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回 諒山踴躍鏖兵 學士他皇夜遁







  話說慈禧後銳意振作,把軍機大臣全數斥退,另換了一班新人物。又下特旨:“軍機處遇有緊要事件,著會同醇親王奕譞商辦,欽此。”不意國子監祭酒宗室盛昱、左庶子錫鈞、禦史趙爾巽,見了此旨,以爲又得著了好題目,搖筆弄墨,做成極鋒芒的文字,先後上書,奏請收回成命。慈禧後皺眉道:“這一班人的心地,怎麽這麽的不明白?若不明諭宣示,怕他們要把醇邸誤認做朝鮮的大院君了。”

  隨命軍機擬道:

  垂簾以來,揆度時勢,不能不用親藩,進營機務,此不得已之深衷,當爲在廷諸臣所共諒。此次諭令醇親王奕譞與諸軍機大臣會商,本爲軍機處辦理要政而言,並非尋常諸事。慨令與聞,奕譞已一再堅辭,當經曲加獎勵,並諭俟皇帝親政,再降諭旨。始暫時奉命,軍機政事,樞臣亦不能諉禦也。欽此。

  明諭宣佈後,衆廷臣自然再沒有話講了。此時海氛日惡,警報頻傳。這日,又接著福建軍報,法國兵艦八艘,窺伺廈門,隨飭沿海邊防,力籌宇禦。又命川督丁寶楨,去問前湖南提督鮑超,並察其能否出膺重任。命李鴻章促召在籍提督劉銘傳,火速來京。又下特旨,命通政司通政使吳大澄會辦北洋事宜;內閣學士陳寶琛會辦南洋事宜;翰林院侍講學士張佩綸會辦海疆事宜。均准專折奏事,調兵派將。電掣雷轟,不意舉朝敵愾之中,卻出了一個力主和議顧全大局的大“忠臣”。你道是誰?原來就是中興名臣合肥相國李伯爺。李伯爺老成持重,深慮釁端一開,一時難於收拾,恰好孽關稅司美國人德璀毛遂自薦,自顧居間議和。李伯爺就把德璀琳好意,奏聞朝廷。慈禧後原不是好大喜功的霸主,准如所請,命李伯爺妥籌辦理。隨又降旨道:李鴻章屢被參劾,畏葸因循,不能振作,朝廷格外優容,未加譴責。兩年來法,越構釁任事,諸臣一再延誤,挽救已遲。

  若李鴻章再如前在上海之遷延觀望,坐失事機,自問當得何罪?此次務當竭誠籌辦。如辦理不善,不特該大臣罪無可寬,即前此總理衙門王大臣,亦一併治罪。欽此。

  李伯爺接到這種恩威並濟的旨意,怎不恐惶悚懼?於是與法國總兵福祿諾開議和款,縱橫捭闔,用盡了心機,使盡了權術,,才議成五條草約。一是中國南界毗連北圻,法國約明,無論遇何機會,並有他人侵犯,均應保護;二是中國南界,既經法國與以實據,不虞侵佔,中國約明將北圻防營撤回邊界,並於法越所有已定與未定各條約均置不理;三是法國不向中國索償兵費,中國亦應許以毗連北圻之邊界,法越貨物,聽其運銷;四法國將來與越改約,決不插入傷中國體面語,並將以前與越所立約關礙東京者,全行銷廢;五是兩全權簽押,三個月後,另訂細款。看官們目光如電,總也不庸說話的逐條詮解。

  越南是中國屬邦,現在變了法國保護國,還說不傷中國體面,這句話騙誰也不信。

  不意草約到京,竟會奉旨允准,批令鴻章畫押的。當時言路各官,風起雲湧,參劾鴻章,竟把他比做秦檜、賈似道。虧得鴻章識量寬宏,毫不介意,這種無稽之談,不過置之一笑罷了。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草約雖然議定,福祿諾臨去時光,卻又生髮一樁事情來,聲言派隊巡察越境,驅逐劉團。李鴻章含糊答應了,並沒有奏明。偏偏法使認真,行文總理衙門,詰問簡明條約,法文與漢文爲甚不符?於是朝旨責鴻章辦理含混,著令竭力籌備自贖。一面傷外境各軍,嚴行防備,如果法軍前來撲犯,即當與之接仗。李伯爺力主和議,苦心維持,殺連既開,一個兒哪里維持得住?

  這日,接著諒山軍報,知道法將託名查邊,率兵直闖諒山,行抵觀音橋,桂軍止住他,法將不理,兩軍開槍轟擊,戰了半日,把法軍殺了個大敚主戰諸臣得著此信,勇氣頓增十倍。

  恰好川督丁寶楨奏稱鮑超病癒,於是下旨諒山防營進規北寧。

  一面命鮑超帶勁旅五營,赴滇助防。並令提督黃少春,率五營赴南關外助戰。一面照會法使,責其先行開炮,應認償款,並令告知法外部,赴速調回法兵。

  彼時法國專使巴德,逗留在上海,複文到京,仍請開儀。

  於是改派曾國荃爲全漢大臣,陳寶琛爲會辦,邵友濂、劉麟祥隨同辦理,赴滬續開和議。曾國荃到了上海,開了十多次議會,議去議來,不得要領。法將孤拔統率兵輪,趁這當兒,竟攻撲起基隆來。

  警報到京,朝廷始一意主張,即著曾國荃、陳寶琛回江寧辦防。一面命岑毓英飭劉永福先行進兵,迅圖規複北圻,岑毓英、潘鼎新統率關內各軍,陸續進發,特賞劉永福記名提督,唐景崧五品卿銜。一面降旨宣告法人罪狀,其辭道:越南爲我封貢之國,二百餘年,載在典冊,中外鹹知。法人狡焉,思逞先據南圻各省,旋又進據河內,戮其人民,利其土地,奪其賦稅。越南暗懦苟安,私與立約,並未奏聞,挽回無及,越亦有罪也。是以姑與包函,不加詰問。光緒八年冬間,法使寶海在天津與李鴻章議約三條,至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會商妥籌,法人又撤使翻覆。我存寬大,彼益驕貪。越之山西、北寧等省,爲我軍駐紮之地,清查越匪,保護屬藩,與法國絕不相涉。本年二月間,法兵竟來撲犯。當經降旨宣示,正擬派員進取,力爲鎮撫,忽據該國總兵福祿諾先向中國議和。其時該國因埃及之事,汲汲可危,中國明知其勢處迫逼,本可峻詞拒絕,而仍示以大度,許其行成,特命李鴻章與議簡明條約五款,互相畫押。諒山保勝等軍,應照議於定約三月後調回,叠經飭各防軍,扼劄原處,不准輕動開釁。帶兵各官,奉令維謹。

  乃該國不遵定約,忽於閏五月初一、初二等日,以巡邊爲名,在諒山地方直撲防營,先行開炮轟擊。我軍始與接仗,互有殺傷。法人違背條約,無端開釁,傷我官兵,本應以干戈從事,因念訂約通好二十餘年,亦不必因此盡棄前盟,仍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與在京法使,往返照會,情喻理曉,至再至三。

  閏五月二十四日,複明降諭旨,照約撤兵,昭示大信,所以保全和局者,實屬仁至義盡。如果法人稍知禮義,自當翻然改圖。

  乃竟始終怙過,飭詞抵賴,橫索無名兵費,恣意要挾。輒於六月十五日,佔據臺北基隆山炮台,經劉銘傳迎剿獲勝。本月初三日,何璟等甫接法領事照會開戰,而法兵已自馬尾先期攻擊,傷壞兵商各船,轟壞船廠。雖經官軍焚毀法船二隻,擊壞雷艇一隻,並陣斃法國兵官,尚未大加懲創。該國專行詭計,反復無常,先啓兵端,若再曲予含容,何以伸公論而順人心?因特揭其無理情節,布告天下。欽此。

  戰書宣佈之後,法國公使就下旗回國。朝廷拊髀擇將,選了個百戰過來的大將,就是蕩平太平軍、戡定新疆的左宗棠左侯爺。當下特派左宗棠爲欽差大臣,將軍穆圖善、漕督楊昌濬爲幫辦大臣。左侯爺調集舊部,按站起行。才抵浙江地界,流星探馬,飛報禍事。報說:“馬江大敗,張佩綸、何如璋聞警逃竄,港內兵輪,盡被法炮掃掉。”左侯大吃一驚。原來這張佩綸,是都中清流党黨魁,一手好筆仗,說的話鋒利無比,他那個筆頭上,不知撥掉過多少紅頂兒。因此無論內任外任官員,望見了他影子就要害怕。張佩綸還有一樣驚人本領,談兵說劍,激昂慷慨,恁你孫武、吳起,聆了他的議論,也要低頭拜服。

  朝廷放他爲船政大臣,會辦海疆事宜,原要試試他才具。

  佩綸一到福州,使出狂奴故態,搭起大將架子,狂到個要不得。

  好在這時光左侯沒來,山中無虎狗稱王,福建地方,誰還在他眼裏?閩浙總督何璟,福建巡撫張兆棟,見佩綸意驕氣盛,狂得厲害,樂得把軍務推在他身上,自己好脫卸乾淨。豆芥之事,只要略關上一點子軍務,就叫請張會辦的示。督撫兩院,排日上謁,竟同衙參一般。佩綸直受不辭,一應防備,毫不經意。

  看官,佩綸也是個知兵豪傑,爲什這麽大意?原來他暗裏恃著一座泰山,就是全權大臣李伯爺。佩綸屢接伯爺手劄,都說和約旦夕成功,萬勿輕啓釁端。李伯爺是洋務老手,佩綸如何不信?

  這日,海弁入廠,飛報外海有七八隻兵輪,高扯法國旗號,機聲軋軋、黑煙沖霄的駛進口來。此時督院何璟,撫院張兆棟,前任船政大臣何如璋,都在座中。得著此信,全都失色。瞧張佩綸時,依舊沒事人似的在那裏談笑。衆人不禁佩服道:“張公真是神人,大敵在前,視如無睹,要是差一點子的人,不知要慌到怎麽樣兒了。”何璟道:“可不是呢,劉銘傳與張公是不同膺特簡的嗎?劉公一抵臺灣,封煤廠,逐法人,張皇得什麽相似,誰都不如張公那麽鎮定。”張兆棟道:“羊叔子輕裘緩帶,諸葛公羽扇葛巾,名將風度,自異凡庸。”佩綸聽了,很是得意,隨命置酒開歸,傳杯弄盞。正吃得香酣,忽報張管帶得勝,緝得引港奸民,解在轅門請示。佩綸怒道:“沒眼珠子的王八,什麽事,也來混報!人家正喝酒呢,擾亂酒令,看軍法。”嚇得那軍弁諾諾連聲,退了出去。衆人知道佩綸是個兵學專家,定有神謀秘計,事關機密,誰敢多問?

  喝了一會酒,忽聞轅門外嘩噪起來,佩綸忙令軍弁出現。

  一時回稟:“水陸各管帶求見大人,稟陳機宜。門上不肯通報,才鬧呢。”佩綸喚入衆管帶,問他們有何意見,海軍各管帶道:“法兵輪駛入馬江,怕有奸計。咱們兵船,也應上煤生火,預備抵敵。”佩綸不語。又問陸軍各弁:“見我有何事?”衆弁道:“懇求大人發令,開炮打洋人。”佩綸冷笑道:“你們知道什麽?本大臣奉有密旨,不准先行發炮。你們倒要惹事嗎?”

  衆將弁道:“打仗的事情,顧不得誰先誰後。敵情變幻,先下手爲強。務懇大人發令。”佩綸怒道:“國有王章,營有軍法,誰要違令,我就斬誰!”海軍各管帶道:“咱們十一艘兵輪都在一塊兒,萬一法人開炮,受虧可就不校不如駛到口外去巡哨,既使有什麽意外,也不至於全軍覆沒。”佩綸道:“這裏是船廠重地,兵輪駛了口外去,船廠叫誰保護?”衆管帶又請撥發軍火,以備不虞,佩綸也不許。衆將並憤憤退出,相語道:“閩洋水師,早晚送掉在張佩綸手裏。”

  這一晚,幸喜沒事。次日,就是七月初一,大雨滂沱,風勢異常猛烈。張佩綸高興,備了一席精菜,派家丁邀請何如璋等來轅賞雨。何如璋接到知單,回說就來。才待赴宴,忽報揚武兵船管帶張成求見。如璋道:“見我做什麽?著他進來。”

  一時引入,張成一見面,就道:“何大人,不好了!法將下了戰書了。”如璋道:“哪里來的謠言?沒有的事,別信他。”

  張成道:“戰書現在標下身邊,是法兵船專弁送來的。”說畢,呈上。如璋一瞧,見信面上寫著蟹行西字,隨道:“知道了,你去吧。”張成去後,何如璋也就赴席。群賢畢至,高朋滿座。

  這日興致非常之好,彼此都喝得大醉,戰書一樁事情,早忘記到爪窪國去了。

  一宵容易,又是明朝。這日,闔埠商民,喧傳已遍,都說法人立刻就要開戰,各國領事商人,紛紛下船避難。海陸軍弁,走報佩綸,請領軍火。佩綸依舊不准。船廠裏洋教習法人邁達告訴學生魏瀚道:“咱們今兒是師生,明兒一開仗,就是敵國了。”魏瀚怕張大人軍法厲害,不敢入告。

  初三日清早,張佩綸一個兒在簽押房獨酌,忽報法國兵船升了火,都起碇了。接著法國照會送到,忙命翻譯翻出,說是准於本日未刻開炮轟擊。張佩綸至此,才著了忙,忙差人邀何如璋商議退敵之策。何如璋道:“別慌,吾兄筆仗,素來可以,不如做一篇檄文,傳佈開去,法人就此嚇走,也說不定呢!”

  佩綸道:“不行,法人認識漢文的很少。”如璋道:“這可沒有法子了。”兩個才子,商議了大半天,依舊一籌莫展。究竟張佩綸是個兵家,深通戰策,廣有權謀,竟被他思出一條無上妙計。只見他喜悅道:“有了,有了。”何如璋倒被他嚇一大跳,忙問:“怎麽了?”佩綸道:“我想出一條計策來了,外國人最喜歡是誠實,索性開誠佈公寫一封信去,告訴他今兒萬萬來不及,請他寬限一日,明兒再見高下,你看行嗎?”何如璋拍手稱妙。隨道:“事不宜遲,要寫就寫。”當下張佩綸寫了一封哀懇的信,叫翻譯的譯成法文,派人送向法軍而去。法將孤拔真也不講理,張佩綸派去的人,才上得船,已經下令開炮了。炮火轟開,硝煙匝地。這裏,戰船要啓碇裝藥,哪里來得及。法艦上大炮震天似的轟來,不過一個時辰,福星、振威、福勝、建勝四艘兵船,都被擊碎沈沒。飛雲、濟安、揚武、則高、騰雲五艘,見大勢已去,忙都放火自焚,霎時闔江中火光沖天。伏波、藝新兩艦,急得逃的飛快,總算沒有受著大傷。

  馬江十一艘兵船,差不多全軍覆沒。張佩綸聽得法人炮聲,早慌了手腳。旋見煙焰漲天,飛報福星沈沒,接著又傳振威被法艦擠斷,福勝、飛雲等都沈了。佩綸左思右想,原要盡忠的,無奈當不起炮火無情,只得頭上頂著個三寸厚的銅盤,赤著腳,從船局後山而逃。急急如喪家之犬,茫茫如漏網之魚。偏偏天公作對,大雷大雨,淋得張佩綸落湯雞似的狼狽不堪言喻。天又昏黑路又滑,風猛雨烈,要歇息,沒地方,這一個苦楚,真是有生以來頭回兒遭著。天無絕人之路,正這當兒,恰碰著一個親兵,佩綸道:“來不得了,到哪里歇歇去?”親兵道:“鼓山腳下就有村莊,到了村莊就好了。”佩綸道:“離這兒有多少路?”親兵道:“奔一程就到了。”那親兵攙住佩綸,冒風沖雨,不管高低紆直,拼命向前奔走。偏那雷霆,不住的在佩綸頭頂上轟動,好似上天也怒他聞警逃竄似的。只聽親兵喊道:“好了!”佩綸倒嚇一跳,忙問:“怎的?”親兵道:“趁著電閃望去,前面已有村莊了。”佩綸暗道:“天可憐見,這才得了命了。”想著時,已經入了村莊。那親兵便挨著一家茅屋人家,舉手碰門,碰了半天,才聽得門內有人詢問:“碰門的誰?”親兵道:“咱們大人到此躲雨呢,快開開門。”內人聽說是大人,索性不理睬了。親兵大怒,就要打門進去。佩綸止住不許,隨道:“這裏可有寺院?還是寺院中去歇歇吧。”

  親兵無奈,只得再走。好容易找著一所禪寺下院,兩人入內歇下。佩綸自瞧兩腳,已滿滿的都是泡。詢問和尚,知道這裏離船廠已有二十多裏路程。那親兵說起彭田鄉里有一家親戚,大人何不就到那裏躲一時,佩綸應允。此時天已大明,雨也止了。佩綸叫和尚代雇了一頭牲口,隨了那親兵,投向彭田鄉去了。

  哪里知道,省城裏這一日恰有廷寄到來,督撫兩院,叫送交張大人。一時回張大人不知去向,上諭無從交送。督撫兩院,都著起忙來,忙差幹弁四出探訪。誰要找到張大人,就賞誰錢一千。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不到一天,就有人報稱張大人安居在彭田鄉里。於是專派幹弁,把廷寄送交了去。張佩綸住在彭田,左思右想,終難脫去干系。虧得自己筆底下來得,不難顛倒功罪,虛捏敵情,做一張離奇奏報,搪塞朝廷。他那奏報內有警句是“臣甫到閩,孤拔踵至,明不足以料敵,材不足以治軍。妄思以少勝多,露廠小船,圖當大敵,卒至寇增援斷,久頓兵疲。軍情瞬息萬變,臣既制於洋例,不能先發以踐言,複狃于陸居,不能登舟以共命,實屬咎無可辭。”說得何等冠冕!何等堂皇!這便是馬江大敗的情形。欲知左宗棠得報之後,如何舉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