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回 彈內監盛世發危言 建禦園聖朝彰孝治







  話說韓事結束,日本依然優勝,袁公憤甚,就在吳、續兩星使前,請了個假,乘坐超勇兵輪,回到北洋。謁見李伯爺,痛陳治韓妙策,宜趁此機會,請旨責問韓王政治不修,叠生變亂之罪。選派監國,代執其柄。李伯爺不置可否,只說將來再瞧罷了。袁公又上書痛切陳言,請仿漢封建設相事,否則韓終非我有。今之論者,曰省事,曰省費;夫失今不治,待至事發,必傾中國全力而後可圖。今日多事,即異日省事;今日多費,即異日省費。李伯爺老成持重,終不肯輕舉妄動。

  到了光緒十一年春季裏,日本特遣宮內大臣伊藤博文、農務大臣西鄉從道,到天津來議訂朝鮮條約,朝命伯爵李鴻章爲全權大臣,吳大澄爲副大臣,跟日使開議。偏李伯爺會搭架子,直隸總督衙門裏,自轅門到大堂,滿滿都是兵隊,銅叉、馬刀、長錨、大旗、刀牌、洋槍,密密層層,齊齊整整,好不威武。

  架子搭足,才請伊藤、西鄉兩使進見。兩日使也真厲害,李伯爺雖是威嚴,開議約款,倒並不肯退讓。一總議定三款:第一,兩國屯在朝鮮的兵,都各撤還;第二,朝鮮練兵,兩國都可派員爲教練官;第三,將來兩國如派兵至朝鮮,須互先行文知照。

  李伯爺是中興名將,曠世英雄,無奈于國際法學,不很明白。

  訂立了這共同保護條約,還向人家說朝鮮是我屬國呢。

  此時越南,朝鮮兩大交涉,都已結束。朝廷銳意奮發,訓飭封疆大吏,如有仍蹈舊習,瞻顧因循,一經查出,輕則立予罷斥,重則分別治罪。又劃台另爲一省,改福建巡撫爲臺灣巡撫,駐紮臺灣。原有福建巡撫事,改由閩浙總督兼管。籌辦海防,創設海軍衙門,命醇親王奕譞總理海軍事務,沿海水師,悉歸節制調遣;並命奕劻、李鴻章會同辦理,善慶、曾紀澤幫同辦理。先從北洋精練水師一支,此外沿海省份,分年次第興辦。君臥寢室之薪,臣鼓中流之揖;君臣一德,上下一心。不防英吉利國,趁這當兒,因利乘便,竟由印度派兵進據緬甸,一鼓就滅掉了。駐英大臣曾紀澤奉著朝旨,跟英外部交涉,說到個唇焦舌敝,究竟不能立君存祀,不過爭到個所有貢例由英國駐緬大員,按期遣使貢獻而已。

  慈禧太后素性心高氣傲,要把中國做成天下第一個強國。

  垂簾以來,頻遭多難,叠喪屏藩,把那爭強好勝之心,漸漸消磨了個盡。緬甸交涉結局後,就下諭自本年冬至大祀圜丘爲始,皇帝親詣行禮,並于明年正月內,舉行親政典禮。醇親王奕譞、禮親王世鐸等一見此旨,先後上疏,懇請皇帝親政後,太后再行訓政數年。慈禧後鑒其心誠,恩諭允從。

  這一年,北洋海軍成立,李伯爺奏請巡閱,降旨派醇親王到天津巡閱,總管太監李蓮英隨往伺候。李伯爺劄委幹員辦差,當面吩咐:“行轅裏頭,要總管房間,須要比衆講究,草飾了我可不依的。”委員應著,自去小心辦理。糊裱牆壁,裝飾字畫,佈置幾椅,一應事情,無不親自提調,辦理得千妥萬貼,才敢稟複李伯爺。李伯爺走來一瞧,搖頭道:“這種地方,如何好住李總管,如何好住李總管。”隨喊委員問道:“我爲你是老公事,才把這件事交給你辦,竟辦得這個樣子。你自己瞧瞧像什麽?我當初怎麽吩咐你來?”李伯爺說一句,委員應一句,候伯爺說完之後,才慢慢辯道:“這一間房間,比了王爺的,只差得一級,卑職已算格外講究的了。”李伯爺怒道:“王爺的差一點半點,倒不要緊,李總管的,如何差得?還不替我快換了。”委員諾諾連聲,於是趕忙的調換。

  原來這李蓮英,是太后身旁第一個得寵太監。清制太監勿得越六品,宣宗酷好男色,有寵的內監懇求加銜,宣宗特製一種白玉頂戴賞給他。獨這李蓮英因爲服勤,太后特恩賞給他二品頂戴。蓮英人很機智,每能先意承旨,太后的湯藥、喂餌、器玩、服飾一切物件,不消你開得口,早替你早早安排下了。

  蓮英要是請了假,承值的內監,總不能如意,總要受著鞭撻。

  闔宮大小太監,雖然妒忌他,本領上,能耐上,沒一個及得上,只好涕泣著求他銷假。有一日,太后到恭親王府去,路過蓮英家,見門首貼著瑪瑙漆門條,大書“總管李寓”四個字,觸目驚心,不禁盯了他兩眼。到了王府,蓮英乘機請了幾個鐘頭的暫假。一會子,回邸銷假,面奏道:“奴才在內廷當差,家裏頭事情,不很留意。不料小內監無知妄作,竟貼起總管字樣來,奴才恨得什麽相似,才把他們痛笞了個半死。懇求天恩,把這起沒王法奴才,飭交內務府嚴辦。”太后笑道:“你已經辦了,就算了何必再交內務府呢。”蓮英得寵太后,即此可見一斑。

  所以李伯爺這麽巴結呢。

  當下委員受了排喧,只得忍了氣從新佈置。到了這日,醇王、李監同時抵津。李伯爺兢兢業業的接待,到校閱時候,不過醇王安坐在前,李監隨侍在後,其餘禮節,毫不分主仆上下。

  事畢回京,恰遇著荒災,禦史朱一新上了一折,奏的是遇災修省,預防宦寺流弊,內有李蓮英隨奕譞巡閱,恐蹈唐代監軍覆轍。太后大怒,諭令明白回奏,旋命以主事降補。

  這時光,四海艾安,八方無事,醇親王是懿親重臣,與國家體戚相關的,不免想出點子事業來點綴升平,歌舞盛世。好在海軍經費,很是寬裕,撥調三千萬金,就清猗園舊址,大加擴充,改名叫頤和園。一轉移間,化無用爲有用。到光楮十四年二月,園工告竣。慈禧太后率同德宗,臨幸駐蹕。瓊樓玉宇,複道琳宮,說不盡的繁華,描不盡的富麗。時人楊小歐,有賦爲證,其辭道:大清國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崇熙皇太后,福麗天地,壽齊山河。皇上至孝,薄海謳歌,以爲文王之囿。擇地西山之坡,山曰萬壽,園名頤和,是蓋聖天子之所以養其親,億萬年之所以樂其壽。鳩工庀材,經營結構,殿宇輝煌,山水碧秀,泉石擁翠,林木鬱茂,百物效靈,天工俯就。以媚於天子,以娛待皇太后者也。園之中,開仁壽殿。閣啓文昌,亭知春色,樓倚夕陽,霞絢之室,玉瀾之棠,館宜芸碧,榭沁藕香,藻繪呈端,恩風記扇長。明目達聰,昂間古樂,縱之皦如,以成始作。園曰德和,殿號頤樂,上下三層,整齊錯落,景福高閣,樂壽華堂,亭含新意,岫挹芝蒼,水木自清,仁風斯揚,養雲軒外,含綠隨香,意遲雲在,川泳雲翔,半山之坡了無盡意,瞰碧園朗憑臨俯視,尋雲寫秋別饒風致。千峰擁翠,佛殿排雲,衆香宗樹,智慧海濱,堂稱介壽,閣聳寶雲,雲松巢密,湖山意真,鸝黃清聽,畦綠成茵,窩中邵老,畫裏遊人,蓋至此,而仰太虛清無點塵者矣。尤複樓可借秋,門工邀月,秋水依衡,寄瀾壯闊,舫對鷗盟,藻深魚悅,以石爲船,因貝成闕,是蓋山色湖光共一樓,鬼斧神工皆叫絕者矣。若乃半水之座,寄瀾之堂,莕橋虹拱,堂殿風涼,雲岸煙嶼,蔚翠霏香,可以泛桂掉,流瓊觴,風流水面,荷淨納涼。其他玉帶之橋禪宗之窟,莊嚴華麗,結構縝密,極天下之大觀,非淺人所能窺萬一。

  但見三伏無暑,四時皆春;閣巒若劍,草淺成茵;水湖鏡清,山光媚人;魚鳥馴伏,花木精神;金碧鏡繡,縱橫雜陳。光怪陸離,其殿堂也;深邃廣敞,其闔閶也環繞曲折,其垣牆也;文石鉛砌,其康莊也;層樓疊閣,其戲場也;輪轉波接,其舟船也;寶塔佛殿,如衆香也;石恫尋丈,如周行也;湖光山色,渾相當也;玉泉香山,其可望也。於以避炎熱、得清涼、覲外使、朝侯王、是乃化工大造。弦穹彼落,策河巔,辟上方,爲之頤養聖德,萬壽無疆者也。是用卑太極,陋未央,駕九成,傲建章,軼漢晉,薄齊梁,湘宮無宋,驪宮無唐,而何誇乎迷樓,遑足諭乎阿房哉!

  慈禧後見園居壯麗,心下自是歡喜,從此大小政務,便都在園中裁奪施行。十月癸未,特降懿旨,副都統桂祥之女葉赫那拉氏立爲皇后,侍郎長敘之十五歲女他他拉氏,封爲瑾嬪,十三歲女他他拉氏,封爲珍嬪。明年二月,德宗大婚,慈禧後舉行歸政典禮,雍容肅穆,那個排場,那個熱鬧,說出來人也嚇得煞。歸政後,第一樁要政,就是恭上皇太后徽號。欲知德宗親政而後,有何舉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