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回 陷平壤左寶貴殉節 戰遼海鄧世昌成仁







  話說聶士成打了一個勝仗,開筵慶賀,不防大隊日兵到來,炮火轟天,煙硝蔽日,厲害得要不得。惱得士成性發,傳令站隊出營,開槍迎敵。衆將弁得著此令,鳴起軍號,一隊隊排出營來。一轉眼,馬隊、步隊、槍隊、炮隊,一營營,一隊隊,整整齊齊,嚴嚴肅肅,都已排列成就。炮隊居中,槍隊、步隊,分居左右。一聲令下,炮隊推出車輪大炮,測准了,轟轟轟,不住手的轟放;那槍隊、步隊,靠有大炮掩護,左右包抄,風發潮湧似的沖將去。又派驍將,帶領馬隊,往來策應。戰有半日工夫,軍戲報稱彈藥將盡。士成向前望去,見漫山遍野,都是日軍,估量去,這點子彈藥,未見殺的退,下令前隊作後隊,後隊作前隊,五營軍士,一齊回首,結陣徐徐而退。士成親自殿后,行伍步伐,半點沒有錯亂。恐怕日兵追來,先派八尊大炮,四百名快槍隊,帶足彈藥,埋伏在山坳裏,等候大軍過完,才收軍歸隊。

  回到全州,不意葉志超已經先一日棄城而走。士成歎道:“這麽好的好地方,葉軍門偏又不肯堅守。本部通只五營人馬,如何擋的過日本萬馬千軍?”忽流星探馬,飛報軍情,說衛汝貴、豐伸阿、馬玉昆、左寶貴四支大兵,都在平壤會集,葉軍門也奔了平壤去。士成聞報,傳令本營步馬,齊向平壤迸發,爲了兵單,怕途中撞見日軍,未免要受虧,只揀小路行走。渡過大同江,到平壤,迂回曲折,共走了兩日兩夜。葉志超接著大喜。士成訴說開戰情形,葉志超道:“成歡之捷,我已告北洋。目前目後,總有恩命到來,你老哥不日就要高升了。”士成聽了,倒也落落,並沒半句感恩知己的話。

  當下各營統領,互相拜會,忙亂了好幾日,一日電局送來一封電報,卻是嘉獎的恩命,葉志超拜爲駐韓各路兵馬總統,各路兵馬盡聽節制。聶士成升爲提督,其餘將弁,擢升的共有一百多名。本營軍士,著賞銀二萬兩。各路統帥,各營統領,得著此信,都到志超營中叩賀。志超得意非凡,大排筵席,款待諸將,並傳了兩個班子,演唱封侯拜帥晉爵加官等吉慶戲兒。

  大營裏挂燈結彩,葉營各兵弁,一個精神煥發,高興異常,熱鬧繁華,筆難盡述。

  次日,葉營中豎起一面三軍司命大旗,傳出大令,劃分泛地,派左寶貴、豐伸阿守城北一帶;衛汝貴守城南一帶;馬玉昆守城東大同江東岸一帶。又派左營分統聶桂林策應東、南兩面,因爲東南隅適當敵沖,防守格外鄭重。志超自己鎮守城西,把一萬四千大軍,盡聚在平壤一個城子裏,深溝高壘,以逸待勞。這便是葉總統的無上妙計。朝鮮百姓,素來親附中國,聞說大兵到此,快活得什麽相似,獻酒漿,獻牛羊,獻米麥,絡繹不絕。誰料天朝大兵必是高不過,眼孔是大不過,這些東西,哪里值得他一視。分隊四出,姦淫韓民的妻女,搶奪韓民的財物,還把年強力壯的人,擄到營中,充當雜役。經此大施德澤,三韓士民,自然感激涕零。各軍統帥,各營統領,無計消遣,輪流著做東,今兒你請我,明兒我請你,醉中日月,鬧裏乾坤,過得比衆逍遙自在。

  一夕,盛軍奉令出哨,那統領官才從席上回來,喝得已經差不多了,醉眼迷蒙的坐在馬上,懲著馬走去,東西南北都不管,兵從將令,衆兵士只得跟隨行走。巡了一程,衆人忽地發起喊來,那統領喝問:“做什麽?”衆兵都道:“前面敵軍來了。”統領放開醉眼,果然一段火光,勢若長蛇,飛一般的來,大喊道:“了不得,兄弟們開槍。”一排槍轟然開出,那邊回槍也就來了。這時光兩軍槍子,此往彼來,蚩蚩蚩,來如雨點,去似蝗飛,直戰了一夜。天明收隊,才知彼此都誤會了。這裏是盛軍,那邊是毅軍,白費了無數彈藥,傷了無數軍士。

  一日,軍探報稱,大同江那岸,有日軍小隊在那兒偵探。

  馬玉昆立派裨將吳德炎統馬隊五百去迎戰。只半日工夫,吳德炎回營繳令,日軍小隊盡數殘除。葉志超聞了,少不得揚厲鋪張,到北洋大臣那裏報捷。

  八月十五這日,各統將正擬置酒高會,慶賞中秋,忽流星探馬報稱日軍大隊,已抵城北。玄武門山對過的那座山嶺,已被日軍占去,山頂上高扯著太陽旗號。葉志超驚道:“日軍這麽迅捷,是從天上飛來的嗎?”道言未了,軍報又到,說日兵共分四大支:一支由王京西北而抵平壤東南,這一支是從大路來的;一支由王京西北到黃州,渡過大同江,分道至江西甑山,謀襲平壤的西南隅;一支由王京東北,至江東縣渡過大同江,謀襲平壤的北面;一支由其本國航海從元山登岸,謀截平壤西北大道,斷絕我軍歸路。這四支日軍,約定十六日,都在平壤會集。葉志超嚇得面無人色,隨道:“三十六著,走爲上著,趁日軍大隊沒有到齊,我要走回本國去了。”營並進報高州總兵左寶貴求見。志超皺眉道:“見我有什麽事?”一時接進,寶貴道:“日軍來勢很不弱,統帥可有對付的妙策?”志超道:“對付的法兒還沒有想到,老哥問到這一層,奇謀秘策,想早安排多時了。”左寶貴道:“寶貴是呆笨人,日軍到此,只有死命抵拒。敝軍守在玄武門,誰要逃走,我就開炮打誰,統帥瞧我這計劃,差了沒有?”葉志超被大喝一驚,暗忖:“我才要走呢,你這計劃,不是算計日本人,明明算計我一個兒了,”心裏雖然這麽想,嘴裏到底不便說什麽,隨敷衍了他幾句。

  寶貴回營,就出貼告示,駐平人馬,不問何軍何營,倘然北行圖遁,本軍立刻開炮轟擊。各營軍弁,瞧見這一道告示,無不駭然。寶貴笑問心腹道:“我這一道告示,就防統帥一個兒。

  這裏各將弁,只統帥的逃計早決。”一語未了,忽聞炮聲隆隆,軍弁飛報,日軍到了大同江東岸,馬提台督著部下,跟他們開仗了。寶貴道:“日軍分四路殺來,咱們這裏,倒也不可鬆懈。”

  這時光,流星探馬,絡繹不絕,槍聲炮聲,忽高忽低,砰訇不已。忽報日軍大隊撲來了,寶貴登城一見,見旭日旗隨風飄蕩,大隊日軍,蟻陣似的湧將來。寶貴喝令開炮,轟然一炮,頓時轟成一條血線。不意日本人比什麽都厲害,再也不怕死,隨缺隨補。回上來的槍彈炮子,比打出去的,還要豎急猛烈。

  一轉眼,城裏早起了三五處火。惱得寶貴眼中出火,口內生煙,手執快刀,不住的往來督察,見有懈怠的軍弁,立即飛刀砍掉,軍士無不感奮。戰了大半天,軍弁報炮彈已盡,槍子每人只有三十枚了。寶貴道:“哪怕它一枚呢,我今兒除萬方休!”隨令軍士開槍轟擊。忽一個炮子,轟的飛來,打中寶貴肩膀,忍了痛兀在那裏指揮。第二個炮子又到,中在腿骨上,站腳不住,從城上直跌倒地下,還向衆人道:“放膽開槍,放膽開槍!”

  一時鮮血直湧,暈了過去,不知人事。日將揮兵大進,寶貴部下見沒了主將,頓時大亂,奪路奔逃。人踐人,馬踏馬,不知傷亡了幾多士馬。一轉眼玄武門城上,就高豎起日本國旗來,日軍大隊,排齊行伍,入了玄武門。

  警信報入平壤,葉志超道:“虧得我沒有出戰,不然,這一條老命,早沒有了。”忽一個軍弁匆匆奔入道:“馬提台戰的吃不住了,請統帥快快發兵去救。”志超道:“救他也非上策,現在這麽樣吧。傳我大令,叫他趕速退兵,退了兵,我自有萬全良策。”軍弁傳令去訖。一會子,就聽得角聲嗚嗚,馬營兵隊盡數退進城來。馬玉昆謁見總統,問道:“統帥叫我退兵,有甚妙用?”葉志超道:“日兵來勢,洶湧異常,跟他戰,萬萬戰他不得。”馬玉昆道:“不戰怎麽樣呢?”志超道:“我另有一條萬全之策,古人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咱們的弊病,咱們自己還不知道。現在要圖萬全,還是趕快豎起白旗來。”馬玉昆驚道:“扯白旗,不是就投降了嗎?”

  葉志超道:“大丈夫能屈能伸,降一會兒也不要緊。”馬玉昆道:“堂堂天朝大將,碰著日本國兵馬,還不敢開一仗,天朝的體面,不就丟盡了嗎?別說對不起皇上,對不起國家,就對著朝鮮人,未免也自己慚愧呢。”葉志超聽了,並無話說。只傳令四城,高扯白旗,以救一城百姓性命。馬玉昆痛哭而出。

  此時平壤城上,白旗飄揚,軍聲寂寂,士氣奄奄。各營將弁,一個個垂頭喪氣,說不盡悲慘,描不完的淒淒。只有大同鎮總兵衛汝貴,趾高氣揚,依然萬分高興,好似打了勝仗似的。

  你道爲何?原來衛鎮台的夫人,異常賢慧,見鎮台奉旨出兵,就寫了一封家信到營裏,大致說是君起家戎行,致位統帥,家既饒於資財,宜自頤養,且春秋高,萬望善自爲計,勿當前敵。

  衛鎮台依照夫人的話,碰到敵軍,總想出法子來避掉不戰。現在身處危城,四面都是敵軍,正在沒法擺佈,恰好知趣的統帥,行了這救命的奇策,哪有不歡喜之理?當下志超扯了白旗,日軍瞧見,果然止炮停槍,不來攻撲,特派一員幹將,來營商議受降條件。葉志超要求率兵回國,日將不肯答應。志超沒法,只得趁放率領諸將,棄城北走。不意這一著棋子,早被日人算定,卻在山隘裏,伏下精兵,等候華軍行近,號槍一舉,槍炮齊轟,槍彈炮子,猛過雹粒,密若飛蝗。志超心慌意急,衆兵弁要迴旋奔走,路狹人稠,哪里迴旋得轉?人馬枕藉,傷掉無數生命。葉志超等一衆統將,虧得拼命奔逃,逃出了山隘,計點人馬,喪去了三千名左右。所有軍儲器械,公牘密電,悉數棄掉,沒有帶得。

  葉志超率著萬餘殘軍,行抵安州。忽報朝旨已派四川提督宋慶營領毅軍,從旅順出發;提督劉盛休率領銘軍,從大連灣出發;將軍依克唐阿,率領鎮邊軍,從黑虎江出發,三路大兵,約定了都在九連城會集。志超道:“這三路大兵,早十天出發就好了。”聶士成道:“安州山川險峻,可以固守。咱們不如守在這裏,等候援兵到了,再圖進龋”志超不聽,率領殘卒,忘命奔逃,三日兩夜,共走了五百多裏路,渡過鴨綠江,到了中國地界,才放了心。

  此時宋慶等三統帥,都在九連城駐紮。那九連城與朝鮮義州,只隔得鴨綠江,一依帶水,由朝鮮渡江,第一座城池,就是九連城。葉志超入了國界,聽說宋帥都在那裏,便也趕向九連城來。宋慶接著,問起情形,驚道:“老帥肯堅守五六天,咱們也趕到了。”志超無言可對。安下營寨,點過人馬,少不得拜折北京,自請議罪。朝旨下來,葉志超革職,衛汝貴拿問,又下旨命宋慶爲諸軍總統。旨意頒到,興頭的興頭,喪氣的喪氣,各路統將,見宋慶差不多的行輩,差不多的勳績,驟膺恩命,超爲統帥,未免都有點子不悅。

  這日,衆將都在帳下竊議道:“咱們都別響,且看老宋拿什麽本領去打東洋。好在這一件事,監是他做總統的,一個兒干系。”忽流星探馬,飛報禍事,報稱海軍提督丁汝昌,督率海軍,在大東溝外海面,與日本兵船開了一仗子,丁提台打了個大敗仗。

  原來自方伯謙逃回之後,朝鮮海面已沒有中國一艘兵船。

  縱模往返,都是日本兵船,湖南巡撫吳大澄聞而大憤,慷慨上書,自請趕赴前敵。朝命到威海衛察看炮臺,又命商輪五艘載運銘軍十二營,赴平壤,著丁汝昌率領海軍全隊十二艘翼護。

  八月十七日,行抵大東溝,陸軍登岸之後,海軍鳴笛展輪,就想回到旅順來。不意日本海軍全隊,突浪沖波,恰在那裏巡哨,兩軍竟然會見了。日艦上懸旗開炮,大有欲戰之勢,丁汝昌被逼不過,只得發號施令,把全隊十二艦,排列成陣:鎮遠、定遠兩鐵甲艦爲第一隊;致遠、靖遠爲第二隊;經遠、來遠爲第三隊;濟遠、廣遠爲第四隊;超勇、揚威爲第五隊;平遠、廣遠開戰後才到,遂把他作爲遊翼之師。丁汝昌坐在定遠大戰艦上,指揮全軍,定遠就爲全軍主艦。日本兵船十二艘,海軍中將伊東佑亨爲主帥。海裏頭開戰,全恃大炮魚雷做輸贏。炮彈著處,烈焰烘騰;魚雷炸時,浪激成山。這時光,遼海裏千雷萬霆,一齊轟發,煙硝如霧,迷漫得莫可辨認。一時超勇著了敵彈,火焰沖霄,莫可救治,支援不到一時,沈下了水去。艦隊見超勇沈沒,陣勢漸漸亂起來。定遠艦發出一大炮,擊中了日艦西京丸,也頓時沈掉了。

  卻說致遠艦管帶鄧世昌,是廣東人。海軍大半都是福建人,中國人省界的見解,差不多是國界。鄧管帶平日,不知受過同儕幾多奚落,幾多輕視。這會子,大思發奮爲雄,吐一吐不平之氣。連放大炮,連發魚雷,戰得異常盡力。假使致遠酣戰,各艦並力齊心,日本這點子海軍,總也難操必勝。無奈各艦管帶心裏,橫著一個省見的念頭,宛如鉅鹿諸侯,一個個旁觀袖手,恁鄧世昌六臂三頭,終難敵千軍萬馬。日艦吉野、浪速雙戰致遠,一時藥艙中稟稱彈藥雙盡。鄧世昌慨道:“今日今時,是世昌盡命報國之秋,日艦吉野,是彼陣的中堅,拼掉了他,吾軍也好少去一個勁敵!”喝令司機人,開足快車,盡力撞去。

  日本人比什麽都厲害,見致遠艦機聲如雷,舟行如電,知道它是拼命,忙著駛避,一邊駛避,一邊發射魚雷。眼快手快,一個魚雷,中在致遠船身上,頓時汽鍋碎裂,漸漸沈下海去。不意鄧管帶死不放鬆,沈到水平線下,還轟然發出一個大炮來。

  日本聞著這一炮,唬得都呆了半邊,相謂道:“中國海軍各將,都如鄧世昌這麽,咱們如何會勝呢?”濟遠管帶方伯謙,目睹致遠沒沈。暗忖:拼命轟擊,無補時局,還是留著有用之身,爲後來地步吧。隨命開足快車,向口內逃去。欲知濟遠逃脫與否,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