁,寬甸軍營,蒲石河軍營,盡都潰散。”一會子,又報“日軍分兵三路,撲向岫岩州,聲勢十分厲害,豐伸阿等都奔到析木城去了。”忽又報“日本第二軍已陷金州,大連灣失守,旅順吃緊。據在東邊的第一軍,分兵西出遼陽,與第二軍相會,大高嶺後路,已被遮斷。”宋慶道:“金川失陷,可我不能前進了。”隨在蓋平地方安了營,養精蓄銳,秣馬厲兵,滿望克復金州,進援旅順。無奈日本兵厲害不過,出過三五回兵,開過幾仗,一點子便宜沒有得著。

  一日,軍報傳來,豐伸阿、聶桂林被日軍逼不過,退向海城去了。日人進撲海城,關外都戒嚴了。宋慶道:“現在鳳凰城西北,有聶士成大高嶺之軍;鳳凰城東北,有依克唐阿之軍;盛軍統領呂本元、孫顯寅,又守連山關,大致總還不要緊麽!”

  道言未了,探馬飛報“連山關失守,呂本元等逃遁無蹤。”

  宋慶此時,被日軍夾在中間,進既不可,退又未能,一個兒白幹急。虧得大高嶺聶士成守禦得嚴密。依克唐阿久敗思奮,移軍草河口,屢次攻撲。日人抵擋不住,棄掉連山關,索性聚兵草河口,橫斷聶、依兩軍,拼命戰鬥。聶士成屯兵分水嶺,以拊日軍之背。依軍自外夾攻,陣斬日中尉一員。鳳凰城日軍大隊來援,也被依軍擊退。依、聶兩軍,乘增進撲,在國遠堡地方大戰一場,殺了個不分勝負。依軍逼靉河駐軍,日人趁夜來襲,白喪掉許多人馬,依然沒有得手。次日,堂堂之陣,正正之旗,在一面山地方排陣大戰。右翼兵倒很踴躍,擊死日兵很不少。左翼兵接仗得沒有幾時,就逃走了。右翼兵獨力難支,只得揮旗而退。不意日人在半途裏伏下精兵,一擊鼓響,伏兵齊起,馬隊統領永山遇伏陣亡。在安東的日軍,也已陷掉海城,遼西十分危急。敗報傳入北京,朝廷下旨,著依克唐阿移軍援救遼陽。

  此時各統帥裏頭,要數聶士成,最有識見,最爲忠勇。行文各帥,自請率領精銳,突出敵後,往來遊擊,截其餉道,令彼首尾兼顧,可以一鼓攻克。各帥嫌他的計劃太冒險,不肯聽從。士成憤極,督率本部馬步,自向通遠堡雪裏站一帶佈置。

  這日,日軍行到,伏兵齊起,內應外合,差不多殺了個全軍覆沒。鳳凰城日軍大隊到來,士成早預伏了兵,複在四邊張了疑軍,又把日軍殺了個大敚這時光,遼東的金、複、海、蓋,都被日本所佔有,山東的威海衛,也一併失掉。依克唐阿、長順、宋慶、吳大澄等各將帥,屢戰屢敗,屢敗屢逃,疆畿危迫異常。朝廷見諸帥中,還是聶士成靠得住,降一道旨意,調他入關,翊衛畿輔。一邊命江蘇臬台陳湜率領湘軍二十營,代替士成鎮守大高嶺。虧得鳳凰城日軍單薄,不復出兵四犯,以鳳凰城以北,倒沒有什麽戰事呢。北洋李伯爺連接陳湜電報,皺眉道:“鳳凰城那邊沒有戰事,敢是日軍都調向別處去了嗎?別地方呢,還不要緊,我就怕他攻襲大連灣、旅順。旅順的形勢,是海疆第一個險要去處。自從光緒六年,經營軍港,創建炮臺,經歷十六年,方才成功。現在旅順守將宋慶、大連灣守將劉盛休,都率所部出防九連城去了。提督姜桂題、程允和雖然替他鎮守,無奈所部都是新招集的新兵,操練功夫,不很純熟。就只總兵徐邦道的馬炮隊可靠一點。銘軍分統趙懷益所部也是新兵,守在大連灣,倒也很危險。”急巡捕官遞進手本,回稱:“道員襲照珖稟見。”

  李伯爺驚道:“龔道是在旅順營務處當差的,趕到這裏來,想來旅順總不妙了。”隨命傳見。

  一時傳進,見過禮,李伯爺就問:“旅順失守了嗎?”龔照珖道:“沒有,只這旅順的後路金州、大連灣都失掉了。”

  李伯爺道:“趙懷益這麽不濟事,可惡可惡。”龔照珖道:“回爵帥話,聽說日軍襲據了花園港,雇用漢奸,引導到貔子窩,運馬閱炮,經歷十二日工夫,方才舒徐。”李伯爺道:“咱們的海陸軍,都到哪里去了?照你講來,明明是無人之境了。”

  龔照珖應了一聲:“是”。隨又回道:“彼時總兵徐邦道,曾獻議說金州有失,旅順必不能守,請諸帥分兵往迎。諸帥因爲各不相統,沒一個理他的。邦道沒法,只得率了本部人馬,自去迎敵。”李伯爺道:“趙懷益在大連灣,難道也坐視不救嗎?”

  龔照珖道:“聽說懷益的部將,原也請過令,要到前邊去備戰。懷益不許道:‘我奉命守炮臺,不聞赴後路備敵呢。’邦道到了,竭力請兵,懷益卻不過情,派一員裨將,率領步隊,跟隨邦道而去。恰遇著日軍大隊,這夥兵單,看看支援不住,忙電懷益告急。不意懷益正在督飭部下搬運輜重渡海,豫備作逃走計劃,沒暇理會他。邦道敗了下來,金州重地,遂被日軍得了去。懷益聽得金州失陷,搜刮了餉款,就逃了旅順來。日軍乘虛而入,大連灣裏面,大炮一百二十尊,炮彈槍械,不計其數,一點兒都沒有搬出,都被日軍得了去。”

  李伯爺聽龔道陳訴,半句也不回問。停了半晌,問道:“旅順沒有失守,你老哥爲甚到這裏來?”龔照珖道:“金州、大連,相繼淪陷,旅順的陸路,不是怕了嗎?”李伯爺哼了一聲,冷笑道:“都像你老哥這個樣子,旅順地方,也不必派人鎮守了,日軍還沒有到呢!”照珖見伯爺氣,知不善,忙請了個安道:“卑職知罪。”李伯爺道:“知罪也還罷了,趕快回差去,不然,我肯原諒你,王法怕不能原諒你呢。”照珖應了幾個“是”,只得依舊回到旅順去。

  哪里知道旅順此時,局面已經大變了。諸帥懲于大連之失,督令兵弁,把糧餉器械,搬到到煙臺去,軍民人等見統帥如此舉動,不禁都慌自起來,船塢工匠,掠奪了庫款,爭先恐後的奔逃,地方上亂得麻一般。六位統領,權侔力敵,各自只能顧各自。照珖見不得事,乘坐魚雷艇,推說求救,逃向煙臺去了。

  黃仕林、趙懷益、衛汝成這三位統帥,瞧見照珖逃去,乖人學乖人,跟著就走。你也跑,我也跑,若大一個好軍港,變成白茫茫一片幹淨土。

  偏有一個不識勢的徐邦道,率了兩隊老弱殘兵,回到旅順,激昂慷慨,偏偏的要與國家出力,在姜帥跟前,懇請增兵。薑帥不准,又請給發子彈。姜帥被他纏不過,只得給了他點子。

  徐邦道誓師出援,行到土城子地方,碰著日軍先鋒隊,開槍發炮,一陣惡戰,殺得日軍屍橫遍地,血流成川。邦道大呼道:“國家洪福,咱們竟勝了。”隨命沖過去。不意日軍大隊,漫山遍野的來,邦道雖然忠奮,究竟饑不敵飽,寡不敵衆,戰到天黑,人困馬秒,只得率兵而退。

  這時光,日本海軍已經縱橫海面,陸軍已經分踞炮臺,旅順守兵,只恨爺娘少生兩隻腳,沒命的奔逃。姜桂題、程允和、張光前三位統帥,都雜在亂軍中逃走。於是旅順軍港,遂高扯旭日旗,變成日軍國軍佔據地。欲知旅順失陷而後,中國有何舉動,且俟六集開場,另行宣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