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 圓明園四春爭殊寵 勤政殿一女進讜言







  話說北京圓明園,是天下園亭中之魁首。所有各省名園,各地勝境,依摹仿造,玲瓏剔透,巧奪天工,差不多把各地的景致,都占全了。北京人民,誰不企慕?無奈宮禁森嚴,不得入內遊覽,只得在園牆外徘徊瞻眺,瞧著十八座園門,聊以自娛而已。距離圓明園三裏,有一個小小村莊,名叫梨雲村。村上有一家小小人家,姓蔣,主人名叫發祥,世代務農。這蔣發祥雖是村莊人,卻新近攀了一門子高親,倚仗他令親的腰子,在梨雲村中,很是有聲有色。你道令親是誰?說出來唬人一跳,就是圓明園中杏花村館的總管太監郭瑞福。你道他是什麽親戚?說出來更要令人一大跳。蔣發祥的妻妹,就是郭太監的夫人。他們兩個兒,是襟兄襟弟呢。發祥有一個女孩子,名叫燕兒,豆蔻梢頭二月初,正在妙齡時候,模樣兒也還不俗。郭太監對了眼,就把她認爲義女。村莊姑娘,升爲太監小姐,連她老子娘臉上,也增起了無數光彩呢。燕兒趁郭太監散值回家時,便央告著帶進園裏去逛,郭太監怕有事故,從沒有答應過。

  這日蔣燕兒到她乾娘家裏請安,恰恰郭太監在家,燕兒又申前請。郭太監道:“真不巧,這幾天事情多,過一天,等我閑了,再帶你逛罷。”她乾娘便幫著她道:“什麽大不了的事,帶進去逛逛,不過叫她見一個世面,也總算你在裏頭當差,叨了你這點子光。我不信你在裏頭當差,連帶一個人逛逛都辦不到的。”郭太監道:“你哪里知道,這幾天園裏鬧得不得了呢。

  四春娘娘急權奪寵,差不多把個園子都要翻過來,什麽日子不好逛,偏揀今兒逛去。”他夫人道:“她們鬧她們的,咱們逛咱們的,河水不犯井水,礙什麽?”燕兒道:“園子裏人多,帶了去未必就認的來,何況我又是個女孩兒家。好幹爺,就帶我逛一會子罷。”郭太監初意原不肯依從的,經不起豔女嬌妻,一再央懇,不由不意轉心回,點頭道:“帶便帶你去,只是不要亂道胡言。”燕兒見郭太監肯帶進園逛去,快活得什麽相似,連應:“我知道,我總聽幹爺的話是了。”郭太監道:“你要進園去,第一先要改裝。園裏頭除了四春娘娘外,都是旗裝的,像你這個樣子,一見面人家就要起疑的。”燕兒道:“旗裝麽,這可爲難了。”郭太監道:“這有何難?你幹爺是旗裝老手,從前在太后宮裏一竟梳頭的。”燕兒道:“怎好勞動你老人家。”

  郭太監道:“一家人講什麽外話。”當下郭太監就替燕兒梳了個頭,叫老婆開箱,取出一套旗服,裝扮起來,猛一瞧時,宛然是內廷宮眷。他乾媽笑道:“虧得大姑娘沒有纏過腳,不然怎麽好穿這旗服呢。”

  郭太監帶了燕兒,套了車,徑向圓明園來。不多一回,早已行到,只見一帶粉牆,圓圓圍著,宛如城子一般,牆上用雕磚砌就的遊龍,天矯宛蜒,渺無際極。騾車到明春門歇下,燕兒道:“這麽一所大花園,總不止一個門兒麽?”郭太監笑道:“告訴不得你,共有十八個門兒呢。這裏是明春門,上首兩座,是東樓門,鐵門,下首兩座,是蕊珠宮門、隨牆門,那一邊是大宮門,大宮門之左是左門,大宮門之右是右門,再過去就是東西夾門、東西如意門,再過去是福園門、西南門、水閘門、藻園門。這一邊是北樓,說著時已進了明春門,只見翠嶂擋路,花木蕭疏,樹角林梢,隱露出樓臺亭閣。郭太監道:“你今兒第一回到此,帶你前面去走走。”煎兒跟隨郭太監,傍花隨柳,行到一個所在,龍樓鳳閣,氣象巍峨,不禁肅然起敬。郭太監道:“外面這五間就是大宮門的朝房,靠東的一排房屋,是宗人府,內閣吏部、禮部、兵部、都察院、理藩院、翰林院、詹事府、國子監、鑾儀院。東四旗各衙門,從直房東夾道進去,就是銀庫。東北角那一所是南書房,東南角那一所是檔案房。

  靠西的一帶房屋,是戶部、刑部、工部、欽天監、內務府、光祿寺、通政司、大理寺、鴻臚寺、太常寺、禦書處、上駟院、武備院。西四旗各衙門,從直房西夾道進去,西南角那一所是造辦處,再南就是藥房了。”隨講隨行,又過了一座宮門,燕兒道:“這又是什麽門?”郭太監道:“這叫出入賢良門。”

  燕兒笑道:“咱們都做了賢良了。”郭太監道:“那名兒還是乾隆爺禦筆親題的呢。”見左右兩邊,都植有青松翠柏,直房面前橫有石橋一座。郭太監道:“渡橋過去,靠東西這五楹是朝房,西南的是茶膳房,再西是翻書房,東南的是清茶房,是軍機處。”燕兒道:“咱們過橋去瞧瞧。”行過石橋,只見一所極巍峨極富麗的宮殿,金輝獻面,彩煥螭頭,庭植不老之松,陛繞長春之草。郭太監道:“這就是正大光明殿。”燕兒見正殿共是七楹,東西配殿各五楹。郭太監道:“正大光明殿后面,是壽山殿,東面是洞明堂,再裏頭就是勤政親賢殿了。親賢殿東面,是飛雲軒、靜鑒閣,北面是懷清芬,秀木佳蔭。”舉步進殿,逐一遊覽。郭太監向後指道:“從秀木佳蔭進去,就是生秋庭閣。東面那一所,是芳碧叢。”燕兒道:“歇歇再走罷。”

  郭太監道:“從這兒進去,還有保清殿、太和殿、富春樓,許多去處,都是很好玩所在。”

  燕兒道:“還有幾多地方,幹爺索性告知了我罷。”郭太監道:“地方多的很,你遊三天五天都遊不了呢。富春樓之東,是竹林清鄉,正大光明殿后面一個湖,名叫前湖,前湖之北一座殿就是圓明殿,圓明殿之後是奉三無私殿。再後是九州清晏殿,東邊是天地一家春,旁邊是樂安和。再西是清暉閣,清暉閣之前是露香齋,左面是茹古堂,是松雪樓,右面是涵德書屋。

  富春樓之北是禦蘭芬樓,後面是紀恩堂,再後面就是牡丹春娘姨的宮院,原名牡丹台,現在改名叫鏤月開雲。紀恩堂之後有一個池,池西北一座方樓,就是天然圖畫樓。北面是朗吟閣,再過去是竹蓬樓。東面是五福堂,五福堂之後,是竹深荷淨。

  東南那一所,是靜知春事佳。渡河而東,是蘇堤春曉。從五福堂渡河而北,山阜旋繞,裏面是碧桐書院,前面是正殿,後面是照殿。西面岩石上,是雲岑亭書院,再西是慈雲普護,慈雲普護的前殿,恰恰臨著後湖,名叫歡喜佛場。北面有樓三楹,上奉觀音大士,下奉關帝菩薩。東面偏殿是龍王殿,祀奉圓明園照福龍王。慈雲普護之西,臨湖有樓三楹,就名上下天光,左右各有方亭六座。後面是平安院,從西折向南面,踱過橋,就是咱們娘娘的宮院可花村館。西北角上是春雨軒,軒的西面是杏花村,村南是澗壑餘清。春雨軒後面,東面是鏡水齋,鏡水齋之西北室,名叫抑齋,再西是翠微堂了。杏花村西,有碧蘭橋,過橋是三楹坦坦蕩蕩,前爲素心堂,後爲光風齋月堂。

  東北是知魚亭,再東北是萃景齋,西北是雙佳齋。坦坦蕩蕩之南,五楹向南的房屋,名叫茹古涵今。茹古涵今後面,就是韶景軒,軒東是茂育齋,軒西是竹香齋,軒北是長春仙館。再過去是綠蔭軒,西廊後面是麗景軒。長春仙館之西是含碧堂,堂後是林虛柱靜,左面是古香齋,東面那個閣,叫抑齋。抑齋過去叫墨池雲,後面是隨安室。””

  從長春仙館西南門迤邐行去,是園藻,園內五檻是曠然堂,堂後是貯清書屋。堂東池上一所,是夕佳書屋。北面是鏡瀾榭,東南是凝眺樓、懷新館。西北是湛碧軒、萬方安和。這萬方安和,建在池裏,形如N字。向東駕有石橋,渡橋穿過石洞,是武林春色池,池上宮院,是武林春娘娘的寢宮。北軒名叫壺中日月長,東面是天然佳妙。南面那一所,題名叫做洞天日月多佳景。武林春色之西,是全璧堂,東南亭,小隱棲遲,堂從後面山口進去,東是清秀亭,西是清會亭,北是桃花塢。

  桃花塢之西,是清水濯纓室,再西稍北,是桃源深處。塢東是綰春軒,東北是品詩堂。萬方安和之西南,是山高水長樓,此樓共有九楹,後擁連岡,前帶河流,地勢很是平衍,可惜是西向的。由此折北度橋,行進山口,便是一所梵刹,名叫月地雲居殿。東是法源樓,再東是靜室,西是劉猛學軍廟。月地雲居之後,從山徑走入,是鴻慈永祐,再進去是安祐宮,前琉璃坊。

  坊的左右,各立石華表一座,東南西三處,複有石坊三座。渡過月河橋,是政孚殿,南向的是安襆門,門前石橋二座,左右井亭各一。走過五楹朝房,就是安祐宮。此宮正殿共是九楹,左右配殿各五楹,正殿中供有三龕,中間的敬奉康熙爺禦容,左龕敬奉雍正爺禦容,右龕敬奉乾隆爺禦容。配殿之外,又有碑亭、燎亭各一座。鴻慈永襆殿后垣,西北角是紫碧山房。紫碧山房的前宇,名叫橫雲堂,東面岩洞中,是石帆室,東南是豐樂軒,北面是霽華樓,迤東是景暉樓,西池上是澄素樓,西北是引溪亭。””

  東垣外徑,連岡三重,度橋而東,就是彙芳書院。院內幾間房屋,也都有名兒。內宇叫杼藻軒,後面叫涵遠齋,齋前西垣裏,是翠照樓,東垣裏是倬雲樓,再東是眉月軒。樓南稍東是隨安室,再東敲宇三楹,是問津處。逾西橋,有石坊一座,上題‘斷橋殘雪’四字。彙芳書院之南,是日天琳宇。這是西面前樓下的正宇,內分中前樓、中後樓上下各七楹,西前樓、西後樓上下各七楹,前後樓間的穿堂各三楹。中前樓之南,有天橋一座,與樓相屬。天橋東南是燈亭,重簷八方,很是華麗。

  西前樓南是東轉角樓,再西稍南是西轉角樓。中前樓東垣內有八方亭,過去是楞嚴壇。楞嚴壇過去,另一所東別院,名叫瑞應宮。宮內前是仁應殿,中是和感殿,後是晏安殿。””

  日天琳宇迤東稍南,稻田彌望,河水周環。中有田字式的殿,凡四門,東北兩面都有樓。北樓正宇是澹泊寧靜,東是曙光樓。東殿門外,是翠扶樓,西殿門外,別垣內宇,是多稼軒,共是七楹。東臨稻畦的,是觀稼軒。後面是怡情悅目、稻香亭。再東稍北,是溪山不盡,蘭溪隱玉。多稼軒西池的南面是水精域,西面是靜香屋、招鶴磴池。後面東北是寸碧,西北是引勝。正北是互妙樓,從澹?白寧靜踱河橋而西,是映水蘭香,東南是釣魚磯,北面是印月池,南面是知耕織、濯麟沼,西南是貴織山堂、祀蠶神、映水蘭香。東北是水木明瑟,再北稍西,是文源閣,上下各六楹。閣西是柳浪聞鶯,西北環池帶河,爲濂溪樂處。後面是雲香清勝,東爲芰荷深處,折而東北,是香雪廊,廊東是雲霞舒卷樓、臨泉亭。南面是花神廟,廟中正殿名叫蕃育群芳。東北是香遠益清樓,樓西是樂天和,是味真書屋。再西面是池水共星月同明,廟東沿山渡過普濟橋,經濂溪樂處迤北對河那一帶,是多稼如雲、艾荷香、湛綠室。東北的是魚躍鳶飛,四面爲門,各五楹。東爲暢觀軒,西南是鋪翠環樓。樓南是傳妙室,再南便是山口。””

  走出山口是多子亭,亭東一帶都是禾疇。南北兩岸,仿著農居村市,名叫北遠山村。北岸石垣之西,是蘭野,後面是繪雨精舍,西南是水村圖。再西有樓,前後相屬,前是皆春閣,後是稻涼樓。再西是涉趣樓,右面是湛虛書屋。由東北度橋折而西,是湛虛翠軒,再西是耕雲堂,是石帆閣。西南臨河是西峰秀色,河西是小匡廬,東是含韻齋。再東是一堂和氣,再東南是自得軒。後垣之東,是嵐鏡舫,西面是花港觀魚。迤東兩個船塢,一個叫江船塢,北岸是四宜書屋。這四宜書屋,就是安瀾園正字,東南是葄經館,再東南是采芳洲,後面是飛睇亭,東北是緣帷舫,西南是無邊風月之閣。再過去是涵秋堂,北面是煙月清真樓,樓西南是遠秀山房,樓北度過曲橋,是染霞樓。

  四宜書屋之東,臨池樓宇,是方壺勝境。南面建有兩座石坊,北面是噦鸞殿、瓊花樓。殿東是蕊珠宮,宮之南就是船塢。西北是三潭印月,踱過橋就是天宇空明,後面是澄景堂,東面是清曠樓,西面是華照樓。””

  從此西行,到澡身浴德,已抵福海西南隅了。澡身浴德之南,是含清暉,北是涵妙識,折而西向,是靜香館,再西是解慍書屋,西南是曠然閣,北踱河橋望瀛洲。望瀛洲之北,是深柳讀書堂,過去是溪月松風、平湖秋月,再過去是流水音,此處已在福海西隅了。從東北出山口,臨河是花嶼蘭臯,折而東南踱橋,兩蜂插雲,風景很好。再東南是山水樂,山水樂之北,是君子軒,是藏密樓。福海中央殿前,是蓬島瑤台,東是暢襟樓,西是神州三島,東偏爲隨安室,西偏是日月平安報好音。東南踱橋是東島,島上有亭,題名瀛海仙山。西北踱橋是北島,島上有接秀山房。福海東隅正宇後,是琴趣軒,北面方樓,題名‘尋雲’。東南是澄練樓,後樓是怡然書屋,稍東佛室是安隱幢,南面是攪翠亭。接秀山房之南,有一所依山臨河的,名叫別有洞天,西是納翠樓,西南是水木清華之閣,稍北是時賞齋,西是夾鏡鳴琴,南是聚遠樓,東是廣育宮。宮前建有石坊,後面是凝祥殿,南面是南屏晚鍾。再東踱橋,是西山入畫,過去就是山容水態。西面是湖山在望佳山水、洞裏長春、雷蜂夕照的正宇,題名‘涵虛朗鑒’。””

  在福海東面,惠如春在其西北,尋雲榭在其東北。正北是貽蘭亭、會心不遠。正南是臨衆芳,臨衆芳之南,一所宮院名叫雲錦墅,墅中遍植牡丹。再過去是菊秀松蕤、萬景大全,廓然大公。平湖秋月之西,是雙鶴齋,再西是環秀山房,西北是規月樓,過去是臨湖樓。東北上一所宮院,名叫綺吟堂,是四春裏頭海棠春娘娘寢宮。宮的北面,一條曲徑,名叫采芝徑,穿過岩洞,是峭菁居,西是披雲徑,徑西是啓秀亭。遠去是韻石淙、芰荷深處。北垣門外,是天真可佳樓,西垣外是影山樓。

  水木明瑟東南,是坐石臨流,再過去是面院風荷、碧桐書院。

  院西佛樓,名叫洛咖勝境。境南有橋跨池,東西九空,坊楔二座,西爲金鼇,東爲玉蝀。金鼇西南何向外室,名叫四圍佳麗;玉蝀東亭,名叫飲練長虹。再東渡橋,折而北,設有城關一座,名叫寧和鎮。鎮東是東樓門,鎮北是同樂園。前後樓各有五楹,前是清音閣,東是永日堂。中有南北長街,街西是抱樸草堂,街北踱過雙橋,是衛城,豎有坊楔三座。城南面是多寶閣,內是山門正殿,題額‘壽國壽民’。後面是仁慈殿,再後面是普福宮,城北是最勝閣、洞天深處、如意館,再南就是垂天貺。

  中天景物,斯文在茲,後天不老,都是衆皇子肄業的所在。全圓勝景,差不多都在這裏了。我問你進來一天半日,可遊的遍沒有?”燕兒道:“哎呀呀,這許多地方許多名兒,別說遊,記也記不清呢。”郭太監道:“別說你,在園子裏住了三年五載,不認得路徑的多的很,誰能夠處處都遊遍?即如我,沒有到過的地方,不知有得多少呢。”燕兒道:“幹爺,你引我杏花村館去逛逛罷,別的地方,過一日再遊。”郭太監道:“也好。”爺兒兩個,就從秀木佳蔭起身,穿過多少曲徑,抄過多少回廊,從平安院西折而南,踱過石橋,只見綠蔭遍地,芳草媚人,枝頭杏子,隨風低拂。遙想杏花開時,燦爛繽紛,金勒馬嘶,玉樓人醉,此間景物,定必豁目醒心。正在冥思默索,不提防一個旗裝宮女,急步飛來,一見郭太監,就道:“郭總管,娘娘傳你問話,快快進去,快快進去!”郭太監見那宮女形色倉惶,倒唬一大跳,忙問什麽事。那宮女道:“娘娘在窗簾裏瞧見你……”說到這裏,縮住嘴,向燕兒一笑,一扭身奔回去了。郭太監心下大疑,回向燕兒道:“你站在這兒,等我入內回了話再來。”說畢,傍花依柳,走入院中去了。燕兒獨個兒站在那裏,瞧見滿地花影,因風亂舞,一寸芳心,愈益忐忑不定。正這當兒,忽見郭太監笑容滿面的出來,站在回廊下,向自己招手道:“來來來。”燕兒走上兩步,問道:“幹爺,引我裏面逛去嗎?”郭太監道:“你說這人,真是運氣來了。你道娘娘傳我進去做什麽?原來就爲是你。你我到這兒,娘娘在窗簾裏,早已瞧見,問我那面生女子是誰,瞧她氣派態度,不像是旗人呀。我只得照實回奏,並求娘娘洪恩恕罪。娘娘道:‘這也不值什麽,瞧她模樣兒,也還伶俐,傳她進來,要是合我的意思,就把她做了我的宮眷也好。’你想這不是天大的喜事嗎?”燕兒道:“果然很好,只可惜我宮裏的規矩不很明白可怎樣?”郭太監道:“誰生出就會的,慢慢學著就是了。”,燕兒道:“我這麽蠢的人,怎樣娘娘慧眼,偏生看上了。”郭太監道:“快隨我進去罷,娘娘等的不耐煩了。”

  於是燕兒跟隨郭太監,徑投杏花村館來,跨上丹墀,小太監打起杏黃緞簾,才一進門,就聞一陣香撲了臉來,刺鼻透腦,蕩魄消魂,身子便似在雲端裏一般。心想此香這麽厲害,料就是龍涎宮香了。郭太監緊步急行,走得飛快,燕兒緊緊追隨,也沒暇賞玩宮中景物。展眼之間,早到寢宮,只見十來個宮女、太監,雁翅似的站立著,鴉雀無聲,炕上坐著一個麗人,想來就是杏花春娘娘了。只見她淡掃蛾眉,薄施脂粉,卓文芙蓉之面,小蠻楊柳之腰。江采蘋明秀難描,趙合德溫柔自裕。倚在炕几上,手執金簪,正在撥弄金爐裏香屑呢,那一副綺態柔情,真令人魂消魄醉。燕兒這時光,心裏一愛,不由自主,撲翻嬌軀就拜。杏花春笑問幾歲了,你叫什麽名字。燕兒照實奏複。

  杏花春道:“我留你在這兒做官眷,你可願意?”燕兒碰頭道:“得蒙娘娘收爲宮女,疊被攤床服侍娘娘一輩子,就是我的造化了。”杏花春道:“是真話麽?”燕兒道:“怎麽不真。娘娘這麽神仙似的人物,能夠守著一輩子,誰還不願呢。”杏花春道:“你來了我就好了。”從今以後,我也不怕她們了。原來此時牡丹、武林二春,都有著極美麗極柔媚的宮眷,南朝粉黛,北部胭脂,會萃一堂,引得文宗不時臨幸,恩遇十分優渥。

  杏花春見她們得著殊寵,心下很是不自在,蕉心難展,蝶夢不成,時時淚瀉紅帛,夜夜魂銷碧草。隔院笙歌,增人愁思。前簷鸚鵡,難訴衷腸。不能指桑說槐,未免打雞罵犬。因此宮闈之間,海倒江翻,醋霧酸風,迷漫圓明全境。當下杏花春認識了蔣燕兒,提足精神,替她裝飾,滿望因花引蝶,一縷情絲,把癡峰的六足,牢牢綰祝命小太監到前面探聽文宗舉動,自晨至暮,盼斷秋波。不意小太監回來,報稱大事不好,萬歲爺在勤政殿被一個聽選旗女,出言頂撞。這旗女真也潑膽,把萬歲爺說上一大串不好聽的話;萬歲爺怒得要不的,獨個兒到天地一家春去了。杏花春一得此信,意懶心灰,頓時翠減紅銷,不勝憔淬。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